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17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17.相思

 

杨好看着这条微信,终于还是摇了摇头。黎簇心结太深了,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但是这个铃铛他解不开,没有办法,只能就这样一直的拖着。

 

夜色落下的时候苏万准备出门,临走之前接到了杨好的电话,告诉他最近一段时间小心点,别惹上无妄之灾。电话那头说的慌忙,他倒是比所有人都更加平静,一边穿鞋就一边说着好胡乱答应。瞎子从屋里出来的时候他刚刚挂断电话,然后手机放起来的时候就准备出门。虽然小徒弟已经成年了,但是监护人总是忍不住要多一句嘴。

 

“干嘛去?”声音从那边飘过来,苏万站在门口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他师父这个点也一样是衣冠整齐,好像随时准备出门一样。于是他摇了摇头,晃了晃手机就笑呵呵的开口:“有人找我,我出去看看。”

 

瞎子点了点头,他自然是知道事儿到临头躲不过去的道理,如今他能给苏万消灾解祸,但是他总没办法一辈子把人收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所以他就只是比了个电话的时候,然后一边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一边笑着开口。

 

他说你到了之后给我发个地址,要我过去的话就告诉我一声。

 

苏万应了一声,然后承了他的情就出门。外面吃完饭的人稀稀落落的往家里走,他开着瞎子的车在路上找约定的地方。他对那一片不太熟,乱七八糟的小胡同钻的人头昏脑胀,不过索性还是被他找到了。这么个地方苏万自己都太清楚到底应该怎么形容,于是他就只是在微信上给瞎子发了个定位,然后就把手机揣了起来。

 

陈旧的大门被一脚踹开,苏万走进去的时候气势汹汹。屋子里有人已经站了起来,领头的人不怀好意的看着他,语气轻佻而又放肆的叫了他一句小苏先生?苏万点了点头,他还没那么大脸人家叫什么他都能一口答应下来,于是他就只是慢慢的笑然后慢慢坐下,一样轻佻的开口:“没错,我是苏万,您吃了吗?”

 

他说话的时候对面的人也忍不住要笑,屋子里的错综复杂的味道苏万并不喜欢,于是他连寒暄的心情都少见了,就只是坐在哪里,然后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的开口:“你们想要什么?算了你们要什么我也没有,别要了。”

 

苏万自顾自的说,然后自顾自的驳回,紧接着他起身就要走。门口有人架起刀子就拦住了他,于是年轻人啧了两声,身后的人已经全部站了起来。苏万被迫回头,看着他们的时候眼睛里带着一丝不耐烦跟没意思。有人走进来两步,离他只有一只手臂的距离就开口,他说苏万,我们给你一个面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真是抱歉了,没看出来,你还挺有文化。”苏万仍旧这样耍着贫嘴,眼珠子滴流乱转的时候忽然一把就拽过了面前人的领子,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扔出去的时候带倒了几个人。他一边拔腿开始狂奔,一边扔下最后一句话:“我他妈说我没有了,你们疯狗啊咬着我不啃撒嘴!”

 

杨好接到了堂口里伙计的电话,那边只说小苏先生好像出事儿了就没了具体信息。这让杨好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半截,这一次他学聪明了,没给黎簇打电话,只是发了条微信过去,上面说苏万好像出事儿了,我这边带人出去找找,你在哪儿?

 

黎簇给他回了信,仍旧是发微信,他说苏万让我们别去找他,他让我等他电话。

 

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总是杨好忽然有点沮丧。他不知道苏万为什么要把一颗心思都栓到黎簇身上,就好像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一颗心都栓到苏万身上一样。不过就算没法做到下一步,他们也还是兄弟。对于兄弟所说的话杨好无条件信任,于是他就这样原地坐了下来。

 

他想成为等电话的那个人,但是如果不是他等电话,他一样愿意相信苏万。

 

暗箱子里苏万上了车,胳膊上已经中了一刀开始流血。他就这样落荒而逃的时候一边横冲直撞一边回想他师父的习惯,用他的话来说他觉得瞎子又被害妄想症,车上总是零零碎碎的放着点保命的东西,自己一次都没用上,倒是便宜了苏万。

 

黎簇坐在家里,他仍旧不开灯,就只是接着外面的路灯紧紧的盯着手里的电话,声音被调到最大又调回最小,然后再一次调回最大。他生怕错过苏万的电话,有生怕接到苏万的电话。大概三个小时前苏万突然找他,说兄弟,我等会儿要出去一趟,你要是接到我电话就去给我买棺材,记住,要最好的。

 

对面的人说的好像开玩笑一样带着点不正经,黎簇听完之后只觉得呼吸都停滞了一会儿。他问苏万怎么了,苏万却只是说没事儿,他说自己要去单刀赴会,害怕回不来。

 

