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写他妈的型杂食选手,唯一的zzzq就是我高兴

[赫海]激情七十二小时·上

预警:放飞狗血

本来是打算一发完的,但是太长了,不断一下好像发不完

欢迎加入我说赫海你说甜,群聊号码:745265325


在大众传播学中,我们有一个沉默的螺旋理论,即,人害怕处于孤立状态,所以当自己的想法与绝大部分人类不同的时候,他们就会保持沉默。

 

李东海是在打游戏的时候接到的电话,电话那头的经纪人在一片混乱之中跟着混乱的开口。仿佛每个人都在说话的背景声让李东海是在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这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于是他暂停了游戏打算认真的听对面在说些什么,坐在他旁边的李赫宰面对忽然暂停的屏幕有些不解,可是当他用眼神询问的时候,李东海已经听清了对面所说的话。然后他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嘴里一边应着知道了一边挂断了电话。紧接着就站了起来,长久的凝视着李赫宰,在他焦急的询问中终于开了口。

 

“赫,我们的事被曝光出去了。”

 

语焉不详的一句话听得人一头雾水,李赫宰花了整整一分钟的时间来反应。脑子里的游戏还没有彻底离开,他就已经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然后用奔跑的动作去找仍在卧室里充电的手机。不知道何时静音了的手机上是一排一排的未接来电与短信,李赫宰仔细看过每一条,每一条的内容都大同小异,上面不约而同的问着让人触目惊心的句子,

 

——你们出柜了?

 

我们出柜了?什么我们出柜了?李赫宰茫然的坐在床上,思考着这句话代表的所有意思,然而思考来思考去都只能看到那上面昭然若揭的一层意思。很显然,有人将他与李东海的事情公之于众了。

 

李东海就在他思考的时候走了进来,眼睛仍旧是亮闪闪的。他们两个谁也没有说话,李东海只是安安静静的蹲到了床边,然后慢慢的将腿伸展开来坐在地上,头靠在李赫宰的腿上,感受着温柔的手慢慢的穿过的他的头发,然后满心的话,不知道从何开头说起。其实李东海是不害怕的,他一贯以过度的勇敢行走于人世,对于他来说,深切爱过的,自己做过的事情,没什么值得可怕的。于是他只是在穿过头发的手不知不觉的用上了力气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慢悠悠的开了口,

 

“经纪人哥哥叫我们去开会,换衣服吧。”

 

李赫宰点了点头,在点头的同时所有的清楚理智重回脑海,于是他站起身来关上了手机,然后看着李东海的眼睛,无所畏惧的眼神让他忽然也觉得这件事已经没有什么了。于是他就这样忽然的笑了出来,蹲下身在还坐在地上的李东海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亲吻。

 

“你先去,我等一个小时再过去。”

 

突然袭来的亲吻与笑容让李东海并没有很快的就彻底理解他的话,于是坐在地上的人茫然的思考了两分钟,等到思考结束之后他也同样笑了出来,然后点了点头就去换出行的衣服。李赫宰的意思他现在已经彻底明白了,谁也说不准现在外面有没有聚集众多的闪光灯与粉丝,但是不管有什么,他们都应该在这个时候给出一些回应。他们虽然坦坦荡荡,单总还有哥哥弟弟们与他们同在一条船上乘风破浪,那就总应该给上一个回应,好的坏的,总不能放任媒体与大众肆意猜测,将一切推向不可挽回的地步。

 

在突发险情的时候,我们总是有七十二小时的黄金时间来进行救援,面对舆论也差不了太多。人类的记忆有限,但是对于他们所处的这个社会来说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还是太过惊世骇俗的事情,新闻热度注定久久不会散去。那么他们就没有办法等到风平浪静之后在坐下来慢慢的思考权宜之策,只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商讨出最恰当的回应方式。

 

总之,黄金七十二小时,从李东海出门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走入了倒计时。

 

于是倒计时七十一小时四十五分,李东海启动车辆,离开小区。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小部分的记者,粉丝们来的还不是太多但也零零星星有那么几个人在看到车子之后大声喊着哥哥。李东海没有放下玻璃,他并不打算与所有人多说什么。李赫宰还在家里,李赫宰会在一个小时之内做好准备,然后尽量给出一个让人满意的回答。他所要做的,是尽快的赶到会议室,哪里有他熟悉的朋友们,他们会协助他们两个,度过这件事情。

 

