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快乐蹦迪,活跃生活

[一期三日]赤脚的女神

预警:放飞狗血

学生一期X艺术学概论教授三日月

 @只是罐柚子醬  的点梗,既然这位朋友给我权利换我了解的教授,那就只有这个了

很短,大概就是,一个开始




一期在某一个冬天的午后,抱着厚厚的一本书走进了有些阴冷的教师。

 

讲桌前年轻的教授捧着一杯热乎乎的还在冒着白气的茶一口一口的喝着,现在距离上课铃声想起还有一段时间,于是周围年轻的男孩子女孩子们无视了老师三五成群的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有人凑过来问一期,问他一些什么同样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不过一惯善于交际的一期却选择与他个性并不相符的敷衍,他只是看着讲台边上的人。

 

上课铃声想起之后过分英俊的教授终于舍得放下了手中的保温杯,然后带着一脸温和的笑容站在那里讲述着已经准备好的授课内容。凭良心而论他并不能算得上一个很好的老师,说话的声音过分温和让人在冬天难得的温暖午后不由自主的昏昏欲睡,讲述的内容也有些沉闷的无聊,没有任何课堂上应该有的互动,他似乎只是在给学生们讲一个冗长的,关于人类的故事而已。

 

一期可能是教室里唯一还在认真听课的人,虽然他厚厚的教材与其他人一样也没有翻开,但是一期认真的盯着三日月的一张一合的嘴唇谨慎的听每一个字。年轻的教授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就好像新月一样,从古至今都是美的,没有人知道月亮应该是美丽的,但是月光一直都是皎洁的。

 

两个小时的课程结束的很漫长,三日月一刻不停的站在讲台边上讲了很久很久。作为一名负责传达美的老师他拒绝使用麦克,因为他觉得那样的声音传出来之后已经失去了声音作为艺术的资格。于是口干舌燥之后他终于宣布了下课,已经做了几个好梦的学生们争先恐后的从狭窄的门里闯了出去,聊着晚饭、电视剧以及晚间的篮球赛。

 

而一期并没有跟他们一块离开,他只是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还呆呆的坐在座位上,崭新的书有着黑色的封面以及白色的标题,一杯讲述美与创造的书封面惊人的缺乏任何审美与创造力。一期跟他的朋友在拿到这本书的那天就已经如此这般的抱怨过,于是所有人都想当然的对于这一门课程失去了任何兴趣。

 

“同学,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两个小时的课程让三日月的嗓子已经有一点哑了,于是他又重新端着自己的保温杯一边喝着水一边带着温柔的笑容看向了一期。一期并没有想到三日月会与他搭话,于是青少年特有得到那种好看的面庞时会产生的紧张与羞涩让他的手心里已经有一点汗津津了。所幸在他极力的掩饰之下手上的汗水被蹭在了黑色的裤子之上,一期恭敬的站了起来,喉咙过分夸张的吞咽动作之后他终于艰难的开了口,

 

“我没有什么问题,您的眼睛很漂亮。”

 

过分的紧张让一期的表达词不达意,他忽然有些痛恨面对着三日月显得这样生涩的自己。明明在三日月的讲述中他想到了很多很多更加浪漫的话,此时仍旧在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回响。但是无论如何一期都无法说出来,因为三日月与他太近了,他只想赞美他的眼睛。

 

就好像野牛最初跑进了人类对于艺术的探寻,而今天已经不会再有人觉得奔跑的,毛茸茸的,脏兮兮的庞然大物有任何与美可以联系的地方。赤脚的女神从泡沫中诞生,一步一步走上广袤陆地之后将美传达给凡俗诸人,凡夫俗子无法用任何的绘画与诗句描写女神的美好,所以他们竭尽所能的夸奖太久太久之前的一块石头,所以一期在此时只想搜肠刮肚的赞美三日月的眼睛。

 

三日月看着他的紧张的眼神就这么笑了出来,然后保温杯的盖子被一圈一圈的沿着内壁谨慎的螺纹旋转回去,一期感觉自己的脸热的好像就要烧起来一样,不过他仍旧目光灼灼的看着三日月。

 

十九岁的一期觉得三日月是美丽的,他不知道这种对于他来说的美丽到底来源于何处。毕竟勉强还在青春期末尾的年轻男人还不太懂那些,不过一期觉得三日月很美,因为他想要拥抱他,想要亲吻他。或者是躁动的情欲催促了美,也可能是过分的美激起了情欲。不过争论这些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总之一期觉得他很美,从心里觉得他就将是美的本身,就将是他一生所见过的,最仿佛爱情的人。

 

就好像三日月在课堂上说的,他说爱与美都是过分主观的东西,所以才是可以被称为艺术的东西。

 

于是当三日月的手轻轻触碰到一期的指尖的时候,年轻的艺术家先生忽然脸红了。然后他抬头去看他的眼睛,只从一片浓稠颜色中看到一轮新月。新月就那样映在那里,万千星河随着三日月的笑容一并流淌到了人间。

 

一期觉得自己要溺死了。


评论(5)
热度(69)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