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写他妈的型杂食选手,唯一的zzzq就是我高兴

[赫海]激情七十二小时·下

预警:放飞狗血

最后的结局,我凭良心说是理想化的,但是,我干嘛要人间真实啊???

你们可能不信,这个故事我写了1.6w

我不管读者朋友们怎么想,但是,整个的基础,是他们的事情被人捅出去的不假,但是这个人,我从来就没想过是谁!ball ball大家不要瞎猜!

欢迎加入我说赫海你说甜,群聊号码:745265325



意见不同的人陷入沉默,困意一阵一阵的袭来,会议室里充满了咖啡的味道。很多很多年没有人提起的烟开始在每个人手中传递,漫长的会议无数次被迫中断,最后在天边终于开始泛白的时候大家决定各自回去睡上一觉。李东海回了家,而李赫宰与神童一起回了宿舍,简单的洗漱之后,终于各自陷入了梦中。

 

倒计时六十小时,所有人都已经睡着了。

 

倒计时五十八小时,天彻底的亮了起来。李东海被早上的阳光弄得惊醒了一次,然后他起身倒了杯水,全部喝下去之后重新躺回了床上,重新睡着了。

 

等到李东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睁开眼睛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阳光忽然觉得有点饿,于是洗漱之后就出了门。外面已经没有记者了,昨天晚上的翻转让所有人都觉得者不过是一次乌龙的绯闻,便各自散去休息,期待今天能有更值得报道的事情出现。

 

于是他非常顺利的就开车到了宿舍,手里拿着食物走进来的时候李赫宰跟神童也正在吃饭,于是三个人凑在一起吃了一顿简单的,不知道如何定义的饭。就在他们吃完之后,神童出门去今天的行程,宿舍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就好像很多很多年以前那样。

 

“很久没来宿舍了。”

 

李东海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忽然这么开了口。李赫宰坐在他身边点了点头,确实很久没有来这边了,在他们搬出去之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偶尔会在各自的家里,宿舍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开会或者聚会的地方。于是他们不由自主的开始在熟悉的房间里回忆起曾经少年的时候的事情,就在说到了曾经的一场旅行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这种时候来自经纪人的电话多半不是什么好消息,不过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不接这个电话。所以李赫宰皱着眉头接起了电话,然后短暂的几句话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看着李东海缓慢的开了口,

 

“新闻出来了,哥哥们很快就过来。”

 

李东海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然后他动作飞快的从桌子上拿过电脑打开了网页,飘在最上面的大字让人几乎无法呼吸。

 

倒计时五十小时,媒体方发布通稿:银赫东海已于海外完婚

 

李赫宰看到了这条新闻之后倒吸了一口凉气,就是他们刚才说过的那次旅行,海外关于同性婚姻比他们所在的地方要宽松的太多,教堂也很漂亮。于是他们两个一拍即合的走了进去,递交了申请之后等待着结婚。没有礼服没有亲友,只有从卖花的小姑娘那里买来的一束捧花。手上带着的戒指被摘下来交换到各自手中,然后在很快之后又重新带到了自己手上。

 

在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他们少见的任性了一次,唯一留下的照片在李东海的手机里,而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也太少了。朋友们偶尔会插科打诨一般的当做玩笑说,但是没有人会相信,因为这件事听起来就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可此时的新闻之中,将所有的一切都相近的描绘出来,用他们从海外回来的那天的酒桌上,同样的描述,将所有的一切都全部说了出去。太好反驳的东西让人压根无法反驳,无论说什么都能将大众的怀疑与声音重新推到一个巅峰。也不能装傻,没有办法充耳不闻,爱上一个人从来都不是什么错误的事情,哪怕爱上一只狗都不是什么错误的事情。但是作为偶像,他们的爱情,就是丑闻。

 

大众传播学中认为大众是非人格化的,个性凸显的,组织松散的,而还有一条理论是这样的,媒介万能且效果无限。*

 