然而记者并不知道他们的分工合作,或者说也不在乎的他们的分工合作。新闻是一个讲究时效性的东西,尤其是在这种娱乐参与一切活动的国度中,已经很少有事情能比两位知名偶像团体成员的恋爱消息更能让人激动的了。于是记者们开始疯狂的在车外大喊,期待车里的人能对他们说两句话,两句就够,足够记者们添油加醋,维持事件热度。

 

反正看新闻的人们是为了满足某种需要来使用大众传播媒介的,人们总会用非常主观的视角,来评价自己是否满足,然后影响对日后作为媒介的记者们看法。

 

所以无论是什么,总要告诉大众一些东西,无论如何,总要告诉大众一些东西。

 

倒计时七十一小时三十分,李东海自始至终没有摇下车窗,面对蜂拥而至的记者全身而退。没有人追车,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后面还会有人出来,或许会给他们一个想要的答案。于是李东海先生暂时平稳且安全的离开了闪光灯,他在车上打开蓝牙,开始打电话。

 

李赫宰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抱着电脑看新闻,越看越觉得不寒而栗。许多他自己都已经忘记了的事情都被美观整洁的编辑在了新闻页面上,天知道这群人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越线的,鼠标下滑的时候面对着那些切实的东西,李赫宰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任何能辩白的话来说。

 

李东海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短暂的铃声之后他接起了电话,刚开始的两分钟之内没有任何人说话。通讯工具的两端都只是悠长的呼吸,没有任何人的先例可以给他们提供任何的参考意见,于是两个人同时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李东海那边忽然吸了一下鼻子,然后他慢慢的开了口,

 

“外面已经有一些记者了,等你出来的时候估计会有更多。”

 

李赫宰隔着电话点了点头,然后在发现李东海并不能看到之后忽然笑了起来。他此时心里几乎是一片空白,满脑子都是舞台上的闪光灯不停闪烁,舞台下面哥哥的小姑娘们哭着笑着欢呼,只有一句话在耳中不停的作响,每个人说出来的似乎都只有那一句话。

 

完了,全他妈完了。

 

倒计时七十一小时二十分,李东海终于到了公司门口。保安看见他的车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不远处已经站满了了记者以及粉丝,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焦急与期待。于是李东海在车子停稳之后深深呼吸,然后解开了安全带,带着一种义无反顾的气势打开了车门,在保安的保护之下往门口走去。

 

“东海!东海先生!您跟银赫先生到底是什么关系?!”

 

记者的喊声听起来似乎已经破了音,粉丝们听到这句话之后有的开始哭泣有的开始咒骂,而李东海只是摆了摆了手,他看着那位声音已经变得可怕的记者停住了脚步。每个人都以为他会说些什么,粉丝们喊着哥哥,而记者们的已经将麦克风送到了他的面前。但是李东海只是偏了偏头看着那个记者,思考了一下之后才微笑着开了口,

 

“不要这么喊了,多喝点水,要不然会嗓子疼的。”

 

记者被他没有道理的话弄了个惊讶,然后在所有人的惊讶之中李东海转头离开,站在电梯间里的时候终于长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太让人摸不到头脑了,他什么都没有看就被电话叫来开会,所有人想问的事情他都不清楚,而很快即将迎来的事情即将揭晓他一切的问题,但最严重的问题是,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

 

电梯再度打开的时候李东海走了下来,紧张和渴让他的嘴唇已经有一点点干燥爆皮,于是他一边舔着嘴唇一边推开了会议室的门。里面或站或坐已经有了一些人,熟悉的朋友们在这个时候给了他很大的安慰,然而在他还没有开口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有人抢先开口,金希澈坐在椅子上上下滑着鼠标滚轮,头都没有回的就猜到是他来了,然后面对最疼爱的弟弟,少见语气冲的可以。

 

“你一个人来的?李赫宰呢?”

 

满肚子的疑问被哥哥的一句话全都塞了回去,李东海不自觉的做出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然后他就站在原地,如实的回答了他们两个之间分工,

 

“赫宰让我先过来,他一个小时之后过来。”

 

“给他打电话,让他不要多说什么,就说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利特坐在另一边,听他说完就不假思索的接上了这么一句。新闻他已经看过了,这不是可以简单一句两句就能解释清楚的事情,按照时间推论李赫宰出门的时候正应该是新闻爆发出来之后的第一个小高峰,足够所有人看过报道之后好奇后续的发展。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上,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然而面对这样的局面他们又没有办法一味的保持沉默,人类的想象力永远是超出人类想象力的强,面对着当事人的沉默讨厌他们的人总会找出一切的理由来毁了他们,所以只能尽量少说,先给上一个暧昧的回应总是比什么都没有好的。

 

倒计时七十一小时十五分,李赫宰再一次接到了李东海的电话。

 

这一次他们的通话不再有任何的沉默,李东海将利特说的话一字不差的转达过去。李赫宰盯着电脑屏幕小声应了一句知道,因为焦躁而沙哑的嗓子听起来更加让人紧张。于是李东海也不由自主的被传染上了这种焦躁,他在电话这边无端的做着吞咽的动作,然后看了看四周之后,忽然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什么,于是他不光对着电话那边的李赫宰,更是对着屋子里的所有人,同时开了口。

 

“会不会是知情人爆料?”

