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瑞雪兆丰年

预警:放飞狗血

赶上了赶上了,大家新年快乐,应个节气搞了个元旦贺

祝福就不祝发财了,这个新潮的都有点俗了。

那就,祝的俗一点,争取俗到新潮。

2019年华城祝您,永远年轻,永远浪漫,永远充满热情,永远拥有梦想。




北京好像下了一场很大的雪,但是并没有人去欣赏。

 

车沿着公路缓慢的飞速行驶,前面后面都是雪,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好像全国的雪都聚集在了这几天。苏万坐在副驾驶位上吹着暖风觉得有点昏昏欲睡,在这场雪还没有落下来的时候他就睡着了,这好像不是一场长途奔袭,但是外面的床跟家里的床比起来总还是差点什么,几夜都没睡上一个好觉的半大男孩子现在觉得自己好像一颗大棚里的小葱或者小白菜,反正应该是郁郁葱葱的植物,在温暖的地方困且蓬勃的生长。不过就算他看到了外面落雪,估计也还是会雷打不动的继续睡,毕竟虽然他没见过南方的雪,可他总还是北方长大的孩子,见惯了的银装素裹没有什么好夸张惊喜的,司空见惯罢了。

 

但是他不兴奋总有人兴奋,瞎子打从第一片雪花落下来的时候就想要叫醒苏万,不过他又觉得这些好像还远远不够,那就只能等。等黑色的柏油路一点点变成白色的,等大雪铺天盖地的时候再叫醒他的小徒弟。只是可惜他比苏万来自更远的地方,昔年间茫茫一片草原大雪落下顷刻间风里都夹着刀子刮得人脸颊生疼,所以他已经忘记了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应该算是南方,外面没有那么冷,雪下来是留不住的。而他又不知道这场雪什么时候会停,又怕苏万错过这场对于南方来说有些盛大的过分的童话,所以只能在一个有些尴尬的时候徘徊,徘徊该不该叫人起来。

 

不过瞎子到底是瞎子,从不犹豫的人这次也并没有长久的犹豫。于是苏万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只有天空大雪落下好像撒盐,地上脏兮兮一片好像四月里街道开化的泥泞,唯一还称得上漂亮的大概只有不会枯黄的绿叶上挂着的雪,青翠翠白茫茫,却也没有漂亮到值得辜负周公一盘惊世骇俗好棋的程度。

 

“怎么了啊?”所以苏万有点抱怨的开口,怨他师父扰人清梦也怨打开的窗户散走了车里暖洋洋的空气。然而瞎子倒还是兀自的兴奋,他一只手把着方向盘仍旧在开车的时候另一只手已经伸出了窗外,然后三十六度打底的气温呈来一片或者几片化在手心里的雪湿漉漉,仿佛外面正在下的是一场倾盆大雨。苏万看着他的手心,应着节气哇了一声表达恰如其分充满礼貌的过分惊讶,然后仍旧是开口,却也在开口之前吸了吸鼻子无声的在冷空气与暖风的战斗里表明自己的立场:“下雪了,地上滑你开慢点。”

 

他说完之后将已经脱下来很久的羽绒服拉了过来盖到身上,大有仍旧要闭上眼睛再睡一会儿的意思。可是瞎子冰凉凉的手已经贴在了他的脸上,窗户被关起来的时候两个人又如同两颗反季节蔬菜一样生活进了反季节大棚里。苏万打了个激灵之后仍旧是觉得他师父手凉,想让他拿走又有点心疼,于是别别扭扭半天之后才终于憋出来一句话,他带着一点不快一点调侃的牢牢把那只手攥紧自己的手里,慢条斯理的开口说话:“师父,您老人家活了百八十年了别是没看过雪吧?这玩应一年下好几次,有什么可看的啊?还招呼我看,我小时候雪可比这个大多了,我都没说招呼我爸妈看看。”

 