电话里他们说了很多东西,黎簇已经忘了具体都是什么了。他只记得苏万说你等我电话,就今天晚上,把心思都放在我身上行吗?黎簇记得自己答应了他,黎簇说我今晚什么都不干了,就坐家里等你电话,但是你最好别给我打。

 

“行,我尽量不给你打电话。”苏万开着车这样自己念叨着,然后他从手套箱里翻出来一把枪。枪在手里人的底气都足了起来,他眼睛死死的盯着后视镜里的车心里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然后他猛打一把方向直接掉头,两辆车眼看要对上的时候苏万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这一下摔得不轻,浑身上下跟被人打了一样过分的疼。他看着这辆车,叹了口气,心说自己回去是要挨骂了。不过现在想那些没意义,他都不太清楚自己能不能回去。追他的车上也下来人,苏万把枪端在手里,上膛之后就清楚里面只有一颗子弹。

 

“我看你往哪儿——”有人这样凶神恶煞的开口,手里的刀已经聚过了头顶。苏万听着他的呐喊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努力在最快速度中瞄准。瞎子的车邮箱被打中了,火光并着爆炸掀起巨大火光,幸好是郊区才没惹得警察马上就过来。

 

爆炸一把将他掀飞,苏万手里紧紧捏着的刀在他落地的时候硌到了自己。然后他忍着疼站了起来,连环爆炸之后还有人站在那里。刀在手里转了一圈,跟瞎子一样的毛病,也跟一样的毛病。

 

瞎子坐在家里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剧,苏万最后一次发给他的定位已经到了郊区,这让他总觉得有点担心。手机充着电在旁边,电视剧的声音几乎就要小到没有。瞎子觉得自己后半辈子可能都不会再收徒弟了,前一个吴邪害得他出生入死,后一个苏万害得他提心吊胆,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

 

就在他莫名心焦的时候,手机铃声忽然就这样刺耳的响了起来。瞎子一把抓过电话接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苏万那边喘的像个风箱,他一边说话一边叹气,倒也真是他亲徒弟,这时候还能笑出来。

 

他说师父,你他妈快来救苦救难,我要死了。

 

苏万挂断电话之后躺在地上喘气,他现在浑身是伤,好像丢了半条命一样。有人仍旧要爬起来,然而他确实连站都站不住了。手里一直紧紧握着的刀最后还是扔了出去,正中那人胸口的时候苏万啊了一声,随着那人瘫软的动作开始抱着手臂哀嚎。

 

胳膊在跳车的时候就崴了,又持续的用力,怎么可能不疼?刚才命悬一线的时候没有感觉,如今终于安全了倒是全都找了上来。他就这么抱着胳膊哀嚎了一会儿,然后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就将电话又一次打了出去。

 

“喂,黎哥啊?我是苏万,你听我说几句话。”电话接通的时候他就听见黎簇那边着急的问个没完,然而他现在也没什么听人闲聊的心情,浑身上下疼的要命,苏万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是真的要交代在这而来人。于是他开口打断了黎簇的时候还不忘做个自我介绍,然后才慢慢的,带着咳嗽跟喘气的声音说了下去。

 

他说黎哥,我求你三件事,你记一下。

 

黎簇这时候哪敢违背他的意思?赶紧开口就让他快说,苏万似乎翻了个身,然后忽然开始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黎簇问他怎么了,他也只是说没事儿,然后好像还思考了一下,才开始慢慢的说起来。

 

“头一件,我家里就我一个儿子,我要是没了,你跟杨好帮我给家里尽尽本分,我不指望你当成自己家,别让我爸妈老了以后没地儿住就行。”苏万说的絮絮叨叨的,黎簇听他越来越像个交代后事的样子,眼泪忍不住就往下流,他强忍着哭腔,说行,我知道了,兄弟,二一件事儿呢?

 

苏万听他这么说,低声的笑了一会儿,然后又开始一边咳嗽一边顺气,终于倒过来口气之后才缓慢的开口,说话之前能听出来倒吸了一口凉气:“二一件好办,我师父那边,你们也帮我尽尽本分。我给他车炸了,等你们有钱了给他再弄了一辆,然后逢年过节去看看他,别让他孤寡老人晚景凄凉,我在下面看不过去。”

 

“好,好,我答应你。兄弟我记住了,第一件事儿帮你照顾照顾家,第二帮你尽尽做徒弟的本分,还有呢?你说吧,你说出来我都答应你。”黎簇声音里的哭腔已经压不住了,他一忙着换衣服往下走一边开口,苏万在那边就笑,问他你哭啥?黎簇说你别管,你说你的,苏万嗯了一声,然后又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了下去。


评论(6)
热度(22)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