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23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23.闪回三:写在一切结束之前

 

吴邪从北京回雨村那天,村子里又是照例淅淅沥沥的下雨,太阳似出非出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晴天。

 

胖子去村口接他,吴邪跳下公交的时候看起来好像很轻松,手里拿着电话仍旧在跟人说着什么,也不知道说了多久,总之终于是应该结束了这次通话。他挂断电话之前还是在笑,笑着说好了,我知道了。

 

“事儿办的怎么样?”往回走的时候胖子问他,吴邪点起来一根烟之后看着前面一脚一脚泥泞的土路,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他说这群年轻人能有大出息,我们老了,该把江湖让给他们了。

 

烟算的恰到好处,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刚好抽完。然后吴邪捏了捏手中空掉的烟盒,随手扔到了一边。胖子听着他仿佛什么退隐江湖的大侠一样的发言,忍不住就想笑,笑过之后却也还是要赞同。北京的消息比吴邪回来的更早,仨傻小子仿佛倒也算是出了一时风头,没什么太激烈的也没什么太柔和的,总之都是立起来了。

 

于是他又要开口,想要问一些外人不知道的内幕回来,然而吴邪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又响了起来,胖子识趣闭嘴,进屋子里准备今天的晚餐。

 

解雨臣打来的电话气势汹汹,他颇有这样的本钱。刚才挂断的也一样是他的电话,仍旧是气不过,那点气性全都倾倒了吴邪身上,连带着对于小孩子的不满一起发泄。偌大一个北京城估计很少有人看过盛名在外的解家少爷如此撒泼打滚一般的发脾气,电话这头的人还没说上两句,那边就已经掀桌砸碗开骂。

 

“黎簇是不是有毛病?杨好是不是有毛病?”解雨臣说话的速度很快,一急起来好像一挺机关枪噼里啪啦的开口,吴邪问他怎么了,他倒是沉默下来,过了半晌之后才慢慢开口:“一个学蔺相如,一个学俄狄浦斯,我能弄死他俩吗?”

 

既然已经问出来了那就是不能,吴邪仍旧平静的笑着安抚他,然后电话那头又陷入了漫长的沉默,良久之后才不清不楚的叹气。解雨臣好像已经过了气头,他只是平平静静的好像在摆弄什么,电话那头咔哒咔哒的声音传来,过来半天他才含糊不清并意味不明的开口。

 

他说邪哥,你想要所有人都好,这个所有人是不是不包括我啊?

 

这句话说完,解雨臣就挂断了电话。他少见的叫了哥,然而吴邪开心不起来,他拿着电话院子里来回踱步,满脑子刚才听到的这句话里的其他东西。解雨臣把话说绝了,然而他好像也并不生气。

 

吴邪很想告诉他,说不是,说你一直都是这个所有人之中的。但是这话他没法开口,他说希望所有人都好,解雨臣就去散尽家财。他说他想改变所有人的命运,解雨臣就陪他走南闯北孤胆当先。

 

那天从长白山回来的酒局上吴邪并没有醉的彻底什么都不知道,他听见解雨臣说自己三十多了,折腾不动了。就是在那一天吴邪才忽然反应过来,原来曾经漂亮可爱的小花也会长大,也三十多岁,也会觉得累,觉得折腾不动。

 

按理说他现在就应该将电话打回去,可是吴邪忽然不想这么做。他算是一个颇有大情怀的人,希望举目所见众人皆有圆满未来,可是只有两个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我帮你,说我送你一个圆满。

 

面对解雨臣和霍秀秀,他说不出来这种话。

 

在他们三个的关系里面,吴邪是长兄,可是弟弟妹妹们出息的在他意料之外。他没有办法说我让你们的命运圆满,因为如果不是他过剩的好奇心以及刨根问底的犟的话这两个人的人生早就圆满了,应该香车豪宅,名酒馔食的一路就这么奢侈而平静的圆满下去。虽然人生总有不如意,可是就连点琐事,也是他们人生的一部分。

 

现在看起来一切好像都跟以前差不了太多,但是吴邪自己心里明白,解雨臣毁家纾难散了大半家财,同为商人他知道那些东西的价值。霍秀秀经此一劫几乎家破人亡,同为子女他也知道这些人的意义。

 

世人听闻此十几年乃至几十年间瑰丽往事,皆要叹一句吴家三代忠良,可解家何尝不是?霍家何尝不是?

