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14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14.终于迎来今天这欢聚时刻

 

第二天早上苏万起来的时候还不算太晚,手机上黎簇和杨好给他发了好几条微信,一条一条看过去之后才知道这件事儿现在已经人尽皆知了。杨好说他你是不傻,我们受他人情也就算了,你直接把自己往火线上送啊?黎簇问他吴邪是不是骗他,说吴邪不是人,偏偏他们这种没危险的也就算了,怎么还骗你干这种事儿?

 

苏万看完之后给他们回消息,只说了句没事儿。然后他接着翻消息,才发现吴邪已经把车票的信息发到了他的手机上,让他找个时间去取票。他回了句知道了,然后才开始洗漱准备出门,瞎子看着他急匆匆的,脸上始终似笑非笑。

 

下午的时候伙计们又上了门,苏万像是个售票员一样堵在门口发车票,发完之后拍拍手,告诉众人按照上面的时间集合。人都走了之后他才坐到了葡萄藤下面,又开始没完没了的折腾那点野草,一副要让这里寸草不生的架势。

 

“你别折腾他,有什么事儿冲我来。”瞎子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看不下去眼了,于是他离着老远扔过来一块小石子,就这么跟苏万开了口。苏万抬头看了看他师父,忽然就忘了自己在这儿折腾什么,于是摆摆手就放过了野草,回屋睡觉去了。

 

五天之后,苏万出门,又过了两天,他们终于是下了火车。

 

那边有人来接,上了车之后一路就往山里开去。山路崎岖坎坷,几辆车一辆跟着一辆的前行,安营扎寨之后有人来问安排。苏万只是让他回去,说等一会儿一起说,然后就从行李里拿出来瞎子给他写的稿,又看了一遍。

 

准备工作完全之后,苏万走出了帐篷,他招呼人过来开会。说是开会,也不过就是一群人坐在一起抽烟,苏万按照稿子里的东西交代这一次的目的跟打算,不得不说,瞎子师父还是经验丰富,一篇稿子背完之后,所有人都已经对他刮目相看。

 

“小苏先生,你的意思咱们明天下去?”有人这么开口,不知道谁先开始叫起来的,上一次的小苏这次变成了小苏先生,带着一点旧社会的封建气息的称呼苏万一开始还有点不太适应,被叫了几天之后终于习惯了下来。于是他点点头,说没错,一会儿就开盗洞,散一夜再下去,咱们不着急,还是稳稳当当发财。

 

他自己的性格透了出来,苏万不是个急性子,他总有点慢工出细活的意思。熟练的老手们对于他这个安排表示满意,然后又说了几句之后才各自散去。苏万在他们离开之后坐了下来,手里刚才做好的小抄已经被汗水弄的模糊一片。

 

他是真紧张,这些人的年龄加起来够他再活几辈子,一个个看着眼神就知道是穷凶极恶之徒,他没办法不害怕。

 

不过还好这一波算是熬了过去,剩下的就没什么难得了。苏万知道这群人不服他,不过下去之后他也不需要他们服他。吴邪那边过来的三个伙计都是好手,还是知根知底的好手,有他们带着,苏万算不上心安,但总不能算慌得一点注意都没有。

 

一切按照计划如期进行,第二天上午九点多的时候众人终于准备下去。打头的是解雨臣的伙计,跳下去的动作那叫一个干脆利落,他就混在倒数几个的位置也跟着跳了下去,再往后全都是知根知底的人。

 

虽然吴邪说他不下去也行,但是苏万知道他还是得下去。吴邪要捧他,那他就得把戏唱足了,有人垫着的时候他从来都不慌,这一次在他看来比上次还有让人轻松,毕竟上次他可以说是孤军奋战,这次好赖不济,总是有队友帮忙的。

 

一路上都顺顺利利的,有几个小机关打头的伙计就直接干脆利落的解决了。他们稳稳当当的到了主墓室里,棺材安安静静的在哪儿躺着,有人张罗着开关的时候后面吴邪的伙计拉了苏万一下,小声的说话,他说小苏先生,这个得你来。

 

不愧是吴邪的伙计,见过大风大浪的连演戏都要求个全套。苏万想说自己不会,但是他转念有一想,自己七十二拜都拜了,又怎么能差这一哆嗦?于是前面热热闹闹的商量谁来开棺的时候苏万无声无息的走了过去,吴邪的伙计跟着他穿过人群,然后他站在哪里的时候长叹一口气,平静的开口。

 

他说,说我来吧。

 

没有人提出任何意见,不知底细的看他一脸镇定以为瞎子的关门徒弟就应该有这个本事,知道底细的更不用说,就是他们窜起来的这个事儿。

 

刀子插进棺材缝里的时候苏万感觉到自己的手有点抖,他生怕开出来点什么吓人东西自己一下就丢了人。然而事实证明开棺必起尸的是吴邪,也就只有无邪。大多数挖坟从业者还是没有他那么丰富多彩的经验的,就比如苏万现在打开棺材,后退了两步之后黑气散尽,只剩下满屋子的臭味跟已经烂的看不出来男女老少的尸体。

