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成家立业

预警:放飞狗血

就,写着好玩,顺便打个活跃榜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

 

苏万手里拎着一个箱子,站在路边等着人来接他,瞎子开着车从远处过来的时候他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没有散去的暑气笼罩了整个人,黑色的短袖上已经是汗湿一片。他就这么站着,然后在车停稳的时候打开门将箱子甩了进去,然后砰的一声关上,才走到前面坐下。坐下之后仍旧要擦汗,弄的手上湿淋淋一片。

 

索性车里开了空调,凉快下来之后苏万终于是舒服的长舒一口气,然后靠在椅背上,仍旧有些烈日炎炎烤出来的没精打采,语气却是快乐的。他就这样侧过头和整个身子去看瞎子,也不管现在的姿势安不安全,只是一味的雀跃开口。

 

“师父,五十万,现金!”不是没见过钱的男孩子说话的时候仍旧带着一种掩藏不住的兴奋,沉甸甸的钱经手的滋味跟刷卡或者是支付宝上的余额数目总是不太一样的,于是苏万合情合理的过分夸张。然而瞎子只是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往回拦了他一下,脸上仍旧是那种见惯了的笑模样,说不上开心倒也不是个烦恼的样子,他只是缓缓的开口,说你坐好。

 

苏万颇有些不爽的哦了一声,然后还是乖乖的靠在椅背上,嘴里没完没了的念叨着,说这些钱应该怎么花,说应该添置什么,说应该去哪儿玩。瞎子听着他絮叨,然后在每一句即将结束的时候准确的嗯上一声,接过他的话之后也不多说,就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前面的路,不管他的兴奋,却也不压制他的兴奋。

 

小徒弟年纪小,还不明白,他可知道,这钱说不上是谁的卖命钱。

 

主家预付款就给了五十万,只为送件东西出城未免有点太过奢侈,就算是叫个顺丰快递也不过是几十块钱的事儿。目的地就在不远的郊区,一脚油门的事情,他肯下此血本,那要么就是东西不善,要么就是要东西的人不是善茬,反正无论如何,这一趟说起来容易,等真走起来还不知道要有多少问题排队等着。

 

但是苏万不管这个,他自己喋喋不休的说,说完之后就手舞足蹈的打开了收音机,电台里的音乐传出来的时候已经要出城了。小徒弟乐呵呵的,拍着自己的大腿跟着歌手唱个没完没了,瞎子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高兴,但是苏万好像总是很高兴。

 

除了五环人烟顿时就少了下来,即将入夜的夏天甚至还能听到知了趴在树上叫个没完没了,瞎子从后视镜看到有车跟了上来,想说话的时候苏万还在高兴,却在高兴中也隐隐约约的感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于是他伸手关上了收音机,然后小声的开口,问后面是不是有人跟着?瞎子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苏万倒是什么都明白了,一言不发的就扒着前排座椅去够后排的箱子,扯过来之后放在脚边,然后才沉默着拉上安全带。

 

“你这是舍命不舍财啊?”瞎子踩下一脚油门的时候仍旧笑着开玩笑,他加速后面也加速,苏万却只是轻声笑,笑着笑着摇开了窗户,风灌进来的一瞬间顿时已经听不清人说话的声音。他就在这样的风里晃了晃脑袋,头发被吹得乱糟糟的时候才终于开口扯着嗓子大喊:“过日子哪样不要钱?能赚一笔是一笔!”

 

他这么说着,瞎子在嚎啕的风里只能听个大概,却仍旧是笑了出来。笑着笑着他又踩了一脚油门,一路狂奔。他疯狂踩油门的时候后面追上来的车也踩油门,北京城外生死时速,两遍卯着劲飙车的时候苏万拽着门把手在手套箱里乱翻,翻来翻去也就只翻出来一把刀,捏在手里的时候叹了口气,他想说瞎子的忧患意识不足,却又觉得好像不需要刀也没什么太大所谓,反正他师父能打。

 

于是一切的话都没说出来,张嘴就要灌一肚子风,为了扯两句闲话不值当。总之两方人马就这么较劲,后面追兵不算多,只有两辆车,想是没有几个人。于是在即将到天津的时候瞎子终于踩下了刹车,然后他看了一眼苏万,两个人便开始不约而同的接安全带,车门也不关了,就这么走到路上站着,等着后面的人追上来。

 

他们停下后面的车也停下,苏万在对面车门打开之前将自己手里的刀挽了个花。对面有人站到了他们面前,横眉立目却还是一副谄媚相,只说东西交出来此事就与二位无关。然而瞎子只是摇头,摇头半晌之后便笑了起来,一字一句的慢慢开口。

 

“我们收钱办事儿,那肯定是要保证圆满完成。”他说话的时候还在笑,一步一步往前走着然后忽然飞起一脚踹倒了那个人胸口,人往后退了几步被人接住,即将要恼羞成怒的时候苏万也开口搭茬,他带着一脸学生气笑的倒是和睦,走了几步站到了瞎子旁边,就笑嘻嘻的说话:“大家都是出来赚钱的,互相照顾一下。”

 

这句话说完,被踹了一脚的人就皱着眉头挥了挥手,然后身边几条彪形大汉就骤然冲了上去。混战之中手里拿着刀子专划别人腰带,一刀一个干脆利落。不过倒是让他算错了,这群人的裤子还算是合身,并没有人出现他想象中那样拎着裤子站在原地的场面。这让苏万多少有点失望,于是他挽了个刀花之后大喊了一声,看起来好像要跟人同归于尽的样子。

 