话说到最后笑了场,苏万忽然觉得这样的瞎子有点好笑的过分了,两个人在长江以北生活了这么多年,却仍旧要在公路上开窗户看雪,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够滑稽让人捧腹大笑。然而瞎子好像并不这么想,他只是等到手在另一个人的手心里暖起来之后才抽出来,然后挂挡的时候自己也笑,他不知道苏万在笑什么却也被感染了。那边的人还在兀自笑个不停,瞎子这边确实先一步停了下来,然后他隔着一层墨镜看外面树上有些刺眼的白,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反季节蔬菜已经可以上市的时候才终于慢慢开口。

 

他说还是应该看看,咱们两个这毕竟也是邂逅了一场远方的雪。

 

大洋彼岸欧罗巴洲可能还是罗曼蒂克的,或者是瞎子本身是罗曼蒂克的,毕竟他年少时曾经去过的德意志好像是以严谨与无趣而出名的。苏万这么想着,看着瞎子盯着前路的脸忽然就有点发愣。睫毛透过墨镜与脸颊的空隙露出,好像没有很长却也没有很短,那双眼睛他是见过的,没有外面穿的那么邪乎,只是血管里来自塞外的血让瞳仁的颜色比别人稍微浅了一点又好像稍微深了一点。总之苏万记得瞎子曾经说过,他说曾经的小洋鬼子齐少爷应该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老是被人取笑,可当他离开无数的黑眼睛去往真洋鬼子聚集的地方瞳仁的颜色已经深了起来。苏万觉得他师父的朋友们的审美已经落伍了,现在大街上多少带了浅色美瞳的小姑娘小伙子不知道该有多喜欢这双眼睛,只是可惜已经开始变化的颜色不会再回来了。苏万不喜欢浅色的瞳仁,但是他也不喜欢黑眼珠,毕竟等到瞎子这双眼睛彻底变成黑色的之后,他也就看不见任何太阳底下属于人间的东西了。

 

 

“到时候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对吗?包括我吗?”思路不知道怎么就拐到了一个令人想要落泪的话题上,苏万说话的时候轻轻的转了转手上的戒指,有点说不出来的东西藏在话后面。这样的戒指瞎子也有一个,同样的款式是苏万为了帮同学凑折扣在学校门口的精品店买的,尺寸也不太好,三十块钱两个的戒指拼尽了全力也没有戴上无名指,只能凑活凑活一个戴在了中指一个戴在了食指。不过这些好像也没有什么,苏万转着戒指的时候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了,他只是忽然就有点不知所措,那种特属于青春期的半大孩子的不知所措,害怕有人忘了他的样子也忘了戒指。然而瞎子只是笑,打开自己那边窗户的一个缝点燃了烟之后摇了摇头,白雾散在寒冷的天气里,他慢慢的开口说话:“可能吧?我不知道,我爹没活到瞎那天,我不知道我能不能……”

 

说到一半的话被打断,一向推崇安全驾驶的苏万破天荒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捂住了还在开车的瞎子的嘴,车子小小的打飘的时候手仍旧没有松开,于是呜呜抗议中握着方向盘的人强行将车扳回了正确的方向之后干脆靠边停下,全力抗争的过程中戒指与戒指碰撞磕掉了一小块的水钻,最后师父靠着力气战胜了徒弟,瞎子攥住苏万有些冷的手的时候仍旧是笑呵呵的慢慢开口。

 

他说你这好端端的发什么疯?这事儿咱们两个不是说过了吗?咱们不是说好不因为这事儿作妖了吗?

 

瞎子并没有怒气冲冲,也没有任何的不悦,他只是冷静而又愉快的跟苏万谈话。苏万在听了他的话之后长久的沉默,沉默到已经可以拆除温室大棚的炎热夏天之后终于开口。他说是啊我都知道,咱俩该说的都说了,可是我就是不愿意听你说这些,我有什么办法吗?我没有啊!我就是他妈的不爱听啊!

