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可能是化学反应

预警:放飞狗血

就,日常摸鱼,没什么好说的


金盆洗手说来总是有点好笑,这就跟全身而退差不多,都像是一句笑话。

 

瞎子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接到电话,此时离家门的距离不过只有一臂之遥。苏万给他打来的电话,铃声乱七八糟的响着,于是他就给挂断了。马上就要到家了,有什么事儿都可以见面再说,没必要非要打这个电话。

 

短暂的安静之后大门被推开,瞎子下意识的喊了一声苏万,刚想要问他什么事儿的时候电话就响了。这让他忍不住想要骤起眉头,门没锁,刚才他推开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苏万要么是出去玩把这事儿忘了忽然想起要告诉他,要么就是出事儿了。两种结论都不算太好,然而这个电话倒是非接不可了。

 

“出去玩没锁门?”接起电话的时候有点急,对面还没喂出来瞎子就这么抢先开了口。那边听他这么说,却只是沉默,过了半天苏万才过度平静的开口,只说了一句话。他说我没出去玩,我也不知道我在那儿,但是他们让我给你打个电话。

 

对面这句话说完,电话好像掉在了地上,瞎子急迫的喂了两声,没有人应。很快却又好像被捡了起来,换了人说话之后带上了与苏万刚才平静并且无奈的语气不同的热烈并愤恨,那头的男人说的咬牙切齿,他说瞎子,真没想到你也有这么一天。

 

“说吧,多少钱,我去给你凑。”瞎子不理他的气愤无边,只是冷静而又果断的开了口。那边的人却是笑了,阴森森的笑声带起了一些回响,好像是在什么很空旷的地方。那人笑着,这边没办法,就只听着,过了半天之后那个男人好像终于笑够了,然后仍旧阴森森的开口,声音已经扭曲,说不出来是欣喜还是怨恨。

 

他说我不需要你那点钱,从现在开始我每个小时给你发照片,你记得给手机充好电。

 

这句话说完,电话就被挂断,留这边的人皱着眉头。对面把意思说的很明白,这不是一场应该归于绑架的事情,不知道哪年背上的债找了回来,苏万被当了替罪羊。那个男人的声音他早就忘了,毕竟他不是真瞎子,对于声音也没有那么敏感。但是其中灼灼燃烧的恨意他确实听出来了,于是瞎子站在原地想了几分钟,现在距离第一个一小时还有五十八分钟,电话又一次被打了出去,他不相信他们会那么准时。

 

“我这儿出了点事儿,你先去找解雨臣,你俩帮我个忙,我马上过去找你。”瞎子这么简单的嘱咐,然后就挂断了电话。老天爷开眼,吴邪还在北京,有他跟解雨臣出力帮忙,事情要好办的许多。

 

于是他就这么走了出去,问了胡同口下棋的邻居几句,只知道苏万是跟他们出去的,上车之前还扒着车门跟他打了个招呼,动作之灵巧好像在表演杂技,让人过目不忘。瞎子听完就强迫自己乐了出来,然后他说徒弟闹脾气,离家出走了,也不知道跟那伙朋友一块走的,问老大爷还记不记的车牌。

 

“车牌忘了,但是看方向他们是往南边去的,估计是出城了。”老大爷拱卒,棋子落下的时候才这么开口。瞎子到了句谢,然后便急匆匆的走了。两位对弈之人手里蒲扇摇着,对望一眼之后各自点了点头。鬼才信他说的闹脾气离家出走,胡同底哪家不是干正经生意的,这件事儿没有街坊不知道,如今多半是摊上事儿了,正找人呢。

 

瞎子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也不在乎自己刚才骗没骗到那两人。苏万现在下落不明,他急的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最后一丝理智告诉他得先把人救出来,剩下的一切才能有的解决。

 

解雨臣那边跟吴邪等了他没有多大一会儿人就到了,三个人坐下的时候瞎子摇头,他嘶了一声开口,说打听了一圈,估计是往城外去了,也不知道现在到底在哪儿。瞎子说完就开始努力回忆自己的仇家,吴邪在一边也反复琢磨着,只有解雨臣一个人不当回事儿,他站起来打了个电话之后又坐下,手指骨节屈起轻轻敲了敲玻璃桌面,才召唤那两个人回神。

