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24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杨哥线END!马上要到大结局了我还有点小兴奋


24.来时莫徘徊

 

杨好到底还是去苏万哪儿探病了,他跟黎簇一起过去的时候苏万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于是好好的探病变成了一场疯玩,三个人坐在床上斗地主,打着打着黎簇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在苏万的腿上就拍了一下。

 

这一下算不上用力,但是苏万骨头刚好还是疼的直接从床上蹿了起来,然后着地的时候又大喊了一声。床上两个人忍不住就要笑,苏万看他们笑也无奈,过了半天才瘸着一条腿又坐下,甩出四个二之后赢了一局。

 

“我是不寻死觅活了,真他妈疼啊。”苏万一边洗牌一边这么说着,然后黎簇那边电话开始没完没了的响,接起来说了几句之后就要离开。苏万看着他走出去的时候叹了口气,杨好靠在墙上,问他你叹什么气。苏万就只是摇头,过了半天之后才看着杨好开口。

 

“要是以前他这么走了,我肯定心里又不是滋味了。不过他也一样,走之前肯定瞪你。”苏万这么说着的时候就忍不住笑,杨好也一样笑,就在他们两个笑的时候,外面的天眼看着就阴了下来。于是主人转头送客,他说你回去吧,一会儿下雨了不好走。

 

杨好嗯了一声,然后就从床上跳了下来,穿鞋的时候苏万站在他身后,抱着手臂靠在门框上送他。两个人之间隔了一点点距离,脸上都是似有若无的笑。笑了一会儿之后天气阴的更加厉害,于是杨好挥挥手,他说我走了。苏万点了点头,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就又笑这开了口:“别弄的跟生离死别一样,明天再来呗。”

 

他随口一说,然后两个人就都大笑了起来。天边开始下雨的时候杨好还没有离开,他看着站在屋檐下的苏万,不知道怎么想的,忽然就几步跑了进去把他扯出来。然后天边闷雷炸响,中午时分阴沉沉仿佛世界末日。苏万被他拉着跑出院子,腿上隐隐作痛然而还是能酣畅淋漓的笑出来。

 

他们两个就这么一路狂奔到胡同口,杨好打开车门拿出来一把伞递给苏万。然后雨伞打开之前忽然拥抱,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的抱着对方,然后任由大雨落下打湿头发,落汤鸡们在分开之后彼此忍不住嘲笑对方,笑着笑着杨好忽然开口,表情正经且严肃。

 

他说苏万,谢谢你。

 

他们之间很少说这些东西,忽然开口的时候连说的带听得都有点发懵。然而苏万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伸出手去示意他击掌,手掌与手掌碰撞的时候发出清脆一声,他们两个都用了极大的力气,手心里顿时就红了。

 

“话说重了。”苏万收回自己发红的手甩了几下,然后就撑开雨伞慢慢的说话。巨大的伞遮住世界末日一样的阴天,苏万看了杨好一眼,忍不住笑过之后又收敛起了表情,然后认认真真的跟他开口:“咱们永远不用说谢,你俩是我最好的朋友,咱们再说谢谢就生分了。”

 

苏万说完,转身就走。杨好看着他的背影仍旧站在雨里,就在面前的人即将消失不见的时候他忽然大喊,有人应声回头之后杨好笑着开口。他说你好好活着,别一天天要死要活了,我害怕。苏万听他这么说,笑着骂了一句,然后才同样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他说行,朕知道了,退下吧。

 

大雨之中有人在笑,笑过之后又是一次告别,只不过没有人离开而已。

 

杨好就这样湿漉漉的回了家,洗了个澡之后在柔软的床上消磨了半天。晚上的时候这场雨才终于停了下来,北方是没有春秋的,一场雨过后,外面已经冷上了许多,好像继续穿上过冬的衣服一样。

 

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来,杨好伸手够过来床边的电话,然后看了一眼来电人之后忍不住笑了。今天他跟过去的纠缠不清告别,又有远方的温柔眷恋想起来他,怎么会有比这样的一天还完美的日子?杨好觉得大概没有了,以前没有过,以后或许会有。

 

“怎么了姐?”欣喜的声音透过电波传出,然而那边却是半晌沉默无言。霍秀秀好像是想了很久的措辞之后才终于开口,她说要么你来一趟?我有笔生意想跟你谈谈。

 

还有钱可以赚,今天仿佛是什么好日子一样,老天爷疯狂的再给杨好东西。于是兴高采烈的年轻人应了句好就挂断了电话,换上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嘲笑镜子里的人一脸傻笑,然后摸摸自己的脸才发现,正是自己笑成了这个样子。

 

霍秀秀那边和解雨臣在一起,他们两个在漫长的午后深切的关于一位少年展开了一场谈话。解雨臣说他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这些事情,他说杨好的感情未免太过明显了,他说风言风语传出去大家都难做,他说你不能在这样知道任由事态发展了。霍秀秀听着他一条一条的说出了自己同样沉思了很久的事情,然后在过了很久之后才摇了摇头,有点难受的样子。