倒计时四十九小时三十二分,没有行程的人已经聚集到了宿舍之中,哥哥们脸上都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但是没有任何一人能够说出任何的责难。归根结底这件事情从来就不是他们的错,不过是谁的错早就无所谓了,对于他们来说,是要粉丝认为是他们的错就可以了。

 

独立厂牌的新闻稿编辑了多少次都没有发出去,这一条新闻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心都已经凉了半截。爆料的人显然目的纯粹且明显,他想要李东海与李赫宰彻底消失在荧幕之上。

 

就是这样的简单的理由,执行起来也毫无难度,他们两个之间事情的早就已经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东西,只是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上面做文章。可是事情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再去像是否交友不慎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当务之急只有解决面前的事情。

 

李东海与李赫宰坐在那里,在所有的注视之中认真回忆着别人是否还知道更多的东西。在长久的思考之后他们得出的结论让所有人几乎想要放弃,他们之间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比这件事来的还要更加剧烈,随随便便的一句话,都足以毁掉他们这十几年来的努力。

 

倒计时四十八小时,第一天过去了,所有人陷入无措。

 

倒计时四十七小时三十八分,金希澈结束行程赶来。他打开门走进来之前已经想好了一肚子骂人的话,准备对他的弟弟们说。而当他打开门的时候,心终于还是无法控制的软了下来。李东海坐在沙发的角落里把自己缩成一个球,李赫宰捏着眉心靠在那里仰面朝天,整间屋子里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响个不停。

 

“怎么样了?”

 

骂人的话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金希澈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之后小声的开口询问着旁边的艺声,艺声同样摇了摇头。他们已经没有办法赌了,对面藏在暗处,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掌握了多少东西,而他们面对的,接收到信息的人又是匿名的,没有人知道电脑后面看着新闻的大众到底是什么样的立场,当大众的反对声超出一个范围的时候,支持方的声音已经无法浮现。

 

他们问心无愧,坦坦荡荡,但是舆论从来都是最快的刀,杀人不见血。

 

“我们完了,发通稿吧,我退出。”

 

倒计时四十七小时二十分,李东海在长久的沉默之后说出了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话,他甚至是带着笑说出的这句话。李赫宰知道他在想什么,李东海想要放弃自己保住团队以及李赫宰。从感情出发来说,已经一起走过太多多风风雨雨的朋友们不愿意接受他的提议,而出于理智上来说,这已经成了唯一的办法。不是李东海,就是李赫宰,最少有一个人,要永远的消失在灯光之下。

 

“我不适合做偶像,很久之前我就知道了。”

 

李东海见没有人给他的话一个反应也不在意,只是自己一个人继续说了下去。李赫宰听着他声音里的鼻音,便已经知道李东海又要哭了。他此时心中迫切的希望有人出来,对李东海说,让他闭嘴。这句话谁都可以说,但是他不能。

 

因为这是李东海想要给他的,因为这是仅剩的解决办法,他不能不要李东海的心,他不能不顾所有人的立场。

 

“如果事情真的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了,那我宁愿退出,这些事情是我做的,我不能让大家跟我一起承担。”

 

话说的很慢,李东海把每一个字都说的缓慢又清晰。他并没有想那么多东西,对于李东海来说,既然是他先在一场五彩斑斓里少年梦境中迷失,那他作为一个成熟的男子汉就有必要将所有责任都承担起来,无论是好的坏的,没有让别人来承担的道理。

 

“够了!”

 

李赫宰听着他慢慢的说完,尾音里熟悉的转折他已经听了太多次。然后他忽然的喊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他的身上,李赫宰摇了摇头,他知道他想说的话是不理智的,但是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单单理智就可以控制的了,于是他不管不顾的开了口,

 

“如果我们必须有一个人退出,那我退出。”

 

他说的斩钉截铁不容拒绝,说完就要起身离开。艺声在这个时候忽然拉住了他的胳膊,然后金希澈紧跟这也站了起来,他看着两个弟弟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平静又缓慢的开了口,

 

