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12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12.种在小园中

 

杨好听他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吴邪猜到他们之间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不过他的好奇心还没强到连这种事情都要问上一嘴,便只是说了句走了就要转头上车。杨好在他已经打开的车门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远远的,扯着嗓子就开了口。

 

他说不太好,黎簇腿疼。

 

黎簇确实是腿疼,今天他又没有出门,只是赖在柔软的床上度过了一整天。小沧浪那边的事情很多已经不需要他亲自上手了,更多的时候他只要出个主意就好。这样的安排两个人都很满意。小沧浪能看出来他有多大的野心,如今这样虽说只能算是个不算办法的办法,但到底也还是一步缓兵之计。

 

对于这样的事情黎簇选择接受,毕竟很多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更何况现在天气到底还没有彻底暖和起来,他天天闹腿疼,也没有出门的心情。每天呆在家里对于他来说到底还是一件舒服的事情,曾经随时都有人监视的生活时间好像太漫长,这让黎簇莫名喜欢自己独处的时候。

 

然而就在他今天独处的时候,门铃忽然就响了。他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还有点迷茫,不知道是谁在这个点来找他。现在是五点半,太阳刚刚显示出要落山的苗头。他没定外卖,这里也没人知道,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来找他。

 

于是他就这样疑惑的开了门,打开门之后看到吴邪站在哪里的时候黎簇脸色顿时就变了。可是就在他打算狠狠的摔上门的时候吴邪已经进来了,他手里拎着满满的外卖盒子,自顾自的摆开在茶几上之后就招呼黎簇坐下,全然不拿自己当个外人。

 

黎簇抱着胳膊靠在墙上看他,眼神跟表情都冷飕飕的,一副不太欢迎的样子。吴邪似乎是看出来他的意思,于是自己也站了起来,然后他慢慢走到了年轻人的身边,看着他眼睛的时候才发现黎簇一样长高了。手轻轻的拍到了肩膀上,吴邪放软了声音开口:“别这么抗拒我,我就是来跟你聊聊天的。”

 

他这么说着,黎簇点了点头,终于选择坐到了他的对面。桌面上满满都是东西,黎簇一眼扫过去之后便发现全都是自己喜欢吃的。但是如今谁也没有胃口,他就这样沉默着,跟吴邪两个人并肩坐在哪里,一言不发。

 

夕阳落下之后屋子里一片黑暗,没有人想先走出去开灯。一言不发的沉默之中饭菜已经冷掉了,吴邪手里的打火机咔哒一声蹿起了火苗,照亮了半张脸之后又熄灭。然后尼古丁的味道混在饭菜之中,黎簇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忽然低下头去,开始拿起筷子吃起了已经冷掉的东西。

 

“黎簇。”吴邪在这个时候开口,放缓了声音叫他的名字。然而黎簇并没有回答他的打算,最后一块糖醋排骨塞进嘴里的时候已经凉透了,浓稠的汤汁挂在硬邦邦的肉上,牙齿要上去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冰凉的坚硬。

 

吴邪在叫了他那一句之后就不再说话了,只是也拿起了筷子,两个人摸黑吃东西,筷子跟筷子偶尔碰到一起,手跟手也偶尔碰到一起。

 

“你他妈为什么阴魂不散!”黎簇吃完了最后一口,然后筷子忽然就被摔了出去。吴邪感觉自己的手被打到了,但是他没说话,甚至连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就这样安安静静的仍旧吃了下去。不得不说,他的动作看起来很是文雅,透过黑暗里看起来倒真的像是书香门第里出来的少爷。

 

也许他也不应该干这行。黎簇这么想着,然后又开始沉默。沉默中只能听见轻轻的咀嚼的声音,跟筷子偶尔磕到了一次性餐盒的声音。吴邪又过了很久,似乎才终于放下了筷子。然后他站起来,黎簇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是看着一个人影在他家里游荡,游荡许久之后人影停步,满室的灯光顿时亮了起来。

 

习惯了黑暗的眼睛一时间无法适应过于明亮的灯,黎簇下意识挡住眼睛的时候吴邪已经走了回来。灯光对于他来说一样刺眼,于是眼睛里稍稍蓄了那么一点点眼泪。他就这样带着双目热泪从餐厅拖了一把椅子过来,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的时候吴邪伸出手去拿打火机点烟,黎簇伸手,也跟他要了一根烟。

 

两个人默不作声的抽烟,吴邪的速度比他要快上了很多。如今黎簇也算是走南闯北了,他看过很多很多的人抽烟时候的样子,但是却还是如同沙漠里一样,他觉得吴邪这样很帅,很有魅力,可能是自己这辈子都无法达到的程度。

 

烟头被掐灭的时候吴邪转着眼睛看他,看着黎簇的时候长叹一口气。然后他低下头,双手支在自己的膝盖上托着下巴,忽然开口。

 

他说黎簇,你恨我吗?

