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10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真的狗血,真的放飞,真的贵乱

感情线真的可怕,剧情走向真的魔幻

看完不许骂人,也不许动手


10.欢送毕业同学离别歌

 

杨好就这样看着他,然后过了半天才慢悠悠的开口。他说苏万,你没发现吗,你一直都只护着黎簇?

 

他说完,回头就要离开。苏万被他说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黎簇酒劲还没下去,嘴里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再骂些什么,让人听着心烦。于是苏万就把他放到了地上让他坐好,然后看着已经走出去了一段距离的杨好开口:“杨好,你回来!”

 

“我回你妈!”杨好离着扯着嗓子开口,然后他就沿着路边一路走了过去,转过拐角就再也看不到了。苏万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长长的叹了口气,身边还剩下个醉鬼无处安放。于是他也一屁股坐到了黎簇身边,从口袋里又掏出烟来递给他。黎簇仍旧骂着,不肯接,他就自己点完了塞到他的嘴里。

 

然后一根烟在两个人手上来回传,黎簇好像缓过来了一点,前半程靠着苏万胡说乱骂,后半程则是自己好好的坐着了。两个人就这么坐在马路牙子上,一直是一根烟在来回的传着,在谁手里熄灭就由谁再点上,知道烟盒里最后一根烟也熄灭。

 

烟是熄灭在苏万手上的,他将烟头扔到地上之后他看着一点点火星随着风越刮越远,最后熄灭在路上车水马龙的轮胎之下。最后一口烟雾吐出,他就这么看着天,然后转过头去跟黎簇开口:“哥们儿,何必呢?”

 

他想说杨好何必呢?大家一个头磕地上,结八拜之交,何必搞这种非要把这点交情亲手碎在手里呢?他想说你何必呢?何必非要哪儿疼戳哪儿,你明知道你俩一样的环境里生根长大,难免渴望温柔,何必非要说出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呢?

 

他想说我何必呢?我把一颗心都栓到你身上,一通折腾之后却连告诉你的勇气都没有?

 

然而苏万什么都没说,他只是抛出去那么一句话之后就再不肯开口了。黎簇这时候从马路牙子上站起来,苏万抬头看他的动作,看着黎簇深深呼吸之后又吐出胸中浊气。然后他低头看苏万,两个人的眼神就这样合上的时候才慢慢的开口:“不知道。”

 

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翻来覆去的说都是不知道。于是黎簇跟他招呼了一句,就一个人转头离开了。他跟杨好走相反的方向,路上撩着路灯杆,昏暗黄色灯光之下黎簇好像在唱歌,一声远远叹息传到耳朵里的时候苏万一样叹气,他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坐在那里。

 

杨好同样走在路上,平心而论他并不觉得苏万刚才的话伤到了他,毕竟就算是朋友也总是亲疏有别。以前上学的时候他们两个总说杨好缺心眼,他也确实觉得自己算不上聪明,然而就算不聪明的人也不是傻子。杨好开窍比他们都早,他很早就看出来,苏万对黎簇,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也说不出来何处而来的不一样,苏万对黎簇的不一样就好像他对苏万的不一样是一样的,年轻人拎不清,亲情友情爱情中间的那根线过度模糊,你对我好,你给了我不一样的东西,那我就好像理所应当的喜欢你,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苏万是这样的,黎簇是这样的,他自己也是这样的。

 

但是刚才黎簇说的话确实有点难听的过分了,他说他喜欢霍秀秀,这一点杨好是万万不敢承认的。他们都说那个姑娘长得像霍秀秀,可是杨好并不觉得她们很像,他只是觉得她好看,所以才选择追她,好看的人总是相似的,他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拿这一点说事。

 

更何况霍秀秀的形象在他心里更像一个抽象的概念,没有人会找一个酷似母亲的女人成为自己的妻子或者其他值得怀念的东西,他也一样不会。毕竟杨好早就忘了妈妈长什么样子了,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一个人来代替自己的妈妈。

 

那对他来说只是温柔,除了温柔什么都不是。他不明白黎簇自己夹生的时候为什么偏偏要扯上他来说,难得有人用这样温暖的感觉来走进他的世界,他凭什么不能接受,凭什么非要拒绝?

 

与他而言,苏万像是他在困苦挣扎之中的光,刺眼而又温暖的带着他走出泥泞的前十五年。黎簇像是同类,扯着他的泥潭里蹦迪,两个人一身泥泥水水的大笑大叫,脏兮兮的却又兴奋非常。

 

而霍秀秀就只是霍秀秀,不是他的寄托也不是他的依靠,不管有没有杨好,或者是不是杨好,她都只是霍秀秀。

 

“杨好!”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杨好停住脚步回头去看的时候就看到苏万从远处跑了过来。暮春时节里他出了一头大汗,双手支着膝盖喘气的时候手漫无目的的乱挥,杨好早就不生他的气了,或者说他从来没生过苏万的气。于是他就一边帮跑的气喘吁吁的人拍着后背,一边笑着开口:“你怎么了?你让狼撵了?”

