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16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快要写到!三分之二了!请给我掌声!


16.知交半零落

 

杨好收到黎簇消息的时候终于是松了口气,这个消息传来代表前面的事情都已经顺利完结,苏万活着出来,黎簇足够扬名立万,这就足够他去烧柱香了。

 

他该忙的日子还没有到,于是杨好又这么无所事事的呆了几天,在第三天的傍晚,他来到铺子里的时候忽然看见苏万已经坐在那里了。他换上了一身干净衣服,看到他的时候兴冲冲的打招呼,他说杨好,咱们要发达了。

 

在此之前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能带出来什么,杨好也不知道。于是他对苏万的兴奋有点看不懂,然而苏万只是示意自己去看之后就离开,好像特意来了一趟又等了这么久只是为了对他说这么一句话。

 

没有挽留,杨好现在对于苏万看的已经很开了,你要走便走,你要来就来,他不打算强留也不打算剖白心迹,他至今为止仍旧相信爱情与友情,所以他不打算做哪些无用功,让自己成为一个普世意义上的可怜人。

 

伙计们也热热闹闹的,仿佛发了大财一样兴奋不已。杨好被他们拉过去看了苏万带来的东西,老伙计一点一点的清点货物,列出来的单子交给老账房,老账房看过之后连算盘都不打了,长满皱纹的双手有点颤抖,苍老沙哑的声音分外激动。

 

他说小东家,这些东西要是能顺利出给小九爷的话,咱们就活了。

 

这一句话下来杨好就知道了这是多大的一笔钱,现在他这个堂口半死不活的吊着,就靠那一点点游客零买零卖,总是成不了大气候,而如今这些东西倒是真救了他的急。吴邪还是聪明,苏万需要一个机会打出名号不用再给人卖命,他就让他去当铁筷子。黎簇需要一笔大生意里来证明自己好让他能在小沧浪哪里有站稳脚跟的基础,他就让他去跟解雨臣谈生意。

 

而杨好这里最好办,杨好需要一笔钱来盘活堂口,吴邪就给他一笔钱,给他钱的时候顺便还能救济别人。

 

当天晚上杨好的堂口彻夜亮着灯,所有人都因为终于有了活路而欣喜若狂。东西一点一点的被清点出来然后装箱,解雨臣的人会在太阳升起之前来拿东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总是能让人心生愉快。

 

全都收拾完之后杨好仍旧坐在门槛上等着,外面的行人越来越少的时候他忍不住有点想笑。曾经他以为自己手里拿的是最烂的牌,现在看来好像就是那副烂牌让他如今的路比别人更好走一些。卷进这片江湖里不是他的本意,出人头地也不是他的愿望,但是现在一切的事情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杨好年轻,他现在有了第一笔盘活自己的大钱入账,剩下的所有一切都是他熟悉的,霍道夫强迫他学会的那些东西如今都可以用上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为吴邪解雨臣或者霍秀秀那样的人物,但是他终于可以确定,自己能活到老了。

 

曾经一切他抗拒的给他痛苦,却也成就了他。

 

他这么想着,就抬头去看远方。从这个角度看去路上行人稀少,路灯影影绰绰的好像没有什么,总之看来看去都是一片坦途,就如同他的未来那样平坦而又宽敞。杨好早就有了名气,他现在什么都有了,终于可以给自己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了。

 

感慨的时候远处车灯亮起,有点晃的光线之下杨好眯起眼睛去看,走下来的人还是熟悉的脸。解雨臣的人到了,伙计引他进来的时候就要给他看看成色,然而那人却只是摇头,他说小杨哥,你的堂口我们还信不过呢?谁不知道你做事儿干净细致?

 

那人说的好像开玩笑,于是伙计们也都笑了起来。杨好收了解雨臣的支票之后终于有了实感,他将钱给了老账房之后又说了一声,就自顾自的回去。走在路上的时候仿佛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了,电话拿在手里的时候他想要给霍秀秀打电话,跟她说一声,告诉她自己终于出息了。

 

然而电话还没来得及打出去,铃声就响了起来,正是霍秀秀的电话。于是杨好接起来的时候带着一点情不自禁的喜悦,好像小孩子拿了多小红花也要迫不及待的给家长展示,于是他就这么喜滋滋的开口。

 

他说姐,谢谢你,也谢谢吴邪和解雨臣,我这边活了!

