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快乐蹦迪,活跃生活

[黑瓶]保护我方残疾人

预警:意义不明

你这个小哑巴,你要用我们东北方言叫才好玩,最后一个,要轻声带点儿化音。

之前竟然没贴完??hin尴尬了


张起灵已经很久去过北京了。

 

这句话说得并不是那么准确,毕竟对于他来说在之前一段很漫长的时间里他哪里都没有去过,单说很久没去北京,有些不太合适。他这次来也不是漫无目的的就过来了,说到底,还是得到了一些消息才赶过来的。

 

所以他也没多停留,到了北京在胖子哪儿落了脚吃了个饭,出门去找这次让他移动尊驾从福建赶过来的人哪儿去了。

 

黑瞎子今天没去盘古大观那边遛,他家里养的两个闲人一个出门盯梢去了,另一个也不知道哪儿去了,只剩下他跟苏万。他自己在哪儿听收音机,苏万在沙发哪儿拼他的高达,也不知道这小子哪儿来的这么多高达,每天拼不完的拼。

 

于是张起灵推开院子门的时候里面也没人应声,直到他推开里屋的门,屋里的俩人才察觉到有人来了,一齐回头看他。黑瞎子没什么意外的样子,苏万倒是很惊讶,毕竟他还年轻,而张起灵已经是一个长久的神话了。

 

“别愣着了,去我衣服兜里拿二十块钱,上天津买包烟去。”

 

“上哪儿?”

 

黑瞎子这一杆子支的确实有点太远了,苏万一个不留神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只是一边习惯性的去拿了钱一边懵着开口,瞎子看他这样,还是在笑,一边笑一边重复了一边。

 

“天津,秦皇岛也行。”

 

他这么说着,苏万才算是终于明白了,这是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的意思。于是也不多废话,收了二十块钱转头就走,义无反顾的到了院子里,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回头喊了一句小心他的高达,然后院门清脆的碰上了,苏万带着二十块钱巨款,踏上前往天津或者秦皇岛的旅途去买包烟。

 

“张海楼和张千军都在我这儿住着,你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就过来了?”

 

苏万走后,屋子里就剩他们两个了。黑瞎子起身给张起灵拿了瓶矿泉水,然后一边示意他坐下一边笑嘻嘻的开了口。张起灵对水倒是没什么兴趣,接过来之后就放到了一边,然后二话没说就凑了过去,摘下他的墨镜的时候皱了皱眉头。黑瞎子眼睛的状况比他想的还要严重,于是他也就明白,为什么他要下那个斗。

 

“别看了,疼。”

 

张起灵哑巴的名号不算白叫,三棍子打不出来个标点符号。于是黑瞎子也就不在乎他有没有回应,只是闭上了眼睛。张起灵看够了,就重新把他的墨镜带了回去,然后坐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过了很久,终于开了尊口,

 

“你会死。”

 

“我知道,小哑巴,活了这么久,你怕死了?”

 

黑瞎子带着笑用一种调侃的语气去逗张起灵,张起灵仍旧是一言不发。他当然不怕死,之前他也不怕,活着这两个字对他们来说分量太重也太轻了,漫长人生下去之后早就没人怕死了,死算的了什么,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你就得死,死了才能证明自己之前真的是活着,而不是像他们在地下见过的那些东西一样诡异的长生着。

 

“跟你说话太累,我看苏万之前弄了个翻译小猫小狗叫唤的东西,应该给你也弄一个,你一想点什么,上面就滴滴答答的,大姑娘的声告诉我你想说什么。”

 

话是这么说,但是张起灵又不是会没事儿扯嗓子叫的人,所以就哪怕他真买到了张起灵翻译器也没用。张起灵听着他没个正经的瞎扯,也不多说什么,还是沉默,沉默到黑瞎子已经不想再笑了,才慢慢悠悠的,毫无起伏的重新开了口,

 

“我会处理你的身后事。”

 