 

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黎簇骤然开始笑了起来。刺眼灯光之中他笑的面目狰狞,一边狰狞着一边摇头,脑袋里面被甩成了一片浆糊,整个人仿佛就要抽搐。吴邪看着他的样子,没有多问也没有多说,只是在一旁看着他这样放肆的表达自己的情绪。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黎簇终于笑够了。过度的兴奋退却之后人显的有点无助,瘦过了头的少年人坐在沙发上,光从四面八方照进来,小小的一块阴影搭在身后。黎簇直起腰了看着吴邪,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对视了,但是这是他少见的,如此专注的看着那个人。

 

“上次如果你再给我打一个电话,我就跟你去杭州了。”黎簇说话的时候轻轻摇头,脸上带着一点无奈的笑容。晚上的气氛总是让人忍不住头脑发热,于是他此时少见的平和的跟吴邪谈话。吴邪听他这么说,却只是哦了一声,然后他站起来,走到黎簇面前蹲下,手搭在他膝盖上的时候很暖和,让人觉得腿好像没那么疼了。

 

温暖里又是长久的沉默,黎簇垂着眼睛低头的时候看起来总还是有点他这个年纪的乖巧在的。吴邪蹲了一会儿之后站起来,他就站在室内无尽的光明之中,伸出手对着黎簇做一个邀请的手势,缓缓开口:“那我现在带你走,你跟我离开吗?”

 

面对着热情的邀约,黎簇却少见的犹豫了。他的手举起又放下,最后还是轻轻落下,然而并没有握住朝他伸过来的手,只是用力的拍开之后两个人的手掌都红了。黎簇一样站起来,他用如同鹰隼一样的眼睛盯着吴邪,脸上仍旧是带着那么一点点笑的开口。

 

他说,我走你妈。

 

没有人知道年轻人为什么突然骂人,成熟的男人或许知道但是他不会说。于是两个人在短暂的温情之后又回到了针锋相对的状态,各自归位坐下之后黎簇脱了鞋,脚踩在沙发边缘。吴邪又开始抽烟,这一次不光是成熟男人的魅力,更多了一种没人能说明白的愁苦。

 

“我没想让你原谅我,我希望你能恨我一辈子。”深夜里的嗓音透着沙哑,吴邪手指间的烟持续不断的燃烧,一根抽完之后又换上另外一根,烟头被扔到地上之后满室狼藉。他就这样敞开胸膛跟黎簇说话,把自己一胸膛锦绣说给他看。沉默之后再度开口,嗓子还是哑的。他说:“我希望你能恨我一辈子,最好永远都别知道什么叫身不由己。”

 

说话的声音飘飘忽忽,嗓子早就坏了。黎簇看着他这个样子又一次暴怒,他站起来胳膊一挥将茶几上所有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空了的食物盒子跟烟头相聚的时候距离吴邪最开始的话音落下仿佛已经过了半个世纪。

 

黎簇在做完这些之后大口喘气,夜已经到了最深的时候。他就这么愤怒的看着他,脑子里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开口:“我不想跟你谈感情,吴邪,我不恨你。”

 

声音发虚,跟烟里升腾出来的白雾一样飘散到顶棚之上。黎簇不知道自己恨不恨吴邪,但是他早就知道了什么叫身不由己。吴邪看着他这样,又沉默了片刻之后叹了口气,紧接着又是压抑的沉默如同潮水一样涌上来。

 

东方露出鱼肚白,吴邪在太阳刚刚露头的时候站起来,脸上的情绪已经看不出很多。黎簇仍旧站在哪里,两个人目光交汇的时候有人笑有人哭,有人大喊大叫有人撒泼打滚,只是一切都无限沉默。

 

“那我们不谈感情,我们谈笔生意。”吴邪开口,打破沉默之后自己笑了起来。黎簇看他笑也跟着笑,曾经他了解的过去让他知道吴邪商人本性,只是如今他觉得吴邪在帮他,他还没彻底站稳脚跟,所以就算是吴邪帮他,他也一样会欣然接受。

 

于是黎簇点头,他慢慢的坐下,便示意吴邪说下去。吴邪也点头,他站在哪里看着黎簇的眼睛,缓慢的开口。他说黎簇,我想让你去跟小花谈一笔生意,我现在需要钱,但是我自己出面不太合适。你以我的身份去跟他谈,我们都商量好了,你只要去就可以,你愿意吗?

 

吴邪跟他说了与杨好差不多的话,只是第一次给了黎簇选择的权利。少年沉着思考,他不知道对面的男人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主动权抓在手里的滋味好的让人抓狂想要尖叫。于是黎簇再度点头,他说好。

 

吴邪要他做的事情并不算难,只是简单的去联系解雨臣的盘口走货,用杨好的代理人的身份前去谈判,只是不要带出萝卜后面的泥,算不上难。


评论(5)
热度(29)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