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到中流击水·04

预警:放飞狗血

又名:《瞎老师的攻略之路》


04.

 

电话妈妈说了最后一句,就挂断了电话,只剩下苏万一个人看着手机长久的沉默。瞎子在他沉默的时候自己坐了下来,同样长久的等待他接下来的动作。这次倒是没等上很久,几乎很快的,苏万就从自己的世界里走了出来,手机被好好的放到口袋里的时候他看起来还是一副平常样子,然而几乎是收好东西的一瞬间,一切的平常都被打破了。

 

年轻人听着这么句话不知道怎么的就变得怒气冲冲,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拽住了瞎子的领子之后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狰狞。手上昨天贴的创可贴已经被撕下去了,只剩下因为发力而变得苍白的指节。苏万觉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刻在做什么,但是他只觉得自己从来没生过这么大的气,意识已经不甚清楚,只剩下恶狠狠的开口发问。

 

“你们跟我妈说了什么!”暴怒的喊声出口,大概是离耳朵太近了让瞎子感觉鼓膜生疼,脸上还是在保持着微笑的表情试图一根一根的掰开苏万攥紧的手指。然而年轻人并不给他这个机会,没人知道手上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只是挥出去的拳头带着风声,紧接着便被另一双手接住。两个人僵持的时候,还是瞎子先笑出了声,他摇了摇头,轻轻接着苏万的手,开口说话。

 

他说我们什么都没说,只是小朋友,不要老是小看大人。

 

瞎子第一次称呼苏万为小朋友,倒是丝毫没有往常见到的那些大人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种拿腔作势的姿态。他只是乐呵呵的说着,就好像只是讲了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话。然而苏万在听完他这句话之后却忽然又一次沉默,拳头放下的时候他好像想开口说些什么,可能已经在舌尖徘徊也可能卡在喉咙之中,但是最后终究还是咽了回去,只是如同一个刚刚栽下去的树那样长久且挺拔的站着。

 

风在这时候吹过,校服兜起全部的时候苏万终于是嗯了一声,然后他摇了摇头,脸上好像有一点自嘲的笑容。是啊,不要老是小看大人,小朋友终于是明白,这件事儿远比他想想的大得多,连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人都已经能靠本能或者是对他的爱察觉到一些,他根本就没有做准备的余地。

 

“我小时候吧,其实我现在也挺小的,但是更小的时候,六七岁那阵。”苏万仍旧站在风里,慢慢的开口。他现在少见的感到迷茫,而能听他长诉烦恼的小兄弟已经不知身在何处,所以他选择冒昧的跟面前这个人开口。索性瞎子还是愿意听的,他只是问了一句然后呢,就让人继续说下去,怀揣满腹心事的少年也不推辞,静静的就继续开口:“那时候我爸老跟我说,说儿子啊,咱们不能打无准备之仗,你得先尽人事。他们老这么说,我就这么记着了,但是我现在回头想想,觉得挺可笑的。”

 

他说真的挺可笑的,面对这种事儿我压根就没有人事儿可尽,我想让什么事儿都有万全准备,但是根本就没有完全准备这个东西。他说你们看我这种人,是不是就好像看傻逼一样啊?他说挺可笑的,也挺可怜的,我从来都觉得只要我好好努力了,什么都能改变,但是现在来看,我也就是个可怜人,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现在觉得我人生前半段做的所有事儿都是无用功。

 

苏万这么慢慢悠悠的说着,每一个字里似乎都带了长叹的意思,说到最后竟然已经有了几分绝望在其中。瞎子听出了这些,便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他早就知道少有少年人可以一路毫不茫然的长大,但是真真正正碰到这样迷茫的少年人却还是头一遭。于是他只能慢慢的安慰,先是让苏万坐下之后看着他的眼睛,冷静的开了口。

 

“不全都是无用功,苏万,你做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再冷静也终究只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落在耳朵里毫无用处的话,然后他正在低落的人摇头,露出一脸你别哄我了的表情之后却不肯再说一句话。于是整个院子都成了瞎子的舞台,这并不是他计划当中的问题,若是只为了吴邪的计划也大可以再管青春期毛头小子一时的心情不好。然而人心都是肉长的,师父永远没有办法面对自己欣赏的小徒弟这样因为自我怀疑而闷闷不乐。所以他只能按照一贯的遇到计划外情况的办法来解决,过河搭桥,逢山修路。

 

毕竟一半一半的概率,有些人能想得通,然后从此便明白一些道理,有些人却是到死都想不通,从此以后就废了。瞎子不想赌,他相信苏万自己理的清,但是他还是不想赌。

 

“以后听话听全了,尽人事儿下半句是听天命。”院子里虚幻的舞台下苏万看着闪闪霓虹沉默思索,然后瞎子忽然登场抛出这么一句话唤回了他的神志。十七八岁半个大人了不至于连这么句话都没听说过,于是苏万回了他一句知道之后仍旧是锁紧眉头。瞎子倒是笑了,他伸出手去在眉毛上虚虚划了两下,再开口的时候该皱起来的还是皱起来,只是说话之人的声音变得轻了许多:“好孩子,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就算是个大人也不会比你的做的更好。你看,你这么多年做的事情不是有了回报了吗?”

