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甜食与奶茶

预警:放飞狗血

一个关于甜食的故事,非常沙雕,就写着好玩


瞎子有个秘密,从来没有跟苏万说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可能是喜欢锦衣玉食,可能是喜欢香车豪宅,人总是要有点欲望的,就连张起灵,他没事儿的时候都喜欢盯着天花板看,这估计也能勉强算个爱好。瞎子当然也不例外,他再长寿再不符合常理,也总还是三界之内五行之中活生生的人,那就自然也跳不出去这些。

 

不过他的爱好自己倒是觉得丢人,铮铮铁骨一条汉子,偏偏就喜欢吃个零嘴,还得是那种精巧漂亮的。或许是小时候娇生惯养出来的毛病,那些吃食是从来都没缺过的,吃着吃着就吃惯了,没事儿就想弄点来。

 

当然这件事苏万是不知道的,作为徒弟的师父来说瞎子总觉得自己这个爱好有点丢人。年轻人印象里的大人好像总是不吃这些的,就好像瞎子自己也没见过他爹每天捧着点心盒子吃个没完。原来苏万不跟这儿住的时候什么都好说,每天小徒弟走了之后他就一个人去胡同口的小超市,果冻饼干薯片买了一堆回来,说是给徒弟吃的,还一定要痛心疾首的说现在这些孩子都被惯得没边了,怎么就爱吃这些。

 

然而拎回来的东西倒是一点都没进小徒弟的肚子里,苏万不爱吃甜的,也不怎么爱吃零食。要是他自己买的话,多半都是一兜子辣条,还得是最辣的那种。第一次瞎子嘴馋了,说请他吃零食,小徒弟可倒好,拎回来一堆泡椒凤爪香辣金针菇,弄的人哭笑不得。于是干脆就开始背着徒弟偷偷吃,果冻饼干摆上,饿了么上在点个蛋糕奶茶,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人生顿时圆满。

 

可是偏偏他还跟苏万两个人王八看绿豆看对了眼,剖白心迹第二天徒弟裹着行李搬进来登堂入室,奶茶蛋糕小零嘴断了之后瞎子只觉人生幸福并昏暗着,整天开始有事没事儿的打听哪里开了新的网红店,然后有意无意的就跟苏万说,忽悠着他去尝个鲜。

 

脏脏包大火的时候苏万作为一线城市的弄潮儿当然也不肯落后,他走了几个蛋糕店终于是买到了,富二代财大气粗挥挥手就要了四个,拎回来的时候往茶几上一甩,端的是一副仗义疏财的好汉样子。瞎子心里高兴的不行,脸上却仍旧是一副平常的样子。他看见苏万坐下来之后便拆开一个的包装,吃了两口之后便开始直皱眉头,满屋子找水,最后抄起凉白开的杯子一顿灌,灌完之后才好像终于缓过来一样。

 

“这也太甜了吧?师父,你尝尝?”苏万一直就没改口,这会儿更是下意识的就开始喊师父。瞎子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就坐了下来,然后随手拿起他刚才咬了两口的脏脏包就吃了起来。巧克力味道充满口腔的一刻整个人都幸福的恨不得原地起飞,然而脸上倒还是一副不动如山的样子,不情不愿被掩饰住之后放下,他还一脸严肃的看着苏万,仿佛自己就真的不爱吃那样开了口:“你以后少买这些甜的,咱俩都不吃,买它干啥啊?”