得,这就是个没得谈的意思了。黑瞎子想说,那你得给我烧纸人纸马,多扎几个大姑娘烧下去才带劲,车就算了,还是骑马有意思。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这些,两个盘桓人间的老怪物

说这些没意思,死亡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悲凉的话题,对于张起灵来说尤其是。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从开头下来就奔着死去的,就连黑瞎子也一样,他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要死在眼睛上,他有个盼头。

 

但是张起灵不是,张起灵的生命太漫长了,他只能一个个的看着至交亲朋慢慢离去。张起灵不是不懂人情冷暖,只是他太孤单。就好像道上都说哑巴心善,能救的都要救,说到底也还是他太孤单了,这么漫长的人生,他对于死这个事儿也就那样,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她想让所有人都活着,陪他度过漫漫长路。

 

“下去也是死,不下去也是死,还是赌一把,我活够了,但是我还想陪陪你。”

 

黑瞎子站起来伸展自己的身体,然后笑嘻嘻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吴邪在某种层面上很厉害,他能看透很多的东西,就好像他觉得的那样,张起灵跟黑瞎子两个人之间,或者是命运或者是一些别的有的没的的东西,早就让他们两个太明白对方了,或者不好,但是他还没死,那我就得拼一把,再陪陪他。

 

我还想陪陪你这句话太动人了,动人的让人几乎就要热泪盈眶,但是张起灵不会热泪盈眶,他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了,然后同样站了起来,点了点头。黑瞎子恍惚间看见他动了,但是眼睛的情况让他看不清张起灵到底做了什么动作,于是他歪了歪头,仍旧笑这自己一个人喋喋不休,

 

“你说话,我看不清。我身后事也不用你多操心,我早就给自己买了一个至尊葬礼服务,雇了六个漂亮大姑娘给我哭坟。”

 

他顺嘴瞎说,刚才的气氛太温情脉脉让黑瞎子觉得有些发腻。张起灵也看出来了他不过是在跑火车,也没戳破,却也没开口说刚才的话,两个人就这么站在屋子里,气氛从温柔转变到一触即发的样子。现在还是白天,黑瞎子自成体系的一套打架斗殴论里有一条就是亮的地方他打不过张起灵,于是他率先坐了下来,认识这么多年了,他也懒得维持平常那种笑嘻嘻的样子,难得的平静下来,缓缓的开口。

 

“其实我挺怕瞎的,不是怕死,死我早就不怕了,我这一辈子活的也够本。我怕把他们牵扯进来,吴邪现在的能量太大了,他搅和进来这事儿就要糟。况且——”

 

黑瞎子把最后一个字的音拉到很长,长的就像他波澜壮阔的一生。张起灵不是个好的聊天对象,但是张起灵是个不能再优秀的倾听对象,黑瞎子有很多话想说,他不能跟任何人说,但是跟张起灵说无妨,这个人耐心太好了,能一直听他说到地老天荒。

 

“况且我思来想去,还是应该陪陪你。最起码我得熬过吴邪和胖子,我怕你受不了。”

 

张起灵会受不了这件事光是想想就足够有意思了,于是黑瞎子终于成功的把自己逗笑了,张起灵看着他笑了,忽然难得的想说一点什么。但是这么久他已经沉默寡言太久了,张家人的习惯让他对于有用的事情能侃侃而谈,但是对于这些善意,他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很久很久以后,张起灵想,那天可能是他第一次痛恨张家,本来他觉得这一切只是命运,避无可避,只能用漫长时间去消化这些东西,但是那天他破天荒的觉得命运不公,凭什么他作为一个人,对于别人对他的好无法表达自己心里的东西?哪怕只是一句谢谢,也是他当时应该说出来的东西。

 

张起灵的人生很漫长,很多人都教给他一些东西,比如吴邪和胖子,他们两个普通人,用自己的一身血肉教给他如何对一个人好,比如黑瞎子,用他自己一样漫长的生命教给他一种类似于爱情的东西。

 

“你也不说句话,就我一个人在这儿没完没了的说。算了,我也不跟你较这个真,你也不用觉得我这是为了你。”

