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苏哥烧烤

预警:放飞狗血

开个夫妻店吧


瞎子和苏万开了个店。

 

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们两个能自己搞了个正经买卖开起来,就连瞎子自己都没想到,毕竟这事儿一开始就是十足的荒唐。那是一个晴朗的午后,许久没生意上门的眼镜铺子突然开张,有人加急要了一副特殊的眼睛。于是他们两个一大早就过去加班加点,这边磨着镜片的时候那边苏万就坐不住了,自己回家搬了炉子买了菜,就折腾着烧烤。

 

然而这一折腾,就给折腾出大事儿了。瞎子磨完镜片出去的时候,小小的一个门脸前面已经围了不少人,苏万被簇拥在中间众星捧月,来来回回一把五大三粗汉子手里举着三块五块毛票就高喊着我的啥时候好。小孩烟熏火燎的直咳嗽,离老远看见他出来了,还热热闹闹的开口,说师父,别光看着啊,来帮忙啊。

 

于是烧烤大师傅换人,苏万上那边收钱的时候一群人跟着他就过去了,没有账本子也没有菜单,随口报价那群人就瞎给,又这么折腾了半个晚上才消停下来。苏万和瞎子两个人换班烤,换班买菜,最后一趟肉买回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小胡同里的夜来的总是比别的地方早,不剩几个人干脆也就不收钱了,一群人围着炉子串,一边串一边烤,然后便吃的满嘴流油。最后几个人钱是没给,倒是帮着他们把东西都给收拾出来了。

 

一切都收拾停当之后俩人回家,瞎子问苏万这是怎么回事儿,苏万也一脑袋雾水,只说自己支着炉子刚弄熟第一波打算吃的时候就有人来问,问新开的啊,多少钱一串。他图着好玩就胡乱报了个价钱,然后那人便塞钱给他接过了他手里的串,扬长而去之后便一波接着一波,然后就是瞎子出来时候看到的场面了。

 

“你这是搞了个副业创收?”瞎子拿钥匙开门的时候还在笑,一边笑着一边跟人开玩笑。苏万一开始也就只是笑,说着是啊,赚钱吧,紧接着就走进浴室里去打算洗掉一身烧烤味了。本来都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可后半夜的苏万就不是苏万了,他大半夜四点不睡觉,一顿乱拍把瞎子从梦里叫起来之后眼睛亮晶晶的,也不管对面的人困成什么样了,就亟不可待的自己开了口:“师父,我觉得这是个正道,要不然咱俩真开个店吧?”

 

苏万兀自精神着,那边瞎子却是早就睡的不知道今夕何夕了,磨镜片全是受过,他瞪着一双眼睛忙了一天脑子里发空,便想也不想的开了口,说了句开,你要开就开。然后就又睡了过去,那边半盘棋还等他,他怕周公老小子乱动棋局。

 

就是这么一句话的事儿,第二天早上可就一切都变了模样。苏万对于自己想做的事儿想来都是一万个上心与执着,连着几天早出晚归的寻店面谈租金雇师傅,来来回回小半个月忙的瞎子几乎就找不到人,然后终于有一天,小徒弟一双亮闪闪眼睛站在他面前,一本正经的下达重要通知。

 

他说师父,下礼拜开业,给不给吴老板他们打电话?

 

“啥开业?”瞎子彼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听人这么一问倒是满脸的疑惑,于是他就这么合理的震惊的问了一句。然而苏万那边好像比他更震惊,半晌都没说出话来,等了好一会儿,方才磕磕巴巴的开了口:“就咱俩那个店啊?不是说开吗?我都预备完了你别告诉我你要反悔?”