 

李赫宰听他这么说之后浑身上下都打了个激灵,李东海目前对此事还一无所知,没有任何新闻媒体的干扰反而让他得出了了不起的结论。李赫宰看完了所有的新闻之后与所有人一样被记者带入了盲区,不自觉的就认为是记者将所有的东西拍摄,然后爆出来。然而通篇报道字字句句言之凿凿,这远远不是能在不打扰他们的情况下进行偷拍就可以做到的。

 

“东海,我先挂了。”

 

于是他急急忙忙的说完了这一句话就按断了通话,然后鼠标重新点回页面的最顶端,一件一件事情的开始回忆报道中所说的任何一件事。李赫宰就这样简单的梳理起了思绪,然后忽然觉得浑身上下如坠冰窟,在翻到最下面一条的时候,手指似乎已经被冻僵。

 

是知情人爆料,而且远远不只是知情人,是朋友,而且是身边最亲近的朋友。

 

文字的每一张配图都并不超出尺度,都不过是这个国家中两个可以被成为兄弟的朋友间最平常的接触。李赫宰仔细的回忆着每一张照片可能的拍摄时间,忽然发现这些可以被称为证物的图片都并不是文字所说的时间与事情。然而每一个字都是真的,每一个字包括所谓的被记者听到的对话,都是真的,都是他们自己有意或者无意说出去的话,没有任何哪怕一丁点的夸张与偏颇。

 

事情顿时变得棘手起来了,现在再去找是谁对记者说了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真正让人不安的只有那个人到底对记者都说了什么,他们是不是还处在一个可以铤而走险的阶段。

 

李赫宰沉思了很久,他与李东海都不是会与人结仇的性格,刚刚结束的兵役甚至让他们连挡路的时间都并没有多少。手边放着的纸上被手上的笔无意识的划出许多意义不明的痕迹,上面一条一条关于照片的时间推测已经看不太清。李赫宰看着这些,又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长长的叹了口气之后起身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冰凉的液体划过喉咙的时候他已经震惊了下来,于是李赫宰清了清嗓子,决定打一个电话。

 

他想要赌一把,他不相信被他们当做朋友的某一个人,会那么的脏。

 

倒计时七十一小时,李东海正在看新闻。鼠标滑到新闻最低端的时候他已经确信了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比起理智的李赫宰他更多了一些感性,于是他分出很多的心思记下了他们之间相处的一点一滴,这让他比李赫宰更快的得出了正确的结论。就在他想要站起来说话的时候,利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压低了的说话声还是在不大的会议室里很快传播开来,李东海听着这边少有的应答已经猜到了对面通话的人是谁,于是他知道李赫宰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这让李东海的紧张一下舒缓了,于是他靠在椅背上,拧开了一瓶水。

 

水喝完的时候,利特的电话也已经打完了,他看着李东海点了点头。然后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带着一贯温和的笑容开了口,

 

“东海,评论看过了吗?”

 

李东海摇了摇头,这是他作为偶像活动的第十三年,有一些东西他已经很明白了。比如不要看任何不好的新闻下面的评论,这样做没有任何的意义,只能让自己的心情更加糟糕。所以他今天就像往常一样,什么都没有看,只是看完了新闻就将页面关上了。利特听他这么说也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面前的ipad从桌面上滑了过来,慢慢的开了口,

 

“看看吧。”

 

“你疯了!”

 

“哥!”

