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11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11.天之涯,地之角

 

杨好挂断电话之后站在霍家老宅子的门前,耳边还是有女孩子问他为什么的声音。不过这些他现在都不想听了,手举起又放下,最终还是转头离开。

 

他想黎簇说的是对的,他不能干这种事情恶心别人。

 

于是杨好那天独自在街上游荡了很久,就好像曾经上学的时候不想回家那样,一个人慢悠悠的走过一排又一排的商店,看着他们关闭霓虹灯拉上卷帘门之后再去看另外一家,最后满大街的灯火通明只剩下零零星星一点。杨好在凌晨三点半的时候走进一家通宵营业的超市,买了一包烟之后回家。

 

家里的床是软的,杨好冲了个澡躺下之后屋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手机放在床头充电的时候安静的悄无声息,他躺下之后又是辗转,辗转之后最终还是起床,然后坐在床上看窗外,外面的黑暗一点点的褪去,东方天光乍亮。

 

不想了,不想了。杨好这么跟自己说着,然后又重重的把自己摔回床上。手机仍旧在床头放着,微信声音传来的时候人已经睡着了。

 

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逐渐漫长起来的白天被睡得只剩下一个尾巴。杨好习惯性的躺在床上翻手机的消息,多半是没有什么营养的垃圾短信,有两通伙计打来的电话回过去之后也只是得到了没事儿了的回答。他就这样一条一条的往下看,看到最后的时候微信的提示框跳出来,黎簇给他发了消息。

 

不过他没看,只是直接锁上了手机就又躺会了床上。孤零零的一个小红点在图标旁边晾着,太阳已经开始下山,杨好忽然就感觉自己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

 

昼夜颠倒经常会有这种感觉,杨好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凭空生出绝望了。但是此时他就是忽然感觉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昨天黎簇荒腔走班的歌跟苏万一字一句的话在耳边穿插着想起,他们两个不会背叛他,然而他忽然就受不了了。

 

受不了这种情绪在杨好身上并不常见,他好像一直对于什么事情都接受良好。然而在这么个黄昏即将来临的时候,空荡荡的房子里每一个角落都在寂寞,连带着他也分外孤独。于是他按照往常做的那样,站起来打开窗户之后舒服的风吹了进来,外面汽车急切的喇叭跟楼下开始营业的大排档也窜进了屋子里,好像有了一些人气。

 

然而这样根本就没有用,外面的热闹更加让他觉得自己被抛弃。杨好胡乱的抓着头发沮丧的坐回床上,手机抓在手里的时候他想给人打个电话,可是却不知道这个电话应该打给谁。无论是苏万,还是黎簇,亦或者是霍秀秀,都不合适。

 

于是手机被摔了出去,砸在电视上之后杨好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他捡起来去看的时候发现屏幕已经碎了,这让他觉得更加烦躁。家里待不住了,手机需要换屏,他需要透气。于是他干脆就洗漱了之后走出屋子,锁门的时候咔哒一声,一切的东西都被留在了里面。

 

堂口已经走上正轨了,杨好给霍家做了许久的事情,而如今铺子里用的仍旧是霍家那一套体系,这就让交接的工作轻松了很多。按理说他现在已经不用每天出现在铺子里了,所以他今天出现的时候伙计们也觉得有点惊讶,有人问他怎么了,有什么事儿?杨好只是摇头,他说我过来看看。

 

他说过来看看,那就好办了,没有人再理会年轻的当家的,留下来的几个人忙的脚不沾地,根本就没时间跟他说话。于是杨好就又坐到了他熟悉的门槛上,看着外面车马喧嚣的时候又开始发呆,什么也没想,想什么都累。

 

“东家,别坐着了,过来接电话。”有人的声音从柜台后面响起,杨好哦了一声就走过去接过了伙计的电话,然后开口喂了一声就听见那边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吴邪笑呵呵的开口:“杨好吗?我有笔生意想谈,秀秀让我来找你。”

 

吴邪的声音听起来的时候就跟上次差不多,温和中带着点烟抽多了沙哑。杨好跟他约了时间之后就挂断了电话,不知道什么年头的留下来的座机放下的时候年轻掌柜的忽然有点惊讶,这还是他第一次知道铺子里还有座机,也不知道吴邪怎么会知道这个号码。

 

不过杨好没有深究,他从来不深究任何一件事情。他只是看了看之后发现这里确实没什么自己能干的事情,招呼了一声便又走了。有人问他干嘛去,他只是说去给手机换个新的屏幕,却绝口不提是怎么碎的。

 

