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我喜欢把一切无法解释的事情全部称为命运,其中就包括我们为什么相逢

[赫海]迢迢不可期

预警:放飞狗血

 @伊拉那❀簫音葬日 的点梗,接好!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体系的神话设定,总之一切都是我编的



死亡之后的世界黑暗而又安静,游荡在荒原上的灵魂一言不发,他们只是在偶尔有新来的脑子不太灵光的旅人落单的时候一拥而上,用在此地盘桓太久磨砺出来的尖锐牙齿将前任同类的最后一点东西撕扯,然后分食。吃完之后他们仍旧沉默的垂着可能过于沉重的头,漫无目的的茫然的继续游荡在空荡荡原野之中。

 

李赫宰作为一个灵魂展开了一场崭新的探险,这是一场并没有计划的旅程。缥缈的身躯上套着白色的亚麻编织成的衣服,他已经无数次穿过凶恶灵魂的身边,每次死里逃生都让李赫宰有一些想笑的冲动,他想他还活着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怎么离开那个世界的他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站在窗边看着奄奄一息的自己,然后厚重的纯白窗帘外远处的钟声响起,然后他换上崭新的衣服穿过人间曾经对于他来说无法穿过的墙壁,在阳光下的每一步都让人灼烧难耐,于是一向健康活力的李赫宰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过穿着彩色裙子的小女孩,穿过新长出来的草地,穿过蓝天之后终于走到钟声传来的地方,身后几乎要呕出心肝的哭声并没有传到他的耳朵里。

 

钟声响起的地方有人慈爱的对他说,那个人说我的孩子,去吧,你将前往自由,河边的摆渡人会在短暂的自由之后让你重回人间,请尝试着用你崭新的生命去爱更多崭新的人。

 

于是李赫宰走过长长的曲折阶梯,跨过一生所走过的短暂风景来到了这里,一个陌生的,崭新的,令人恐惧又令人兴奋的世界。长长的河在荒原上安静的流淌,有人在河边停留之后转头离开,有人踏过宽阔的河面坠入水中。

 

李赫宰并不着急,虽然他已经记不得之前的事情了,但是他莫名其妙的觉得这样的可以什么都不去思考的时间很舒服。于是他在岸边找了一块石头坐下,周围不断有新的旅人来临,他们长着各式各样的脸庞,口中说着各种各样的语言,有人在不远的地方停留,有人等不及渡船的来临,转身回去,成为荒原上恶灵中的一员。

 

期初的寂寞与自由让人快乐,但是漫长时间走过之后李赫宰忽然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样的一条河无边无际,他没有办法找到尽头绕过去,而他已经等了五百年的船,来来往往的人都说着各色各样的话,或许有与他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但是李赫宰并没有遇到他们。

 

——如果出现一个东方人,我可能会以灵魂的身份爱上他。

 

李赫宰在第五百三十五年的等待之中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长久的无人交谈让他只能不停地在脑子里想着一些东西自言自语以防止自己忘记了故乡的语言。漫长的等待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这里没有阳光,没有四季,只有一成不变的黑暗跟令人憎恶的凶恶灵魂日复一日的撕咬着同类的尸体。

 

于是在某一个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的时候李赫宰又在沉闷的等待之中睡着了,漫长的梦境里是此岸山花海树,穿着廉价裙子的可爱小姑娘围在一起做游戏,李赫宰站在远方似乎隐隐听到音乐的声音。已经太久没听到这样美妙声音的李赫宰有些跃跃欲试,于是他冒着再一次死亡在阳光之下的风险想要冲到女孩子们的身边跟她们一起玩,但是当他抬起腿的时候,小孩子们已经一哄而散。

 

睁开眼睛的世界仍旧是茫然然一片雾蒙蒙黑暗,然而音乐的声音仍旧在远处轻飘飘的传来。荒原上的恶灵们停止啃食同类的嘴巴,獠牙全都亮出来盯着远处的渡河。天知道他们已经在这里游荡了多久,他们什么都知道,可是他们已经忘记了人类的语言要怎么说。

 

“船来了?船来了!”