“都坐下,这不只是你们两个的事情,没有道理只让你们两个承担。”

 

他想要说别闹了,我不会让你们这么做的。每个人都手足无措,没有任何的例子摆在他们面前能够给他们提供任何的经验,事情还没有发展到最糟糕的地步,太早说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无济于事。

 

“真想不到,我们一辈子都在做第一人,现在连这种事情都是第一人。”

 

金希澈的话说完之后李赫宰终于重新做了下来,然后他苦笑着靠回沙发上无可奈何的自嘲般开了口。面对这种话没有人能真正笑出来,每个人脸上都是一模一样的苦笑,共同生活了太久了,每个人都已经不自觉的传染上了朋友的习惯。

 

倒计时四十五小时,第三个小时的无措中利特结束了行程赶了过来。打开门的时候屋子里仍旧没有人说话,沉默已经不知道蔓延了多久,所有人听到门的声音的时候动作一致得到抬起了头,每个人都希望走入这间屋子的人能给他们新的主意,但是现实还是又让他们失望了,利特面对着他们求助的目光轻轻摇了摇头,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

 

金希澈看着他,两个人的眼神交流了一下之后又先后脚走了出去,神童在他们走出去的时候进来。李东海在这个时候已经茫然到了一个极限,他知道自己的不安很快就要将他席卷,然后让他尸骨无存,于是他不抱希望的看向了神童,干巴巴的开了口,

 

“哥……”

 

他只叫了一声哥哥,神童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是与所有人都不同的轻松,紧接着他终于开了口,说不上是安抚的,还是真心的,总之是终于说了点乐观的话。

 

“别担心了,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从头开始。”

 

一贯拥有灵敏的直觉的人说出来的东西让人不由自主的相信,所有人都觉得心中的石头似乎没有那么重了,气氛终于好了那么一点点。除了李东海与李赫宰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聊起别的事情,想要在事情最大程度恶化之前让他们两个稍微宽宽心。

 

倒计时四十四小时二十五分,刚才离开的金希澈与利特重新走了回来,金希澈回了刚才的地方坐下,顺手拍了拍李东海的肩膀示意他轻松一点。而利特没有坐,他只是靠在墙上,然后对着工作人员轻飘飘的开了口,

 

“准备开新闻发布会吧,麻烦明天的行程全部帮我们推掉。”

 

他说完这句话,气氛顿时又紧张了起来,李东海不由自主的去看李赫宰,而李赫宰则紧紧的盯着利特,过了很久,才终于慢慢的开了口。

 

“哥,你有解决的办法了吗?”

 

利特听他这么说摇了摇头,然后自己走到冰箱去翻了翻,拿了几瓶水之后有重新走了回来。接着他一边将水发给在座众人,一边用一种无可奈何的语气开了口,

 

“没有办法,但是我们不能一直等。所以现在,把你们所有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

 

倒计时四十四小时,独立厂牌发布通稿:就成员恋情一事,我方决定明日召开新闻发布会。

 

晚饭的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暂时还没有人想要吃任何的东西。李东海与李赫宰不停的将所有事情都讲了出来,能记得的东西都被一点一滴的放到台面之上,从最开始的开始,曾经全部的甜蜜,纠缠,烦恼,争吵,快乐都已经变成了不知何时会被引爆的定时炸弹,每个人都在听着,然后发现,他们无计可施。

 

所有人都知道,只要他们两个彻底将全部的感情断了个干脆利落这件事情就已经迎刃而解,但是从来就没有人提过这个想法。半辈子的断断续续早就没有办法彻底断干净了,而他们断了个干净又能如何?他们总还是要共事的,总还是会重新走到一起的。

 

于是倒计时四十小时,所有的故事都已经讲完了,再度沉默。

 

沉默中的又已经到了晚上,经纪人买来了食物就离开了,公关部门的人拿着资料回公司去进行进一步的整理,于是宿舍里只剩下成员们面面相对。利特和艺声在拆食物的包装,神童去拿盘子与碗筷,金希澈坐在哪里简单的收拾桌上的一旁狼藉,李赫宰去冰箱里拿水出来。这一切都很像他们还很小的时候的样子,于是面对着熟悉的过分的哥哥们,李东海忽然觉得鼻子很酸,他又有点想哭了。

