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写他妈的型杂食选手,唯一的zzzq就是我高兴

[弈剑听雨阁]蜀道难·03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瞎编

我写这个,本质是想写双正阳的,才是我还想写草金,我还想写陆张,我还想写陆江,我还想写海紫苑和瞬漆,所以又是弈剑大杂烩【

以下的内容,开始正式进入瞎编,这个是以前的档,就是为了写双正阳纹身梗的,所以肯定会写。大家爱看不看,我只能劝到这里了【


03.

 

天草纵马在官道上走了整整一天,才终于过了界碑。界碑外便是江南,入目可见都是一片芙蕖连天。于是他便在此处下马,在风光秀丽之中远远望去,便已经看见了攒动的人头在荷塘边上动来动去,冰心堂的姑娘们穿着漂亮的衣服,腰间挎着一个小小的药篓,三五成群的惊叹着这篇景色。

 

于是天草牵着马,也没有挤进人群,只是站在最外面静静的看着。他所在的地方已经看不见连绵不断的荷叶了,不过他也不着急,只是等有几位结伴前来赏花的冰心堂姑娘也走了出来,才笑着上前两步,轻巧的发问,

 

“师姐,这附近可有投宿的地方?”

 

有一位姑娘听他这么问已经红了脸,然后另一位爽利的便站了出来,纤纤手指遥遥指着东边,然后一边说话,一边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你往东走,要到永宁镇才有客栈。这位师弟,我们正巧也要去永宁镇,不知可否同行?”

 

天草果断的点了点头,下山之前瞬漆师兄与他们已经说过了无数次,让他们一定要去一趟江南。他说那边有最温婉的姑娘跟最漂亮的花,若是不去的话当真是人生一大憾事。于是接下来的路程他便与冰心堂的姑娘们同行,路上说说笑笑的倒也好不热闹。

 

“师弟,你是弈剑听雨阁来的吗?是来执行师命,还是来历练的?”

 

有爽利的姑娘一连串问了很多的问题,天草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偏了偏头努力的说起了不带口音的官话,说着说着倒是自己先笑了起来,然后蜀地乡音在笑声中不由自主的漏了出来,他自己却尚未发觉。

 

“我是弈剑听雨阁来的,来江南看看师兄们说的最漂亮的姑娘。”

 

又有姑娘红了脸,正巧这时候永宁镇的牌坊也已经映入了眼中,于是姑娘们或者低着头或者笑着与他道别,天草同样跟她们道了别,然后独自一个人牵着马在大街上闲逛,走了不远便看到了一间客栈,便走进去要了一间房。老板娘的生意似乎并不太好,于是天草的到来让她有一种显而易见的雀跃,小二紧忙着打扫好了房间,天草将行李放下之后就又拿着剑走出了客栈老旧的大门。

 

在剑阁中的时候,他曾听走江湖回来的师兄们说过,他们说江南有一处乱葬岗,乱葬岗中魔气氤氲,其中有一白发剑客,用的便是弈剑听雨阁的招式。

 

师兄们还说了其他很多,天草起初只是当做闲谈听着的,只不过越听师兄们口中的妖魔统领便越像儿时故交。且不管是或不是,他现在的修为自保有余,那就总该去看看。

 

于是天草独自一个人御剑出了镇子,他并不知道乱葬岗到底所在何处,便只是捡那人烟稀少的地方走,走着走着,便感到周围已经是魔气氤氲,于是忙引了一招八荒地煞诀护住心脉才敢继续前行。又往前走了不远,便看到有妖魔三三两两巡游,妖魔之后,便是一处规模不小的居所。

 

便是此处了。

 

天草心想着,就御剑又凑近了一些。那些妖魔面目可憎,说起话来到是人间臣属的样子,他们见有人前来,便停住了脚步,然后轻轻的作揖,紧接着才缓缓开口。

 

“看公子服饰可是弈剑听雨阁来客?我家主君不见剑阁客,公子请回吧。”

 

