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18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18.处处霓虹

 

他说黎哥啊,第三件事儿,你对自己好点,别总钻牛角尖了。算我求求你成吗?算我遗愿成吗?你别让我到那边都闭不上眼睛。

 

苏万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在笑,黎簇已经哭的都不太会说话了。他想说好,想说你别挂电话,我现在就去找杨好,我俩去救你,你挺住。然而这一句话的苏万忽然变成了个急脾气,他几乎没有给黎簇任何反应的时间就挂断了电话,临了的时候,电话那头只有剧烈咳嗽的声音隔着电波悠悠传来。

 

“苏万?苏万!”黎簇站在大街上冲着电话大喊,然而已经挂断的人没有办法听他说话了。他原地转了几圈之后理智终于重新回到了脑子里,然后他给杨好打电话,抹掉眼泪之后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冷静很多。

 

他说杨好,你来找我,苏万出事儿了,咱俩得去救救他。

 

苏万挂掉电话之后仍旧躺在地上,躺着躺着身上难受的地方还是那么难受,但是他知道自己是死不了了,顶多是躺一个月半个月的也就该好了。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又有人影过来,苏万脑子里一片浆糊,他现在分不清来人是敌是友,不过是敌是友他也没力气了,只能是听天由命,但愿老天保佑。

 

“躺着呢?”声音比人来的更快,离着老远苏万就知道是他师父来了。于是最后的那点戒备也消失,只是等着人走过来。瞎子过来的时候看着这一片惨状忍不住哇了一声,然后墨镜后面的眉头微微皱起,他没有急着去看苏万什么样,只是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把刀挨个补了一下,然后才走过去蹲在他身边,重复刚才的话:“躺着呢?”

 

“躺着呢,挺疼的。”苏万笑呵呵的回他,瞎子让他疼也忍着点,然后确认了一下他身上重要的几块骨头都还好好的之后就站了起来。然后两个人隔了一段距离,瞎子长舒了一口气,又恢复了平时那种笑呵呵的样子开口说话:“没事儿了,我带你回去?”

 

他这么说,苏万也摇了摇头,一颗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死不了总是好的。现在他不想站起来,也不想回去,所以他就躺在地上,伸手管瞎子要烟。他师父骂了一句事儿多之后还是给他点上了,然后苏万接着他的手抽了两口之后就摇摇头不要了,紧接着在他师父把烟叼了回去之后才慢悠悠的开口。

 

他说不回去,死不了,我等我黎哥来找我。

 

苏万说话的时候还带着点耍嘴皮子的意思,瞎子骂了一句什么他没听清,就只是这么看着他师父高高的一个在路灯里面目模糊。瞎子也没强求,他只是摇了摇头,就转身走了,要出巷子口的时候又飘过来一句话,他说那等你黎哥来了,让他赔我车,我刚买了五年的新车,一下就让你给炸报废了。

 

“我知道了,你怎么这么抠?”苏万一样喊着跟他回答,跟往常一样嘴贫的不行。瞎子没理他,只是安安静静的走了出去,站在路边的打车的时候脑子里开骂。他心说傻逼,都是傻逼,没他妈一个聪明人。

 

杨好找到黎簇的时候两个人看起来都已经没有悲伤的样子了,一个开着车狂奔一个就给苏万打电话,这一次苏万倒是接了,他好像知道他们两个要干什么,只说了一句微信给你发定位就挂断了电话。黎簇握着电话看着开车的杨好,长舒了一口气之后开口:“还活着,说是微信给我发定位。”

 

这么个消息对于他们此时来说不亚于中了五百万一样兴奋,两个人具是松了口气之后苏万的定位也发了过来,然后导航打开之后就沿着路一路狂飙。这时候已经没人在意是不是超速了,比起一张罚单或者两分,苏万还活着更加重要。

 

应该半个小时才能到的路程他们用了十五分钟就赶了过去,黑暗的小巷子一眼仿佛望不到头。杨好在巷子口就把车停了下来,然后两个人跳下来之后就开始往里面走。手机被当成手电照亮,高一声低一声的苏万喊个没完没了。

 

“你俩他妈叫魂呢?”走到深处的时候终于听到有人回应,苏万气若游丝的还在骂人。也顾不得话说的合不合适了,杨好和黎簇对视一眼之后就看见苏万躺在地上,看着他俩的时候似乎还在笑。

 

于是两人一左一右的就跪了下来,慌慌张张的问他有事儿没事儿,问他这是怎么弄得。苏万到好像是最不着急的那个,他一边一把推开之后还是在笑,他说你俩站起来,顺手把我也给带起来,我还没死呢,别一边跪一个。

 

