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到中流击水·02

预警:放飞狗血

还是苏哥学艺记


02.

 

车一路走过几个红绿灯之后天色还早,瞎子在胡同口踩了一脚刹车之后就招呼人下车。然后两个人慢慢悠悠的往胡同里面走,快要走到底的时候带路的人终于停了下来。钥匙从口袋里掏出来插进门里,拧了两下之后沉重大门应声打开,苏万还是不言不语的站在门边,没有要进去的打算,也没有离开的打算。

 

“进来吧,别在哪儿傻站着了。”瞎子走进去之后径自坐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开口招呼人进来。于是苏万嗯了一声点点头,才终于跨过门槛合上两扇门,然后仍旧是愣愣的站在哪里。他也不知道这时候要说点啥,电视剧里拜师四色礼物他一样没有,就书包里红的蓝的黑的三色水笔装备周全,但是左思右想也不觉得这是份儿趁手的礼物。瞎子看他呆呆的站在那儿,觉得有意思,便忍不住笑出声来了,然后他一边笑着一边让人坐下,便接着开口说起了话:“事儿是怎么个事儿咱俩都知道,我也不跟你多说了。现在你那小哥俩的状况我也不知道,没什么好说的。”

 

他很坦诚的把谈话内容精简到不能再精简的地步,苏万仍旧嗯了一声心里面也什么都明白。瞎子知道比他多不假,但是他想知道的事情瞎子未必想知道也是真的。于是他轻轻的啧了一声,心中万语千言想要开口问,最后憋了半天,却只是婉转且沉默的开口,只说了一句可有可无的。

 

他说瞎子先生,看不出来,你还是住四合院的人。

 

苏万依着旧时老令叫他,瞎子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就站起身去给他拿水。一瓶矿泉水扔过来的时候没接住,擦着肩膀的时候力气带出来的风吹得耳边头发随意的动了几下。瞎子看着他条件反射一般的蹿起来问了句你要干什么,便仍旧是摇头,一边摇头一边拧开自己手里的那瓶,也不喝,只是拿在手里开了口:“这也不是我的房子,别人借给我的。还有,苏万对吧?你得改口叫我师父。”

 

话说完,手里的瓶子也放在了桌上,推过去的时候瞎子倒是一副和蔼的样子,只说让他喝点水。苏万看了一眼水瓶,仍旧站在那儿却只是摇头,他说你给的东西我不敢喝,天知道你们还有没有什么事儿安排好了等着我呢,对吧师父?

 

他还记着仇呢,沙海底下救苦救难血清回到地上一想才顿觉恐怖,更别提杨好那件外套跟瞎子放在他身上的小东西了。两个人不是第一次在天光下面见面,上次见面苏万涉世未深不防他,然而时过境迁这么久,就算是傻子也该明白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么句老话的道理了,更何况苏万还不是傻子。

 

“你觉不觉得,你有时候想得太多了?”瞎子听他这么说,愣了一下之后顿时抚掌大笑,然后拿起桌上的水瓶喝了一口之后便坐下跟苏万开口。苏万见他为了打消自己怀疑做到这部,便也明白今天的瞎子可能真的没什么算计在心里。于是他也坐下,想了一会儿之后终于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性格,不用瞎子说也知道。

 

还是一瓶水放在中间,苏万不说话便两个人都是沉默。然后院子外面开始刮风,吹得叶子呼呼啦啦的时候瞎子忽然站了起来,小伙子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从何处掏出来的刀已经横在脖子前面。此时苏万说害怕倒是不那么害怕,他知道瞎子不会真的把自己结果在这儿,但是要说不害怕,那心里多少也有点发慌,毕竟他十八年良民,平生干过的最大坏事儿也就是偷偷开他爸的车,没见过刀子。于是喉头滚动,明显的吞咽动作之后瞎子终于是笑着收回了胳膊,如果不是刀还在手上打着转,他看起来倒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闲聊天样子。

 

“你想的太多了,别总想这么多。”说话的时候刀转出来最后一圈,然后便好好的收了回去。苏万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瞎子已经把合起来的折叠刀放在了桌子上,如同刚才推水瓶那样轻轻一推,站起来好像活动筋骨一样便接着开了口:“你心里稳,万事儿不着急,这是好的,但是凡事都没个绝对。你自己想想,咱们从沙漠里出来多少天了?”

 

三十一天,苏万在心里这么默默说了一句,他一天一天数着日子过来的,怎么会记得不清楚?然而他到底还是没说出口,他不知道瞎子这个问题问的什么意义,而除了跟黎簇和杨好在一起的时候,无法预测的事情苏万一般不会做,就算是做,也总是要经历漫长的前期准备。如今没准备,面对这个问题,他选择保持沉默。

 

他俩虽然曾在沙子之下管道里相依为命,但是苏万还是没有办法彻底相信这么个半路杀出来的瞎咬金。换句话说那就是苏万现在还在提防着他,而且忌讳的厉害。

 

“你看,又不说话了。”瞎子当然能看出来他的提防了,于是就自顾自的笑着开口像逗小孩一样逗他,也不再管苏万回不回答他,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咱俩出来三十天有了吧?我不知道你再犹豫什么,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通的,但是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儿。要是那俩真出事儿了,你现在去哭坟都晚了。”