 

爆炸一般的控诉在车子里狭小的空间里展开,苏万少见的失控如同一头格外发燥的狮子不由分说的就开始咆哮,这一次仍旧有人沉默,只是沉默的人换成了瞎子,他如同苏万刚才的动作一样转着手上的戒指,褪下来一点之后能看到一个有点深的银子,名创优品买来的东西已经带了很久很久没有摘过,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像从上个夏天到现在这东西都没有离开过带着旧刀枪茧子的手指。沉默中外面的雪还在不知疲倦的下,也不知道老天爷到底买了多少盐或者多少泡沫雪花准备一次撒个过瘾。

 

“我知道,我知道。”当苏万终于累了开始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的时候瞎子终于找到时机开口,他露出一个与往常截然不同的,有点无奈的微笑就开始安抚身边坐着的人。然后两个人才车里再度沉默,苏万想说你知道个什么,可是话已经到了喉咙口却被人截胡,瞎子仍旧转着手上的戒指,脸上的笑又变了一点,变成了有点自嘲又有点的苦涩的那种才终于开口说话:“我都知道,所以我才想叫你看看雪。万一,我说万一,万一真的真有那么一天,我要是看不见了也还能听见,天气预报或者新闻说下雪了,我还能想起你。”

 

活了寻常人几个来回的瞎子大概在今天之前都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说出如此之肉麻的话,于是他说完之后自己便忍不住摇了摇头笑了起来,嘴里一边念叨着自己说什么呢,一边就重新发动油门上路有点尴尬的笑了起来。苏万听着他的笑声也轻轻摇头,他并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好笑的,也不觉得关于这件事有任何好笑的。可是他好像太熟悉他师傅了,知道这个人的这种笑代表着什么。

 

还能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不知所措,代表着毫无来由的慌乱。

 

所以苏万在车子重新上路有一会儿之后才再度开口,这一次他已经不再愤怒,毕竟青春期特有的不知所措结交到了一个盟友,虽然瞎子的年纪大概比他认识的青少年人数都多,但是慌乱总归变成了两个人的慌乱,不再是独属于他自己的。这样的底气让苏万开口的时候理直气壮,他喊了一句停车之后两个人又一次开着双闪靠在了路边。大人想要问问小孩子又要出什么幺蛾子,然而这一次倒是年轻人抢了他的话,一双眼睛亮闪闪的眨巴了两下之后苏万笑了起来,慢慢的开口。

 

他说不会瞎的,我是你的眼睛,我可以看镜子告诉我你我长什么样。

 

瞎子听他这么开口就已经忘了自己刚才要说什么,在成熟稳重的人在戴上了三十块钱两个的戒指又看了一场南方得来不易的雪之后都会变成爱情的傻逼。他想说小徒弟破罐子破摔,却碍于自己就是那个破罐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拖长了声音的一句嗯漫长的如同盘古开天地之前无边无际恒久黑暗,天光乍破东方鱼肚白或者都即将来临,也可能等待他们的只是再也不会到来的黎明。可是这些在此时此刻好像都没有这么重要,瞎子已经活到了他自己都记不清的岁数,可是面前他还能看见的他的眼睛,他的小徒弟是鲜活而炙热的,深色的瞳孔正是他小时候做梦都想变成的那样。

 

于是留过洋的绅士隔着档把牵起对面人带着缺了水钻的便宜戒指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个亲吻之后又觉得自己轻佻,所以第二个亲吻落在了戒指周围的皮肤之上。金属制品并不凉,碰到嘴唇的部分甚至比手还要热一点,苏万面对着只是在电视上看过的礼仪有点夸张的哇了一声,然后按照看过的美剧那样不由分说的扯过了瞎子的领子,在刚刚亲吻过他们的戒指的嘴唇上亲吻,难舍难分。

 

外面的雪还在下,还是站不住。可是谁又想去在意这些?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也是明年的第一天,既然今天还不孤独,今天还没有黑暗,那就总该热闹一下拿个好兆头,牙齿咬上嘴唇的时候苏万许愿,期待往后的一年都如同此时此刻一样。

 

如同此刻一样,炽热而又充满期待,憧憬而又永远缠绵。


评论(21)
热度(83)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