 

黑瞎子仍旧不折不挠的继续自己这场漫长的谈话,太阳有些西沉的意思这让他难得的有一点悲春伤秋。于是脸上的笑容换了一种,他用一种类似于苦笑的事情看着张起灵,然后一字一句的说他的不甘心,

 

“这趟下去,说不准就死了,死了也好,死了就再也没有烦心事儿了。但是要是还能活着,我也想好好活着,看看天什么样地什么样,我已经太久看不清这些了,说实话,我都快忘了这些东西长什么样了。”

 

他说话的时候紧紧捏着拳头,指节已经有些泛白了。张起灵看到了,这是这个男人很少流露出来的一种情绪。每个人都有足够的自由去恨,更何况他们不是张家人,心里总还是会难受的。黑瞎子总是保持着一种稳定且盲目愉快的精神状态,于是很少有人会发现他也一样恨命运不公,但是细细想来,他又比任何一个人都有资格大骂老天爷偏心。

 

于是张起灵慢慢的凑近他,在他习惯性的发动自我保护功能之前攥住了他的手。在这一刻他能感觉到黑瞎子身上紧绷着的神经松了一下,然后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任由他一根一根的掰开他紧紧攥着的拳头,等到全部舒展之后,两个人的手已经握在了一起。

 

“我跟你一起。”

 

黑瞎子听着张起灵这么快的改了主意,哇哦了一声之后笑了起来。张起灵没有笑,黑瞎子也看不见他的眼神,但是当他在一片黑暗之中回想的时候,他就是觉得张起灵那一刻的眼睛特别好看,小时候不爱念书,长大了觉得看那些温柔的小说娘唧唧的,于是他只能躺在地上,然后在一片漫无目的黑暗中笑着开口,

 

“真他妈亮,好像我家院里的灯。”

 

躺在他身边的张千军不知道他突然发什么神经,不过两个人都看不见,而且他们都很累,于是他也懒得开口反驳他。黑瞎子想,自己的运气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太好,如果现在身边躺着的是小张哥,两个人可能还能说上几句。

 

“千军万马,你相信你们族长吗?”

 

黑瞎子过了很久还是开口,他觉得张千军的名字就像起来闹着玩的一样,但是他还是要故意这么叫。张千军听他这么说,想要顶他两句,却最终还是没有,他摸着黑坐起来,然后看了一个不知道是哪儿的方向,沉默。他沉默到黑瞎子以为他不会开口了的时候,才终于说了话,

 

“相信。”

 

“我也相信,张起灵是谁啊?说不准下一秒他就从哪儿跳出来救咱们了。”

 

毕竟他眼睛那么亮,就像我家院里的灯。

 

后一句黑瞎子没说出来,他怕说出来张千军炸刺,于是就只是躺在那里笑。张千军觉得他神经病,不过神经病说的话有道理,张起灵会来的,于是黑暗里到也有了点盼头。

 

张起灵最终还是来了,不过没有神兵天降一般的闪亮登场,他跟小张哥一样什么都看不见。不过四个看不见的总比两个看不见的好太多,于是四个瞎子并排往出摸,黑瞎子作为资历深沉的盲人打了头,以前学的跟盲人按摩差不多的感知世界的方式终于派上了用场,他摸开了最后一道机关,感觉自己的手出了血,不过他看见了太阳。

 

光太刺眼了,这让他反而更加难受,他也不知道张起灵离他到底有多远,不过他现在很开心,于是回过头,笑了起来。

 

“你们看,太阳。”

 

太阳可真好,黑瞎子想,我出来了,我活下来,等到几十年以后,我可以让张起灵不那么难过了。

 

于是他继续往前走,然后哼哼着唱了起来,小寡妇哭坟被他唱成了小哑巴哭坟,张起灵在队伍末尾殿后,听他这么唱着引起了小张哥和张千军的不满,三个人你来我往的斗嘴,张起灵难得的,谁也没看见的,笑了一下。

 


评论(8)
热度(133)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