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新世界

预警:放飞狗血

就,大概是新风格?偶尔换一下?

反正我觉得挺好玩的,就全程写的感觉都很俏,反正就是,挺好玩


他说走啊,我带你去看看新世界。

 

苏万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脑子里一场狂沙酸雨交响曲刚刚开始演奏,乱七八糟的一片大珠小珠落玉盘,沙海之外的月亮远远挂在天空之中,今时月照故人来。也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到底在想什么,但是他还是坐在一大片沙子里将自己的手伸出去递到瞎子的手里。手指上有粗糙和刀枪茧子,良久的沉默之后无所畏惧的年轻人终于是触景生情,抛弃最后一丝理智的时候笑了起来,他说好啊,在哪儿呢?

 

“不着急去,你得先学点东西。”瞎子就这么乐呵呵的说着,头发上好像还沾着一点古潼京的白沙。然后手上一个用力就将人从地上拉了起来,两个人面对面站着的时候乌云追月,唯一的光被挡住之后一片都是昏暗暗的。瞎子只说走,不说新世界就开始一阵漫长跋涉,苏万跟着他脚印一步一步向前,机械的迈出步子的时候脑子里胡思乱想,他想,我还是想活着出去。

 

或者是精神力量过于强大,也或者是本就熟门熟路。总之他们两个最后还是平安的走出了一片沙漠。已经接近虚脱边缘的苏万远远的看见了黑黢黢柏油公路,一开始还觉得自己是看见了海市蜃楼,然而越走越近的时候终于发现眼中所见全是真的。所以兴奋的小男孩踩着沙子一路狂奔,深一脚浅一脚软软陷下去之后又站起来,躺在路边的时候已经脱了力,却还是忍不住的傻笑着。瞎子倒是看起来还好,他头发里似乎还有一点沙子,却也不去管,只是蹲在苏万的身边,用手指轻轻戳了戳他,就笑着开了口。

 

“你一定会来的,我等着你。”他说的信心十足又充满确定,苏万却只是颇觉不耐烦的用手拨开他的手指,然后笑着无声张口,用口型说了一句去你妈的。再好的脾气再冷静的性格在这样的太阳炙热之下也总该失去了耐性,苏万自己都没发现自己骂了人。对于此时的他来说什么崭新花花世界全都是胡扯,家里有空调有饮料,有一日三餐有崭新衣服,那些远到了的没边的惊艳瑰丽东西无论是什么跟这些比起来不值得提,不值得想,不值得思念,也不值得记挂。

 

走到这里勇敢的少年已经足够勇敢,缘分该尽了。

 

苏万觉得自己应该回归人类文明,享受空调与无线路由器,从此跟沙漠或者黑暗里的东西都痛痛快快的告别,那些本就不是他的人生。然而缘分哪有那么容易说断就断?该来的总是跑不了,就算百米两秒二也甩不掉。

 

于是两年之后仍旧是盛夏,苏万站在瞎子的身边,跟已经坏的不能再坏几近报废的车做三鞠躬告别并默哀仪式。沉默三分钟之后抬头,一根烟被端端正正的摆在发动机上,瞎子拎起行李转身就走,苏万叫了一声,然后才急急忙忙的跟上。两个人沿着风光大好国道一路前行的时候都是沉默,距离目的地还有几百公里,沉重的装备被无可奈何的背着。走了几里地之后远处仍旧没有人烟,苏万忽然就不干了。

 

路边蚂蚁背着食物搬家,他觉得自己看起来也像一直蚂蚁。这样的年头涌现出来就无法压制,忍不住让人就对后来的旅途充满厌烦。于是一贯脑子激灵的小徒弟站住脚步,看着仍旧往前走去的时候师父回头的时候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放下了身上的包,然后一本正经的开口说话,比起商量更像是通知。

 

“师父,咱俩这么开十一路过去,黄花菜都凉了。”苏万说的合情合理,瞎子嗯了一声之后就笑了起来,然后往回走了两步停在他身边,同样放下沉重的背包之后从宽大外套里面拿烟,抽了一口之后也不想走了,干脆一屁股做到地上,顶着天光推了一下墨镜,益阳市笑呵呵的开口,说那我们怎么办?

