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26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26.仍旧是热,仍旧没有风

 

枪顶上脑袋的时候,黎簇最后看了一眼门口,小沧浪看着他的举动,只以为他还在等人来救。于是便皮笑肉不笑的露出了一个狰狞的表情,枪额头上顶来顶去,狰狞的笑中牙缝里挤了一句话出来,他说:“你还是太嫩。”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门口忽然有乱七八糟的声音传来。趁所有人都去探究来源的时候黎簇骤然出手,他抬手将刀把砸在了小沧浪肩膀上,然后顺势就把抢给抢了下来。说抢也不合适,他只是一口咬上了面前的手腕,然后在枪掉下去之后把他捡了起来。

 

“你们他妈的是化了妆才来的啊?”黎簇手里端着枪,盯着小沧浪额头的时候头也不回的就对身后骂了起来。苏万和杨好对视了一眼,都知道黎簇急性子,但是也没想到他性子有这么急。

 

总之场面顿时就乱了起来,各自带来的人乱成一团。杨好带着人连喊带叫的,打出来了巨大战争的模式。苏万还是浑身疼,于是他就守在门口,手里拎着一根球棒,有人要跑不分敌我一顿乱敲,直到赶回战场才肯作罢。

 

而黎簇始终没有动,他就这么用枪直直的逼着小沧浪,胳膊绷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像一把刀。最后一个伙计躺下之后杨好走过去站到了苏万的身边,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他们。黎簇听着身边终于安静了下来,想了一下之后才冷静的开口。

 

他说东家,咱俩借一步说话。

 

话是这么说,可是他看起来好像没有动的意思。过了一会儿,杨好终于带着人走了,走之前他开口,说我带人在外面等你,黎簇点头,他说那你先走吧,记得让他们消停点,我跟东家要谈事情。苏万也要跟着离开的时候却被黎簇留下,他说哥们儿,你留一步,我怕他临死还要瞎挣吧。

 

苏万听他这么说,哦了一声之后就仍旧抱着球棒站在门边。杨好在外面等了一会儿,见他没出来就明白了黎簇的用意。他自己带来的是堂口里的人,连他在内不算是霍家的人却也算不得黎簇自己的伙计,而苏万跟他师父单干,一个人就是一个人。他们肯定是要定下什么事情,一个人谈危险,黎簇打不过小沧浪。带上个苏万也无妨,他们毕竟是两个环节的人,不犯毛病,但是杨好的人进去了,那可就是人多耳杂了。

 

于是杨好对于这种行为没有任何的意见,他听出了黎簇的言外之意,让伙计们先走之后就上车玩起了手机,预备着随时就要跑路。手机里面的游戏就是黎簇曾经消磨了很久时间的那个,他先玩的,却是叮叮当当了很久都没有过关。

 

“黎簇,你就留个拿球棒的,是不是也有点太看不起我了。”小沧浪仍旧很冷静,他就只是这么带着点嘲讽的开口。苏万听他这么一说就啧了一声,然后手里的球棒挥手就扔了出去,黎簇背对着他偏头躲了一下,小沧浪感觉自己肩膀上只是一阵剧痛,仿佛骨头已经断了。就在他倒抽冷气的时候,黎簇就笑了,然后他回头看了一眼苏万。靠在墙边上的人嚼着泡泡糖,刚才发力的胳膊已经控制不住的在发抖,额头上已经隐隐有冷汗流出。

 

苏万现在也打不过小沧浪,他伤还没好透,经不起这么折腾。

 

于是黎簇眼睛一转,枪口又用力在他额头上磕了一下,然后便缓缓的开了口:“东家,我不杀你,你还是我东家,钱的事儿好说,只是以后还承您照顾了。”

 

他把话说的像恳求又像威胁,小沧浪捂着自己的肩膀长叹一口气。他已经知道了门口站着的年轻人是谁,黎簇的朋友,有点身手的也就那么一个,瞎子的徒弟罢了。外面那个人是谁他也已经知道了,不是杨好还能有谁?这几个人他不是惹不起,大家都清楚,刚才苏万那一下不过是仗着跟黎簇默契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真刀真枪的打起来不一定是他对手。

 

然而枪比刀快,刀比人快。他手上什么都没有,黎簇的枪口对着他的时候苏万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刀,外面的杨好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又能叫来一帮人。乱拳打死老师傅,他没什么胜算,杨好的人现在在外面安安静静,可要是真打起来,一人一脚都足够把他踹死在当场了。况且就算抛下这些不说,惹了面前这三个人之后的事情,才是真正让人头大的东西。

 

都是道上一时出名的年轻人,各自有各自的朋友和关系,他一个也惹不起。

 

小沧浪到底是生意人,他这般权衡利弊之后就放下了刚才的一切态度。然后他看着黎簇,慢慢的开口:“往后盘口归你了。”

 

