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到中流击水·03

预警:放飞狗血

苏哥学艺记,又名《论瞎老师如何在苏哥哪儿刷好感》

姐妹,今天我保证你是沙发!


03.

 

苏万听完之后,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其实他多少还是有点没太听明白。而瞎子似乎也不打算深说了,只是笑着端详打量他。苏万是个可塑之才,但是瞎子有点担心,他担心这会不会又是一个活的比较短的那种徒弟。从被困在沙子底下起他知道这小子心里热乎,但是就如同苏万的自信一样,苏万对于生命的观念在他看来不太对。

 

这小子对于人命太一视同仁了,他太理智了,考虑的永远都不是怎么样能让自己的活下去,而是怎么样能让所有人都用最好的方式活下去。

 

这样不是不好,这说明他热爱生活尊重生命,是一种格外高尚的品格,如果在平常的时代与地点里这样的人多半是善良并且值得尊敬的。但是他们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常的时代,所深处的也并不是平常的地点,苏万还不清楚他要面对的是什么,他必须得明白,都说人命不分贵贱,但是最值钱的,最有分量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命。干他们这一行的,无谓的尊重没用,只能成为自己的催命符罢了。

 

于是瞎子在端详之时凝眉沉思,教过的徒弟太多了,若是说担心每个徒弟的人生是否能长久,那要操心的事儿也未免太多了点。更何况与他打交道的多半是穷凶极恶之徒,还犯不着他这个当了两天师父的去多费口舌。可是面前这个小孩儿跟他所有的徒弟都不一样,这是一个鲜活的,还能发出熠熠光辉的生命。这样崭新的接触让瞎子少见的有点不知所措,他想要苏万成为他能活的最久的徒弟,变生怕耽误了他,交错了他,便每一句要说的话都如同冬天寒冰噎在喉咙里,并且谁也不知道春天什么时候才会来。

 

“师父?”苏万似乎看出来他在想事情,于是只是轻轻叫了一声想要唤醒他的神志。瞎子那边只是嗯了一声,然后瞬间回了神,问他怎么了。而被他问的人只是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才接着开了口慢慢的开口:“我有点饿了。”

 

瞎子听他这么说,就大笑了起来,心说到底还是个小孩儿呢。然后便打发苏万先去把看看家里还有什么能吃的,收拾出来。小年轻倒是不偷懒,只是哦了一声就进了厨房,然后翻了半天才从冰箱里翻了点不知道什么年月的留下的菜出来,仔细的蹲在那儿挑了半天,烂了的不能吃的都给扔了,最后也就剩下一点点的东西。

 

苏万在厨房里收拾东西的时候瞎子还在笑,一边笑着一边手指在桌上点来点去,好像是远赴重洋记下来的琴谱又好像不是。满脑子里思绪乱飞,那干脆就不想了,于是他就这么走进厨房,靠在门框上的时候看见苏万双手握着刀对着一个土豆就要下手,连忙的就在一边开了口:“你按着点!”

 

“啊?”苏万听他这么说就一脸没听明白的抬起头去看他,满脸都是云里雾里。瞎子看着他僵在哪里,就忍不住摇头,一边说他现在的小孩都快五谷不分了,一边到还是让他接着切切下去。苏万倒是听话,闻言一刀就按照刚才打算的方式剁了下去。于是果然不出所料,土豆在被切开的一瞬间飞快弹跳,划过一条优美的抛物线之后,三下两下就一半蹦到了瞎子的脚边,另一半魂归垃圾桶中。面对着大概是第一次切菜的小徒弟,瞎子直接就笑了出来,笑过之后才摇了摇头,弯腰把那一半尚可抢救的土豆捡了起来,拿到水龙头下面冲了冲就让他闪开。

 

苏万听话的让开了一半地方,连着菜刀也让出来之后瞎子便开始独掌厨房大权。他一只手按着土豆一只手飞快的下刀,刀刀几乎都是贴着手指骨节下来的,几乎就看不见躲的动作。就这样切了一半之后苏万已经看愣住了,这还是他第一次下厨房,在家里的时候保姆总是把晚饭做好了才端上来,就连后半夜饿了也有妈妈准备好的零食不老他大动干戈,于是便忍不住较好。他那边仿佛看杂技一样兴致勃勃,然而又一个好还没叫出来,瞎子就把刀放下了。他放下菜刀之后便挥手招呼苏万过来,让他也试试。狭窄的厨房里年轻人别别扭扭的摆不好姿势,还是四处乱飞的时候忽然瞎子从他身后搂住他,手把手教他该怎么放放,带着他一刀一刀的就要落下去。

 

苏万还是不敢贴着手切那么快,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敢莽撞。所以一股力气不知从而来,扛着领一股劲儿的时候动作仍旧生涩的让人觉得难受。瞎子摇了摇头,觉得有点头疼。这小子主意太重了,两只手都被别人握着的时候还能想方设法的犟着。不过他活了这么多年什么都没见过?攥着刀的那之手忽然发力,苏万手劲到底还是不如他,一刀贴着骨节下去的时候汗毛倒竖,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毫发无伤。

 

“我还能害你是怎么的?你听话,跟着我走。”瞎子这么笑呵呵的说着,便一只手带着他按着土豆的手往后退,另一只手就麻利的一刀接着一刀切下去了。苏万卸了力气之后随着他的劲走,终于还是没忍住嘶了一声,他始终觉得这样有点吓人。然而瞎子却只是笑,一边看了一眼剩下的蔬菜,一边手上动作不停的就给他布置了作业:“今晚咱们吃土豆炒胡萝卜丝,我先教你,等会儿你把那些也切了。”

 

瞎子说完松开了他的手,然后在他毛绒绒的脑袋上呼噜了一把,听着苏万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之后心说你想救这个,想救那个,结果连刀都怕,那可怎么救?