 

不想了,不想了。吴邪横跨院子不知道多少趟,然后终于在厨房里的炊烟生气的时候这样摇头叹气,然后他转手又将电话打了出去。解雨臣接的很快,好像一直在等什么人的电话,至于是不是自己的,吴邪不知道。

 

“小花,我又没钱了。”吴邪在电话这边闷闷的笑,跟很久很久以前那个耍无赖的哥哥没什么区别,解雨臣在对面啊了一声,然后一瞬间就反应过来,又是连笑带骂的开了口:“我是银行啊你老管我要钱?行了行了,我帮衬你,我帮衬你还不行吗?给我挂电话,立刻就挂,听见你说话头疼!”

 

“好,好,我在家等解老板救济我啊!”吴邪最后说完这么一句话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解雨臣在微信里给他发红包,二百块钱跟打发儿子一样。不过彼此之间都心知肚明,吴邪现在根本就不缺钱,解雨臣也没有那么多钱能随随便便给他,不过是俩人开个玩笑,然后开始将一切的生活拉回最初的样子。

 

吴邪收了红包之后一阵风一样跑回了屋子里,张起灵坐在那儿老神在在的盯着电视背景墙没完没了的看,胖子在厨房里咣当咣当的切菜。吴邪就这么举着手机,跟张起灵打了个招呼之后就朝着厨房里开口:“胖子!别做饭了,解老板下凡救苦救难了,咱们定外卖!”

 

“你在这儿定外卖啊?”胖子不切菜了,改成铁铲在锅上敲得叮叮当当,菜下到锅里的时候热油噼里啪啦作响,他就这么举着锅铲探出头来,虎虎生风的开口。

 

他说你在雨村定外卖?你是想吃隔壁大妈的鸡饲料还是村口大爷的咸菜?你给我消停一会儿,去端碗准备吃饭。

 

“哦,知道了。”吴邪被他这一句话打出了原型,然后仍旧乐着就去厨房里拿碗筷。出来的时候他看了一眼胖子锅里的菜,感觉成色还是不错的。于是提前一步在餐桌上坐好,分筷子的时候招呼张起灵,眼睛已经笑成了一条缝:“小哥别看了,吃饭了。”

 

张起灵嗯了一声,然后也坐到了餐桌面前。桌上已经有了两道菜,胖子端着最后一盘走出来的时候顺手把电饭锅也带上了,三个人坐在哪里的时候吴邪忽然提议喝点酒。这件事好像永远都不会有人反驳,于是石头剪子布之后张起灵被派去仓库拿酒,就在他离开之后吴邪忽然笑了,笑着笑着夹起一根青菜往嘴里送,咽下去之后看了一眼胖子,然后仍旧是笑呵呵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胖子不乐意理他,自顾自的给三个人盛完了饭之后就一口酒一口菜的开吃。他们两个起哄张起灵喝酒,张起灵也不推辞,二两杯子倒满就干,喝酒时候才让人想起张家到底是在长白山,关外来的人总是应该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喝到最后两个人喝多了,吴邪和胖子趴在桌上看着张起灵面不改色的缓着酒意。三个人对视之后又是两个人笑,笑过之后胖子开口,他乱七八糟的说着胡话,拽着张起灵一边袖子,说的没头没尾:“小哥,咱们河边那个图是不是该擦了?”

 

“什么图啊?算了不说那个,小哥,你是不是该跟我们说句话?”吴邪醉的一脸快乐,好奇心在酒意下面翻涌然后又被镇压,最后只是拉上了张起灵的另一边袖子仍旧趴着,充满期待的看着他。

 

吴邪这么看他,胖子也忽然开始这么看他。张起灵看着他们两个的时候心里难得叹了口气,他知道应该说什么,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他总还是知道的,也并没有不好意思开口那种没有意义的感情,于是他就有着衣袖被拉住,抬手又抿了一口酒的时候带起了不知道谁的胳膊,杯子放下的时候清冷的声音开口,如同长白山上化下来的雪水。

 

他说,说我回来了。

 

“好!回来就好!”吴邪和胖子听他这么说拍手迎合,然后两个人昏昏沉沉的就一副举国同庆的样子站起来拥抱。被人遗忘的主角张起灵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然后他看见胖子眼角似乎有泪光闪闪,不过只是没说罢了。

 

喝完酒之后杯盘狼藉没人去管,各自躺回房间里的时候吴邪摸出了手机,在他跟解雨臣和霍秀秀的群里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今天喝多了。

 

这是他们三个定下来的东西,十年来几乎人生颠覆,他们早就不愿意也不敢去给别人任何一点多余的相信。于是三个人开始了漫长的重建信任工作,从相信彼此的每一句话开始,到诚实的说出今天都做了什么已经算是一个小小的进步。于是吴邪做完今天的功课之后放下手机倒头就睡,很快就有人给他回复。

 

霍秀秀说我今天吃了火锅,解雨臣说他有点心烦。


评论(15)
热度(32)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