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25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25.希望

 

黎簇在家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觉的心里隐隐约约的有点发慌。于是他干脆就不睡了,从床上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喝完之后拿着手机坐到了沙发上,思考自己为何会突然有如此不安的感觉。

 

如今一切风平浪静,往前已经过去的事情全部翻篇,斩断前缘之后黎簇正经的轻松了好几天。然而这个夜晚里他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开始没来由的心慌。坐在这里回忆的时候,才发现这种心慌已经不是第一次找上门来了,曾经逃课的那个夜晚他也有过,那之后他的人生迎来一场巨变。他不知道这次是一样的,但是他也不太害怕。

 

手机铃声在思考的时候响了起来,系统自带的旋律开始的时候黎簇忽然就平静了下来。他看着小沧浪打来的电话哦了一声,该来的跑不了,小沧浪要是给他打电话,那他真是太知道自己要出什么事儿了。

 

不就是少年人突发横财,声名乍起,名义上的东家不高兴了,想要分一杯羹或者挫挫他的锐气的锐气罢了。

 

就这点小事还想让我如同过去那般不知所措?黎簇这么想着就笑了起来,然后电话被接通,对面倒是笑呵呵的,把话说的十分和蔼可亲并且温柔慈祥。他说:“黎簇啊,你来一趟,我跟你商量点事儿。”

 

黎簇嗯了一声,然后问了地方就挂断了电话,说自己一会儿就到。然而却不着急换衣服出门,手机还没被放下信就传了出去,他给苏万和杨好分别发了地址,告诉他们如果自己今天晚上再联系他们就来这边找人。

 

那边两个人给了他回应,然后黎簇站起身来准备出门。秋天刚回来的时候买的衣服又被穿上,他在家里四处看了一圈,最后还是把刀带上了。其实黎簇也不太会用刀,此时带过去也就是壮个胆子。

 

他知道小沧浪不敢怎么样他,但是这个东家还是不行,他早晚都要爬上去的,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在他看来就不错。

 

于是黎簇下楼打车,直奔约定地点。见面的地方不是小沧浪的盘口,而是更加偏远的郊区。路上司机跟他抱怨,说不爱拉他们这些要出城的,回来的时候又要跑空车,赚不来多少钱。黎簇听他念叨的有点烦,于是从口袋里掏出几张后票子就塞给了他,司机看了钱之后也不抱怨了,只是加大了油门,他隐约能感觉到这个年轻人不太好惹,早送到地方就少惹一点事情,他出来跑车讨生活,不想掺和这些事儿。

 

所以平时要一个小时的路程司机用了四十分钟就赶到了,下车的时候黎簇还跟人家礼貌的道别。此处月黑风高,司机也不愿意理他,说了声您受累,自己走几步。然后就飞快的调转了车头,一路朝着来时候的路回去了。

 

黎簇看着他离开时候笑了,笑过之后又换上了那副冷飕飕的表情,然后走了几步就到了约定的地方。敲了几下门之后手放下,里面有人说着来了就走了过来,打开门之后看见黎簇还是笑,客客气气的开口:“黎小爷来了?您这边请。”

 

他们倒是给黎簇面子,客客气气的被让进去之后就看见小沧浪坐在屋子里,身后站了几个彪形大汉。下马威在这里开始,黎簇仍旧是冷飕飕的看着他们,看过之后才跟小沧浪打招呼,他说东家,你找我有事儿?

 

“你先坐,我跟你谈点东西。”跟电话一样和蔼的声音平静开口,黎簇嗯了一声之后摇头,他说不坐了,您有话只说,说完我就回去。然而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身后一条彪形大汉就恶狠狠的开了口,他说黎簇,你别给脸不要。

 

黎簇听他这么说,眼神当时就瞪了过去。然后他走上前去两步之后一个巴掌就挥了过去,那人被打了一个懵,还在反应的时候打人的却已经开始甩着手。刚才力气用大了,手疼。小沧浪没有出面开口,于是黎簇心里底气更足了一点,他趁那人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抢先开了口。

 

他说我跟东家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插嘴?

 

大汉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往前冲了一步就又要动手。黎簇在他走过来的时候才把刀拿了出来,刀尖隔着衣服碰到了那人身体。所有人都愣住的时候黎簇忽然笑了,眼神发凉,但是笑容倒是真的。他说:“你耍横之前最好打听打听,哥们儿,你别跟我耍狠,还没有我不敢干的事情。”

 

他这句话一说,被刀子指着的人忽然就愣住了。他当然知道黎簇这么个名头,面前的年轻人胆大包天,不说远了,只说近了就敢给解雨臣甩脸子掀桌,这种事可是多少年都没人敢干过了。

 

