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速度与激情

预警:放飞狗血

朋友点的飙车梗,不是是字面意义上的车,跟需要走外链的车不一样,请认领。



路灯亮起的时候,整座城市皆是霓虹。

 

苏万呆在院子里,看着远处亮起来的灯光已经无聊了一整个下午,翻来覆去的就折腾葡萄藤,好好的一个秧苗都快让他弄的不结果子了。瞎子这时候才从屋里出来,先是让他别折腾了,然后才自己做了下来,顶着刚刚散去的暑期,问他怎么了。苏万听他这么问,也只是摇头,摇了半天之后才终于开口:“咱俩整天就这么呆着,你不嫌无聊啊?”

 

“那怎么办啊?”瞎子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将出未出来的月亮,然后起身把人捞到凳子上坐下了。两个人对坐的时候苏万一副抓心挠肝的样子,一会儿说想出去玩,一会儿又说想去外面溜达两天,总之就是现在这么个地方已经圈不住他了,一门心思的想往外跑找刺激。瞎子看他这样也好笑,于是坐在那儿就听他说各种各样的设想,等他全都说完之后才慢悠悠的开口:“那没意思咋办?我去雇俩人陪你玩?”

 

他说话间满是哄小孩子的语气,苏万叹了口气之后恨铁不成钢的摇头。他想说我都二十了,你别老把我当孩子。然而瞎子不理他,只是进屋拿了车钥匙就要往外走,那边紧忙着问他要去干什么,他倒是反而惊讶的厉害,转过头去看着苏万就略带惊讶的开口,说你不是嫌没意思吗,我领你出去玩啊!

 

小年轻听他这么一说,当时两个眼睛就开始发光,刚才那种闹心的样子顿时就不见了,自己跑到前面就去打开了门,一边往出走一边还紧着催,说快点,你快点。瞎子看他这样觉得好笑,又有点无奈,心里明白的不得了。苏万不是真的没意思,他就是接触那些刺激东西接触的太早了,在稳重懂事儿的孩子那也还是个孩子,这么大孩子那管你危险不危险,刺激的就是好玩,好玩的才有意思。

 

于是他就这么在苏万的连声催促之中才终于上了车,也不告诉他去哪儿,只说带他去玩就一路扬长而去。车往城外开,到国道老收费站的时候路上已经有不少车停在那里了,看他的车来了,有几个人离老远就开始吹口哨,起哄,反正就是一顿乱七八糟云里雾里的起哄。瞎子关门下车的时候苏万也跟了下去,站在那儿有点不知所措。

 

“你怎么也来了?不是有日子不玩这个了吗,寻思你从良了呢。”有人亲热的过来打招呼并发烟,瞎子接过来之后就递给了苏万,然后小徒弟手里拿着烟也不知道怎么办是好,抽也不是,不抽也不是,就在哪儿站着听他们聊天。瞎子倒是乐呵呵的,本来就不显老的一张脸看起来更显得年轻,他充满活力的搭上了苏万的肩膀,然后不知道从哪儿又接了一根烟点燃,一边抽一边就笑呵呵的开口说话:“这不是家里孩子想找点有意思的玩,本来说带他来碰碰运气,正好赶上了,今晚带我一个?”

 

他跟人说话的时候苏万就站在一边听,他也不傻,大概就明白了这是要干什么,估计就是深夜聚众飙车这种几乎发生在电视剧里的情节在身边就要开始了。平心而论这个是真刺激,没有男孩子不喜欢飙车,苏万也是,头文字D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今天能亲身试试这个事儿还没开始,就已经足够让他心潮澎湃。

 

那边瞎子还在跟人聊天,有人问他说你是一个人跑还是两个人跑,他也不做决定,就只是仍旧这么搭着苏万的肩膀就去问他怎么想的。苏万寻思了半天,按他自己的性格就算是在喜欢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也不会去飙车,曾经逃亡的时候身后追兵紧紧跟着都不肯超速。但是最近大概真是安生日子过久了,苏万想了一会儿,才终于下了结论,他笑呵呵的捅咕瞎子,然后肯定而又坚决的开口,说跟他一起。

 

于是要商量的事儿就都顶下来了,夏天的晚上也还是夏天,路边蚊子多还热,他俩就干脆又重新上了车。坐在车上的时候苏万还有点兴奋,问他怎么还知道这个,瞎子就笑,一边笑一边放下遮阳板,基本上没什么太大作用的挡了挡对面车照过来的灯,然后凑过去在苏万脸上亲了一口,用一种平常少有的,类似于叛逆的样子开了口:“你愿意找刺激,我也愿意啊,这不是好玩吗,以前都一个人来,这还真是第一次带人来。”

 

他有鼻子有眼的撒谎,苏万也就信了。这里飙车的事儿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大概十年前就有人在这儿玩,当时他刚从国外回来,手上没有什么活钱,就过来跟人飚,那帮人没他豁的出去命,于是瞎子实打实的在这儿混了一个多月,小赚了一笔之后就走了。从那以后也就是是在闲的没事儿了才过来一趟,上一次来还是被卷进吴邪那个计划之前的事儿了。不过这些过去的事儿他也不愿意说,苏万心思重,他害怕小徒弟听见又该瞎脑补他的过往然后心疼,那可太犯不上了。

 

总之他俩就这么在车里坐了又坐几个小时,期间一直在絮絮叨叨的聊天。苏万感觉瞎子在这里的时候好像跟平时有点不太一样,一张脸是日日夜夜相对的,但是在今天这种乱七八糟的灯光之下他总感觉瞎子仿佛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神采飞扬。具体是怎么样的他也无法描述,只是他能感觉到,不光是自己在兴奋,瞎子也一样在兴奋。

 

十二点多的时候才有人过来敲车窗,招呼他们下去说是要开始了。苏万跟着瞎子下去之后就看见道两遍的车已经比刚才多了很多,有年轻人也有稍微岁数大点的,已经围成了一个圈。中间有个男人在大声说话,一边说着路线一边说着规则,说到最后终于是抬头看了一眼,看了一圈之后终于才笑着开了口。

 

他说各位,规矩都定下了,那就生死有命?

