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摸鱼

因为车厢开灯了所以我醒了,摸个鱼,也可能是以后会用的


1.


“i张起灵系统是最好的系统!”张海楼在2019年发给吴邪的视频里这么说,表情活像是早几年社会新闻中排队买iphone的狂热粉丝,当然他说的本来的内容是我哥的记忆系统可能是最好的大脑管理方式。


彼时吴邪很闲,他买了一个厚厚的空白牛皮笔记本想要记下身边无数的奇人异事,第一个得到回应的正是关于张起灵的记忆。视频那头张海楼絮絮叨叨而又条理清晰,说他觉得张起灵的格盘可能是对于记忆的自主掌控于规划,记住有用的忘掉没用的,面的信息过载整个人崩溃。他说到这儿的时候看起来有点惆怅,一句带过的一点点,说只是我们谁都没法判定什么是重要的。这一点的情绪很快就消失不见,张海楼很快调整好了状态继续长篇大论的说完全正确的废话。吴邪看完了时长三十四分二十七秒的视频之后点击屏幕返回主界面,沉思三分钟然后开口。


“鬼话连篇。”他这么骂了一句,却还是打开了笔记本选了块空白地方记下这段视频里所说的东西。写到最后的时候大概是被反复出现的记住与忘记洗脑,他也像怕自己失忆一样小小的写下了两个注脚。


他写张起灵,我的朋友。小张哥,张起灵的至亲。


2.


吴邪记得瞎子曾经说过一句话,他拍着某人的肩膀哈哈大笑,说jb是好jb,可惜男人是王八蛋。时间过去太久了,吴邪已经记不住他拍的是谁的肩膀,只是说话时候有趣,短短的一句玩笑话说出三分不满五分调侃并上一分哀伤一分自暴自弃,大概是有点什么意思,却又让人无论如何都咂摸不出意思来。


姓齐的到底是个妙人,他知道什么该开玩笑以及怎么开,这一句话下来满堂哄笑,被他拍肩膀的人自己都笑了起来,没什么好说的。只有一个人不笑,瞎子自己不笑了,可是在这样快乐的空气里除了吴邪并没有人发现这些。

评论(8)
热度(20)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