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沧海一声笑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就,写着好玩


你是不是去过江南?

 

苏万在某一个空闲的下午收拾着家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仓库里翻出来的都是不知道哪一年的陈年旧物了。然后瞎子从外面回来,便被他喊去搭把手。两个人折腾了好一通,从箱子的最底下翻出来一个点心盒子,木头盒子已经掉了漆,看起来应该是在他们认识之前就已经不见天日了很久。

 

就是这么一个盒子,忽然引发了苏万的好奇心。于是他也不顾自己脏的跟个泥猴一样了,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之后仔细研究。里面的点心是早就空了,就算不空这么随着年月过去之后也没法在吃。木头盒子被翻来覆去的看,看来看去之后终于得出了结论。

 

他一脸好奇的询问瞎子,他说师父,你是不是去过江南?

 

“去过,当然去过,那几年去过好几次杭州。”瞎子只是这样随意的开口,然后看着苏万坐在地上之后自己也在他身边坐下。两个人盯着那个盒子,小徒弟似乎对于师父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他只是摇头,说不是那种去过,你是不是在那边呆过很长时间?

 

他这么说了之后,漫长往事里就陷入了沉默。瞎子回想起自己很长很长的一生,然后终于从角落里找到一份本人都已经快要忘掉的记忆,记忆里有桃花跟薄酒,也是一样的居无定所并着漂泊。所以他没有回答苏万的问题,只是转头将新问题抛过去,仍旧开口:“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没去过那边,认识的南方人也跟我想象之中的不太一样。”苏万沉思了片刻之后,终于给出了这么一个回答。他是在北方出生长大的人,身边也都是一口操着本地口音的人,只认识那么零星两个南方客,有深接触的吴邪得算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却也正是彻彻底底的打破了他对于烟雨江南的全部幻想。

 

武侠小说里总爱写江南,桃花满天,扬州瘦马并着烟花三月,大侠在此处折含苞待放枝条为剑,隐入白墙青瓦之中,梅雨连绵洗掉一身江湖往事,酒肆见把刀相向转成几句吴侬软语,然后跟着沧桑传说一起归入无数苍生。

 

苏万也看武侠小说,他这个年龄的男孩子没有几个没看过金古梁温黄,正巧身边的男人在他心里也是仗剑八方的大侠。所以他合情合理的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了一块,满脑子都是见过众生心酸的大侠隐入江南街巷,提着一盒点心撑伞漫步,走过一条街之后回头,看着路边少年摇了摇头,指点了两句。

 

他这么想的,也就这么说了。然而瞎子在听完这一切之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他将点心盒子从手里接了过来,看了一会儿之后自己倒是先笑低了头,点上烟之后将烟灰弹到里面,就这样一边抽烟一边跟苏万开口说话。

 

他说我不想打碎你幻想的,但是这是稻香村的盒子,好像是以前哪个徒弟上门的时候拎来的,我当时看着怪好看的,吃完里面东西就把他收这儿了。

 

瞎子说的平常无奇,然后抽完一根烟之后将盒子跟其余要扔的杂物放到了一起,便走出了充满了灰尘的杂物间。苏万在他离开之后半天才啊了一声,然后摇头叹气,他想他可能也没去过江南。

 

小小的一个插曲很快被抛到了脑后,收拾东西的心情也没有了。于是该放在哪里的东西还是杂乱无章的放在哪里,苏万从小仓库里冲出来,因为诸多粉尘打了几个喷嚏之后连连摇头。他说我先去洗澡,菜在厨房里,你看着做晚饭吧。

 

说完他就又如同一阵风一样冲进了浴室之中,瞎子看着他啧了一声,然后任命的起身去厨房收拾菜做饭。现在正是莲藕的季节,苏万估计是看着新鲜,也弄了两根回家。于是他就这样看着藕,笑了起来。

 

他确实去过江南,停留很长时间之后再度离开,只学会了几道菜的做法而已。

 

于是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看着桌上已经端出来的菜皱了皱眉头,清清淡淡的摆了一桌子,每一道他都没有尝试的心情。瞎子倒是看着满开心的,他拎了一瓶酒出来之后坐下,两个人坐在桌子的两头,他就笑着开口:“你不是我问我去没去过那边吗?我可不是去过吗,不过没有你想的那种大侠隐居的情节,我就是有一段时间喜欢吃江浙菜,然后学了几道就回来了。”

 

说话间酒已经倒满杯子,苏万看着装满白酒的马克杯还是摇头。按理说此时他们应该喝花雕,小小的杯子一口就能喝完,然后不知道多少杯之后酒意上头,面红耳赤的时候瞎子应该给他讲一点江湖故事。

 

但是他家没有花雕,也没有小杯子,酒是胡同口买的二锅头,杯子是平常喝水的马克杯。

 

不过苏万还是坐下了,他用筷子夹起一片藕放进嘴里之后一边嚼一边觉得寡淡无味,他还是想吃肉,红烧的可以,不是红烧的卤过的也行,最好是大火呛锅之后热热闹闹的炒成一盘,临了撒上点酱油并其他一切调味料,热热闹闹的成了一盘。

 

瞎子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只是在那边端着个马克杯一口一口的喝酒。苏万见他喝,也干脆就放下了筷子,反正他对桌上这些菜一点兴趣都没有。然后两个人碰杯,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了起来,聊到中断的时候大概是酒意上头,苏万忽然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然后气势汹汹的就去那电话。

 