 

苍天可见,瞎子看着那几个脏脏包心里都要乐开花了,然而为了维护自己在小徒弟面前坚毅成熟的男人形象,也不得不皱着眉头强装不喜欢。不过说实话,要说多喜欢也是没有的,这样的点心在他看来太丑了,还算不得心里头一号的真爱。苏万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之后也只能无奈的放到冰箱里面,关上门的时候还忍不住嘀咕,他说这一次买都买了,也不能扔了,以后可不买这些东西。

 

于是当天晚上的夜晚来的好像格外的晚,瞎子想喝奶茶,苏万偏偏坐在那儿打起游戏就没完没了,让他出不去也没法定外卖。那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好言好语的劝,说了几遍时候不早了该睡了,苏万也不肯从沙发上起来,只是抱着手机颇为惊讶的开口。第一次说这才九点,第二次说这才九点十五。劝到第六次的时候苏万终于是舍得起来了,手机在手里转来转去的时候他叹了口气,然后颇为不情愿的跟那边开黑的黎簇和杨好开了口。

 

“你俩等我一会儿,没电了,我去充电。”他这边开口说话,然后就走进了里屋,靠在床头连上充电线又开始继续跟兄弟们打起了游戏。瞎子那边给电视换了个台,还扯着嗓子去问苏万,说你要么出来玩,却被小徒弟拒绝了。苏万一边跟杨好和黎簇说话,一边还抽出空来回答他一句:“不了,外面没插座,你玩你的,我睡之前告诉你一声。”

 

这几句话说完,瞎子才终于定了心思。于是电视的声音被挑大,苏万紧紧张张的跑过去关了个门然后就开始仍旧沉浸在游戏的海洋之中。终于达成目标的师父这一回可是坐不住了,轻手轻脚的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就把白天苏万买回来的脏脏包拿了出来,拎回客厅的时候还哼着歌,手机打开想要订杯奶茶,最后还是没下去手。毕竟苏万是真的不喝这些东西,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背着对象定外卖总是不合适。

 

没有奶茶的陪伴脏脏包也变得失去了灵魂,却也比什么都没有强。于是电视剧仍旧演着的时候瞎子乐呵呵的吃着东西,这是自从苏万搬进来之后他第一次如此快乐的吃点心,连脸上的笑都比平时更加开心了一点。

 

那天晚上最后他也就只把苏万白天咬了两口就放下的那个吃完了,他们两三个小时之前才刚刚吃完晚饭,能吃下这一个已经是少见的放纵。然而就在他准备收拾的时候,苏万却突然从屋子里面出来了,门发出声响的时候一切都变得迫在眉睫,瞎子想要扔掉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他就这样守着茶几上的断壁残垣跟苏万笑,嘴角还有一点点脏兮兮的巧克力。

 

“师父?你?”苏万看见空荡荡的包装盒已经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对于他来说他师父可是天下头一号讨厌这些东西的人,然而如今就是这位极度讨厌甜食的好汉吃完了他面前的甜食。苏万有点不敢相信,不过家里门窗都好好的,横竖不能是有贼进来偷吃了个脏脏包就跑,就算跑了,也不至于临走的时候还在瞎子故意留下一点犯罪正名。被小徒弟看见了个正着的瞎子一瞬间有点无奈,沉默许久之后他才终于站了起来。北京时间十点十五,奶茶外送还没关门,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瞎子在就这样简单而又复杂的进行了一阵心理活动之后,终于开了口。

 

他说苏万,喝奶茶吗?一点点,你喝我就定。

 

苏万听他这么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摇了摇头,说自己不爱喝。瞎子听见这么个回答,啧了一声之后那种金戈铁马的气息又重新回来了,他将手机递过去之后豪气干云,举手投足间都是斗里杀伐决断的样子。年轻的小徒弟以为他要说些什么少喝这些之类的话,然而瞎子并没有这么说,只是见他不接手机就拉他一块坐了下来,然后一边滑着菜单,一边皱着眉头开了口:“一杯不够起送价,师父请你喝奶茶,别这么娘,点一杯。”

 

瞎子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点点的变化,苏万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想喝,于是已经到了嘴边的不想喝终于还是收了回去,接过手机划了半天终于才选了一杯看起来没那么甜的又加了个无糖的选项才递给瞎子。小徒弟心中此刻波澜万千,而师父倒是泰山压顶面不改色,三下五除二动作熟练的选完了之后下单,然后才看着苏万,面色沉重如同要说什么重大事情。说着的人严肃,听着的人也不自觉坐直了身体,同样是一副认真的样子。

