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天下3]神兵往事录

就,请大家给我点个赞


1.紫霜

 

大荒历一百二十七年,东海蛟龙引水患。

 

有一云麓仙居门人恰好游历至此,见灾民遍野饿殍满地,心中不忍。便召集百姓于东海之滨,发下大愿势要斩龙而归。众人闻听,皆是心内大喜,一时间群人跪拜,口中连称仙君大德永世难忘。仙君却不肯受众人朝拜,只要数月口粮并桃枝一根,便携法杖引小舟出海,此去三年未归。

 

头年水患仍旧,周遭仍旧饱受其害。二年水患稍息,村中有垂髫幼子白发老人梦中见仙君已是形销骨立,劝也无用,只说蛟龙仍在气候,不可轻易返回。三年水患骤停,狂风怒号一夜之后众人皆梦中相会,仙君只言蛟龙已出,请诸位于明日午时海边相聚。

 

言罢梦醒,村人议论间才惊觉周遭此夜皆遇此梦,便于二日午时接携家带口赶往海边迎仙君归来。然而午时将至,远处海上一页扁舟,不见此云麓仙君门人踪影,只有法杖随波而来。有通熟水性者前去迎接,归来时已然涕泪满裳。

 

却说这法杖长约一人,杖上盘龙正是旧日所见之蛟龙。龙已点睛,仍旧狰狞怒吼与其上,仙君却未归,想是以魂归滔天巨浪之中。云麓仙居门人隔夜便到,处去法杖外多一言不提,临走之前只多说一句,言说师兄已仙逝,最后心血只留法杖一把,杖名紫霜,可消灾避难,引水风火地四方灵力,乃是无上之大功德。

 

村人闻听此言,皆掩面哀嚎。然后法杖归去云麓仙居,渔村起祠堂常常几百,此后三百余年香火不息,云麓仙居神兵紫霜便于此时初现。

 

如今当年名兵紫霜已于当年云麓仙居大劫中不知所措,市面所见皆为后人仿造之物,仙君之庙宇亦毁于东皇太一所致水患之中。如今东海水患又平,走访之际曾见白发老人,涕泪横流言说此事。

 

闻听此言,吾心动容,故而以笔记之。

 

2.长鲸

 

弈剑听雨阁八代曾有弟子,名曰云华。

 

云华此人,幼时乃孤儿入门,生于、长于巴蜀深山之中,未曾见天高海阔之时便听同门师兄师姐长叹,演海中有巨兽,背似岛,可载人亦可行船。十六岁上云华终得游离资格,奉师命下山如红尘,炼心于剑。

 

故而此人一路至海边,然而道路不精,一路行至九黎。当时九黎尚且为化外之地,四处蛮夷尚且未曾通中原风物。云华见状,便不再南行寻海,转而居于九黎,日日与人讲述外世风貌。山中数年,山外亦数年。云华重回巴蜀剑阁之时已须发皆白,叩拜师尊之时颇为愧疚,只言此行游离,空度岁月未成神剑。师尊先是不悦,然接过云华所携长剑仔细验看后抚掌大笑,只言汝剑已大成,可来空度光阴?

 

闻之大惊,复又接过后长看才觉剑气凛然。原倒是弈剑听雨阁一门乃是以心炼剑,云华数年不问外界事,终日只铸剑饮酒,或与苗人畅谈。而后苗人又离家出游,复与其讲外界之事。人未出苗疆一步,却始终了天下风云于胸。如此之行径,岂不正合本门洞若观火之道?

 

云华剑成后便留于巴蜀山中,此生终挂念海中巨兽却再为动南行念头,其门人曾去往有海之地,言说此巨兽名唤为鲸,可吞舟,可载岛,巨大无比,容貌可怖,为祸一方。云华闻言长笑,取剑便飘然而去,再无音讯。

 

二十五年后,弈剑听雨阁门人游历至南海滨,只见白沙中长剑孤立,远处茅屋中一鹤发童颜老人独居。少年门人前往拜访,问其姓名,该人只言自己乃剑阁门人,此生先是寻鲸,后于九黎长留,后问南海滨鲸已成难,便携剑而来。

 

少年长叹后笑问,问前辈可是我门中神剑之主?老人摇头,答曰:御剑修身乘风去,斩妖除魔天地间,吾乃一普通门人,何又来神剑之主?少年失望而归,走前只见沙中之剑光华四溢,不似凡品,便复还又问。老人仍旧不答其姓名,只笑言若胸有精妙,持桃枝柳叶亦可斩妖除魔,便请少年明日再来。

 

次日,少年又去,然茅屋中空无一人。沙中之剑横放于桌上,其旁则有纸条一张,上书字迹若干,抄录下来便是: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原来此间老人便是云华,其寻鲸至南海滨,却未能斩鲸与此。渔人言鲸已南去,他便与此留等有缘之人,如今缘至,便剑留人去,折枝为剑,跨海斩鲸去也。