 

“你们俩穿越来的啊?”他说的毫不留情,吴邪和瞎子被他忽然骂了个懵,然后一起直勾勾的看他。瞎子看了他一会儿之后就笑了出来,是他往常那种好像万般不在意一样的笑,然后他仍旧看着解雨臣,看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话。

 

他说花儿爷,您要是不帮忙我没办法,但是这时候就别说风凉话了。

 

瞎子说话的时候看起来似乎是有点不太高兴的意思,吴邪也开始在旁边劝,他说是啊,小花,你别说风凉话了,帮着想想办法。解雨臣被他俩说的脑袋疼,忍不住就要感慨他俩在这儿说什么呢。然后手机在桌面上磕了两下,才百般无奈的开了口:“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吗,我让人去查电话定位了,别着急了,大概一个小时就能有信传回来了。”

 

吴邪听他这么说,才长舒了一口气,这种高科技的办法他们不常用,如今被提出来才觉得心口一颗大石头落了地。然而就在他转过头去想要安慰瞎子两句的时候,却看见那人已经坐不住了,正在满屋子的乱转。

 

苏万双手被绑在身后坐在椅子上,那帮人只有三个,目前来说对他还算友善,不过这中所谓的“友善”也不过就是不理他罢了。大概两个小时之前,他在家里玩手机的时候忽然被人闯了进来,那群人问他瞎子在哪儿,苏万心说这是寻仇的上门了。于是他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摇头,说了句不知道之后就被人用枪指上了脑袋。

 

“小子,你不知道的话就跟我们走一趟吧。”领头的人这么说着,苏万点了点头,他举起双手示意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然后凑近过去开口,说你把枪收起来,报警对你我都没好处,我跟你走。

 

来人看他这么冷静,翻到是起了疑心,让人进屋一段翻腾之后确定瞎子真不在家才带着他离开。枪在上车之后又被掏了出来,黑洞洞的对准太阳穴的时候苏万的手已经被他们在身后绑到了一起,这让他出了浑身冷汗。

 

苏万自认是个良民,这辈子违法乱纪的事儿还没来得及干就被人这么来了一出。他现在害怕的要死,只能如同还在沙漠底下那样,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瞎子身上。只是这一次,他还真不知道这些人给不给他师父来救他的机会。

 

谢天谢地,他们还是给了这机会。电话打出去的一瞬间苏万就感觉自己一身白毛汗都消了,他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但是现在总算是有个盼头。他要做的事情忽然变得很简单,就只剩下安安静静老老实实的活着,如果情况允许的话自救一下,如果情况不允许的就等人来救,就是这么简单。

 

解雨臣的人进进出出几趟之后瞎子终于不满地乱转了,他开始坐在哪儿茫茫然的发呆。人现在在哪里还没查出来,但是这么盲目的去找更是宛如大海捞针。于是他只能坐在这儿,安安静静的等消息,但是总归如坐针毡。

 

这种事儿以前不是没有过,只不过曾经他是帮忙的,虽然碍于礼数没有说出来,却还是对到处转悠催促的苦主多少有点心怀不满。看来果然还是这样,没人能共享别人的心情,只有事儿摊在脑袋上了,才知道这是多绝望的难受。

 

“喝口水,别着急了,小花不是说找人查着呢吗。”吴邪递给他一个杯子,然后好言相劝。瞎子点了点头,接过杯子时候喝了一口又放下,这一口水好像给他浇活了,于是他靠在舒适的沙发里,长叹一口气之后朝两个人示意了一下才点上烟。烟雾飘出来时候吴邪拉上了口罩,瞎子慢悠悠的开口:“苏万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我就去跟他家商量商量,看看一命换一命行不行。”

 

吴邪听他这么说,立刻跟解雨臣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都以为他是起了杀心,却又各自摇了摇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有瞎子自己知道,要是苏万真出了什么事儿,他是没脸去人家家里说我替你儿子报仇了,一命换一命,顶多也就是拿自己的命去换罢了。

 

“师父,你可冷静点,出不了事儿,你别脑子一热就啥也不管了。”吴邪隔着口罩开口,解雨臣那边又有人来叫他,于是他看了他们一眼就走出去。吴邪那边还在一句一句的劝着,他也知道多说无益,但是如今这样的瞎子他没见过,总觉得心里有点发慌。而听着劝告的人却是笑着摇了摇头,一句一句的应,心说别白费力气了。

 

手机铃声这时候响起,瞎子看见苏万的号码给他发来彩信。照片里人乍一看倒是好好的,但是嘴角破了一块还是让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忽略。电话在手里攥的指节发白,瞎子骤然站了起来,对着门外就开口:“花儿爷,您那边能不能稍微快点?”