 

她说那我能怎么办?杨好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依靠了,我不能做的这么绝。

 

说话的时候善良的姑娘已经有点泪光闪闪,解雨臣在窗外的大雨之中站起来,弯下腰蹲在他的小姑娘的面前拥抱然后在拨开了她脸上因为刚才大喊而乱掉的头发。霍秀秀还是不想理他,却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脸认真的低头,问他自己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做错。

 

“你什么都没做错,他也什么都没做错。”解雨臣柔声的安慰她,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好像这样,年长一些的哥哥如父亦如兄,陪着她长大然后接受已经面临的即将面临的一切问题。霍秀秀长叹一口气,她说我已经忘记了爸爸应该是什么概念,只是依赖你,所以我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他依赖我也是正常的。

 

小姑娘说的万般无奈,好像满腹委屈却又找不到一个突破口。解雨臣站了起来,然后转身拿起她的手机递给她,说话的时候一样无奈。他说秀秀,给杨好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吧,我可以成为你的依靠,也可以成为他的。

 

最后还是让步,同样破碎的成长环境让他们三个难免有点同病相怜的痛苦。于是霍秀秀点了点头,咬着嘴唇拨通了电话,对欣喜若狂的年轻人发出一场邀约。

 

杨好还什么都不知道,他下了车站在新鲜的空气里深呼吸,然后抬手敲门走进这间已经来过无数次的老宅,并且定下了接下来的行程。既然今天已经决定跟过去的一切做个了断,那他应该再去跟故人道个别。

 

然后他就这样慢慢的走进去,霍秀秀和解雨臣坐在客厅里看着他,于是他也问好。坐下之后三个人面面相觑,沉默了很久之后还是解雨臣最先开口打破沉默,他说你要不要来跟我做事,我那边正缺人手。一半的真话一半的假话,缺人手不假,可是也还没缺到只差这么个半大小子,杨好听他这么说,又看了一眼霍秀秀,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没明白。然后他用那天与霍秀秀畅谈时候的样子摇了摇头,然后慢慢的开口:“我不想帮别人做事了,解老板,你知道的,伙计的命对你们来说好像不那么算命。”

 

杨好说话的时候有点无奈,他好像误解了解雨臣的意思。于是被误解的人只是摇了摇头,然后笑着摆了摆手,一副好脾气的慢慢跟他说。告诉他自己只是想要帮他一把,告诉他你的盘口还是你的盘口,告诉他不是让他来解家当伙计。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看杨好似乎是懂了,于是便结束了这个话题,摆了摆手之后才继续开口,说出来的东西跟上面既然不同。

 

他说杨好,如果你需要一个依靠的话,我可以成为你的依靠,有些事情总是好说不好听。

 

不是那么难懂的话,杨好几乎在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哈了一声感慨道上那些人丰富的想象力。他想说不是这样的,可是解雨臣和霍秀秀明显都懂,不用说,而那些会随口瞎说的人显然不在乎事情的真相,没必要说。

 

好意自然要领,尤其是解雨臣这种并不过度善良的人的好意。于是杨好说了句好,然后就站起来起身告辞。霍秀秀跟着他站起来,然后张开双手给了他一个拥抱,一触即分之后漂亮姑娘开口,她说:“杨好,我以前没发现,你还挺帅的,喜欢你的小姑娘不少吧?”

 

“那当然了,以前我可是南城吴彦祖。”杨好这么说着,然后三个人都笑了起来。就在小声之后杨好告辞,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解雨臣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自己这次过分善良算不算恰当,但是总之杨好让他感同身受了,他偶尔也想要肆意妄为一把。

 

离开老宅子之后的杨好开着车,一路往公墓开去。前任上司临走的时候来了一招金蝉脱壳,长脑子的人都知道他不过是诈死,却还是没有一个人将这些事说出去。他曾经问过霍秀秀,问她为什么也要一起瞒着,而霍秀秀只是摇头,她说我家里人死太多了,能活一个就算一个吧。

 

于是霍道夫留下一个衣冠冢就远走他乡,杨好在墓园脚下买了一瓶酒之后就抹黑上去。走过一个个墓碑的时候停下脚步,然后他把酒打开放在哪里,地上湿漉漉的不方便坐下,所以他蹲在那里开了口。

 

他说东家,我来看看你,虽然你没死,但是我也不知道你在哪儿,就这么意思意思吧。最近我这边都挺好的,你以前让我学的那些东西现在都用上了,照理说我得谢谢你,但是你要让我跟你说谢谢我也张不开嘴,所以那些虚的就免了吧?我给你带了点酒,虽然不合适,但是我要是空手上来有点可疑。我没什么事儿,挺好的,就是来看看你,说完了我就走了。

 

他说霍先生,现在我要走了,再见。


评论(10)
热度(30)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