 

瞎子这才忽然想起之前那个磨眼镜片的日子和一身的烧烤味,但是也不知道苏万这是真要把他当成个大事儿干还是一时兴起。不过小徒弟的兴致总还是要照顾的,于是他一本正经的起身开口,抄起电话便把身边的人都通知了一圈,被问到具体日子的时候一脸不知所,全靠苏万在一边提醒才算是搭上了这么话茬子。

 

最后一个打过去电话的是吴邪,那边人听说他俩开了个烧烤店乐的隔着电话都能听出来快要从椅子上摔下去了,呼朋唤友的过来打电话,瞎子就一个人对着那边三个人两份笑声慢慢说,说他跟苏万开了个店,过几天开业,你们来不来凑热闹。

 

“来啊,当然来,胖子,快定高铁票!”吴邪那边说的热闹,胖子似乎也很给面子的哈哈大笑,就连张起灵都好像要被他们强行打包带来了。苏万在这边听着,嘶了一声之后忽然想起了什么,冲着马上要挂断的电话大喊,喊随礼,记得随礼!便吴邪愉快的应了,然后才收了电话线,听着最后一句的架势,估计这一个礼拜都要指这个乐了。

 

最后一个人通知完了之后俩人终于是嫌了下来,苏万坐在沙发上的时候累的仿佛就要瘫了过去,被人拽过来按了两下肩膀才觉得轻松了不少。瞎子一边帮他松着筋骨,一边也觉得这事儿有意思,虽然他觉得这个店开不长久,然而小孩儿愿意,那也就足够了。所以这些事儿他都没多问,他不问那边却也要说,苏万趴在沙发上,一边享受着私人按摩服务,一边就嘟嘟囔囔的开了口:“你说我这大学也毕业了,开个店咱俩也算是后半辈子都定下来,你说是吧师父?”

 

他说话的时候脸埋在棉抱枕里面,含混的听不清楚,于是瞎子也就随嘴应了一句是,说完之后才忽然反应过来不对,一把把苏万拎了起来之后才明白这事儿好像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于是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想问问到底怎么个打算,却压根就不知道从何开口。

 

毕竟他没干过这行,认识的人里也没有干这行的,俩人俩眼一抹黑,谁也每个具体说法。不过苏万看着他的时候好像是挺认真的,于是瞎子想了半天之后,才干干巴巴的开了口,只问了往后真靠它了?

 

“靠不靠两说,你早晚得上岸,咱先试试呗,早晚有个正经买卖能养家糊口。”苏万仍旧盘腿坐在沙发上,边说边晃脖子,好像是还觉得酸疼。瞎子啧了一声,想告诉他这行不是那么好干的,然而对面的人却比他开口还快:“赚不赚钱两说,不行就转行,先支起来再说,省得咱俩一天无所事事的。”

 

他这么说着,瞎子嗯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点说什么了。便只是让他别晃了,趴下来接着按。给人按摩的时候他脑子里连篇思绪,一边心说可别因为不赚钱给弄上火了,一边心说要是真赚钱别给人累着。其他的东西他倒是不那么在乎,瞎子毕竟是见过大富贵的人,现在再怎么说落魄,也不还不至于为了生计发愁。

 

于是他们两个的烧烤店就这么开起来,当天算是个满坑满谷,苏万跟瞎子两个忙里忙外脚不沾地,然而过了一个多月,店里的生意却是一天不如一天了。瞎子倒还挨得住,他半年一年没个进项都是司空见惯的事儿了,然而苏万那边倒是坐不住了,天天半个所料凳子往店门口一坐,就开始满嘴起泡的上火,来来回回的念叨,说马上要入秋了,这糟心买卖可该怎么办是好啊?