 

“什么回报啊?我他妈谁都想救,谁也没救下来,天天思前想后的想改变人生,但是不还是一团乱麻吗?”苏万说话的时候仿佛吃了三斤炸药,冲的仿佛不像是他本人。然而瞎子听着他的话却只是笑,慢慢的站起来时候衣服摩擦发出一点点声音,引得人抬头来看之后原地转了一圈,将自己完全的展示过之后才接上了刚才没说完的那半句话。

 

他说我,你救了我,救人一命可是胜造七级浮屠啊。

 

瞎子故意把话说的浮夸而且盛大,不用仿佛也是一桩盛大功德。苏万看着他夸张的动作,终于还是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笑着笑着便忍不住摆手,等瞎子坐下来之后才终于缓过来着一股劲儿。刚才被逗笑的快乐又全都变成了失落,苏万仍旧有一点点犹豫在,毕竟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挺丢人的,可是转念一想,面子已经丢了,那干脆就送佛送到西,于是那点继续开口的犹豫被飞快的打消,他也去看瞎子,然后若有所思的开了口:“你也不全是我救的,更何况你都报了死志了,我当时怎么做,结果都差不了太多。”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存了死志去的,但是你救不救我,会差很多。”瞎子坐下来之后仍旧是笑呵呵的,然后他用最简单的方式跟苏万讲一部分他知道的东西,比如现如今还没到他在该动起来的时候,他们有足够长的时间可以让苏万适应这些东西并且熟悉这些东西。比如如果他真的死在了沙漠底下,那城里这边可就没有闲人了,没有人会告诉他如何去救黎簇和杨好。比如对于吴邪的这个计划来说,只有黎簇是必须要保护,其他人,活着还是死了,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最后一句话可能有点残忍过度,鸡都没杀过一只的苏万第一次听人如此直白的谈生死,忍不住就咽了一口唾沫。喉结滚动的时候瞎子又笑了起来,可能是笑他的反应可能是笑别的,反正他都没有说,只是自顾自的往院子门口走,即将打开门的时候又突然停下,回头看着苏万的时候脸上仍旧是阳光灿烂笑容:“苏万,你救的不光是我,还有你,未来可能还有杨好,甚至还可能有黎簇,这都是你一直在做的事情积累出来的东西。走吧,不说这个了,去给你取东西。”

 

瞎子觉得自己好像把一辈子攒下来的安慰人的话都说完了,于是生涩的开头就配上了这么一个忽然转折的结尾。苏万听着他说,哦了一声之后也站了起来,车开上了路的时候他还是在想,想什么已经不知道了,可能就是在想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

 

想些什么都没有那么重要,车子停在家门口的时候苏万看着自己家熟悉的门忽然就生出了这样的念头。毕竟他的家人既然已经察觉了这些事情,那作为根源,他就必须要妈妈痛哭爸爸白头之前解决这些事情,什么之前之后,往后他有大把的时间去想,不用急在这一时片刻。况且想明白了也没用,就算最后的结论是他苏万就是可笑到可怜,那事儿压倒脑袋上,也没有不去抗的道理。

 

于是他打开车门跳了下来,掏出钥匙打开大门回头招呼瞎子的时候已经又能笑了出来,一边说着进来啊,一边就在钥匙与锁清脆的响声中,踏步走了进去。

 

摆设都是老样子,他今天早上才从这里出发去学校,没人闲到一个白天的时间就把所有的陈设全都换个地方。于是苏万轻车熟路的上楼,找箱子,打包东西,瞎子给他帮忙的时候就看着他七七八八的什么都往里扔,就连玩具都想挑几样,拿到手里却是一样都放不下,那就干脆全都打包带上。

 

这么年轻的年轻人瞎子着实是见得少,于是便觉得有意思。第四个箱子被送上车的时候两人又回来,一个坐在床边一个还在抉择床单带几套合适,最后也不管尺寸对不对就披头盖脸的往又一个箱子里扔。苏万低头收拾的时候就听见了他的笑声,抬头的时候带着疲惫与整理所特有的那一点恍惚就开了口,问他笑什么。

 

“你搬家啊?我看你都快把你家全都装箱子里带走了。”瞎子开他玩笑的时候自己也忍不住笑,苏万却不理他,只是仍旧收拾着行李,拉上拉链的时候好像才反应过来刚才人逗他来着,仔细回味才忍不住也笑了出来。他笑也笑的斯文,嘿嘿乐了两声就从箱子上站起来,说是要走。下楼的时候瞎子好像听见了苏万开口说话,又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若隐若现的那句话是苏万说他这一趟走也不知道回不回得来,可不能亏待自己。然而这不吉利,虽然没人信鬼神,但是也没人愿意开口去细究这么个丧气。

 

回程的路上路苏万兴致还是高的,在北京城例行的大堵车之中跟瞎子两个人没完没了的闲聊天。他说的好像无心,然而却还是骗不过老江湖,瞎子听他问完了第三百四十二个问题之后车终于听到了胡同口,于是这个问题没有被回答,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师父打开车门,只说了一句话。

 

他说苏万,试着相信我,你没必要防备我。


评论(11)
热度(40)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