 

会议室里顿时掀起了一个小高潮,金希澈眼疾手快的拦住了平板电脑,然后忽然一下站了起来有些急躁的开了口。还有人跟着开口,他们都觉得利特已经被这件事情搞疯了,并且还想要带着李东海一起疯。

 

然而李东海做出了与所有人都不同的反应,他重新在电脑上打开了新闻网页,不顾任何人的阻拦看起了评论。超过半生的相处让他知道,利特不是一个任性的人,既然他想让他看评论,那就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去看的。

 

于是正文被飞快的略过,李东海看着评论里前面满屏咒骂的话想要闭上眼睛,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只是一条接一条的看了下去。会议室里陷入了一阵沉默,没有人想要去猜测李东海的心情。坐在他身边的金希澈几乎想要抢过鼠标,但是他也没有这么做,冷静下来之后他与李东海有着相同的想法,他相信利特一定是有想要给李东海看的东西,所以才会让他去看。

 

所以金希澈同样凑近了屏幕,跟李东海一起一条一条的看那些不堪入目的评论。看着看着手已经不可控制的攥成了拳头,指甲几乎要划破皮肤的时候金希澈想要说别再看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几条连在一起的评论忽然出现在眼睛之中。

 

——哥哥祝你幸福!

 

——我会支持哥哥们的!

 

——哥哥们不要暂停活动啊!我还想看到哥哥!

 

李东海看着这些留言忽然觉得鼻子有一些发酸,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对于偶像们来说他们都很明白自己是做什么的,他们只是出售梦想的商人,将一份又一份打包好的爱情与梦想不限量发售给年轻的小姑娘。而小姑娘们是购买者,买给自己的梦想又成就了他们的梦想,他们彼此之间就只是这样互利互惠的关系而已。

 

眼泪勉强控制着没有流下来,鼠标仍旧在继续的往下滑着,接下来连这几条都是咒骂。然而这个时候李东海已经不太在乎那些难听的话了,他们的爱情自始至终就没有错,有人觉得他们错了也不是什么错,毕竟还有人会支持他们,哥哥的小女孩们没有办法替哥哥们遮风挡雨,但是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李东海在这个时候忽然明白了利特想让他看的是什么,他的哥哥在这个时候仍旧在对他说,你看,一切都还没有太糟。

 

倒计时七十小时四十五分,李赫宰从家里准时出发,出发之前他甚至还好好的搭配了一身衣服让自己出现在新闻上的时候可以足够像个偶像。一切就如他所料的那样,等他走出门的时候闪光灯已经闪成了一片,记者急匆匆的将麦克风几乎要贴在他的脸上。李赫宰就面对着这些镜头笑了笑,银赫凑在麦克风前,平静的开了口,

 

“辛苦大家赶过来了,我也是刚刚接到的电话得知的这件事情,现在准备去公司开会。请大家都暂时等待一下,我们会给大家一个回应的。”

 

滴水不露的官方回答让记者们有些垂头丧气,他们还想要继续问一些更加深入的事情。然而银赫并不给他们时间发问,他只是少见的表现出了一些愤怒,眼睛紧紧的所有的镜头,再度的,自顾自的开了口,

 

“同样的,我也希望有人能给我一个回应,东海与我都并没有做出过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情,这样做事,太让人寒心了。”

他毫不避讳的提起李东海,语气还是平常的一样亲密。远处有记者在大喊问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李赫宰只是笑了笑,然后看着那个记者的方向,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都是愤怒。记者们感觉自己似乎抓到了更重要的东西,于是所有人都开始询问他愤怒的源头。李赫宰看了一下,他距离车似乎还有一小段的距离,在这样的人群中脱身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他看了看周围的镜头,环顾了一圈之后再度开了口,

 

“暂时无可奉告,请大家先让我离开,公司会给出一个令大家满意的回应,同样也会给东海和我一个令人满意的回应。”

 

平常笑嘻嘻惯了的人忽然冷脸是让人害怕的,于是得到了足够的回应的记者们终于为他让开了一条路,李赫宰仍旧冷着脸一路走上了车,关车门的声音巨大到传播在整个停车场之中。记者们纷纷打起了电话,将现场采访到的东西传回总部。

 

倒计时七十小时四十一分钟,A社发布通稿:恋情曝光疑有内情?

 

倒计时七十小时四十分,B社发布通告:是被公布恋情还是被陷害?

 

倒计时七十小时三十九分,C社发布通告:男子偶像组合恋情被曝光,银赫:公司会给大家以及我和东海一个令人满意的回应。

 

就在李赫宰的车前往公司的时候,坐在会议室里的李东海与成员们以及经纪人看着网页上不停刷出来的新闻仍旧在紧张,公关部门的人还在紧锣密鼓的编辑着新的一条。没有人知道爆料的媒体方到底知道些什么,他们只能去赌一把,赌他们两个交朋友的眼光还没有错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李赫宰对此一无所知,他只是专心的开着车。这个时间首尔的交通意料之中的拥堵,于是他只能在车流之中缓缓前行。他知道公关部门已经在准备相关的通稿进行反击,娱乐圈本就是个名利场,没有人想在名利场之中去豪赌人性,但是事已至此,他们已经别无他法。