 

后又问少年得此剑后亦行侠仗义,斩妖除魔。名剑长鲸出世,终未斩鲸染血,亦不曾再与旧主相逢。如今天下正逢乱世,吾曾与燕丘一村落中得见长鲸名剑,持剑者亦为弈剑听雨阁门人,其子与我言,曰未曾斩鲸,但可护一方平安。

 

闻听此言,吾心动容,故而以笔记之。

 

3.彼岸花开

 

大荒历五百三十年,太古铜门开,生灵涂炭。

 

时冰心堂门人行走天下,解苍生之疾苦或于前线妙手回春。中原前线亦有门人于此,一掌针与其夫婿共赴大难,其夫以身殉天下后掌针曾痛苦三日,呕血至手中所持银针后终敛悲容,仍旧如常医治苦痛同袍并周遭百姓。

 

后战事稍歇,其余门人离去之时唯掌针一人仍旧停留于此处,仍旧妙手仁心,造福一方,深居简出,清苦艰难。周遭百姓受其恩惠,便口口相传称其为神农转世,东海神医下凡。然掌针对此皆不为所动,日日只采药问诊,其余时间尽是紧闭大门,无人可以得见。

 

大荒历五百四十年,掌针终是离开此地。其时冰心堂一派已于天虞岛重建,掌针由腾龙渡至此后不顾旧日师门挚友若干询问,只携银针面见掌门,长谈三日后留银针离去,十数日后孤身而返,已似百岁老妪。

 

掌针归来之日,冰心堂神兵彼岸花开现世,门人闻此言皆猜测此针乃掌针当日所留之物。然询问无果,此后掌针再未出天虞岛一步,只收徒授业,只言医者应有仁心。

 

吾行至天虞岛,闻听此事颇觉震惊,却也未曾挂于心头。后又北上,行至朔方城外孟婆居只是有幸得见主人孟婆,方才得知彼岸花开之故事。

 

却言当日掌针离去后便孤身远赴孟婆居,一缕孤魂于死难之士中遍寻其夫婿。其平生所做只是皆乃大功德,又不忍亡魂与此徘徊。走过一处便生彼岸花一朵,花开之日亡魂将得以解脱。掌针行十日,忘川彼岸花已成海。其夫婿亦停留与此,阳寿未尽,然掌针已再无心力夺阳寿几成。故而许其自身寿数三十,只愿其来生托与太平盛世,倒是再说得见。

 

掌针许下寿数后长叹一声便晕到于地,忘川彼岸花群芳争艳,竟是再无衰败之时。然掌针阳寿已所剩无多,冰心堂中所留银针似乎有感,彼岸群花亦盛开与其上,神兵故名彼岸花开。孟婆言说至此,亦是长叹,云天下痴情人众多,却不知汤羹一碗,前尘皆忘。

 

闻听此言,吾心动容,故而以笔记之。

 

 

4.踏歌披霜

 

天机营门下有一将士,名唤妍君。

 

吾至应龙城乃于大荒历五百四十七年,城中已成死域一片,妖魔遍野鬼气森森。天机营仍有留守将士于此,一人一屋守偌大孤城,见有人从远方来,喜不自胜,曾与我畅谈往事,此人便是妍君。

 

她与我言,只说旧时太古铜门打开之日未曾亲上前线乃此生唯一憾事。彼时她亦年少,师兄师姐不肯其上阵厮杀,只将她与其他少年弟子一并送出应龙城寻平常人家寄养。后战事渐浓,妍君复入应龙城,城中却已成空,只留一刀于此。刀入手中只是,只见旧年风霜扑面而来,金戈铁马声震乃是天机营战歌。

 

此刀便是神器踏歌披霜,传闻此刀乃是应龙城乃至中原,乃至大荒所有死难天机营将士一缕魂所归处,故而永远无法离开故地。妍君听闻此时,便孤守与城中,日日与妖魔相对,守千万将士坟冢。吾见其不过少女面貌,便问其可曾恐惧。妍君不答,只留刀与此孤身下山,两日后方携酒坊村佳酿而归。

 

吾二人便痛饮,酒过三巡后少女亦显愁容,轻抚宝刀长叹,直言怕又如何?此乃我天机营故地,此乃我师门人坟茔,又怎可轻易离去?说完此句,妍君复又长笑,屋外妖魔嘶吼啸天,她却只请我再饮一杯,只说敬所有故友亲朋。恰逢苍生罹难,吾亦有亲眷挚交葬身与此,便只举杯,一饮而尽后仍旧畅谈旧日往事。

 

闻听此言,吾心动容,故而以笔记之。


评论(14)
热度(123)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