“你干什么去?”瞎子放下了酒杯之后也夹了口菜吃,清汤寡水的让自己都皱起了眉头。于是他一边感慨自己还是手艺不到家,一边就这么问了一句。而苏万也不回答他,只是坐回来拿着手机又点了几下,然后才递给他开口说话:“这是喝酒吃的菜吗?快点我定烧烤外卖了,你看看你还吃什么。”

 

他说话的时候自己都忍不住笑,于是瞎子也跟着笑。两个人定过外卖之后又坐了下来,杯里的酒在外卖到来之前并没有再喝的打算,面前一盘盘菜也没有人下手。两个人这么沉默坐了很久之后苏万忽然开口,他脸有点发红,刚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手机却响了。

 

外卖到了。

 

苏万接起电话之后跟人说了两句,然后就走出到院子口结果外卖。锡纸打开的一瞬间调味料的香气扑面而来,他抓了一把之后坐下,一边吃着一边就傻呵呵的笑了起来。刚才要说的话忘了,烧烤太咸又要喝酒,喝过酒之后就更记不清了。

 

这顿酒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一人喝了一大杯白酒之后都有点晕乎乎的,然后一起坐在葡萄藤底下看星星。其实北京是看不到什么星星的,高楼大厦霓虹灯日夜不歇,早就把晚上那点应该有的光彩给抢没了。就是这样他俩也不放弃,坐在院子里看不见星星,就转过去看不远处的路灯。

 

“师父!”苏万彻底喝多了,他这么喊着就在瞎子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仍就坐在那儿笑。瞎子倒是没喝多,他只是看着小徒弟作妖,然后平静的开口,他说你什么事儿?路灯不好看咱俩回去了,在这儿坐着干啥?

 

节气已经上了秋,坐在院子里风吹过的时候还是有点空荡荡的冷。然而苏万听他这么说还是摇头,一本正经的要留下来看星星,看了一会儿之后似乎又觉得酒意上头了,指着胡同里的路灯,疑惑不解的就开了口。

 

他说师父,这星星怎么离咱们这么近啊?

 

“我也不知道。”瞎子摇了摇头,跟他有来道去的说话,手上倒是一把就把人给拎了起来。被扛起来的苏万还在耍酒疯,大喊着星星!星星!他说的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感慨还是不想离开。瞎子心说这是真喝多了,却也没多埋怨,酒是他给喝的,看星星是他自愿跟着出来的,就算抱怨也不过是抱怨自己。

 

被扔在床上之后苏万哼了一声,然后捂着自己晕乎乎的脑袋又凑了过来,却被一把放平躺在了床上。鞋和袜子被脱下来的时候舒服的长叹了一口气,就这样还不老实,手仍旧拉着人的衣服,嘴里念念叨叨的。

 

“师父,你这没有那种大侠的故事给我讲啊?”好不容易忘掉的那一茬又被想起来,瞎子被他拽的走不动,于是就只能坐在床边一把扯了被子过来把人盖上,然后颇有些头疼的不理醉话,慢慢的跟他打商量:“现在没有,你撒手没准就有了。”

 

明显就是在骗人,而苏万偏偏就信了。他松开手之后又躺了回去,自己念念叨叨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瞎子站起来之后看着他摇了摇头,自己去洗了个澡之后带着毛巾回来。床上的小徒弟已经醉的不知东西南北,倒是好摆弄,让坐起来就坐,给擦脸就让擦。

 

温热的毛巾带着水擦过来的时候,苏万啊了一声,然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又开始拽着人不撒手了。这次倒是没别的什么事儿了,瞎子干脆就让他拽着,然后也拖鞋上床,毛巾扔到不远处的椅子上,随手一件东西砸过去就关上了灯。

 

两个人在黑暗里并肩躺着,苏万带着酒后特有的那种亢奋拽着他就不撒手,要献宝一样连着喊师父,刚才说的江湖故事好像又被忘到了脑后。瞎子嗯了一声应他,然后他就神神秘秘的凑了过来,趴在人耳边小声的开口,仿佛在说什么绝世秘密。

 

他说师父,我可能是个鱼精,你看,我会吐泡泡。

 

口水泡泡吐出来的一瞬间瞎子笑的几乎就要开始抖,然后他扯了几张床头放着的纸给苏万擦脸。擦完之后又搂着人躺下,还一本正经的配合着开口:“那怎么办?我是不是得把你藏起来,别被道士收走了。”

 

“没事儿,没事儿,我估计是个小妖怪,他们不能收我。”苏万说着说着就困了,然后迷迷瞪瞪的脑袋一歪就睡了过去。瞎子还是忍不住笑,然后他在身边的人睡着了之后又从床上爬了起来,走进仓库的时候打开灯,蹲下来看着那个盒子。

 

看了一会儿之后,盒子还是走到了它应该去的地方——垃圾堆里。瞎子扔完之后拍了拍手上的灰,又去洗了一把手才重新上床。苏万蹭的一声就醒了,惊慌失措的就开始手舞足蹈,一边比划还一边开口:“真是说啥来啥啊?你别跟我在这儿搞事儿啊,我告诉你,我就是个小妖怪,你有本事你收金角大仙去。”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瞎子这么想着,然后强忍着笑把苏万按了回来,跟他说不收你,告诉他自己是谁。苏万听完才老实了下来,然后迷迷糊糊的又要睡,睡觉之前把手缠上去,小声的开口说着酒还没醒的话。

 

他说幸亏不是来收我的,我太困了,你帮我看一会儿,道士要是来了你给我打电话啊。说完就又睡了过去,瞎子一边应了好一边帮他把被子盖上。路灯的光照进屋子里,人躺在黑暗里无声的又笑。

 

他想幸亏我没留下,也不知道那边有没有这种傻鱼精。


评论(48)
热度(109)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