 

苏万听他这么说,刚才还沉默且面无表情的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他也跟着站了起来。瞎子说的没错,黎簇和杨好要是真出事儿了,他这时候来早就已经无济于事了。不过总要分情况讨论,苏万是个谨慎人,但是他绝对不是个拖泥带水的磨叽人,沙海之下几天历历在目,他知道那俩现在肯定还活着,于是才会用这么长时间给自己做心理准备工作。就好像他们两个都心知肚明他一定会来,只是时间待定而已。

 

那边瞎子活动筋骨的声音持续不断的响起来,苏万就在这样咔吧咔吧的声音里慢慢开口:“你我都知道,他俩没事儿,我得等一个时机让我自己想通,我得确定自己能无论如何都不打算退出的时候再来找你。你也不用拿话激我,师父,我来找你是打算正经拜师学艺的,要是想找吓唬,我就回去看鬼片了。”

 

他说的合情合理,瞎子点了点头,心里已经发出了惊叹。他早就知道这小子是个能成大事儿的,只是没想到在此情此景之下他仍旧能保持自己思路的清晰。于是瞎子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苏万是个好材料,只有一点毛病,着实要改。

 

说到底还是过于相信自己,没有人能保证自己的判断从来不会失误,他面前的年轻人是个聪明人,却也犯了天下聪明人大多数会犯的错误。他们过度迷信于自己的判断、准备、谨慎等等,他害怕这么个能有出息的小徒弟,将来终于犯在这些上,站不起来。

 

或者说瞎子想要收这个徒弟,并不只是因为吴邪的计划,也可能是完全不因为吴邪的计划。他活了两个时代,看人还是能看明白的,所以他并不只是希望能教苏万手艺,他想亲手送这个孩子走到他有出息的那天。

 

不过那些事情都可以都可以容后再说,如今的苏万身上还带着锋芒,总不能直接上手就去拔他身上的刺。那样太过简单粗暴了,跟拔苗助长也不差太多。于是瞎子就只是嗯了一声,然后便笑着将桌面上的刀捡起来扔给他,这一次苏万接住了,看着手里的东西一瞬间不知所措,然后才笑呵呵的开了口。

 

他说师父,你得教我点有用的。

 

瞎子听他这么说,却是笑了起来,重新坐了下来然后仔细而又长久的看一脸认真的苏万,确定他已经下定决心之后才点了点头。他说:“好,我教你。但是你想学什么?”

 

学什么这个问题让苏万犯了难,他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又想了想自己平生所学,又想了想曾经见过的面前这个人的伸手,过来半天终于才坐下清了清嗓子开口。他说我不想学太大的本事,您就教教我,教教我怎么才能救黎簇,救杨好,让我爸妈和我的人生消停下来。

 

瞎子听他这么说,就点了点头,笑了。苏万不急功近利,只想解决眼前的这么点事儿,倒也是这么个年龄下也是少见的踏实。然而到底还是年纪小,还不知道求个人生安稳,已经算是了不起的宏愿了。不过话说到这儿,也没有办法推脱,瞎子想了一下,便用手指敲起了桌子,然后在这样的背景音乐里,慢慢的开了口。

 

“那先教你第一个事儿,”他这么说着,便抬头看天。苏万跟着他的动作也去抬头,之间云彩飘过瞬息万变,看不懂其中意思仍在思索的时候,对面的人却好像自言自语一样的开了口:“你得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才能想着去救别人。”

 

苏万知道这句话他是跟自己的说的,便疑惑看着他点了点头然后又摇头。他还记得沙子底下黑暗的通道里,瞎子曾经说过,说一个人你得想好了,应该先为自己负责还是为先为别人负责,这将决定你的人生。不懂就要问,这是十来年学校教育告诉苏万的东西,于是他就怀揣着刚才的疑惑开了口,他说,我不是应该思考该先为谁负责吗?

 

“如果你想救别人,那首要任务是你得先活下来。”瞎子看着他,认真的解答他的疑惑。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平心而论,他是个好老师,从来不会对于学生的提问感到厌烦或者幼稚。所以他低下头来看着对面,慢慢的开始对他揭开吴邪那个惊天动地的计划的第一个角落:“吴邪要做的事情是摧毁,在这种局中他不需要我们去救他,所以我们要自己取舍先对谁负责。但是你不一样,你目的比他单纯多了,你只是想救人的话就必须先能保证自己活下来。你活着,你才能去救人,你死了,那一切的努力都白费。”

 

他缓缓的说着,苏万仍旧是半懂半不懂的点头又摇头。于是瞎子笑了,面前的人聪明是聪明,然而十几年平静安稳的人生让他暂时还没有思考这种事情的机会。于是他也就只能是笑,对于有些人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明白,说的太透了反而过犹不及,只能慢慢的看着苏万,然后慢慢的开口,希望他能明白。

 

他说,我忘了我跟没跟你说过,我好像说过人这一辈子不能靠别人来看值不值钱。但是如果你的最终目的是救人,为了别人,那你的命就是比别人的值钱,因为那是你自己的命。


评论(9)
热度(56)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