 

有眼尖的旅人看到了远处带着清脆音乐声驶来的渡船,于是第一个人开始用故乡的语言振臂高呼,有人听懂了,于是另一种语言的呼喊同时传来。有人也看见了,于是整个荒原上乱成了一篇,每个人都像要挤到岸边抢先前往来生。李赫宰在人群之中也看见了船,于是他随波逐流的挤过了大部分的人,灵巧的身体跃上那块他已经坐了五百多年的石头,站在上面跟每一个灵魂旅行家一样欣喜若狂。

 

船越来越近,李赫宰看见摆渡人站在上面,模模糊糊的一团看不见脸。但是有一朵玫瑰,一朵已经枯萎的玫瑰连着枝蔓缠绕在船头,这是整个此岸五百三十七年唯一的颜色。

 

没有码头,停靠何处全看摆渡人的心情。于是每个灵魂都在大喊着希望能得到垂怜,随着灵魂带来的宝石与黄金被不计其数的投入深不见底的漆黑喝水之中,恶灵们在人潮中发出恐怖的呐喊,如同人间的野兽那样继续一边咆哮着一边撕咬,张嘴的时候同类的肉体残肢掉落在地上,被其余的同类踩在脚下的时候远处的头颅发出几不可闻的哭泣声音。

 

距离越来越近了,李赫宰看到了摆渡人的脸。那是一张来自东方的脸,漂亮的眼睛仿佛是曾经见过的日月与烟火,漆黑的瞳孔在众人打量他的时候同样在打量岸上的人,环视过一圈之后他的眼睛好像更加亮了一些。于是白衣随着抬起的手臂而晃动,摆渡人打了个响指,渡船便停在了李赫宰的面前。

 

“要上船吗?”

 

是熟悉的故乡音调,模模糊糊的带着一点点小孩子声气。漂亮的眼睛眨了一下,有一些调皮的像李赫宰伸出了手,诚挚的发出邀请。李赫宰愣了一下,他忽然觉得这个时候本来就已经很安静的世界变得更加安静了一些,狭窄的船怎么看都只能载一位旅行家离开这里。于是恶灵们在短暂的安静之后再度开始咆哮,长长的河中又出现了几条船,于是所有人一哄而散,转身想其余的船投去呐喊与财富。

 

“好。”

李赫宰在所有人都离去之后终于将自己的手搭在了摆渡人的手上,然后从石头上纵身跳入船中。漂亮的摆渡人在他踏入船上之后歪了歪头,头上薄薄一层白纱随着他的动作搭在了肩上,东海全然不觉,只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笑了起来。

 

“我是东海。”

 

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东海的名字成为了李赫宰在这个世界所知道的第一个名字。于是他想要说出自己的名字礼尚往来,然而东海笑着摆手让他不要出声。紧接着他再度打了个响指,然后船掉头行驶,而东海还是站在那里,抿着嘴唇有些害羞的微笑,等他笑够了,才终于继续说了下去。

 

“你愿意带我一起去人间吗?”

 

所有的摆渡人都出生在这条长长河流的两端,没有父母与亲人,他们的职责就是带每一个陌生的灵魂走过一段旅程。而所有的摆渡人身上又都背负着一个与生俱来的祝福,神对他们说,你会遇到自己所爱的人,没有人知道他会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当你看到他的一刻,你就会知道,他是你的唯一。如果他也爱你,愿意带你去人间,那么你就可以摆脱黑暗与寒冷的河流。

 

所以东海问他,你愿意带我一起去人间吗?我的爱人。

 

河流的孩子有着漂亮的眼睛,当他这么看着一个人的时候没有人能拒绝东海的请求,更何况李赫宰已经认定,他会爱上他所遇到的第一个东方面庞。而东海正是他想象中的脸,无论从那种方面来说,他都已经爱上了他。

 

“好,我们一起。”

 