 

杨好的欣喜似乎感染了霍秀秀,电话那边欣慰的开口,她说那就好,那就好,姐也不求你有多大出息,你能养活自己就行。

 

电话两边至此都是和睦且快乐的,然而霍秀秀在这个时候忽然画风一转,她好像猛地想起来什么一样忽然压下了嗓音。说话的时候能听出来应该是在外面,有嘈杂的声音已经咿咿呀呀唱戏的声音,霍秀秀就这样在背景音里开口:“杨好,你来老宅子一趟,等我一会儿,我有事儿要跟你说。”

 

她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杨好心里忽然一惊,他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儿,但是霍秀秀如此严重的样子就已经足够他跟着慌。于是他立刻反身折回铺子里,第二次作威作福强行征用了一辆车就一路绝尘而去,到霍家老宅子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深呼吸。

 

敲开门之后走进去,里面管家似乎已经得了信,引他到书房里坐下之后一句话也没有多说就转头离开。杨好定定的看着书架上一本又一本他没看过的书,暗自出神的时候心里念佛,他求霍秀秀千万别出事儿,无论如何都不能出事儿。

 

这一次好像又灵验了,霍秀秀走进来的时候杨好长舒了一口气,然而还没来得及把心揣回肚子里,他就听见对面的人沉声开口,听完又一次如坠冰窟。

 

霍秀秀说,她说苏万的事儿现在传开了,人人都说他手上有值钱东西,我在新月饭店听见他们有人要闹出点事情了。

 

“这?苏万不是刚回来吗?”杨好有点惊讶的开口,他现在感觉自己脑子已经不太转了。霍秀秀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之后终于坐下,手托着脸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开口:“我知道苏万夹喇嘛发财了,我还知道黎簇去找小花哥哥谈生意,就算是你不给我打电话,我也知道你刚刚得了一笔钱。”

 

她说话的时候不再像是平时杨好面前温柔的姐姐,霍当家的架势从几句话里就已经足够震慑到底还是年轻的毛头小子。杨好愣了一下之后终于想明白了,这条道上消息永远跑的比人快,苏万回来之前这一场祸事就已经定下了,他们只是在等最后一个眼见为实,以及确定什么时候才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你哪儿缺不缺人手?缺的话我给你拨点人,完事儿之后你还给我。”霍秀秀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去门口叫人弄点喝的过来。杨好坐在哪儿努力的思考,然后想了半天之后终于开窍,他看着坐在哪儿喝热可可的霍秀秀,忽然带着一点疑惑开口。

 

他说姐,这是不是吴邪安排的一部分?

 

霍秀秀听他这么说,终于是笑了。本来她生怕面前这个愣头青不开窍,才这么急匆匆的帮他筹备下一步,然而现在看来倒是她轻看了他。不过就算是杨好想通了,那这个事情也还是不好办,没有人知道对面会有多少人,杨好现在根基没有那么稳,霍秀秀怕他经不起折腾。在她看来杨好是吃过大苦的,往后的日子多少人帮衬着都不算过分。

 

“姐,你别操心了,既然都是这么安排的,我们自己处理。”杨好抓起另一杯热可可,喝了一口之后甜的直皱眉头。霍秀秀想要骂他,骂他不懂事儿,什么东西就知道自己莽莽撞撞去探,不过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毕竟她自己是被一路保护着长大的,在这条路上没有人能确保自己就能稳稳当当平平安安的帮别人一辈子。曾经老九门何其风光,奶奶的脑袋放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她不也还是孤立无援。

 

“你不爱喝别喝,给我放下。”于是霍秀秀又笑着转了话头,她假装生气的数落杨好,然后看着他强行喝下去那一整杯热可可之后忍不住就笑了。紧接着她就开始送客,杨好不懂事儿,她总不至于不懂事儿,他自己看不明白的东西,她未必看不明白。

 

杨好走出霍家老宅子的时候还不算太晚,他看了一眼时间之后给铺子里打了电话,只说最近几天留神点,没准就要出事儿。暴富之后必有大劫,这在道上已经成了没人明说却各个心里都有数的东西。所以伙计们好好的应了,各自都加起了十二分的小心。

 

然后杨好站在路边,他拿着手机迟疑很久之后终于还是把电话给黎簇打了出去。致爱丽丝的旋律里他想起了他们上一次算不上完满的见面,但是若是苏万有事儿,他们一个也摘不出去,这种时候总不再是夹生的时候。

 

但是黎簇没接他的电话,音乐响了几遍之后机械的女声响起,告诉他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杨好有点气他的不合时宜,还没来得及再打第二个电话的时候,微信进来了。

 

黎簇说苏万的事儿我们都知道了,不用特意说一次了。


评论(35)
热度(31)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