那妖魔这么说着,天草便更可确定自己应是找对了地方。于是他执剑还礼,然后同样缓慢的,又带着一点点期待的笑着开了口,

 

“我叫天草,不论见或不见,还是劳烦通报一声。”

 

他说完,妖魔也犯了嘀咕。此处访客不多,来者也多半是少年侠客,不待寒暄便高喊着除魔卫道大打出手,像这样彬彬有礼的访客到当真罕见。于是两个妖魔商量了几句,便有一人转身回去,另一人则留下,只让天草稍等片刻。

 

天草点点头应了下来,便收了剑站到了脚下肮脏的土地上。八荒地煞诀已经失去了效力,然而此处临近魔气的正中,却是已经没了什么让人不适的感觉,只是空气污浊,虫蝇横飞罢了。于是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再掐一道身自在剑诀的时候,宽敞建筑中便有一人飞奔而来,站到他面前的时候却是两人面面相觑。过了很久天草觉出似是故人来,于是他试探的开了口,

 

“凯枫?”

 

张凯枫就站在他的对面,听他这么说的时候沉吟片刻终是点了点头,然后同样的,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缓慢的询问了回去,

 

“天草?”

 

两人至此才终于确认了对方皆是故人,于是一切的东西都被抛到了脑后。张凯枫带着天草便要走进去,天草却只是摇了摇头,他还记得自己在永宁镇的客栈要了一间房,走江湖钱永远是不够花的,便急着要去把房间退掉。张凯枫听了他的话之后皱眉凝思了片刻,便打了个响指叫来一个妖魔,如此这般之后那妖魔便点了点头,然后仔细的端详了天草半晌之后便幻化成了他的模样。天草见了这般,吹了声口哨就将自己的剑给了妖魔,然后细细叮嘱他了一番是哪家店,何时进去的。

 

张凯枫就在一边抱着肩膀看他一条一条的详细交代,直到那个妖魔走了之后才走到天草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天草被他拍了这么一下也回过神来,然后笑着将自己的胳膊搭上他的肩膀,两个人就这样走了进去。

 

屋子里是想象之外的干爽舒适,天草靠在椅子上喝了口水便瘫了下来,张凯枫见他这样也笑了出来,然后随手递给他一盘点心,等他接过去之后便用手支着脸颊看他,看了半晌之后还是觉得神奇,曾经没日没夜都在一起玩的人骤然长大总是让人觉得神奇。张凯枫想他今年十六岁,那么他与天草分开的人生已经比他们在一起玩的人生还要长了。

 

“你怎么下山了?”

 

近乡情却,近故人情难,所以一切的感慨万千都变成了最家常的询问,就好像这样说话曾经的往事就都没发生过。张凯枫有自己很不喜欢的过去,所以他不喜欢说那段日子,其中的东西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可能会告诉天草,但是不是现在,应该是等他们相处的时间再长一点之后,等到他们仍旧像小时候那样亲密无间的时候。

 

“十六了,要下山走走江湖。我听人说这边的人像你,就过来看看。”

 

天草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点笑,他也才十六岁,年轻而且远远没学会日后的一些东西。于是他面对着久别重逢的张凯枫仍旧是有一点拘谨的,不光张凯枫觉得有些不舒服,他也一样觉得有些奇怪。

 

于是他们两个在天草给出回答之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沉默到离去的妖魔已经回来的时候两个人才终于不约而同的看着对方的脸笑了出来。大笑声让刚刚走进来的妖魔有些惊愕,他以为自己惊扰了君上少见的快乐。毕竟在他们眼里,十六岁的张凯枫并不像一个人十六岁应该有的样子,这批妖魔在人间呆的久了,总明白一些人间少年应该是什么样子。

 

“莫怕莫怕,没啥子的,事情你办好了?”