 

吴邪看他这样,隔着口罩及不可见的叹气。曾经沙漠里他问过瞎子,说你姓不姓张,如今一看自己当时纯属多余。他此时看起来像一个焦急不安的愣头青,吴邪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是不是有点什么,但是他能看出来的是对于瞎子来说,苏万很重要,重要到一个他已经无法想象的程度了。

 

“别催命,有信了。”解雨臣似乎是跟人说完了之后才回答的里面,总之他走进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拿了一张写着地址的白纸,递给瞎子之后看了一眼吴邪,想了想之后皱起了眉头,然后才严肃的开口:“我很抱歉,这事儿我帮不了你。”

 

他这么说话的时候,手里的东西已经递了出来。瞎子点了点头,他明白解雨臣的意思。对面来者何人尚且不知道,如果只是单纯寻仇什么都好说,万一要是事情再复杂一点,刚刚从雷城一趟中缓过来一口的解家都担不起,自己也不能这么拉着人冒这个风险。于是他道了一句谢,起身就要走。

 

吴邪就在这个时候跟了上来,他挥挥手跟解雨臣说再见,然后才转过头去看着瞎子,说我倒是能帮你,要不我跟你去?

 

瞎子看着他,强挤出来一个笑之后摇头。然后他指了指自己的肺,又指了指吴邪的,示意他还是老老实实等消息吧。于是吴邪也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是折腾不动了。不过他折腾不动也没什么关系,还是有一些人能折腾的动的。于是他指了指楼下,然后一边掏出电话就一边开了口:“我借你十个胖子的人,借出去十个你得还十个,我们小本经营,折不起人命。”

 

“谢了!”瞎子这么说了一句,然后拿着钥匙跟地址转身就走。吴邪还在给胖子打电话,他这次算是先斩后奏,这事儿胖子还不太知道,吴邪自作主张的就把人带来了。他只是不熟悉查电话号码这种高端操作,对于道上的事儿归隐了多少年也还是门清。瞎子的事儿解雨臣不好直接插手,北京局势总是乱的他多少有点忌讳,但是他吴邪可没这个忌讳。

 

就在瞎子离开之后,胖子那边就接过了电话,听完了之后大声骂人,他说天真,你这也太他娘的抠了吧,早说一声,我在给他雇十个去,这么大的事儿,你就借他这么点人能够吗?

 

“还是相信他吧,这事儿还是别闹大的好,万一都知道瞎子带着一帮人去就苏万,往后的日子可就热闹了。”吴邪在电话这头这么说着,胖子听完之后沉默了半天,才说了句也是。然后他又问了吴邪几句什么时候回来,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的时候瞎子已经在路上了,跟胖子那十个人开着车一路狂飙,闯过第二个红灯的时候瞎子叹了口气。他心说苏万,你可一定活着,咱俩给人陪罚款就够受了,可不能出再大的事儿了。

 

有了地址之后找人简直易如反掌,第二张照片还没过来的时候瞎子已经带着人到了郊区仓库的门口。众人下车之后看着门还关着,确定了一下之后有人准备踹门却被瞎子拦了下来。然后他自己走过去,示意他们先躲起来才开始敲门,敲了两声之后,门就开了。

 

“你……”开门的人看见他之后一声惊呼,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就已经瘫软在地。然后仓库里的人纷纷亮起兵器,苏万被人用枪顶着脑袋站在那儿,还试图跟人讲点道理。瞎子看他这样忍不住笑出了声,被说服过不止一次的他承认自己这个徒弟就是擅长讲道理,然而这不代表这时候他还应该这么做。

