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期中成绩满分

预警:放飞狗血

 @细胞拼凑孤独个体  姐妹点的苏哥控场梗,其实也不算完全控场,就,好玩,快乐,喜庆

别问我这么傻逼的寻仇的哪儿找的,我花钱雇的群演行吗


说起故人长叹,叹故人不老。

 

苏万在一个夏天的下午无所事事,今年的葡萄藤大概也结不出来葡萄,于是他拖长了声音站在院子里大喊,喊瞎子出来跟他说话。屋子里正看着电视的人听见外面的动静,也干脆就不看了,关上了电视之后两个人坐在葡萄藤下,一人一个小马扎坐好的时候苏万连茶水都泡好了,往哪儿一方就笑呵呵的开了口。

 

“师父,没意思,你讲个故事呗?”苏万说话的时候是笑着的,他好像不管什么时候开口都总是带三分笑,让人不好拒绝。于是瞎子也就没有拒绝,往前漫长人生里的故事讲的差不多了,于是他搜肠刮肚半天,终于才在葡萄藤下点头,然后也一样带着笑开口,说那好,给你讲一个张起灵的故事。

 

挂着笑意开口却总有点哀愁的样子在里面,人生路迢迢里他要讲一个有关三次初见的故事。没办法,谁让izhang系统总是定时格式化,不知多少年一个的轮回里总是不老,也总是记得不故人。瞎子也实在是没别的故事可以讲了,他不爱说自己的那些旧事,那就只能说别人的,吴邪解雨臣霍秀秀胖子说了个遍,最后没办法,终于还是不情不愿的说起了张起灵,谁让面前小孩子偏偏爱听这些呢?

 

他这边兀自说的一唱三叹,然而小徒弟那边听的入迷,旁的什么乱七八糟情绪统一是听不出来的,他只听见师父讲古,说一轮明月下他俩草原作别,一个离开一个渗入,然后话锋一转,就到了再度相遇的时候。瞎子说起自己穷困潦倒孑然一身在张起灵家院子外敲门的时候苏万啧了一声,当然不是因为他师父的窘境,拜师学艺一年多,穷困潦倒的时候占了多数,让他不满的是外面就好像随着故事配音一样,真的想起了一阵敲门声音。

于是故事就此暂停,瞎子大手一挥便指使苏万去开门,外面动静越来越大,小徒弟心不甘情不愿的嘟囔了一句还是乖乖起来开门。然而打开门就能看出外面来者不善,一声大喝便问姓齐的何在,气势汹汹俨然一副就要血债血偿的样子。虽然瞎子不认识敲门的人到底是谁,但是他还是站了起来,毕竟这么多年惹祸太多,他也懒得研究到底是不是自己犯下的事儿找上门来了。

 

苏万看见瞎子站起来,心里的那点不满忽然间就烈火燎原,故事听了半截有人来找事儿这件事太过合理的不高兴理由。于是他朝着身后挥了挥手,就让瞎子坐下。师父见徒弟这般魄力,嗯了一声之后也就坐回了小马扎上面,手上一杯茶该填第三次水,瓜子摆在盘子里全都是精致讲究做派。

 

“你们什么事儿?我们这边忙着呢。”苏万开口的时候仍旧是三分笑意,也不知道是跟人学出来的还是天生就和善。然而门外的人好像并不打算给他这个面子,大喝一声之后仍旧翻来覆去重复刚才的问题,叫骂连天的时候对门那户人家关上了门。这就让苏万更不高兴了,他也知道自己家不是正经营生,但是要不是这帮人闹上门来那至于让街坊白日避户躲灾?于是他往里让了一步,示意人进来说话。瞎子仍旧慢悠悠的嗑瓜子,壳子扔了满地都是的时候还跟人打了个招呼,那帮人拿不准是不是他,也不知道该不该上。那帮人面面相觑的时候瞎子倒是大方,他还抓起一把瓜子笑着开了口:“兄弟,来点?”