 

天草一边擦着笑出来的眼泪一边接过妖魔递来的剑,说话的时候已经不经意的带上了蜀地的口音。这让一直徘徊在江南的妖魔愣了一瞬,然后才明白他所说的是什么,于是妖魔点了点头,将剑送回之后便退下了。

 

门关上的时候张凯枫爆发出了更加剧烈的小声,期间夹杂着几句蜀地口音的笑骂。妖魔在外面听了一会儿,发现他们已经彻底换上了蜀地方言之后就笑着离开了。

 

天草在张凯枫那里住了两个多月,他们两个每天也没什么事情,于是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舍得离开床铺,吃过午饭之后天草出去转转,尝试着悟出一两条下山之前背下来的晦涩口诀。张凯枫有时候跟着他,有时候在屋子里翻一些写怪谈的小说。然后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天草就回来了,他们两个吃了晚饭,便胡玩胡闹在了一起。

 

那天张凯枫没有跟天草一块出去,弈剑的剑诀他会的不算太多,不过十年里翻来覆去练得那几道已经熟练于心。其余的天草最近在尝试着教他一些别的,然而效果并不太好。张凯枫练得心烦,天草也就不多去讨他嫌,出去了几天,只说是去趟流云渡。

 

于是那天天草回来的时候,张凯枫在下午的困意之中正半梦半醒着,就被巨大的开门声音惊醒了。等他揉着眼睛坐起来的时候,天草已经跑到了床边。他整个人都湿淋淋的,束发的发绳松开了,剑被随便的扔在了一边。

 

“你怎么了?”

 

看着眼前得到一切,张凯枫还有点没清醒过来就被湿淋淋的天草带着一身水汽拥到了怀里,隔着湿漉漉的衣服能感受到心跳的速度是从未有过的快,就连他们做那最隐秘的事情的时候,天草的心也没跳的这么快过。

 

“成了,凯枫,我成了。”

 

天草一着急一高兴就喜欢不由自主的蹦出几句蜀地方言来,于是当他操着一口蜀地乡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凯枫已经猜到了个大概。能让天草这么高兴的事情,除了与他久别重逢,就是与别的哪个儿时玩伴久别重逢,再不然,就是他悟出了那一道剑诀。

 

不出张凯枫所料,天草确实悟出了剑诀,且不止一道。

 

他去了趟流云渡,坐在渡口看远处海天一线的时候回头勉强能看到山峦的影子,正巧这时远处起了大风,海水连着大雨席卷而下的时候天草本打算离开,然而心里忽然涌起了一种特殊的感觉。所以他在所有人差异的目光之中念了一段晦涩的口诀唤出剑来,跃进海上的时候风浪几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回头看山之时倾盆大雨落下。天草在这个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他觉得这种感觉很想曾经山中冥想之间,说不上舒服,但是心境澄明又乱成一团。

 

于是天草御剑停在哪里,浪头在离他只有一寸的地方停下,天草弯下腰伸手去摸海水,水是凉的。远处仍旧风平浪静,回头看山,山仍旧影影绰绰。而他可以来,也可以走,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约束他。

 

静观海潮横绝六合,剑在手中天地自在。

 

悟了便是悟了,脚下的剑似乎通了灵的感觉让天草前所未有的畅快,他就在海上,尝试着念出六合寒水诀曾经晦涩艰深的口诀,而如今剑诀似乎变得格外简单,心念一转,已然脱口而出。

 

悟了,也就是悟了,没什么不同的,剑诀还是那道剑诀,山川河流还是那删除河流,万古都是这样。

 

天草就这样想着,便踩着剑慢慢的回到岸边,就在他即将上岸的时候,海风忽然从身后刮过来,天草抬头看了看天空,暴雨之后碧蓝如洗,远山能看到的轮廓更明显了一些。

 

我要去那里,我要去看看山。

 

脑子里忽然涌出的念头很快充斥了脑海,于是天草御剑飞行朝着远处的山而去。山好像一直在哪里,不管他走了多远好像离他一直还有很远。于是他在空中停下,忽然笑了起来。紧接着天草试着掐了一道观其妙剑诀,也就是悟了。

 

他那天最终还是没有看到山,而是转了方向回去找张凯枫。不过或许正是因为没看到山,才能悟出师兄们口口相传的,最难的那一道剑诀。


评论
热度(4)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