当然,他不说也就没有人多嘴问这一句。于是杨好带着他的手机就离开了,换完屏幕之后时间还早,他仍旧是无事可做。索性这里繁华,他干脆就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下了,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不知道自己去哪儿,也不知道自己想去哪儿,他到底还是有点不知所措。

 

这又是一个游荡到深夜的晚上,杨好看着热闹过的街道逐渐变得萧条,五月中旬天气将热不热,路边的几颗梨树开满了花。

 

花期快要结束了,于是杨好穿过那棵树下的时候花落在头发上让一头短短的黑发显得有那么一点早生华发的意思。他抖了抖脑袋,华发落下之后混入柏油马路之上,一阵风吹过又归到了树根旁边的泥土之中,大概来年又将转世成花,继续挂在枝头。

 

看见梨花,就想起梨树,看见梨树,他又开始不自觉的想起黎簇。他记得他们认识的时候是个夏天,苏万顶着一脑袋热汗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说新认识了朋友,你来见见。于是他从网吧凉爽的空调里走出来,看见两个军训之后黑了一层皮的人。

 

然后夏去秋来,第二年开桃花的时候他们两个在公园内漫长的路上走着。杨好不情愿的起了早去送他上学,桃花之中有梨花,梨花之外还有大片大片的草地。晨练的老人绕着公园一圈又一圈的以奇怪的动作走着,黎簇别过头去跟他牵手,两个人都是一脸的不屑,心里却总还是有那么点高兴的。

 

我是曾经想过跟他白头到老的。杨好这么想着,又从头发中摘掉一朵新落下来的花。他承认自己曾经确实从来没有喜欢过黎簇,他以为自己是想要取暖,对方也只是终于找到了同类的快乐,但是时间过去,他才知道自己错了。

 

也没错,没人是错的,这种事情说不清楚谁对谁错,反正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多说什么都没有用处了。

 

杨好晃了晃脑袋,最后一朵花落下的时候他忍不住想笑,他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很有意思,但是他也不知道到底有意思在哪儿。总之他就这么一路笑着,回到了家里之前又在小超市买了一包烟,还是昨天晚上那个收银员。年轻人顶着两个沉重的眼袋,对他说你怎么天天都是这个点才来?杨好想了想,他说我白天睡觉来着。

 

收银员哦了一声,熟练的扫码之后给了他一个卖不出去的包子,她说都这个时间了,卖不出去也要扔掉了,送给你一个。

 

小姑娘说着一口江浙话,听起来应该是他乡客。杨好接过了包子之后对她笑了笑,说了句谢谢之后就转身离开。他觉得自己应该留个电话,但是他又不是那么想留,身上一本又一本烂账够多了,他不想再徒增烦恼。

 

总之他那天吃完了包子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倒是起来的早,毕竟今天约了吴邪要谈正事,不能耽误。

 

杨好到堂口的时候吴邪已经到了,他坐在一边玩手机的时候听见声音抬头,看见杨好的时候笑了笑,说你长这么高了啊?杨好也跟他笑,吴邪总是能让人有一种很信任的放松感,这让他就算是知道自己如今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也没有办法恨他。

 

“谈什么生意?”杨好开口,开门见山的询问吴邪。吴邪那边倒是很沉得住气,他喝完了杯子里的水之后又只是微笑着沉默,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点亲切的狡诈,就好像一个商人应该有的样子笑着开了口:“杨老板,我来跟你谈一笔大买卖。”

 

说出的话带有蛊惑人心的力量,杨好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就点了点头。然后他看见吴邪挥手,就有人递给他一张地图,摊开到桌面上的时候吴邪详细的跟他讲要去哪里,要回到哪里,要拿什么,能值多少钱。谈完之后吴邪却飞快的将地图收起来,杨好想说下地的活他不熟,然而却被吴邪抢先开了口。

 

他说我只是给你交个底的,我想从你这儿走货。你知道的,我身上背的事儿太多,小哥又刚刚回来,我现在缺钱又没办法明目张胆的赚。

 

吴邪说的很诚恳,虽然杨好对于他现在手头紧这个事儿有点不太相信,但是他还是愿意接受这笔生意。毕竟要是按照吴邪说的,这一趟回来他的生意就能彻底的走上正规,中间抽成就已经足够他盘活他这个堂口了。

 

于是两个人的商议就这么又快又简单的结束了,吴邪需要知根知底的人帮他走货,杨好需要钱。目的完全不同,细细说来却又是那么一会儿事儿,于是自然而然的就一拍即合。吴邪离开的时候杨好送他,两个人站在门口的时候,吴邪想了一下,才慢吞吞的开口。

 

他说,说黎簇最近还好吗?


评论(14)
热度(28)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