 

这一次没有外人需要在意,于是他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哭了出来,所有人看到之后都没有多说什么,这种时候的哭泣对所有人来说都太合乎常理了。不管是李东海还是李赫宰,他们总要找一个口来发泄所有的情绪,而他们能做的,只是让他们把一切都发泄出来。

 

于是李东海的发泄开始了,没有大喊也没有愤怒,李东海就只是在默默的哭着,除了吸鼻子的声音之外一切都沉默的好像被按了静音键。李赫宰拿着水走了回来,站在哪里看着李东海哭了两分钟,然后忽然将手中的一瓶水扔了过去。

 

金希澈闪身躲过了飞来的瓶子,于是从一开始力度就不够的瓶子落在沙发上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李东海这时候仍旧流着眼泪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无声的拽住了李赫宰的衣襟,而李赫宰少见的还了手。没有人对与正常沉默的斗殴进行任何的阻拦,他们两个已经被这件事情压得喘不过气了,让他们发泄一下总是好的。

 

于是所有人就这样静静看着,看着他们两个慢慢的没有力气。李东海在最后的时候仍旧在哭,他抓着李赫宰的手,有一种仿佛哀嚎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

 

利特跟金希澈听着李东海的声音已经不太对了,于是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打算走过去终止这场发泄。然而李赫宰在这个时候忽然伸出了手,他用一种少见的强硬拒绝任何人过来。紧接着他慢慢的给了李东海一个拥抱,温柔的,如同安抚一只幼年的小兽那样开了口,

 

“没关系,我爱你。”

 

李东海他的声音终于平静了下来,艺声从旁边递过去的纸巾被李赫宰接了过去,他擦干了李东海的眼泪。然后两个人似乎都平静了下来,没有人发出任何的感慨,或许很久以后所有的一切都过去的之后这回成为谈笑之中的故事,但是现在不应该是。

 

倒计时三十九小时,没头没尾的争吵开始又结束,所有人开始吃他们迟到的晚饭。李东海跟李赫宰坐在一起,手指在桌子下面勾在一起,没有人说话。

 

倒计时三十七小时,漫长的晚饭终于结束。天色太晚了没有人打算回家,于是今天就都在勉强在宿舍中过了一夜。房间是够的,李赫宰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黑漆漆的天空,身上在刚才厮打中留下的青青紫紫隐隐有一点点疼,就在这个时候,门忽然开了。

 

李东海穿着他留在这里没有带走的睡衣抱着枕头慢慢的走了进来,站在他的床边的时候眼睛比窗外的月亮还要亮一些,星河荡在瞳仁深处的时候李赫宰笑了起来。他动了动让李东海上来,于是狭窄的床上两个人紧紧的挤在一起,感受着互相温度与柔软的皮肤。

 

“以前我很爱你,现在我觉得我更爱你了。”

 

细微的声音里李东海还带着浓厚的鼻音开了口,李赫宰听他这么说笑了笑,黑暗的室内看不清五官,于是他只能看见李东海的眼睛。所以他在他的眼睛上落下一个亲吻,然后两个人温柔的在被子里拥抱。

 

“睡吧,明天还有整整一天。”

 

倒计时三十六小时五十分,李赫宰睡着了。

 

倒计时三十六小时四十分,李东海仍旧还是睡不着,于是他用眼睛一次一次的看着李赫宰睡着后的脸。他想最坏的结果可能是永远不会再见了,他应该趁这个时候好好看看他的爱人的样子,这样就算是再过多久,他也不会忘记他。

 

倒计时三十六小时,李东海也睡着了。

 