 

瞎子看他这样说上火是假的,但是心疼倒是真的。于是又在一个生意不好的晚上他俩回家,走了一路苏万叹了一路的气,坐到沙发上的时候仍旧自己念念叨叨的算账。瞎子自己先去洗了澡,进于是之前计算器就机械的念叨归零,出来的时候还是一样的动静,于是想说的话到底还是没忍住,毛巾扔过去盖住苏万的脑袋,他也不吹头发,就笑呵呵的跟人开了口:“我说,要不别干了,你看看你这火上的。”

 

他把话说的委婉,然而那边听话的人却只是摇头。苏万把毛巾从自己头上摘了下来又扔回给他,算账算出来那点脾气上头便把笔摔了个山响,回头过去开口说话的时候火药味消下去了却也还剩很多。

 

“那不得赚钱吗,要不然咱俩这日子怎么过啊?”苏万好像是个要吵架的意思,瞎子倒是不想跟他吵,一边说着没事儿了没事儿了,一边就连忙安抚已经濒临爆炸边缘的小徒弟。跟他说咱们现在也不缺钱,你别为难自己。跟他说要么你亏了多少钱我给你补上,你可别上火了。跟他说这点也不是大钱,一趟买卖的事儿。瞎子赚快钱赚惯了,根本不觉得自己这几句话说的有什么不对,然而那边听他这么说倒是当场就急了,火压根就没灭下去,反倒是直接给引燃了。

 

苏万听着他说,蹭的一声就站了起来,站在原地就开了口。他说你真想这么着一辈子啊?他说我是为了谁打算啊,我不还是为了你吗?他说我想让你上岸,你还跟我说你给我补亏空,我有病啊我让你补?他说师父,你他妈能不能考虑考虑我啊?我跟你担惊受怕够够的了,你可做个人吧。

 

他说师父,你就算不考虑我你也考虑考虑自己吧?你还能折腾多少年啊?你别瞎他妈折腾了行吗?你再给自己折腾死!

 

小徒弟越说越气,说到最后几乎就要胡言乱语了。瞎子见他这样连忙拉人坐下,一边倒水一边让人慢慢说。苏万接了杯子,喝了两口之后才觉得自己最后那两句话说的有点过了。瞎子心疼他他也不是看不出来,只是病的事儿压的他闹心,但是就算这样也没有那别人撒气的道理。

 

“气上头话说重了,我不是这意思。”苏万反应过来之后也不生气了,慢慢的跟瞎子这么开口,好像有那么点愧疚的意思在。瞎子还是笑,他活了这么多年不至于连这点事儿都拎不清,苏万对他好他心里有数,于是这时候还是一副难得好脾气的样子,一边摸着他后背给他顺气,一边一样慢慢的开了口:“我知道你不是这意思,你啥意思我也明白。你也别想那么多,咱们慢慢来,不着急,你不是一直挺有耐心的吗,怎么现在这么急?咱俩别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了吧?”

 

瞎子存了个哄人的心思,说着说着就拿话去逗苏万。苏万倒是也不抗逗,听他说完一下子就笑了出来,一边笑着一边摇头,心说咱俩这那是贫贱啊,北京城一套四合院住着还好意思说贫贱呢?不过他话倒是没这么说,只是放下杯子之后又正色,然后才开口说话:“不着急了,这事儿也不是急就能成的事儿,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回事儿,一碰见你的事儿就开始犯神经。这样吧,再开一个月看看,不行转行。”

 

他终于开始好好说话,瞎子嗯了一声就答应了下来。然后仍旧跟苏万顺着气,生怕他又开始上火。小徒弟这一会儿倒是真没脾气了,他自己也觉得那么,这么多年着急的份额好像这几年就用完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这边想着这个事儿,那边账本子又入眼了,于是思绪又开始乱飞,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没过脑子的开了口:“上次你跟吴老板他们下雷城是真给我吓着了,你也别说出去接活这种话了,我受不了。”

 

瞎子听他这么说,手上的动作不自知的就停了一瞬间。然后过了半天才嗯了一声,脸上的笑褪下去一半又上来,他知道苏万什么心思,便打算干脆给他来个一针药到病除。手上又开始给人拍着背,便笑着开了口。

 

他说我知道了,你看看这个店能不能开起来,这话我以后也不说了,咱俩本钱还有,不行换个买卖,总有能挣钱的。到时候咱俩就看看店,跟你家里也有个交代。


评论(17)
热度(104)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