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冬日江湖纪实

预警:放飞狗血


黎簇站在街边,看着苏万蹲在那儿抽烟便弯下腰去借了个火回来,白雾吐出的时候杨好正从远处走过来,笑呵呵的脸隐在烟雾之中。

 

“今天早点回吧,太冷了。”杨好走过来的时候黎簇这么站着,他轻轻用膝盖去碰了碰苏万的背之后又吐出一口烟摆着一张死人脸就这么平平淡淡的开口。蹲在那里的人点了点头,啊了一声拖过来一个小马扎稳稳的坐下,裹了裹棉衣展开面前一张毯子吆喝生意,说到第三个字的时候吸了一下鼻涕。冬天太冷了,黎簇冷飕飕的站在他的身后让他觉得更冷了一点,于是苏万无法避免的,感冒了。

 

但是杨好好像并没有看出来他生病了,几步走过来之后自顾自的蹲下,挑挑拣拣的看着一层冰上破破烂烂脏兮兮的毯子,随手拎起来一个就问他们两个这是什么。黎簇是不肯搭话的,他只是隔着一件也不知道是他们三个谁买来的外套握住了口袋里的匕首,仍旧冷飕飕的瞧。苏万倒是和善,他一板一眼的跟杨好说这些物件的来历。天桥底下除了闲汉就懒人,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已经凑上来一堆看热闹的。黎簇觉得他们有点烦,干脆背过脸去抽烟,听着苏万人来疯一般的表演的时候忍不住有点想笑,心说这他妈都是哪儿跟哪儿,还南宋的,我看是买苹果送的。

 

然而心里这么想话可没有这么说的,小哥仨穷的这个冬天都要过不去了,买点东西买蜂窝煤总应该是天经地义。不光黎簇一个人觉得理所应当,杨好那边更来劲,举着一个小东西就开始浮夸的大喊,他说:“哎呦,这可是个好东西啊,前清的吧?兄弟,这个多少钱卖,你开个价。”

 

“可不是前清的吗,看你也是个识货的,那我就告诉告诉你。”苏万在马扎上换了个姿势就一副要开始讲故事的意思,周围一圈人看他脸嫩也不知道该不该当真。然而他也不管别人信不信,只是兀自神神叨叨的,伸手要了一圈的烟之后终于是拿到一根,自己从兜里拿出火来点上深吸一口,才仿佛过了瘾一样开口讲了起来:“我跟你们说啊,这可都是宫里带出来的东西,看见我身后站着那哥们儿没有?这要是往前倒一百年人家可犯不着跟我在这儿站着,那是正经的皇亲国戚啊。”

 

他说到最后自觉不自觉的将声调就给压了下去,杨好听完夸张的嚯了一声,然后手里仍旧那么个小东西仿佛捡到了宝一样乐的不行了,一边说着你们都别跟我抢一边就开始张嘴问价。苏万倒是痛快且不黑心,这些“宫里带出来的东西”被他二百五百的就开始甩,一点都不在乎身后站着的这位“满清遗老”黎簇的心情。杨好听他这么说,当场脸色就变了,手里东西一放转身就要走,仍就坐在那儿的苏万身子往前倾了一下,嘴里一连串的问他怎么了怎么了,那边的人倒是回答的利索,磕巴都不带打的就开了口:“你宫里带出来的你卖几百块钱啊?你这是西周的还是上周的啊?”