 

“跟他们费什么话啊!”苏万背着手合上了两扇院子门之后冷飕飕的就开了口,然后他一脚就踹倒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个人身上,三成新白黑短袖上一个明晃晃鞋印子,人已经翻滚出去半个院子。瞎子哇了一声表示惊讶之后来人已经举起了手中钢管并球棒,一看就不是什么上台面的仇人,抓人抓到家里了还就这个设备。苏万这么想着,就笑了起来,然后灵巧的躲过挥下来的钢管,看着那群人又是三分笑意的开了口。

 

他说找我师父是吗?行啊,我先报个字号,我姓苏,别到时候回去哭都不知道谁收拾的你们。

 

瞎子听他这么说,忍不住就笑了出来。刚才他将的那个故事里说起了他跟张起灵第一次初见,那时候他就是这么放的狠话。小徒弟果然聪慧定成大器,这么短时间里就学会了举一反三融会贯通。苏万这时候抢下来了一根球棒,挥出去的时候看瞎子还在那儿乐,就跟他起急,一边说你来帮个忙啊,一边又一脚踹了过去,差点崴了脚。

 

“我觉得你一人行。”瞎子这么笑呵呵慢悠悠的开口,有人要近身就被他一个杯子砸了过去正中眉骨,然后热水并着玻璃碴子炸开,形成了一片不小的范围攻击。又有人要冲的时候他却只是维持着刚才的表情指了一下苏万的方向,又抄起一把瓜子的时候才继续开口:“这算期中测试了,考好了给你讲后半截。”

 

他气定神闲的这么说,瓜子壳子仍旧是扔了满地都是。那群人也是真被他刚才扔杯子那一下给吓着了,便不再为难他,只是又一窝蜂的冲上去找苏万。而那边骂了一声之后倒也不怯,球棒砸下去的时候正中一人肩膀,然后灵巧闪躲的时候破口大骂,说你就他妈不积德吧,还带突然考试的。

 

骂的气急败坏,转过头来之后到又是一片沉着冷静的样子。苏万看着那帮人,又看了一眼站在那儿嗑瓜子儿的瞎子也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心里多少还是稳得住的。于是他就似笑非笑的,一边闪着钢管,一边又开了口。

 

“各位,这事儿跟我没关系,冤有头债有主,回去医药费找姓齐的要去!”说完人跳起,球棒落下带风声,一人惨叫后场面混乱。苏万连躲带闪的避开,一猫腰就钻进了葡萄藤下,单手扯出平时浇地的管子不由分说就拧到了最大,冷水浇过去的时候有人躲开,然后离老远就跟他喊着开了口。

 

那人说,你到底是谁?

 

苏万听见这么个问题忍不住就想笑,瞎子那边一样笑,心说这群人怕不是愣头青就敢上门,他这么大一个人在这儿摆着,还真说不是就不是了。不过在笑也还是要回答问题,苏万一边拿着水管子做枪使,狂浇一通之后怕是要涝的涝死才开口:“瞎子是我师父,我是瞎子徒弟近视眼,你有问题吗?”

 

水管说这话转了向,问话的人张之前就先被近视浇了一头一脸的水。不过这一次倒是没能炫酷太久,那边不再被巨大水流攻击的人又冲上来,踩着一脚泥就要喊打喊杀,苏万连忙松手躲开,同样一边叫着,一边就有点红了眼睛。

 

“你们什么毛病!说了人不在,你们冲我来干啥?”他这么骂着的时候身上就挨了一下,二十来岁小年轻吃的那点东西都长个了,瘦的跟什么是的哪受得了这个?眼看着苏万就急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抢过一根钢管就开始照着人脑袋上使劲。瞎子一看这还得了?便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一手按着苏万一手踹开了有一个往过来的人,然后拦在中间的时候苏万已经开始骂了,他是真红了眼睛,手里家伙事儿劈手扔出,正中不远处一人脑袋的时候那人连喊都来不及就躺在了地上,裹了一身泥水汤子。

 

第一个人躺下之后所有人都停住了动作,瞎子按着苏万的肩膀几乎就拦不住他。有人颤颤巍巍的蹲下要探一探鼻息,手伸过去的时候那边瞎子就叹气开口,说人还活着吗?那人仔细摸了摸,连鼻息带脉都折腾了一通,才终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几乎就要喊破了嗓子。

 

他说死,死了!