 

苏万直起了腰之后还是喘气,他就这样喘了半天之后终于缓了过来,然后走到杨好面前的时候忽然给了他一个拥抱。两个人在北京的街头的路灯杆下相拥,不由自主的就开始晃。苏万抓着自己的胳膊将他抱的很深,杨好的手迟疑半天终于还是落到了他的背上。路上已经有往来行人开始围观,看热闹的人甚至已经开始拿出手机拍照。

 

杨好也不知道苏万这是要干什么,总之他们两个长久的拥抱之后苏万终于松手,然后他看着杨好笑了一下之后又抱了回去,贴在他耳边小声的开口。

 

他说哥们儿,对不起。

 

说完苏万转头就又要离开,杨好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就将人扯了回来。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苏万还是在笑着,他嘴里喋喋不休,他说:“对不起,我替黎簇跟你道歉,也替我自己跟你赔不是。但是就好像你说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对黎簇跟对你是不一样的,我觉得以后我可能也没办法改了。”

 

杨好听着就笑了,苏万一副主动认错,坚决不改的样子让他好气又好笑。于是他仍旧不肯松手,只是用力的抓着他的胳膊,然后一样坚定的,缓慢的开口,把一个字一个字说的都格外清楚。

 

他说苏万,我不想跟你谈兄弟那点事儿,能谈一次感情吗?

 

“咱们仨是烧过黄纸的兄弟,你这辈子都是我杨哥。”苏万抬头看他的眼睛,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似有若无笑意。他说以前我不知道咱们俩之间还有这种事儿,以后你要是需要的话,我离你远点。

 

苏万把每一个字都说的格外认真,杨好忍不住就大笑了起来。笑的时候他心说我早就应该明白,这小子是个不开窍的,我怎么就在他身上耽误了这么多年时间?然而不开窍的小子说的这几句话太混蛋,杨好忍了半天,最后还是一拳就挥了上去,苏万趔趄之后站稳,然后捂着脸也不生气,就那样平静的看着他。杨好终于是忍无可忍,他松开了苏万的胳膊,然后指着远处就愤愤不平的开口:“你他妈太浑了点吧?滚,你给我滚!”

 

杨好的愤怒干脆利落,苏万点了点头转头就走了,同样是一点拖泥带水都没有。他不知道苏万给他的这个拥抱意味着什么,他就只是愣愣的盯着他离开的方向发呆。看热闹的人已经放下了手机,有胆子大的年轻人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兄弟,想开点。

 

跟话一起来的还有一根烟,杨好接过烟点燃之后道了句谢,那个年轻人就这样转身离开。还没等拐过街角电话就已经打了出去,他跟自己的朋友说,说哥们儿,我今天看了个热闹,你等我回家把视频发给你。

 

没错,对于围观的人来说这也就只是个热闹。于是人潮慢慢散去,杨好仍旧慢慢的往家里走,电话在裤兜里响个不停,他知道是谁打来的,小女朋友的铃声跟别人都不一样。不过他现在不是很想接,脑子里乱的有点过分了,不管是苏万的话还是黎簇的话都足够他这个自认并不聪明的人思考半个晚上,加起来的话估计要更久,大概需要很多个晚上才能想通,然后还需要同样的多的晚上,让自己想不通。

 

电话持续的响个没完,杨好终于还是耐不住这份烦心接了起来。那边的女孩子语气里是惊人的焦急,她说杨好,你怎么样了?你们还闹着呢嘛?要我过去找你吗?

 

“没事儿了,我现在往回走了。”杨好在她说话的间隙开口打断,然后他听见那边连成一片的没事儿就好。紧接着小姑娘开始细细碎碎的念叨他,用那种常见的道理来开解他,杨好一边听着,一边在街上漫无目的的乱走。嘴里答应的全都是嗯嗯的声音,说着让你担心了,满脑子却都是没有烟了,哪里有超市。

 

他就这么一路找超市一路走,小姑娘在那边连续不断的说着,说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开口,说你怎么还没到家?你就算是走回来的现在也该到了,你是不是喝多了迷路了?要不要我出去接你?

 

杨好听她这么说,才站在原地抬头,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霍家老宅子前面。看着这样的情况他叹了口气,漫长的叹息让两个人都沉默了,过了半天之后杨好才慢慢开口。

 

他说,对不起,我太浑了,咱们分手吧。


评论(33)
热度(37)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