于是他终于还是退了一步,他退之后黎簇也没有再进。他一只手拿着刀,一只手就伸进了口袋里。早就设好的消息被发出,黎簇抬起头看着小沧浪,脸上的笑容已经全都不见了。而东家看着伙计,脸上的表情多少有点挂不住。他早就知道黎簇有多大的野心,但是那在以前看起来不过是小孩子不切实际的瞎想。而如今他面对着这样的黎簇,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说这不是这么大孩子看人应该有的眼神。

 

“东家,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找我什么事儿我心里清楚。”黎簇从当中开始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走的很慢,话说的也很慢。这是很久以前在吴邪通过费洛蒙交给他的如何给人施加压力的方法,要是瞎子在这儿怕是要笑出声,然后说吴邪剽窃的他的知识产权。不过现在他们都不在这儿,所以黎簇就慢慢的往前走,刀拿在手里继续慢慢开口:“您想要分一杯羹,我没关系。我现在没有自己的盘口,我觉得我也不合适有盘口,所以我在您手底下吃饭,交孝敬是应该应分的,但是您要是想挫挫我的锐气,那还是想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吧。”

 

他说着话,已经走到了小沧浪的面前,身边站着的伙计没有一个敢动的。这群人说不上数一数二,却也都不是怂包。但是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他们只是横,黎簇是又楞又不要命,自然就没人敢惹他。

 

于是气氛十分凝固,小沧浪到底还是有命有姓的人物。他坐在那里脸色都没变,刀子即将逼过来的时候仍旧笑的和善。有人想要破开这个尴尬的气氛,然而黎簇只是嗯了一声之后那人就消停了下来。就这个时候小沧浪终于再度开口,他伸手握住黎簇的刀把,叠着他的手的时候贴在他耳边开口。

 

他说黎簇,我知道你跟吴邪一拍两散了,你还想拿谁吓人?

 

他说的时候好像胜券在握,然而黎簇却只是哈了一声就笑了出来。紧接着刀子擦着头发划过,掉了几根在肩膀上的时候他还把这些散碎头发捡起来。紧接着年轻人灵巧的后退,走回刚才的地方之后笑着开口,他说:“我想装逼还需要靠别人吗?今天我就拿自己吓唬人了,你们谁敢在多说一句我不爱听,我就送你们去见祖宗!”

 

黎簇还是把每一个字都说的很慢,缓缓的吓唬着面前的人。小沧浪也笑,他似乎在笑他的不自量力,于是大手一挥,身后仿佛摆设的彪形大汉们就这样冲了上去,喊打喊杀的就冲了上来。黎簇倒是浑然不害怕的样子,他回手之后刀就用别扭的样子插进了一个人的胸膛,血流当场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而他就在这个时候拿出了电话,打通之后扯着嗓子怒吼。

 

“我他妈没学过武术,你们快点来!”电话打给了杨好,说完这句话就被他当成暗器扔了出去。没人冲上前去的时候黎簇独自发疯,他一把就拽住了离他最近的那个男人的领子,然后刀尖捅进肩膀,惨叫之中骨头却卡住了刃,黎簇一下没拔出来。

 

有人在这个时候就冲了上来,黎簇挨了几下却浑然不管,他只是将刀硬抽了出来,然后没头没脑的就开始在人身上泄愤一样的捅了起来。有人看他这样就害怕了,普通人到底还是莽不过疯子,黎簇自己也受伤了,但是他根本就不管。那个人软下去之后他才终于将刀收回了手里,一把抹掉自己脸上的血之后还带着一身,他就这样鲜血淋漓的站在地中间,丝毫不见害怕的再度开口。

 

他说你们怕死啊?挣钱还怕死,你们怎么这么矫情?

 

黎簇这么挑衅,所有人把他围成一圈之后却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说今天是见着活的疯逼了。不过话是这么说,所有人却都怂了起来。一群人就这么对峙着,黎簇见没有人敢再过来了,刀就又被他抬了起来。有面对着刀子的人习惯性的躲了一下,于是还在坐着的小沧浪就这么露了出来。黎簇看着他,他也看着黎簇,看着看着两个人都笑起来。

 

“黎簇,我看看你能狠到什么时候。”小沧浪坐在那儿,仍旧平静的开口。这种愣头青菜鸟并不罕见,就算是黎簇这样的一年也总能有那个三四五六个。年轻人悍不畏死还不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死?小沧浪这么想着,忽然站起来,手里已经多了一把从桌子下面刚刚抽出来的枪。他这么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话也继续说了下去:“要不然咱俩看看谁快?你根本不会用刀,你快不过它的。”

 

黑洞洞的枪口一点点靠近,黎簇仍旧是不害怕。他将刀子就这么举起,心里暗自算计。虽然他觉得自己这么冲上去未必会输,但是他需要一个人替自己挡事儿,所以小沧浪还不能死。

 

他就这么想着,枪口越来越近,黎簇骂了一句,心说你们可稍微快点行吗。


评论(5)
热度(20)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