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21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21.闪回二:写在一切过程之中

 

吴邪把家业浩浩荡荡的全都搬去了雨村,然后买下了几间房子之后就开始了自己的退休生活。张起灵和胖子跟他一块留下,三个人整天无所事事,过去的风风雨雨都抛到了脑后,江湖事自有江湖人处理,他们现在已经离开江湖了。

 

张起灵住下来之后总是出去巡山,难得能有闲下来的时候,他若是能在家好好呆着了,胖子又该闲不住了。就如同那天一样,张起灵正在院子里晨练的时候胖子如同一阵风一样从屋子里冲了出来,然后就笑呵呵的开口:“走,小哥,我跟你说点事儿。”

 

胖子要说事儿不稀奇,自从搬来了这里之后他一天有大半的时间都想跟人说点事儿。但是稀奇的是他来找张起灵了,往常他有话要说,都是要去找吴邪说的。然后他们两个就嘀嘀咕咕嘀嘀咕咕的,一说就能说上一天。

 

于是张起灵就跟着他走了,他以为是有什么正经事儿,就差带着装备跟着胖子再度出山。然而结局并不是他想的那样,胖子只是带着他到了小河边上,随便从地上捡了个小木棍就开始脏乎乎的泥地上划拉。

 

“小哥,你别怪我多嘴,但是他们几个人太乱套,我得提前跟你说说你不在的时候都发生啥了。”胖子一边说着一边就开始蹲在地上,张起灵跟着他蹲了下来,听他简单的说这波澜壮阔的几年。胖子说完之后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在感慨什么,总之他在地上写下了吴邪的名字,一边写一边仍旧摇着头开口:“黎簇,就是咱们刚才说的那个黎簇,他回北京了。”

 

张起灵嗯了一声,表示自己还在听。然后胖子在一边又连写带说,他说他总感觉大花有点委屈,他说他还感觉那几个小孩都乱成一锅粥了,他说他觉得天真魔障了,他说他觉得这些东西可真是太他妈乱套了。

 

胖子说着说着好像气到了自己,然后他将手里的棍一扔就站了起来,自己找了块石头坐下之后大概是觉得蹲的腿有点麻了,便一边锤着腿一边继续自己刚才的高谈阔论,给张起灵把每个人都分析了一通之后终于开口,下了个总结。

 

他说好不容易吃上两天安生饭了,给他们撑得。

 

张起灵仍旧是嗯,他没有什么太多想要说的。一个人沉默寡言并不能代表什么都不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物啊?道上一尊佛爷,谁被红尘迷了眼睛也迷不住他的。如今他愿意在这儿听胖子絮絮叨叨的说这些家长里短琐事,也不过就是忽然闲下来之后无事可做,胖子想说,那他听就是了。

 

总之张起灵什么都知道,人间还有繁华是他没见过的?犬马声色之地,灯红酒绿之时,该看过的都看了,该明白的都明白了。但是他也就只是看,之时明白。胖子说的这些他不在意,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胖子去接电话的时候就听见吴邪在那边已经有点着急了,他说你们俩晚上吃不吃饭了?我做完饭等了你俩一个多小时了,不回来吃能不能提前给我个信?我做了四个菜,四个菜!

 

“好了好了,胖爷我这就带着小哥回去,你别跟我俩让你独守空房一样。”胖子照例跟吴邪贫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才发现天色确实已经不早了。拉着人说了一天这种八卦,连个午饭都没吃上,胖子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他扔下了手里的小木棍,就招呼张起灵回去,走回去的时候他还在念叨这个事儿,也不忘了最后提醒一句,他说小哥,你别跟天真说我跟你说这些了啊,他不爱听。

 

吴邪确实是不爱听,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的这种感情能称得上爱情或者喜欢。作为一个聪明的成年人他拎的清,这只是共同经历过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之后的后遗症。过去都说人生有四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一起嫖过娼。

 

对于他来说这群人没跟他一起干过这四条里任何一条,但是本质上总还是差不多的。人总是会对在一些特定的时候站在自己身边的人产生特殊的感情,不管那个人是谁,有条件的信任和巨大的危险总是会这样的。吴邪自己曾经在庙里停留很长时间,说不上大彻大悟,但总还是明白一些的。

 

所谓的四大铁,说到底也就是一起一无所有,一起出生入死,一起同舟共济,一起纵情声色。

 

于是吴邪在他们进来之后只是大手一挥,然后就张罗着开饭。饭菜从锅里端出来的时候已经有点凉了,胖子还没来得及埋汰上吴邪几句,就被他抢先开了口。三菜一汤摆在桌上,吴邪如同过去的往昔里那样发脾气,筷子拍在桌上的时候啪的一声,抢占先机就骂将起来。

 

他说你们两个能不能有点团队意识?我一个人在家里做饭,给你们预备一桌子菜,然后你俩背着我不知道去哪儿完了,这么做合适吗?小哥,你说这么做合适吗?算了不问你,胖子,你说这么做合适吗?