 

“你他妈爱买不买,少跟这儿叨逼叨。”黎簇终于是开了口,维持着他往前一百年前的阿哥人设怒气冲冲的开口,好像眼看着就能出手伤人。这么个突发情况可是给苏万弄了一个激灵,做的好好的人连忙站起来拉架,一只手拦着黎簇的时候另一只手就举到杨好面前,算了算的说了好几遍两边大爷好像还是不肯消气的样子让他终于是忍无可忍的叹了口气,然后好像耍赖一样就坐了回去,带着那么点无奈,带着那么点心酸的就开了口:“谁想这么便宜就往出卖啊?兄弟你当这是冻梨冻柿子呢?这不是没办法吗,我们哥俩儿穷的家里蜂窝煤都点不起来了,我媳妇儿挺着大肚子跟家躺着等我给带点吃的回去,他儿子连干净尿戒子都换不起了,我俩这不也是没招逼的吗。”

 

苏万顶着一张十八九二十来岁的脸极度愁苦的说着三十岁的人生,杨好抽空瞪了他一眼示意他有点过分了。然而围观的老少爷们倒是好像挺吃这一套的,一个两个蹲下来就开始看,还有人给他零零碎碎的发烟递好话,苏万一一的接了,然后带着点蔫又开始心不在焉的报价格。杨好手里还拎着那个小物件有点尴尬的站着,黎簇一眼一眼的不是好眼神瞅他凑热闹的都看了个清白,一个两个的就上去劝说,说让杨好不买就放下,大家出来讨个生活都不易,别在这儿砸场子。

 

人民群众的力量大概是无穷的,愣头青,最起码看起来是个愣头青的年轻人杨好终于是受不了这些。他颇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走过去,递给黎簇一根烟的时候脸上扯了点皮笑肉不笑,寻思了半晌之后终于是有些磕磕绊绊的开了口:“哥们儿,刚才的事儿你别挂心啊,我这不是不知道吗。”

 

“滚。”这边说的掏心掏肺的,那边黎簇倒是干脆就不肯吃他这一套。凑热闹的闲汉们又不干了,开始说他小伙子不会好好说话。杨好那边看着却好像是认了自己理亏,也不打算再理这个神经病,东西放下之后说话还是有点不忿的,却也没有个要打起来的意思回了他的话:“得,我滚,东西给您好好放这儿了,别他妈沾包赖啊。”

 

他说完,一溜烟的就跑了,人来人往的一瞬间就没了。苏万那边卖的热火朝天,里外里卖了快有一千块钱的时候黎簇忽然站直了脊背,手伸进口袋里紧紧地握着刀抿嘴唇。他想要说清场子的来了,但是话还没出口,就听见那边杨好的声音响了起来,混在一片人声嘈杂中倒也还算明白。

 

杨好说黎簇,苏万收拾东西,跑!

 

远方传来的呼唤好像一声号角,苏万三下两下就卷好了东西转身要走,黎簇从口袋里掏出匕首握在手里就上前了一步。这块地方不是他们熟悉的地盘,有人来了也不知道到底会是情况,会不会打起来。前几天他们仨商量的时候苏万和杨好都想和气生财,但是黎簇不干,黎簇当时说到这儿的时候直接把二两白酒杯给砸了,晃着那把都不知道磨了多少茬的匕首借着那点酒意就开了口,他说来抢地盘的就干他,清我是他他妈嫌命长!

 

兄弟是个炮仗筒,除了陪着一起炸还能怎么办呢?好像也不能怎么办了。所以杨好开着他们那辆破车过来的时候就看见黎簇和苏万已经跟人打起来了,盘子碗筷碎了一地,也分不清哪个是上周的哪个是白送的了。周围看热闹的人围了一大圈,他努力了半天拎着球棒钻进去的时候就看见苏万抬腿就踹翻了一个,那边黎簇手里拿着家伙犯着楞就要往前冲,直把一人胳膊划出条深可见骨的口子。

 

“你看你妈呢!”黎簇看见了看热闹的杨好,二话不说劈头盖脸一句就骂了出去,光骂,他好像泄愤一样又把匕首插入了一个人的胳膊之上,然后连身后高高举起几乎就要照着他脑袋下来的钢管也毫无知觉。苏万看见了,暗自骂了一声之后助跑起跳,一脚把那人踹到之后只恨自己也倒了不能现在就踹黎簇一脚,于是便也跟着喊,权当出气一样的就用一样的愤怒开了口:“你吵吵你妈呢!”