 

倒计时七十小时二十分,独立厂牌发布通稿。

 

倒计时七十小时十八分,所属社发布通稿。

 

公司所发的两条新闻大同小异,将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用亲如家人的朋友完美概括,并且都语焉不详的指出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刻意歪曲,造谣,从而达成自己的目的。李东海在会议室里看到连续的两条新闻之后先是笑了出来,然后很快的就又叹了口气。

 

闪光灯之下的人不能拥有爱情,哪怕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他们也只能将所有的一切藏在昏暗的角落里。不过李东海并不觉得沮丧,这是他的爱情,他自己选择的爱情,所以他没有资格沮丧。

 

倒计时七十小时,拥堵的车流终于让缓慢移动的车到达了公司门口,李赫宰刚一下车就被保安带着走上了电梯,后面有人大声喊着想要询问出哪怕一点点的东西。但是一贯温柔亲切的银赫这次好像突然转了性,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在保安的保护之中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上了电梯。

 

下了电梯进会议室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都已经没有那么严肃了。李东海正在跟公关部门的人一条条的指出照片的错误,李赫宰来了之后这项工作变得简单了一些。于是有人来跟他们两个谈这些事情,李东海走出去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到李赫宰认真的在纸上说着这些错误到可笑的照片,头也没抬的忽然开了口,

 

“东海啊。”

 

李东海嗯了一声全做回应,然后李赫宰轻轻的笑了两声,在这个足够安全的环境中小声的开了口,

 

“我爱你。”

 

他说完之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然后李东海重重的点了点头,就跟工作人员进了另一间会议室,进行一场漫长而又艰涩的谈话。李东海还是那个那个李东海,他对着所有人都坦坦荡荡,他说是自己先动的心,他说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他说,我相信你们早就知道了,这不过是一场没有意义的谈话。

 

工作人员听他这么说之后沉默了很久,然后哑口无言的点了点头。谁又会不知道这根本就是一场没有意义的谈话呢?公司需要了解艺人的恋爱情况以方便进行危机公关,但是所有人都对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视若无睹,李东海与李赫宰不止一次的与公司报备过,早一点的时候他们当他们两个年纪太小,分不清舞台上与舞台下的错综复杂,没有人相信,他们是真的在努力的爱着对方。

 

这场谈话最终还是无疾而终,很长很长时间的枯坐之后李东海离开了,他在离开之前真诚的对所有人道上一句辛苦,但是自始至终拒绝对自己的爱情进行道歉。

 

倒计时六十八小时零四分钟,独立厂牌发布通稿,指出之前新闻中所有荒谬的错误,把这一场风波归结为诬陷,并要求爆料方进行道歉。

 

李东海并没有赶上新闻发出去的那一瞬间,在他走出另一间会议室的时候李赫宰正好在走廊上的自动贩卖机里买饮料,看见他来了,就又买了一瓶。然后两个人站在走廊里一言不发的喝着甜滋滋的饮料,空了的易拉罐被捏扁扔进垃圾桶中。李东海在这个时候忽然笑了起来,然后他在看不清的角落里用自己的手指勾住了李赫宰的,小声的开了口,

 

“刚到公司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我完了。”

 

李赫宰悄无声息的回握住他的手,然后在夜晚的走廊里拉起他的手,手上的戒指是他们两个一样的,李东海走的太急了没有来得及摘下来。李赫宰就在这个时候在戒指上落下一个轻吻,然后又跟李东海一样重新靠回了墙上,带着一种疲惫的语气开了口,

 

“我也以为我完了,不过跟你一起完了,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这句话说完两个人又同时笑了起来,经纪人在这个时候从电梯走了上来,看见他们两个人牵着手在走廊里笑的时候皱了皱眉,不过也没有什么好责怪的。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还会不会有什么进展,所以也就没有人打算回家,他只是走过去给他们两个一人一杯咖啡,就又走进了会议室之中。

 

倒计时六十五小时,舆论反扑,粉丝开始要求爆料媒体进行道歉。

 

倒计时六十三小时,夜已经很深了,但是没有人睡着,会议室已经在准备如果爆料人说出了更多的话的应对方案。在李赫宰与李东海的叙述中,所有人都已经知道新闻所说出的东西不过是冰山一角的秘密,每个人都在风平浪静之中担心。

 

没有人敢确定,到底是他们只知道这么多,还是他们在等待舆论发酵之后打算进行翻转。

 

总之,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评论(17)
热度(199)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