 

其实怎么办谁都知道,不想走就拦车,拦不到车就只能继续往前走,这有什么好问的?但是瞎子偏偏要问上一句,他乐意看小徒弟歪着脑袋想主意的样子,看上去机灵又好玩,认真的时候微微骤起的眉头看着都那么可心,从他第一次被说服的时候就觉得这幅样子好玩,过去了这么久的日子,也还是一样的好玩。

 

这一次也不出他的意外,苏万就如同他想要看到的那样想了想,然后就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自己往前走了两步伸出胳膊竖起拇指,如同外国电影里那样动作希望有人能带他们一程。瞎子在路边看了一会儿,就听见那边笑呵呵的回头,带着一点催促的开了口:“还能怎么办啊?来帮忙拦车啊!”

 

你看,谁说都一样,不想走就只能拦车。不过美国电影里学来的手势在中国大概是行不通,他们两个从下午三点拦到傍晚也还是一无所获,只剩下远处长河落日缺条河,大漠孤烟只有黄鹤楼。苏万大概是胳膊伸的累了,有些无奈的坐下来歇会儿的时候从包里翻出来一瓶水,喝了两口之后递给瞎子,然后他就也就着他喝过的瓶子灌了一口。晚上风凉,吹了一会儿之后头发都乱糟糟,小徒弟有点泄气,坐在那儿摊手,一副不管了剩下的事交给你的样子好像撒娇。

 

瞎子看他这样就忍不住笑,在人头发上随便揉了一把就站起来,然后仍旧独自走回刚才的地方伸手拦车。苏万说是耍赖不打算起来了,却还是在歇了一会儿之后也站了起来,站在他身边拇指也不竖了,只是挥着自己的胳膊,如同火车站前的黑车一样招呼着此行目的地。瞎子听他喊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好玩,他好像自始至终都觉得面前的年轻人好玩的过分了,然而你要是问他到底哪里有趣,他也说不出来个一二三四。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终于还是有人肯载他们一程。拉满货物的大车在路边停下,轮胎跟公路摩擦的噪声里车斗中的西瓜高唱我要从南走到北,还要从白走到黑。司机从驾驶室里跳了下来,满脸的皱纹看不清具体年龄,只是接过瞎子递给他的烟就很淳朴的笑了起来,然后香烟点燃之后砸吧了两声嘴,才慢慢开口。

 

“去哪儿?”司机师傅说话的时候手在脖子上挠了一把,指甲里黑乎乎的满不在乎。瞎子看了一眼之后就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他只是一样慢悠悠的,满不在乎的就说出了目的地。然后师傅点了点头,唯一还算得上白的掌心露在他们面前,笑的满脸褶子的就开了口:“一个人二百,我捎你们过去。”

 

苏万还觉得太黑了,想要讨价还价的时候却被瞎子一把拉倒了身后。然后师父从口袋里掏出四百块钱拍过去之后司机就走进了驾驶室,打开后面档板跳上去的时候小徒弟还在不满意的嘟嘟囔囔,他说一个人二百?去抢好不好啊,我就算打车俩人也用不上四百块钱吧。瞎子听他小声念叨又笑了起来,找了块干净点的地方脱下外套铺在地上就招呼苏万坐下,然后两个人被淹没在西瓜的海洋里的时候,才指了指身上的包,小声开了口:“人家敢拉你不错了,你自己看看,刀把还在外面呢。”

 

咬着耳朵说小话,看起来就充满了暧昧。苏万本来一肚子气的,顿时就消了下来,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这样的亲昵还是因为自己本身就不占理。

 

总之两个人就这么坐了下来,衣服就那么一小块,便只能胳膊挨着胳膊腿挨着腿。月亮挂到天上的时候苏万就挺不住了,他困的不行,干脆直接躺倒了瞎子腿上,走手边是西瓜,右手边是西瓜,脚边也是西瓜,只有脑袋底下不是西瓜。他就这么被淹没在了西瓜的海洋里,困的五迷三道还要说话,含混不清的喃喃开口。

 

他说这就是新世界啊?西瓜国?