倒计时三十小时,闹铃声吵醒了还在睡着的李东海,他闭上眼睛关掉闹钟之后茫然的做了起来。李赫宰已经醒了,躺在床上眼睛里带着笑的看他,然后起床去洗漱。这回换成李东海躺在那里,他想自己真的不再年轻了,如果这一切发生在十年之前,那他可能根本不会不安,毕竟那个时候的李东海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怕。

 

也可能,是他长大了。曾经他一腔血勇不管不顾,对于一切好的不好的都求仁得仁,但是现在他想要好好的生活,跟李赫宰一起,漫长的,平静的,好好生活。

 

李赫宰洗漱之后回来的时候看了看他,然后笑着催他也快去。李东海就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走到洗手间的镜子面前的时候他看了看自己的脸,看起来好像并没有跟十年前差了很多,于是在这一瞬间所有的不安全都不见了。

 

没什么的,他想,没什么的,我爱他,他也爱我,一切都没什么的。

 

就算是完了,我们也是一起完了,没什么的。

 

李赫宰坐在房间里的床上,摸了摸自己干净清爽的脸。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在他们还朝不保夕的时候,他们曾经拍过一个现在看起来十分尴尬的短剧,剧里他对李东海说,说你知道为什么发大水吗?

 

他这么想着,忽然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于是他从床上站起来,走到洗手间的时候李东海脸上正好有白白的泡沫,于是他走过去站在他的身边,很突然的开口发问,

 

“东海啊,你知道为什么这次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吗?”

 

李东海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他强忍着笑摇摇头。李赫宰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凑了过来,在白白的泡沫上亲了一口,嘴边沾了一圈泡沫,就好像老去之后应该有的样子。

 

“因为放松了警惕啊。”

 

李赫宰这么说完,李东海的目光已经转了过来,他看着李赫宰的脸,用手指将白色的泡沫扩大一些,又将自己脸上的洗掉了一些,然后认认真真的看着镜子里,笑着开了口,

 

“如果我们完了,我们就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慢慢变成这样吧。”

 

“好。”

 

倒计时二十九小时,所有人都已经从梦中醒来了。他们换好衣服去了常去的美容室,化妆的时候没有人开口说话。公关部送来的发言稿已经拿在了每个人手中,两个人都在认认真真的看着上面的每一个字。

 

化妆的时间并没有很长,结束之后他们两个准备前往公司的时候上了同一辆车。经纪人平稳的开着车,李赫宰这个时候忽然看见了李东海手上的戒指,于是他忽然的想到了什么,便示意经纪人回家一趟。

 

小区外面已经有很多记者在等了,李赫宰在保安的陪伴之下没有理会任何一个人,打开门的时候他在家里摘下来的戒指还好好的放在哪里,于是他从桌上拿起来,认认真真的戴在了手指之上。然后他重新下了楼,面对着闪光灯后的记者,将自己手上的戒指明晃晃的亮了出来,给每一个人看。

 

李东海从车窗里看到这些的时候忽然笑了起来,于是他也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李赫宰伸出手来迎接他。于是穿着西装的偶像光彩照人,闪光灯拍下了他们手上的同样的戒指,以及彼此牵在一起的手。

 

倒计时二十八小时,就如同昨天他们讨论到最后得出的结论那样,既然已经没有办法回避这件事情,那不如将所有的爱意都昭告天下。

 

倒计时二十七小时,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前的最后一点点时间,每个人都穿着崭新的西装,在会议室里各自干着自己的事情。李东海与李赫宰走进来的时候掌声不知道从那个角落开始响起来,但是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已经决定了,不论结果如何,这是他们的朋友,是他们的兄弟。任何人的爱情都不曾有过任何的过失,所以他们决定,祝福他们。

 

倒计时二十五小时,新闻发布会准时召开。利特坐在哪里拿起摆在面前的麦克风,又最后看了一眼发言稿之后将稿子随手朝后扔了过去。十三年度队长的这个行为感染了所有的成员,于是所有人的稿子都在一瞬间扔了出去,漫天纸张散落的时候利特站了起来,不知道是被谁撕碎的纸落在他的头上,就在所有的纸张即将落地的时候,利特终于开了口,