 

所有人都当场就不会了,没人能想到这所谓的小徒弟真有杀人的胆子。苏万倒是毫不介意,瞎子这时候松手他就走了过去,然后在那人心口按了两下之后就听见一声撕心裂肺咳嗽响起,众人这才长舒一口气心放回肚子里。这仇家怕是真的落魄,也不知道从哪儿找了这么一堆二把刀就来声势浩荡。

 

那人站起来的时候苏万还服了他一把,瞎子就靠在墙根底下看自己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跟人说话,说你们他妈的是不是傻逼,脉都不会摸。那群人听他这么骂,也不敢反驳,只能点头连称是是是。好好的一场寻仇变得有点搞笑,苏万大概是唯一不搞笑的那个了,他只是摸了一把刚才被人打到的嘴角,然后大喊一声滚,就把手往外指。

 

没有人敢再反抗了,瞎子笑呵呵的打开了院门的时候一群人离开还不忘帮他们带上门。然后苏万气鼓鼓的坐下之后就开始哼哼,一会儿说脚疼一边说身上疼,瞎子这时候也坐了下来,一边给他脱了鞋把脚架在自己腿上给人揉着脚踝,一边就笑着开了口。

 

“行啊,期中给你满分。”他还没忘了刚才开的那个玩笑,苏万又疼又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忽然就不生气了。只是笑呵呵的把身子往前探,说我现在是不是也能拿得出手了?往后你有事儿别怕啊,苏哥罩着你。瞎子听他这么说,忍不住就要笑,心说这几个菜鸟都能崴了脚,出师还早着呢。不过脸上仍旧是刚才那副表情,苏万现在什么水平他心里清楚,除了这个伤受的有点委屈,怎么都是能拿出去见人的程度。当然了,他是不舍得自己小徒弟沾上这些事儿的,于是只能比重就轻的,笑着开了口:“是是是,以后苏哥罩我。那苏哥,咱这故事还听不听了?”

 

当然要听了,哪有不听的道理?于是苏万连连点头,便开始催他快讲。刚才被打断的故事又回来了,苏万干脆另一只鞋也脱了两只脚都搭在他腿上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知了声里慢慢说着就说到了太阳落山。最后瞎子讲到他站在渡口等张起灵来送,老朋友却又因为失忆没来让他差点误了船的时候苏万叹气。脚已经不疼了,他干脆放下来踩到瞎子的鞋上就把费力的把马扎拉了过去,慢慢的开口。

 

他说往后我送你。

 

瞎子听他这么说就笑了起来,搂着人站了起来之后两个人如同企鹅一样挪回了屋子里。最后把人放在沙发上的时候他就笑,笑着单手捞开苏万的刘海在额头上亲了一下,摇着头慢慢开口,他说我还去哪儿呢?说完也不管人还在想什么,就自己出去拎鞋回来了,手里拽着写单的时候还在笑,一边笑一边摇头,回想自己前半生,只觉得这辈子替吴邪买了一次命,还真是赚大发了。

 

月下曾孤身远赴前程,前程似锦应故人皆抛,抛去出处只念风沙狂卷,狂卷四海挟落叶带酒,酒至酣时曾忆旧时繁华,繁华歌尽空余旧友山川,山川不灭千代百年,百年之后苍天又赠不老当年,当年故人尽借抛,抛去明月一人赴似锦前程。

 

如今前程似锦,新客相伴,说起故人长叹,又喜余生幸甚。


评论(17)
热度(102)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