 

俩人骂成了一圈,杨好拎着球棒走进来挥下去之后伸手把摔的够呛的苏万给拉了起来,他想说一句你俩他们的有毛病啊,然而杨哥跟他们两个不一样,嘴上积德轻易不说这种话。所以他在苏万站起来继续投入战局之后沉默,球棒挥起又落下的时候身上挨了几下,疼的龇牙咧嘴还没来得及说上句什么,就看见黎簇那边忽然傻呵呵的站住了。苏万跟他离得近,问了一句怎么了,就听见已经疑似傻了的小伙子恨恨的开口。

 

他说苏万,给他走一个,操他妈的狗日的吴邪。

 

黎簇这句话一说完,剩下的俩人一个嘶了一声一个啧了一声,反正全都不是个好动静。吴邪的车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仨人就全看见了,正经拜过师父学过拳脚的苏万这回倒是没丢人,一边迟来的应了一声一边就抢了根钢管下来,半眯着眼睛瞄了一下之后准备出手,出手之前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便大喊了起来:“杨好,开路!”

 

说话的功夫钢管出手,车前挡风玻璃如同蜘蛛网一样碎出了不规则但是艺术的效果。杨好掉头就开始一路在人群中没命的乱挥猛跑,黎簇还要回头看的时候被苏万一把拽了个趔趄,这才算是依依不舍的开始跟着他们两个逃亡。人群围了不知道几圈,跑出去的时候倒是所有老少爷们都给面子的自动分开了一条路。黎簇要上车的时候吴邪下车,两个人大概看见了彼此但是更大的可能是只看见了一片乌央乌央的人,总之年轻人恨恨的骂了一句,然后才矮下身子钻了进去。

 

吴邪在车挡风玻璃坏了之后干脆下了车,手底下伙计来问说看见那几个小子车牌号了要不要追,他也只是摇头,看着远方喃喃自语一样的开口,说不追了。然后转头就换了另一辆车打算离开,临走之前也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便对伙计又一次开了口:“往后不用清他们几个了,小孩儿讨个生活也不容易。”

 

他这话说的跟他一贯心善的性格倒是也不算太违和,所以伙计应下去之后就都当没这回事儿了一样散去。然而车上的黎簇他们倒是还不知道这个事儿,杨好一边打方向盘一边就用胳膊肘去怼坐在旁边的苏万,皱着眉头开了口。

 

“这地方是不是你选的?你不知道黎簇一看见吴邪就他妈撒羊癫疯啊?”这会儿功夫也顾不上嘴上留不留个把门的了,杨好觉得自己愤怒的仿佛红色的小鸟。然而苏万也是一脸委屈,回手给了杨好一下子全做反击之后揉了揉胳膊,心说身上功夫还是不能扔,刚才扔个钢管也不知道使了多大劲,现在着骨头疼的跟要折了一样。他就这么一边揉一边缓,终于缓过来之后才从后视镜里看着黎簇,瞪着他回答杨好的话:“跟我没关系,这可是黎簇踩了一礼拜点之后才选的地方。我说黎簇,你有毛病吧?哥几个陪你抛家舍业玩落跑甜心,你想跟他来一场浪漫的偶遇啊?”

 

苏万把说话的声调提高了好几个阶,黎簇听见了终于回神,然后脸上的表情飞快的变化之后终于是回到了应该有的表情。他就用那副还是一贯的,冷飕飕的,谁也不服的表情往前凑了凑,将自己整个人插到前排座椅的空挡之后手上一点没留力气的在苏万脑袋上拍了一下,才似笑非笑的开了口。

 

他说谁他妈怀孕啊?你媳妇儿是我还是杨好啊?下次别说那些没用的,我带套了,你还能怀上我现在就改口叫你玛利亚。


评论(12)
热度(39)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