 

“其实我特别喜欢吃甜的,奶茶蛋糕什么的,我真的特别喜欢。”瞎子沉默了很久之后终于这么开腔,他自觉形象崩塌,说话的时候还忍不住要叹气。苏万看他酝酿了这么半天只说了这些出来,忍不住想笑却又还是生生的憋了回去。瞎子已经活了一百来年了,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么一个小年轻心里想的是什么,挥挥手让他要笑便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才终于恢复到了平时的那种笑容,他看着已经快要乐翻了过去的苏万,又沉默半天,终于才又接着开了口:“其实一开始我都是你走了之后才吃这些,但是现在咱俩成天在一块呆着,我也不好意思让你看见,只能偷偷吃了。”

 

年长的人说着说着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苏万倒是还在没缓过来的大笑,笑了半晌之后终于停下。看着瞎子要开口的时候又想笑,如此来回循环往复折腾了几次之后,终于才缓过了这股劲,然后他干脆直接枕着瞎子的腿躺到了沙发上,伸手擦掉了他嘴角的那点巧克力之后又将手指送到自己的嘴里尝了尝,紧接着便皱着眉头晃脑袋,一边摇头一边说话的时候还全都是笑意:“是挺甜的,你愿意吃就吃呗,偷着来干嘛啊?我还能拦着你是咋说?”

 

“这不是都是小孩愿意吃的东西吗,怕丢人。”瞎子伸手去抚平他皱起来的眉头,然后才慢慢悠悠的开口说话。他希望苏万所喜欢的是成熟而且完美的,过于甜的点心在他看来还是幼稚的,他不怕苏万知道,只怕苏万觉得他幼稚。然而更年轻的人好像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惊讶的,只是抓着他放在自己额头上的就不放了,然后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蹭的一声就做了起来又慢慢的躺下,仍旧是枕着瞎子大腿,想都没想的用那种带着一点撒娇的语气就开了口:“这有什么可丢人的,正好,我学校那边新开了个网红店,人太多了我懒得排,你去呗?就说给我买的?”

 

他说完,瞎子愣了一下之后才笑了起来,然后他低头在小徒弟光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才应了句好。这件事好像并没有如同他想的那样展开,在他的设想里苏万可能会说你这么大人怎么还喜欢吃这些,然而小徒弟对此接受良好,并且还主动给他推荐新店让他去尝试。这并不是瞎子漫长人生里第一次坠入爱情,但是苏万的举动忽然就让他觉得怦然心动。

 

“丢什么人啊?不就是爱吃点甜的吗,爱吃什么的没有,照你这么说吴老板估计这辈子都没法吃饭了。”苏万在他心里混乱想的时候仍旧笑呵呵的开口,他是真觉得瞎子这么想没什么必要。如果爱吃甜的就丢人了,那江浙出身的吴邪怕是要整天丢人了,对于他来说瞎子想吃什么都无所谓,都是他自己选的爱人,只要不是愿意吃人,他都能天长地久的跟他过下去。瞎子听他这么说,也跟着就笑了起来。然后弯下腰说话的时候只感觉整间屋子里都充满了甜味,最甜的点心就在自己面前摆着,让人忍不住就想要去亲近,想要去尝上一口是什么做的,才能这么甜到人心里。

 

就在他们两个腻歪的时候,扔在茶几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苏万拿起来接了,对面说是奶茶的外卖。于是他起身穿鞋,接过袋子之后关上远门走进屋里将吸管插好之后仔细核对上面的标签才找到自己那杯喝了一口,然后看着瞎子叼着吸管的样子又开始眼馋,一边说着你那个好像更好喝,一边就凑过去非要尝尝。然而就着人家的手用人家的吸管喝了一口之后便开始猛管自己的那个,在瞎子的笑声里终于是缓了过来,然后他就骤起眉头,摇着头的时候脸上一片后悔的开口。

 

他说我再也不喝你的了,这也太甜了。


评论(35)
热度(174)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