 

两年之前说出来的话听得人还记得,说的人自然也忘不了。瞎子摇了摇头,然后就伸手挡住了他的眼睛。月亮还是亮的,没有顶棚的车斗能看见公路上一切的光也还是亮的,他怕这些打扰了小徒弟睡觉,便轻轻的给他挡住。挡住之后自然都是黑的,苏万困的不行,自己又嘀咕了几句,就睡着了。

 

后半夜四点的时候他们就到了地方,司机打开档板的时候瞎子抱着苏万灵巧的跳了下来,没有道谢也没有说别的转头就走。睡得再熟这么折腾也该醒了,苏万迷迷瞪瞪的睁开了眼睛之后又闭上,他还想多赖一会儿的时候却听见脑袋顶上有人笑,瞎子停住了招呼他,说你要是醒了就别装了,一百多斤的人呢,我抱着也累。

 

人都这么说了,苏万也不好意思再耍赖了。他借坡下驴的从瞎子怀里跳下来,伸了个懒腰之后还是困的难受,一开始还好好走路,走着走着就开始往地上冲,站在小旅馆前台开房的时候已经不行了,直靠在人身上意识模糊,上楼梯的时候几乎都是被人拎上去的,看见床比看见亲妈都亲,扑上去之后就又睡了个不省人事。

 

半梦半醒的时候就听见旁边那张床有人上去了,苏万强打着精神撩开眼皮看了一眼,就看见外面天色已经亮了,瞎子摘掉墨镜躺在哪里的时候头发湿漉漉的大概是洗过了澡。于是他忽然就觉得浑身脏的难受,挠了一把脖子只感觉自己的手上也脏兮兮的。觉是睡不下去了,干脆就爬起来强打着精神洗了个澡,出来之后在两张之间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也还是湿漉漉的选择了另一张。

 

瞎子动了动给他让了点地方,笑着骂了一句黏糊之后却也没真把人赶下去。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被摸到了手里,调了下温度之后又被放回去。苏万侧着躺在他身边,胳膊和腿已经缠上了人,于是他凑过去在人额头上亲了一口之后笑着说了句晚安,得到一声一听就不太清醒的回应之后也闭上了眼睛,舒舒服服的睡了过去。

 

当天苏万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闭着眼睛坐在床上发懵还是不想动弹。然后就听见不远处,大概是另一张床上传来清脆一声拼抢的动静的时候才打了个激灵开始清醒,转过头去就看见瞎子正坐在那里,管制刀具与枪支弹药摆了一床,夏天的短袖里能看见肌肉紧实的胳膊还在动来动去。苏万这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好像没在他师父那个院子里,也没再自己家的空调房里,而是长途奔袭上千里,还不知道要干什么。

 

瞎子看见他醒了,也不摆弄那些东西了,站起来之后走到苏万面前,撩开他乱七八糟一团刘海就在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动作自然流畅就跟每天做的一样,如果忽略掉手上还没有入鞘的刀的话。

 

苏万这一茬才算是彻底清醒,然后他笑着在人的手上蹭了一下之后就从床上跳了下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往洗手间走收拾自己,期间脑袋探出来说饿了。瞎子也不问他想吃什么,只是让他快收拾,然后在他出来的时候扔了个东西过去。小徒弟学艺两年上,颇有成效,条件反射的接住了才发现是把刀,还没来得及惊讶,就听见那边笑着开了口。

 

他说走啊,带你去新世界看看。


评论(14)
热度(62)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