“别归我啊,我还得指着你给我当替死鬼呢。”他说完之后,黎簇就笑了出来,然后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小沧浪听他说完,仍旧是长久的思索。不应该答应这一条,但是他现在没有反对的余地。最后还是点头,然后无奈的同意了这么一个过分的要求。黎簇见他答应了,终于是将枪从他脑袋上面拿了下来,看着他的时候仍旧在笑,笑着笑着才继续开口:“东家,放心,我亏待不了你。”

 

黎簇说完,苏万那边就开了门,然后他们两个飞快的转身离开,杨好已经上了车,他们就这样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小沧浪从里面出来,看着外面空空荡荡的,终于还是没忍住叹了口气。到底还是低估了这群年轻人,黎簇精的沾上毛就是猴王,如今猴王把他耍了,他心服口服。

 

回去的路上杨好开车,进城之后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苏万看他这样就笑,问他感慨什么呢?而他只是摇头,回头去看坐在后面的黎簇,一脸的咬牙切齿就开了口:“你也真敢,让我把人全都赶走,你也不怕他兔子急了咬人。”

 

“他不敢。”黎簇玩着手机,头也不抬的开口,然后在半天的沉默之后终于抬头,才看见那俩人还在等他说完。于是他就把手机给收了起来,然后看着他们想了想,终于才慢条斯理的说了起来:“解雨臣要罩你的消息都传出来,他不知道你能叫来多少人,心里发慌是肯定的。但是咱们也没办法让伙计留,就那地方的破隔音,我怕人多嘴杂,再给传出去,往后可倒好了,背黑锅我来,送死也我去,我不合算。”

 

他说完之后,杨好就点头,他说隔音是差劲点,我在门口站着的时候都听见苏万吹泡泡了。苏万听他这么说,直接从口袋里掏出泡泡糖就去扔他,一边扔还一边骂,说你他妈给我吹个没声的,吹不出来我今天打到你叫爸爸!

 

他们两个在前面闹,闹着闹着黎簇也跟着上手了,他捡了一块泡泡糖也去扔杨好。就这么闹了半天,杨好终于急了,一边打方向一边骂人,说你们俩他妈的有完没完,在这样我往沟里开了啊!

 

他们两个听着威胁终于才消停了下来,然后一人嚼着一块泡泡糖就回了城里。苏万和黎簇在某一个繁华的路口下车,结伴走了一段之后各自打车。黎簇看着他,忽然想说什么,又好像忽然忘了,最后还是强憋出来一句。

 

他说苏万,你这个泡泡糖在哪儿买的啊?挺甜啊?

 

“你他妈别没话找话,没啥尴尬的,咱俩的事儿不是过去了吗。”苏万站在他旁边不远处开口,说话的时候满脸都是笑。黎簇点了点头,他说对,过去了,那边有辆空车,再见了啊!

 

他说完,就一溜烟的跑过去拦车,苏万跟在他后面跑了几步之后终于还是没追过他,于是骂了一句就看见黎簇上了车,隔着车窗还跟他招手。

 

日子就这么慢慢过去,临过年之前苏万终于是把伤都养明白了。于是他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去找黎簇,两个人见面聊了一会儿就想起了杨好,于是择日不如撞日,电话直接就给杨好打了个过去,约他出来吃饭。

 

杨好那边背景音乱成了一团,他的声音在里面显得极其微弱,听见吃饭的时候眼睛却也又亮了一下,然后又有人叫他,他应了一声之后才转过来接着开口:“行啊,你俩来找我呗?我这边也快完事儿了,到时候一起过去。”

 

黎簇和苏万应了下来,然后电话挂断之后他们两个出门。年二十八的时候街上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氛围,路边的车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好打了。于是他们两个冻得连跺脚带哈气,街对面有人走过去,黎簇愣了一下之后苏万拍他,问他怎么了。

 

黎簇只是摇头,过了半天才慢慢开口,他说那人好像是吴邪。

 

“吴邪就吴邪呗,他最近在北京呢,昨天才拎东西去我哪儿,说是给我师父的。”苏万说的随意,好像黎簇说的只是看见了一个过去的高中同学。于是黎簇也没再多较真,正好这时候来个了空车,两个人连忙招手,终于踏出去今年的倒数几步。

 

杨好的铺子里热闹的跟年三十儿一样,苏万和黎簇进来的时候他几乎要上了柜台,一边让老账房支钱一边就朝着他俩跑了过来,可算是脱离了苦海。他们三个走出去的时候有老伙计念叨,好像是在跟新入行的小孩说他们的故事。不过故事的主角倒是没听,他们三个上了车,黎簇忽然开口,他说苏万,你有二十了吗?杨好说没过生日呢吧?苏万看了他俩一眼,然后有点很铁不成钢的开口

 

他说你俩傻啊,不都一样大吗,过了年就二十了。


评论(8)
热度(28)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