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13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行8,我感觉五万估计写不完


13.甜蜜的梦啊谁都不会错过

 

短暂的交代之后黎簇已经明白了吴邪要他做什么,于是他在谈完之后开口送客。吴邪看着杯盘狼藉的地板犹豫了一秒,然后在黎簇的眼神中最后还是抓起外套离开。走之前他留下一句话,他说那你睡吧,我去找苏万。

 

黎簇听他这么说,愣了一下开口,他说你去找苏万干什么?吴邪只是笑,他说我俩一个师父,我去看看他不行吗?

 

门开的时候苏万还没起来,他半梦半醒的赖床,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交谈的声音。然后瞎子的声音穿透一层玻璃,高声叫他,说该起床了。于是他就这样无奈的从从床上爬起来,洗脸换衣服之后就看见吴邪坐在葡萄藤下,正看着他微笑。瞎子见他出来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真倒霉,摊上这么个师哥。

 

“你别瞎说,苏万,我跟你商量件事儿。”吴邪笑呵呵的反驳瞎子,他看起来精神还不错,完全不像一夜没睡的样子。苏万坐下来之后就让他说,脸上还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然而吴邪这时候却不着急了,他只是又拿出来了烟,给瞎子和苏万一人发了一根之后又不紧不慢的找打火机,深吸一口之后整个人才放松下来,笑呵呵的开着苏万开口:“师弟,我给你个活儿,你替我走一趟。”

 

“你可小心,他从来不叫我师父,每次叫都没好事儿。”瞎子在旁边这么插了一句,然后说完就自己笑着摇头进屋了。苏万被他说的心里有点没谱,却也还是开口,他说吴老板你直说吧,什么事儿?

 

吴邪听他这么说,也笑了,然后一边摇头一边手指在桌面上毫无意义的乱画。他说师弟,你去帮我夹趟喇嘛,人我给你安排,你知道负责带队出去就行了,下不下去都随你。苏万哦了一声,他觉得这是个好差事儿,自己当铁筷子总比给别人卖命强,也算不得吴邪坑他。不过转念一想,他才发现这里还是有些东西不对,于是他忽然惊讶,看着吴邪的时候有点疑惑的就开了口。

 

他说我不会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当铁筷子啊?

 

“师父知道,我也知道。”吴邪就这么沉稳的开口,试图打消苏万的疑惑。然而该疑惑的东西还是疑惑,苏万低头想了一会儿,然后又抬头,抬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开朗了起来。他看着吴邪,笑嘻嘻的开口:“我知道你们会,可是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去?吴老板,你是不是要说你现在不适合露面?那还真不好意思,我不信。”

 

长白山一趟浩浩荡荡,吴家名下的盘口倾巢而出,着实风光。苏万没有去,但是他从各种人的嘴里都听到了当时的场面,这就让他总觉得吴邪并不是一个不能出面的状态。那这件事就变得很蹊跷,他不知道吴邪为什么会找上他,好像什么都不为,只是为了让他出头。

 

“我想捧你,想捧你们三个。”吴邪并没有让他想太久,很快的就给了他一个回答。他却是就是这么想的,这边告诉他,说三个小孩开始蠢蠢欲动准备往上爬,而他又准备金盆洗手退隐江湖,往后估计是少有能为他们做的事情了。所以他作为一切的策划者,作为命运的改变者,终于还是下了决定,想要好好的捧他们一次,让他们省去一些在泥泞中找路的时间。

 

这些话他没有对杨好说,也没有对黎簇说,但是杨好和黎簇未必就不知道。

 

杨好未必不知道,但是他不愿意多想,按照江湖规矩顺水推舟的就成全了吴邪的人情,两边都舒坦也好受。黎簇未必不知道,但是他更愿意把这些扯到一个感情的层面来谈,他帮了吴邪,他掌握了主动权,这样能让他更舒服一点。

 

但是苏万不一样,他丝毫没有掩藏自己的锋芒,吴邪看着他的时候总觉得有点像看到了过去的自己。杨好和黎簇也像他,但是更多的还是像过去的自己好的哪一方面,而苏万不一样,苏万就像过去的他性格中不好的那些东西。

 

“那好,我领你情。”就在吴邪乱想的时候,苏万开口利索的就应下来了这些。然后吴邪将他要做的事情一条一条的说给他听,两个人脑袋挨着脑袋说了半天,琐碎但是详尽。瞎子站在屋子里,隔着玻璃看他们两个的时候凭空感慨。

 

他心说俩聪明人,早晚都得折在聪明上。

 

不算什么没来由的想法,吴邪这辈子就折在了自己的聪明上。明明可以放过的东西被他一次又一次刨根问底,赔上半辈子之后也不知道好点没有。苏万还不如他,年纪轻轻的还没学会什么时候该装傻,早晚也是要把自己折腾进去的主。