李赫宰这么说着,然后他笑了起来。非常开心的笑容映在东海的眼睛里,于是眼泪无法控制的流了下来。李赫宰有些慌了神,一边伸出手用一宿帮东海擦着眼泪一边连忙的问着他怎么了。东海却只是摇了摇头,他拨开了李赫宰的手,自己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控制不住的笑了出来。

 

神对他们说,当你与你的爱人一起来到人间的时候,他会忘记你的名字与面庞,而你不会忘记他。因为你的生命由他富裕,所以你作为人的眼泪,作为人的欢笑,作为人的思慕,作为人的欣喜,作为人的痛苦全部都会来自于他,全部都将偿还于他,直到他想起你,想起你亦是他的爱人。

 

“不要告诉我你的名字,但是我叫东海,你要记得我的名字。”

 

这是东海在旅途中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他带着眼泪缓慢而又坚定的说着,李赫宰点了点头,用手指再度擦去东海眼角的泪水。头上的薄纱又一次不听话的垂了下来,搭在李赫宰的手臂上的时候让他想起了人间的名为婚礼的东西。

 

他还是一无所知,但是他想如果他们能一起去人间的话,他还是会爱他,会带他看人间风景,然后重新为他戴上人间的头纱。只不过是比起此刻,或许会多上一捧名为玫瑰的鲜花,别的也无所谓,总是应该要有一束鲜花。

 

旅途比起等待的时间太短了,曾经望不到头的河很快就到了尽头。李赫宰率先从船上跳下去,然后他张开双臂迎接有些紧张的东海。东海出生在这条船上,从未踏足的陆地让他感到恐惧,但是爱人的手臂又给了他勇气,所以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然后纵身跳了下去,他知道他的爱人会在岸上等他。

 

“你姓什么?”

 

东海站在地上之后终于再度开口,他的声音里带着走上陆地的欣喜与即将分离的悲伤。李赫宰短暂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拉过了他的手,在干燥柔嫩的掌心写着来自家乡的文字,一边写着一边笑着开了口。

 

“李,是这个字。”

 

“我要先去见神,你先走,我很快就回去找你,跟你一起成为人。”

 

东海学着他的发音重复了几遍,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记了下来,文字在眼前打晃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即将分离的地方。于是东海牵着他的手开口说话,话音刚落,刚刚停下来没多久的眼泪再度夺眶而出,李赫宰又一次笑了起来,他与东海拥抱,然后带着亲昵的语气在他的耳边开口。

 

“你怎么这么爱哭?如果到了人间的你也这么爱哭的话,我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你。”

 

李赫宰说完,在他闭起的眼睛上落下一个亲吻就松开怀抱转身离去,一步三回头的跟东海招手做最后的告别。东海在离开李赫宰的怀抱的时候睁开了眼睛,爱人的亲吻替他摘了一颗星星放在眼睛之中,然后东海也转身离开,他去面见神明,告诉他自己已经找到了可以带自己去往人间的爱人。

 

神明是威严而慈爱的,跪在他面前的东海眼睛中带着爱人赠与的星星更亮了一些,然后星星在眼睛里闪啊闪,闪啊闪,闪烁了很久之后东海终于开了口,

 

“神啊,我已经找到了我的爱人,我要去人间。”

 

“我的孩子,人间是苦,你真的要去吗?”

 

慈爱的神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带着温柔劝阻他。而东海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他坚定的看着神明,拉起高高在上之人的一只手,用一种小孩子撒娇的语气,将李赫宰写在他手上的字笨拙而又缓慢的写在神明的手上,一字一句认真而又严肃,

 

“这是他的姓,我想跟他一样,这样他应该会更加容易想起我。”

 

眼睛里的星星还在闪烁,慈悲的神无法拒绝他的要求,于是小小的愿望被达成。东海站了起来,他摘掉头纱交还给神,然后转身离开,开启一场未知的旅程。

 

总之,就这样,李东海的人生开始了。


评论(5)
热度(35)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