 

“拿东西走人吧。”苏万强忍着恶心这么开口,伙计们点了点头就开始大扫荡。他仍旧没有凑过去,只是站在入口出深深呼吸。粽子太恶心了,恶心的已经超出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那一团人烂的他感觉自己这辈子再也不想吃肉了。

 

然而恶心也没用,很快就有人招呼他,说小苏先生,嘴里有块玉。苏万没办法,他强忍着想要吐出来的冲动走过去,跟他说那你就拿啊?叫我他也不能变成两块。然而伙计脸上就犯了难,他说粽子嘴里的东西,我们一般都不敢动的,万一给折腾起来怎么办?

 

他说的合情合理,苏万想说那就算了吧的时候忽然看见他眼神里那种轻视的东西油然而出,看来还是自己恶心的太过明显,到底让人轻看了。于是苏万摇了摇头,然后撸起了袖子之后硬着头皮开口:“拿吧,我来。”

 

说着话的功夫,手就探了下去。周围的伙计们已经预备好了刀子,虽然谁都不觉得烂成这样的还能起来作妖,但是有备无患总还是好的。万一老天爷不开眼,烂肉变成大粽子,少了条胳膊总比少条命要好。

 

苏万还是有点不敢看,然而这时候也没办法不看。他就这么把手伸进去粽子嘴里的时候刚才那个说话的伙计就在远处冷冷的看着,然后忽然就又起了点坏心思,他就这么慢慢悠悠的坐过去,在苏万身后假装绊了一下,差点就把人整个推进棺材里面。

 

幸亏胳膊撑了一下,才没整个人摔进去。苏万自认年纪小,一路上跟他们都和和气气的,连大声说话都没有。然而如今这么一遭下来,饶是个什么人都得生气。这时候也顾不得恶心害怕了,手上飞快的把粽子嘴里的玉抢了下来,有人拽了他一把之后苏万终于重新在地上站稳,然后他将玉扔给了别人,想也不想的一耳光就甩了过去,嘴上恶狠狠的放话。

 

他说你他妈不是喜欢这个玉吗?信不信我塞你嘴里等二十年后让别人来你这儿拿?

 

他看起来十成十生气的样子,有人开始打圆场说算了算了,知根知底的伙计却只是在冷冷旁观。那个人挨了一下子之后也急了,他本来就看不起这么个年轻的铁筷子,两个人吵了几句之后就要动手。然而苏万的动作比他更快,一把就抢过了伙计手里的刀捅了过去,对面刀还没来得及落下的时候就已经软了下去,瞎子教给他的东西到底还是有用。

 

“刚才那块玉呢?给他,然后给我把棺材盖子盖上。”苏万言出必行,交代了几句之后就这么转头往外面的角落里走了过去。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实话实说,这群人多多少少都有点看不起苏万,觉得他一身书生气,觉得他还是个小孩呢。然而如今这么一出下来也没人敢起刺了,他们没想到他真的有杀人的胆子。

 

吴邪的伙计悄无声息的跟着他走到了墓道转角处,还没来得及说上两句话就看见苏万扶着墙就开始吐了起来。他吐了半天也不过就是干呕,不管是杀人还是摸粽子对他来说都太恶心了。于是他回头的时候伙计递给他一瓶水,苏万喝了一口之后又吐出来,然后又开始翻来覆去的洗手。一瓶水都用完了之后手还是抖,苏万安静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一句话。

 

他说去他妈的,太恶心了。

 

还能骂人就是好的,伙计看他还没有崩溃的症状也就放了心,他这一趟的任务就是来陪太子读书的,太子读中状元了怎么都好说,太子要读疯了,他也捞不着好果子。眼前太子精神状态良好,就是怎么看都有点真被恶心着了,于是他就拍了拍苏万的肩膀,给他顺了两口气之后笑着开口:“小苏先生,我估计你最近是不想吃肉了。”

 

苏万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他过了半天才终于把这口气顺了过来,烟被点燃之后抽了两口又熄灭,苏万终于是压下去了恶心,于是他看了看那个伙计,笑着开口,说走吧,该回去了,这地方太恶心了。

 

回程平静,苏万走在第一个开路,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开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是想早点上去,再在下面呆着他要疯了。他们上去的时候太阳刚刚落下,山风吹散里面腐朽的味道。满载而归的时候有人已经开始清点,苏万上树坐着看自己的手,看着看着又开始恶心的情难自已。于是他翻身跳了下去,新的死人和旧的死人在眼前交错出现,手开始抖的时候他又闻到了那种腐败的味道。于是苏万翻身从树上跳了下去,扶着树干又开始一个劲的犯恶心。

 

这一次没有人发现他,苏万吐的一塌糊涂。


评论(5)
热度(27)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