 

所有人都答应了,苏万不明就里的也嗯了一声。两个人听完就又回到了车上,要参赛的车都上了道,十五分钟之后正式开始。瞎子检查了一圈东西,然后就侧过了头,然后就一点招呼都不打的凑过去跟他接吻。有人已经开始兴奋的按喇叭,一片吵吵闹闹之中他们两个还在接吻,路灯晃进来的时候瞎子也锤了一下喇叭的位置,然后两个人分开。苏万被闹的有点懵,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一句,瞎子已经又凑了上来,轻轻在他嘴角亲了一口,然后才笑呵呵的打火,启动,拽住他的手放在档把上,慢慢的开口:“等会儿帮我挂挡?”

 

苏万听他这么说,触电一样就把手收了回来,然后谨慎的摇头。他是个谨慎人,知道这么跑车总不能让别人来给挂挡,赢不赢都能往后再说,重要的是不够安全。浓情蜜意倒是足够,只是若是一个没闹好,调情就要变成阴阳相隔,再惨点的话那就没法说了,没准俩人就跟车一起炸了,尸骨全无。

 

“没事儿,我信不过别人还信不过你吗?”瞎子这么乐呵呵的说着,然后在开始前五分钟慢悠悠的给苏万系上安全带。他知道自己已经活了很久了,也知道这种时候带着小徒弟瞎闹确实不太合适,但是人只要还活着心里就总还有个年轻时候在。他记得自己在曾经还没有活这么多年的时候曾经在德国也与人别着一股劲在公路上狂奔,那时候副驾驶上空荡荡无人。那时候他就一边咬着牙踩油门一边想啊,想要是有一天他也能找到此生爱人,一定要让他帮自己挂挡,默契给他,命也给他,所拥有的一切什么都给他,不管是输了赢了还是死了活了,这辈子就都值了。苏万在他系完了安全带之后还在摇头,试图跟他解释明白这样不安全,但是瞎子根本就不听,他只是笑呵呵的抓着小徒弟的手放在档把上,然后在开始之前两分钟又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看着前面的路,毫不犹豫的开口。

 

他说苏万,我信得过你,我这辈子最信得过的就是你。

 

说完之后示意着开始的旗子落下,苏万下意识的推了一下之后车子呼的一下就冲了出去。外面的风景飞快略过的时候苏万大喊着招呼他接手,然而瞎子只是摇头,他在第一个转弯的时候打开了电台听里面疯狂的摇滚乐,对于身边人的呼喊却是充耳不闻。

 

苏万看他好像是铁了心要自己来,便也只能没办法的摇头。手心出了薄薄一层汗,然后很快的又被凉爽的冷气吹干。他紧紧的看着手上的档把,驾照还没下来,这么多年也没开过几次手动挡,紧张的不行。然而瞎子还只是笑,他一边笑一边又一脚油门下去,然后也不开口,轻飘飘的一个眼神过去,苏万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换挡之后速度好像更快了一些,如果开着窗户应该是狂风怒号,不过窗户紧紧关上的时候什么也听不懂。跑出去大概二十公里之后苏万就没有那么紧张了,瞎子仍旧在那边笑的时候他也开始笑,手上的动作已经不再需要人提醒,瞎子什么时候要干什么,他都知道,他们日日夜夜的一块呆了那么久,生生死死一起过了那么多,这有什么可不知道的呢?

 

于是午夜的公路上车子狂奔而去,超过了一辆又一辆之后已经走过的路程已经比没有走过的还要多。苏万抬头去看了一眼瞎子的侧脸,然后他又换了一次档之后开始大喊,他说我路考绝对能过。瞎子听他这么说也笑,笑着笑着摇了摇头,后视镜里能看到有车已经要追了上来,于是他也没回答苏万,只是仍旧乐呵呵的开口:“想赢吗?”

 

“当然想赢了,再踩一脚吧,大英雄。”苏万好像也少见的开始不那么稳重了起来,他一样笑呵呵的跟瞎子开玩笑。于是两个人在一秒钟之内对视一眼之后又是加速,几乎连门框都要想起来的时候那辆车终于被他们甩到了看不见的地方。两个人先是在狭窄的车内和音乐的伴奏之下沉默,然后忽然开始纵声狂笑。

 

最后一点点路油门被踩到了尽头,冲过去的时候瞎子就开始慢慢的踩刹车。车还没停稳,苏万就开始急不可耐的揭开捆着自己的安全带,然后疯狂且不管不顾的就凑过去接吻。瞎子的安全带还没有解开,后面陆陆续续又有车停下。这些暂时全都关不上了,后半夜的公路上路灯仍旧亮着,一点点昏黄灯光之中所有人都忘了鼻子才是用来喘气的。两个人毛头小子一样啃着对方的嘴唇,憋的受不了了就松开,松开之后又再度接吻。

 

有人过来敲车门的时候瞎子摇开了窗户,贴了太阳膜的玻璃打开一点点小缝,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粗重的喘息。滚还没说出口来人就识趣的离开,然后又是接吻,最后一次的分开的时候苏万笑的停不下来。他歪着身子隔着档把靠在瞎子的肩膀上,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喘气声还没平复下来就开始给杨好和黎簇发微信,语气里都是极度的兴奋和快乐。

 

他说兄弟们,我他妈爱上了爱情。


评论(14)
热度(73)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