 

“放了他,干咱们这一行的祸不及家人,你多少讲点道理。”瞎子这么平静的说着,那人思考的时候他就紧紧盯着苏万。小徒弟被人用枪指着脑袋倒是一点都不害怕,只是用口型跟他示意,说来说去就只有三个字。

 

他说,没上膛。

 

瞎子点了点头,确认他传来的信息。然后那边的思考似乎也得出了结论,推了苏万一把之后就将人放了出来。瞎子自己走过去,两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苏万开口,他说你小心。瞎子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那人身边的时候忽然发难,胳膊肘敲到肩膀上,那人啊的一声,往下倒的时候突生异变,枪走火了。

 

“你不是说没上膛吗!”看着对面被子弹击倒的人,瞎子仍旧忍不住后怕。外面的十个人涌进来之后场面乱成一团,刀跟子弹的声音连成一片中他就这么很苏万喊着开口。苏万一脚踹开一个之后肩膀上挨了一下,然后他就这样被捆着手还在反击,又踢到一个人之后才回头,回应他的话:“我他妈怕吓着你,谁知道你上去就搞偷袭啊!”

 

他这话说的瞎子哑口无言,后怕全变成愤怒下手骤然开始便的更狠。没多大一会儿地上的人就躺了个七七八八,胖子的伙计捂着眼眶从后边拎出来一个人,然后就退到了一边。瞎子蹲下来看着他,发现他仍旧是阴森森的看着自己。于是手里不知道谁的刀被他举起,一边看着那个人一边慢慢开口:“说吧,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哈,我能有什么意思?不是你,不是吴邪,我至于沦落到今天?”那个人说话的时候还在低低的笑,好像觉得自己已经完了。伙计们识趣,只会了一声之后就带着地上躺着的剩下两个人出去了,瞎子让他们直接走,他们就干脆把人带回去见吴邪。苏万抱着肩膀站在一边看,看着那个人断断续续的低声笑,做了半晌心里斗争之后还是于心不忍,于是他终于是开了口。

 

他说师父,我也没事儿,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

 

“苏万,他这是要搞死你,要不是他非要打电话,你现在可能已经死了。”瞎子听他这么说,骤然回头,然后语气里带着恐惧与愤怒就开了口。刀已经架到了人的脖子上,他觉得自己少有这么不理智的时候,却也不想克制了。然而苏万只是摇头,过了半天之后才接着说了下去:“我不是没死吗?怎么说都是一条人命,咱们还是积点德。”

 

他都这么说了,瞎子到底还是陷入了沉思。过了半天之后他才站起来,指着门口让那人滚。那个人滚之前眼睛还是红的,他说你等着,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滚,别废话。”瞎子听他这么说,也只是平平淡淡的让他走。然后空荡荡的仓库里只剩下两个人,苏万走过去,抱了一把之后才开口,他说没事儿了。然而瞎子只是笑,他低下头来捧着苏万的脸两个人额头相抵,互相看了半天之后他才沉声开口。

 

他说苏万,你比我更像亡命徒。

 

他说的是对的,苏万心眼好,觉得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于是他才能说出来这种话。但是说出来这种话的一瞬间就说明了,他好像也不是那么在乎自己的生命。面前的小徒弟突然从一个普通的,热爱生命的年轻人变成了文雅而又理智的亡命徒。瞎子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想笑,也有点想亲他。

 

苏万大概也是这么想的,空荡荡的地方只剩下他们,于是两个人不知道谁先动的,总之就这样开始了劫后余生的亲吻。他们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用力拥抱,好像要把对方勒死,又好像深爱到不死不休。

 

“你要说我亡命徒我也认了,反正不管我是不是,咱俩就是天生应该在一起的。”亲吻结束之后苏万笑了出来,然后他拥抱着瞎子将自己的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这么轻声开口。瞎子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拍了拍苏万的背,然后稍微有点喘的开了口。

 

他说我爱你,吓着了吧?咱们回家。

 

这个距离的拥抱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一点点变化,性荷尔蒙分泌出睾酮,或者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总之都硬了,总之不要命的拥抱不要命的,两个人都又一次陷入了爱情。


评论(22)
热度(134)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