 

“不合适,不合适。胖爷我下次一定不在背叛组织了,天真同志说的对,咱们是一个团队,一个团队就应该一起吃饭。”胖子一边往嘴里划了米饭一边含混不清的开口,吴邪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顺着梯子就要下桌。然而却被一双手紧紧拉住了,胖子也是个人物,他就这么一双筷子上下翻飞,一边还能手跟钳子一样把吴邪攥在哪里,一边嚼还不忘一边开口:“天真同志,你这个浓眉大眼的想要叛变组织?快吃快吃,一个团队就要一起下桌。”

 

他嘴上这么说,也不过就是因为吴邪这几年里折腾瘦了太多,这不吃那不吃像个青春期的挑食青少年。在家里的时候有爹妈盯着还能多吃几口,跟他们几个在一起就开始变着法找理由留下饭桌子。

 

胖子没孩子,所以他对于挑食的小年轻没办法,就只能硬溜,能多吃几口算几口。

 

吴邪倒也承他情,毕竟他本什么也没什么心理障碍或者身体障碍,就是这几年三餐不规律给饿的没了胃口,能多吃两口的时候还是吃的。而且他也知道自己身体就那样,再不多吃点可真是往后都没劲折腾了。

 

于是三个人就这样把一桌子才都吃完了,石头剪子布之后胖子输了端着一堆盘子筷子进去刷碗。吴邪仍旧坐在餐桌边上,拿着手机看着张起灵,欲言又止半天之后终于还是开了口。

 

他说小哥,胖子是不是拉着你讲那些事儿了?

 

他不愿意说,对于他来说张起灵的存在特殊,毕竟这么是他目前认识的人里唯一一个还不知道他这几年的事儿的人了。吴邪恋旧,他怀念过去的那个自己,张起灵在的时候他才觉得过去那个像个傻逼一样的自己还活着,毕竟他不知道后来的事情,可能在他心里自己还一直都是过去那个愣头青。

 

张起灵听他这么说,想了半天之后决定放弃胖子的叮嘱,然后他点了点头,仍旧不说话。吴邪捏着手机嗨了一声,然后坐在那儿就开了口,他说你别听他白话。

 

“别听谁白话啊?”胖子这个时候也收拾完厨房出来了,一边擦手一边就跟着搭腔。吴邪看了他一眼,然后没理他,自己拿着电话就往屋外转去了。胖子在他出门之前问他,说你干嘛去?吴邪头也不抬,一边的等着电话接通一边就开了口。

 

他说我给黎簇打个电话,一会儿就回去了。

 

胖子看着吴邪这样,忍不住就跟张起灵挤眉弄眼的。他想说你瞧瞧,你瞧瞧,一天看着好像那么回事儿是的,就是他眼睛迷的最深。张起灵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却也大概能猜到是个什么意思,于是他点了点头,就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雨村的土屋隔音太差了,张起灵躺在床上先是听了半天胖子看电视的声音,然后又听见门开门关,吴邪从外面走回来的时候两个人说话。胖子说你也差不多就得了,成天惦记这个惦记那个不累啊?咋的你还想救苦救难啊?你要是有这个本事先别说别的,我先给你磕俩,你让我当个善财童子就行。

 

“我封你当天蓬元帅还差不多。”吴邪的声音在那边响了起来,嗓子里沙沙哑哑的似乎有点刚才在外面冻着了。然后又是一通拉桌子拽凳子的声音,一顿折腾之后人好像是终于坐下了。胖子那边不知道看见什么了,又是啧了一声之后才开口:“你还给谁打啊?你这电话打了有俩小时了!”

 

“就打了一个,你别吵吵,我给小花再打一个。”吴邪说完这句话之后外面又陷入了平静,然后张起灵翻了个身,又开始换了一个窗口看。外面细细碎碎的说话声隔着墙听不见,但是他能感觉到吴邪好像在讲道理,就跟十几年前他跟一群伙计讲道理那样,除了嗓子变哑了,好像没什么太大差别。

 

“行,我知道了,你早点睡。”吴邪好像说完了最后一句话,终于挂断了电话。张起灵又翻身,然后耳边胖子的声音响了起来,连损带骂的说你能不能别总想把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揽,都是成年人了,你这么一搅和更乱套你知道不知道?吴邪听他这么说之后好像叹气了,然后又开始跟胖子一点点掰扯,好像讲道理又好像只是在耍贫嘴,总之外间说话的声音一直没停下,伴随着电视声响成乱七八糟的一团。

 

吴邪到底怎么反驳的张起灵没听见,他睡着了,也没有听这些事儿的爱好。


评论(20)
热度(30)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