 

“我作为队长和他们的哥哥,祝福我的两个弟弟。”

 

群体的任性忽然开始,所有的记者都陷入了一阵迷茫,然而利特已经坐下了,并且看起来没有再度发言的打算。金希澈在这个时候却忽然站了起来,他拿着面前的麦克风忽然开始唱一首有关祝福的歌,台上的所有成员们开始合着歌声拍手,紧接着变成了成员们的合唱,紧接着,又变成了在场所有人的合唱。

 

倒计时二十四小时五十八分,祝福的歌唱完了。一贯在这种场合沉默的李东海忽然站了起来,他甚至对镜头笑了笑才开始说话,闪光灯咔嚓咔嚓的想起,录音笔小小的红灯在不停的闪烁。李赫宰在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他不知道李东海要说什么,但是他想,他应该陪着他。

 

“感谢各位来参加新闻发布会,我不打算对这几天的事情做任何的辩白。因为我爱他,所以我什么都没有做错,我这是我生来就拥有的自由。”

 

李东海炸弹一般的发言让所有记者都长大了嘴巴,有人举手请求发言,于是李东海点了点头,哪位记者站起来之后推了推眼镜,然后语气尖锐的开了口,

 

“东海先生,您真的不打算说任何东西吗?银赫先生,能请问您的想法吗?”

 

李赫宰点了点头,他没有拿自己面前的麦克风,只是稍微偏了偏头凑近了李东海递来的麦克风,然后温柔的对着所有的媒体,所有的记者开了口。

 

“如果东海不打算说,那我也不打算说了,我接受并且感谢大家的祝福。”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整间屋子里忽然爆炸,艺声在这个时候忽然从旁边站起来,一边鼓掌一边大声喊了起来,他说我祝福你们。紧接着成员们一个接一个的开始起立鼓掌,然后有零星几个记者也站了起来,开始故障。

 

倒计时二十四小时五十分,持续了十分钟的新闻发布会结束了。所有的记者在离开之后都说这是他们参加过的最莫名其妙的新闻发布会,似乎这群人只是为了证明新闻是真的才召集了他们。每个人都一头雾水,但是面对着这样坦诚的他们,又似乎无话可说。

 

倒计时二十四小时,A社发布通稿:银赫东海承认恋情,银赫:感谢大家的祝福

 

倒计时二十三小时三十五分,独立厂牌发布通告:祝福

 

倒计时二十小时,所属社发布通告:暂停二人一个月活动,以做惩戒

 

倒计时十八小时,李东海与李赫宰终于回到了家里,整齐的西装被挂了起来之后两个人重新窝回了沙发里。暂停一个月的活动这个结果让两个人都很开心,他们准备计划一场旅行。虽然他们知道,等到这场旅行结束之后他们的事业将会遭到很大的打击,但是就好像神童曾经说过的那样,大不了,大不了就重新来过。

 

反正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孤身一人。

 

倒计时十小时,李赫宰到了机场。仍旧有记者在追着他采访,李赫宰只是好脾气的笑了笑,然后跟每一个人挥手示意。人群里有尖利的咒骂也有高声的祝福,他全都听了进去,然后接过了每一封递来的信,最肮脏的与最善良的都在上面,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快步的走进了安检。

 

倒计时三十分钟,李东海出现在机场。十小时之前的一切再度重演,李东海摘下了耳机,认真的听每一句话,然后就站在那里看所有的信上所有的话,这一切耗费了他很久的时间。激动的人难听的咒骂已经几乎要划破天边,而祝福的话也充满了他的耳朵。

 

李东海就在这个时候,拉下了口罩,退后两步轻轻鞠躬,站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还是在笑着的。

 

他说,谢谢大家的祝福。

 

倒计时归零。


(*:具体的我不确定我记得对不对了,也懒得查。总是上下所有的理论,都不是我编的,但是我都不敢保证完全正确,忘得差不多了。)




评论(32)
热度(194)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