 

新拜师的小徒弟显然是不知道师父的心思的,他只是把一点菜磨磨唧唧的切了半天,每落一刀之前都好像怀揣着极大勇气置之死地而后生。瞎子也不着急,退后几步就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站着看他,在每次他要撤掉按着菜的手时候出言提醒,让整个工程变得更加慢了一下。苏万倒是好脾气,饥肠辘辘只是仍旧哦一声就改过来,他也不知道瞎子到底要干什么,但是刚才师父给徒弟下了保证,说不能害他,于是他就乐得听话。

 

这点菜切了小一个点,苏万第四次切到手之后速度明显快了起来,可能是切着自己次数多了,最后半根胡萝卜已经勉强达到了熟练标准。切完之后他抬头看瞎子,瞎子就低头看菜,点了点头夸了一句不错就出了厨房,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几个给他找的创口贴,一边让他包上一边就开火炒菜。这回换苏万靠着门框看,手上断断续续的还是有点疼,他还是不太明白瞎子的用意,只是觉得切菜好像也没他想的那么吓人。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灶台熄火出锅,早就煮好的米饭跟一盆土豆丝炒胡萝卜丝这种故意难为人的菜一起被端到院子里,两个人吃饭的时候什么也没说,早都过了饭点,都饿的不行。于是晚饭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碗筷一推的时候苏万抬头看了眼天,就说时候不早了,要回去了。

 

瞎子见他要走,也没留他,嗯了一声之后就告诉他哪儿好打车,然后自顾自的端着碗就进厨房收拾收拾去了。苏万背上自己的包出了院子,小胡同里这个点正是热闹的时候,老街坊下棋跳舞干什么的都有,他也不认识这些人,没什么招呼好打,只是一脚一脚的踢着小石子,想瞎子到底值不值得他信任。

 

要说完全将自己一条大好姓名并全副身家都交给瞎子,苏万是不敢的,不管这个人是谁他都不敢。更何况现在他要做的事情已经不管是他一个的性命了,相信瞎子约等于相信吴邪,而正是吴邪将黎簇与杨好推入这样的境遇之中,这让苏万如何敢贸然就交付全部信任?不过他也明白,此时此景,除了瞎子,也没有别人了。

 

不管了不管了,苏万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的时候还在想着这些事情,灯全都关上之后他翻身,心里这么开了口。上次被钉在墙上的窗帘还没有拆开,月光一丝一毫的都透不过进来,于是他有些烦躁的又做了起来,端起床头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水之后自言自语的开了口:“不他妈管了,不信他没别人了,我也该莽撞一次了。”

 

说完他就蒙上被子开始睡觉,那边院子里瞎子倒是还没睡,他坐在沙发上听着电视里你侬我侬暗自出神,不知道自己这么个决定下的到底对不对。收苏万当徒弟不再吴邪的计划之中,算是他临时起意,而那小子看着一点都不肯信他,却还是如同许许多多这个年纪的人一样,对于万事都轻信。

 

电视里肥皂剧可能是演到了高潮,女主声泪俱下的哭喊不看字幕一句也听不清。于是瞎子干脆关上了电视省得心烦,站起来回房间的时候已经想明白了。苏万这个徒弟,他收定了,小年轻才十七,他也起码还有五六十年好活,慢慢来,时间长的很。

 

于是第二天早上苏万照常去上学,放学的时候走出校门却看见瞎子站在对面的马路边上等他。于是他又一次推了打球的邀请,同学们也没多问,只是调侃了几句就去呼朋唤友的往球场去了。只剩下苏万一个人的时候他自己认真的看了看车才走过了马路,然后站到瞎子面前,笑着开口发问:“师父,你怎么来找了?”

 

“你身后,两个人,回头看。”瞎子漫不经心的开口,苏万回头去看了,才发现他身后有两个人也是普普通通的,站在哪里却一直盯着自己。于是他心里提了口气,小声的问瞎子怎么回事儿?瞎子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忽然拉起他的手就开始在放学时期繁忙的街道上一路狂奔而去。苏万踢球的出身,这么跑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瞎子的速度有点太快了,一路带着他在学校附近的小巷子里东穿西走。停在瞎子家门口的时候他支着膝盖大喘气,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

 

“跟家里说一声,住我这儿吧,我这儿离你上学近,我看着你也方便。”瞎子推开门就把苏万让了进去,苏万哦了一声,然后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妈妈打个电话。他妈妈听苏万这么说,只是叹了口气就答应了。所以说大人到底还是大人,从苏万回来开始,家里仿佛就知道苏万在外面惹上事儿了。只是谁也不知道是多大的事儿,而且看这个意思,他们似乎并没有打算插手。苏万不知道吴邪和瞎子到底在跟他父母说了什么,只是电话那头妈妈告诉他功课别耽误了,晚上家里没人,回来收拾东西就成。苏万听他妈这么说,嗯了一声要挂电话的时候那边却忽然叫停,停惯了的声音忽然陌生,带着三分要哭不哭调子,就意味不明又包含万千的开了口。

 

她说,万万,妈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评论(11)
热度(46)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