这句话说完,杨好蹭的一下就从地上蹿了起来,然后他伸手去拉苏万。黎簇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在苏万起来的一瞬间也跟着起来了,两个人伸手要扶的时候苏万摆了摆手,然后他自己晃晃荡荡走到路边,扶着电线杆子就开始没命的咳嗽。

 

“苏万,你不应该是这样的。”杨好看着他咳嗽时候颤抖的肩膀,跟看起来就已经骨折了的胳膊,沉吟半天之后终于还是这么开口。苏万让他别说话,然后接着扶着电线杆咳嗽,仿佛咳嗽了一个世纪之后才终于停下。

 

他用已经断了的那只手想要去摸裤兜里的烟,疼的自己倒抽了一口冷气之后换了崴到的那只胳膊,然而还是疼的让人皱起了眉头。于是苏万用自己身上少见的,还好好的眼睛瞪了他们两个一眼之后开口,说有点眼力见,给我点根烟。

 

黎簇立马就把自己的烟掏了出来,给他点上一根之后送到了嘴边。苏万抽了两口之后又咳嗽,咳嗽完了之后又抽烟,一根烟抽完之后总算是能站住了。杨好看着他靠着电线杆子的样子摇了摇头,又一次重复:“苏万,你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说话的时候有点愁苦的东西在里面,然而却早就是不是那种少年强为辞赋说新愁的样子。毕竟对于他们来说生长期被按了加速键,那点总是诗的少年情怀已经被扔到了脑后。杨好只是感慨,他在感慨一些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苏万听他这么说,倒是又笑了。然后他摇了摇头看着杨好,看了很久之后又看黎簇,两个脸上的表情都有一些不忍,尤其是杨好脸上更多了一些心疼。苏万知道他在心疼什么,那天晚上他们把话说的很明白了。但是既然苏万一开始选择了装傻,那他就一定会装傻装到底。于是他就这么看着杨好,一边摇头,一边慢慢的,用他现在那个支离破碎的嗓子开口。

 

他说我应该是怎么样的?你叫我苏万,我就还是苏万。

 

苏万这么开口,杨好沉吟片刻之后终于还是点头。然后他就看着苏万伸手去抓黎簇的胳膊,碰到的一瞬间疼的又收回了手。而黎簇就如同那天那样,连忙搀住了苏万,说走,咱们上医院。

 

然而满身是伤的人不肯动,刚才一次让他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有些话苏万觉得有些话必须现在就说清。于是他就这样哑着嗓子,在脸上的笑容全都消失不见之后急匆匆的开口:“我刚才求你的事儿还顶用吗?前两条我自己解决,就说最后一条,黎哥,最后一条还算数吗?你告诉我,还算不算数?”

 

他说的太惨了,黎簇连忙点头,他说算数,算数,咱们先去医院。苏万听他这么说,却好像心头一口气终于松了,两眼一闭眼前一黑,就这么昏了过去。黎簇当时就有点蒙了,他刚想要晃苏万让他醒过来的时候杨好却突然急了,一把就把苏万给拎了起来,然后大声的就喊了起来:“送医院啊!等什么呢!”

 

他这么说着,黎簇才忽然缓了过来,然后他跟杨好一个抬头一个抬脚的就把人给弄进了车里。回程换黎簇开车,苏万身上的伤看起来实在是太不像好来头的一身毛病,于是杨好打电话,托霍家的关系找人看病。

 

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已经有人再等了,杨好和黎簇把人抱上推车之后人就直接进了手术室。他们两个在外面沉默不语的等着,等了三个多小时之后终于有人出来,说了一句没事儿了之后苏万就被推了出来进了病房。

 

病房外面他们两个仍旧犹豫,杨好透过玻璃看了一眼之后黎簇回来,他说没事儿了,麻药过去了就能醒。杨好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之后起身就要走,追了他一步,然后开口发问:“你干嘛去?”

 

“我先走了,你陪陪他,他醒过来肯定想看见你。”杨好这么说着,就毫不留恋的离开了。黎簇走进病房里坐了一会儿,盯着吊瓶里的药水一滴一滴下来的时候叹了口气人,然后去拿苏万的手机,打了个电话之后就也转身离开。

 

他不能看见我,他应该看见别人。黎簇站在医院门口这么想着,然后招手打车,报了个地址之后回家,换掉了一身沾满血的衣服之后将自己扔到了柔软的床上,长长叹了一口气陷入了沉睡之中。

 

苏万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瞎子坐在床边守着他,听见动静就过来问一句感觉怎么样?他想了想,说了一句浑身疼之后瞎子骂他,说你就是活该。苏万挨骂也不急眼,只是笑着开口。

 

他说师父,一宿没睡啊?


评论(26)
热度(39)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