瞎子那边看着就忍不住笑,他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什么看多了,脑子里怎么装的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抬腿之后又踹倒一个,然后他便朝着那边大喊,让苏万收收玩闹的性子。那边倒是应得很利索,痛快的答应了一声之后刀子便已经出手,这一次倒不是奔着腰带去了,转便方向就往人身上去。他到底还是心软,也不下杀手,让人躺下就算完。

 

对面人少,他俩又配合默契,很快就撂倒了一大片人。转身往回走的时候还都当做没事儿,苏万低头点烟的时候瞎子忽然听见身后有动静,来不及多想便赶紧拉了一把。人被他扒拉到地上的时候自己转头,只看见黑洞洞枪口蓄势待发。苏万坐在地上骂了一声,没点燃的烟被他扔到一边的时候手里刀子便甩了出去,颤颤巍巍扣动扳机的手指打偏了,是剩下肩膀上插着一把刀,痛不欲生。

 

“你先上车,后半段你开。”瞎子看了那个人一眼之后笑着跟小徒弟开口,好像只是平常的打个换班的意思。于是苏万点了点头,便又重新拿出一根烟来坐进了车里。车门还没关,他就这么腿伸在外面的坐着,静悄悄的看路上发生的事。

 

瞎子知道他在看,但是好像也没有很在意。他只是慢条斯理的走过去,然后将肩膀上的刀拔出来之后不顾那人的闷哼就将他手里的枪也收了下来,临走之前却还是有点迟疑。刚才那一枪是冲着苏万去的,要不是人实在没了力气又发现的早,现在小徒弟能不能或者都是是个问题。于是百般犹豫之后他才终于下了决心,然后朝着苏万的方向仍旧笑着就开口说话:“眼睛闭上,别看了。”

 

“别穷矫情了,我又不是没看过。”苏万在那边一样笑呵呵的喊着回他,然后仍旧叼着烟坐在那边看着。瞎子摇了摇头,笑着骂了一句没大没小之后手上倒还是一如既往的利索,刀子插入胸口之后看也不看掉头就走。过去老话都说跟啥人学啥人,如今他也跟苏万学的开始对一切的生命到抱有尊重与珍惜,这一下子是一报还一报,活不活的下去就看今儿老天爷开不开眼了,跟他无关。

 

剩下的路倒是安安稳稳,苏万掉头往回开,回到郊区的工厂里之后两个人从车上下去的时候苏万还拎着那个箱子。瞎子看了他一眼之后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他也不是没见过钱,怎么看的这么紧?苏万只是摇头,看着他师父的时候一脸正经,大义凛然的就开口,他说咱俩现在身上就剩下这么一个家伙事儿了,我留着防身。

 

瞎子听他这么说这是笑,截止到今天他还是觉得苏万心太细了,什么事儿都想做个万全准备。说不上好还是不好,只是他自己并没有这种谨慎到极点的习惯,却也还是尊重小徒弟这么点兴趣爱好。毕竟他们师门好像是祖传的运气不好,一个个出门在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碰到什么妖魔鬼怪。

 

果不其然,这一次他们遵循惯例继续倒霉,推开门的时候就看见里面已经是蓄势待发一群人。瞎子跟苏万对视一眼之后掉头就跑,临上车的时候还有人追,抓着车门不肯撒手。瞎子也不管哪个,拧开钥匙打火,一脚油门踩下去的时候苏万手上拎着箱子就开始闭眼睛砸。最后人是松手了,箱子却也一样开了。

 

于是扬长而去之时身后漫天纸币随着夏夜大风飘飘悠悠打旋,满满一箱子钱在吹散漫天遍野的时候几乎就要让人迷了眼睛。苏万多少还是有点沮丧,这是他第一次赚钱,最后却就这样打了一场水漂。瞎子倒只是笑,他伸长胳膊捞起一开始掉进车里的一捆钱,然后单手撕开扎钞纸就打开了窗户,风灌进来的时候整个车里面都是五彩斑斓的钱飘飘悠悠的飞起又落下。这一下苏万倒是急了,他弯腰捡了几张之后就抬头,看着瞎子皱起了眉头,说你怎么这么败家?那么大一笔钱刚没了,一点都不知道愁的啊?

 

“钱吗,没了再去赚,你跟它闹什么心?”瞎子说的随意,苏万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之后还是赞同,不过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持续的闹心。瞎子见他这样也只是笑,然后在挂挡的时候忽然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之后就笑,笑着笑着仍旧又去看路,远方通天大道,他乐呵呵的开口:“行了,没了就没了,该是你的送不走。”

 

瞎子劝他,他仍旧是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紧接着从自己从口袋里掏出来烟,点燃之后分出去一根就自己开着窗户抽烟。车里又开始沉默的时候瞎子伸手打开了收音机,电台里女主持人的声音温柔的开口,苏万在她说完今天的鸡毛蒜皮之后,叹气,然后才慢慢的开口说自己想说的东西。

 

他说师父,我知道钱是王八蛋,没了咱们再去赚就行。但是看病要钱,吃饭要钱,住家过日子到处都是用钱地方。你是原来赚快钱赚惯了,不把钱当钱了。他说我就是平民老百姓,也不想让你再挣快钱,你不能老像你过去那样了,你现在有家拖着呢,也不是一个人了。

 

苏万这么慢慢的说完之后,叹了一口气。然后他晃了晃脑袋,自己说着不想了,就懒洋洋的靠在哪里看着外面路灯亮起。瞎子听着他说完,然后笑了起来,车一路往家的方向开,到门口之后一脚刹车停下,仪表盘的灯还没有熄灭,橘黄色路灯透过没有关上的窗户映了进来,他就这样拉起了手刹,然后自己点了点头,慢慢的开口。

 

他说你说得对,有家了,总不能像以前那样了,我道歉行吗?


评论(19)
热度(115)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