 

外面的谈话在他感慨的时候结束,吴邪离开的时候打了个哈欠,他说他要找地方去睡一觉。于是苏万送他出门,站在胡同口打车的时候吴邪又点燃了烟,然后大概是一宿没睡让他有点管不住嘴,他就这样带着一点兴奋的开口。

 

他说苏万,你们三个里面就数你傻。

 

苏万点点头,然后他就承认。他知道自己什么毛病,没聪明到看透,又没傻到视而不见。杨好的感情他怎么可能毫无知觉?他只是选择这么去处理而已。毕竟还是年轻,处理起这种事情的时候总是不容易。他只不过是选了一种简单高效的方式来办,就好像他喜欢黎簇,他不会说,不会说明眼人也看得出来,但是他就是不说。

 

就在他们两个各怀心思的时候,吴邪打到了车,他说了地方之后就隔着玻璃看苏万转头离去。霍秀秀当年说他,说找瞎子来给他当师父就是为了治他大智慧没有,小聪明过剩的毛病。如今他师父又收徒弟,收的还是这种毛病的孩子。

 

苏万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只是自己往回走,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手机响起,黎簇给他发微信,问他吴邪找他什么事儿。看来他们比我知道的早。苏万这样想着,只是给黎簇回了一条过去,他说没事儿,吴老板不方面自己出面,托我给他办点事儿。

 

一模一样的没有预演过的说辞,黎簇看着手机摇了摇头,他想吴邪这个骗子。

 

回完微信之后苏万推开院子门走了进去,瞎子仍旧在没日没夜的摆弄他那个葡萄藤,也不知道今年能不能结出葡萄。他看见苏万回来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他好好享受今天的假期,苏万点头进屋开电脑准备打游戏的时候他就笑了,一边笑一边摇头,心说我要是你就抓紧睡觉,往后你们都没有时间整天赖在床上了。

 

果不其然,下午就有伙计连着上门,瞎子给了他一把楔子之后苏万就在院子里一个人一个人的发下去,手边放着的厚厚一沓打印纸被罐头瓶子压着,那是早些时候吴邪的人送来的,到现在还没个功夫去细看。

 

苏万打发完了伙计之后太阳已经落山了,他说的口干舌燥的也就只是做了点迎来送往的事情。关上门之后他拿着一沓资料去找瞎子,然后往桌子上一拍就坦诚的开口,气吞山河的同时又好像在耍赖。

 

他说我看不明白,师父你得帮帮我。

 

能怎么办?徒弟都这么开口了师父总不能袖手旁观,瞎子给他讲夹喇嘛的流程的时候苏万点头在旁边听着,然后厚厚的一摞纸被两个人画的面目全非,十二点多的时候今天的授课终于结束,瞎子把笔拍在桌子上,笑呵呵的开口:“其实也没什么难得,你走一趟,带人下去,拿回来的东西清点完了送到杨好那里,然后杨好再把东西给黎簇,由他出面去跟解雨臣谈。事情吴邪都安排好了,没有什么太难的东西。”

 

瞎子师父总能暴力强拆一切东西,苏万点了点头之后就准备回去睡觉。瞎子看着他的背影仍旧在笑,笑着笑着忽然开口,他说你要惹事儿了。

 

“我知道。”苏万头也不回的就这么开口,他当然知道自己要惹事儿了。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手里捏了这么大一笔财富,足够豺狼虎豹闻着腥就冲了上来。然而这也是吴邪给他的见面礼的一部分,他好像一直都相信他们三个的交情。这一次之后黎簇和杨好都能站稳脚跟,他确定他们两个一定不会对于苏万置之不理。

 

不过也是巧了,苏万也这么觉得。

 

他现在一点都不害怕,甚至还有心情一边洗澡一边唱歌,反正他相信黎簇和杨好。他知道自己这一趟事儿是惹定了,但是那两个人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就算是他们袖手旁观,那也只能是因为苏万不想让他们插手罢了。

 

当年宰公鸡烧黄纸,学港台片一起在破雕像前面前磕头,拜的是亚里士多德的还是莎士比亚早就忘了,反正都发过誓,想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时候杨好又犯楞,他说有难同当什么劲儿,有福同享才是真的。

 

这句话曾经气的黎簇跟苏万当场站起来跟他决斗,不过最后还是胡乱的发誓了,就按照杨好说的那么开口。苏万哼着歌洗澡的时候忽然就想起了这个,然后他又想他们最后撂的狠话是什么来着?好像是有违此誓,刮刮乐永远不中奖。

 

我好像没有买刮刮乐的爱好。苏万这么想着,然后冲掉了脑袋上最后一点泡沫关上了花洒,走出来的时候甩了甩头发,就这样带着一脑袋湿漉漉的头发去睡觉了。


评论(34)
热度(29)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