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07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07.鲜花曾告诉我你怎样走过

 

黎簇回来的消息苏万一直都知道,只是一直没有开口去问罢了。之前他的始终迷茫,迷茫该如何规划自己剩下的人生。他习惯性的给一切事情未雨绸缪,即便是如今的局面也仍旧是如此。曾经他用两天晚上的时间思考,思考自己下一步到底应该怎么走。

 

怎么走都对,又怎么走不对。他知道出于理智考虑他应该离开,就让这些改变他命运的人去维护他家跟剩下的命运。但是最后苏万放弃了,他决定走上这条路的理由简单的简直不想他这么理智的人会做出来的事情。

 

原因很简单,黎簇还在这条路上,他想想去看看,看看能不能把他捞起来。

 

火车钻过山洞,短信最后还是没有发出去。苏万看着哪一个小小的红色感叹号叹气,然后又有人喊他去打扑克,他就收起了手机,走进包厢里面,一边撸起袖子一边问他们玩多大的,便热火朝天的加入了战局。

 

他们打牌打到第二天早上,天大亮的时候苏万终于睡着了。刚才他脑子里又想了很多东西,从阳光晃眼想到他上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火车还是去古潼京,想到古潼京自然那些好的不好的记忆就都涌了上来。然后那些东西在梦境里辗转反侧,知道人实在熬不过困倦之后才昏昏沉沉睡过去。

 

苏万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要落山了。他坐起来的时候还有点发懵,有人递给他方便面和火腿肠,他接过之后道了句谢就从床上跳了下去,一边哼着歌一边去打热水了。

 

吃完泡面之后没多久就到了下车的地方,晚上的风凉凉的吹过来让人浑身舒坦。这边有人来接,上了车之后大家简单的寒暄就说起了这次的目的地。苏万一言不发的听着,跟平时活泼的样子早就判若两人。

 

出门之前师父特意交代过,别想着跟同行做朋友,你跟人家套近乎,人家不拿你当人看。

 

苏万谨遵师父教诲,一路上一言不发就到了今晚住的地方。他白天睡得有点多,此时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干脆就从破旧的小旅馆里出去到外面逛逛。小城市远没有他所长大的地方繁华,十一二点街上就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苏万在路边的小卖店买了包烟,然后就走回了招待所的门口,坐在石狮子的旁边开始拆烟。

 

“还不睡啊?”同行的人似乎也出来找消遣,看见苏万在这坐着就问了一句。苏万笑着应了一句,然后随手从烟盒里抽出来一根扔给他。那人凌空接了,点上之后摆摆手就走了,临走之前看了看苏万,好像是说了一句什么。

 

他说真年轻,可惜了。

 

可惜他年轻,也可惜他什么都没听见。那人的话被吹散在晚上的风里,苏万叼着烟也没点火,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用手去敲石狮子。敲了一会儿之后最终放弃,石头太硬,人手太软,敲时间长了手疼。

 

春天的晚上到底还是春天,远远没到夏天那种深夜仍旧温暖的程度。苏万又坐了一会儿之后就冷的受不住了,起身回到了房间里的时候冲了个热水澡才缓了回来。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就好像别人一直说他的那样,他心思重,一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心里脑子里都是满满当当的事情。

 

不想了,不想了,我想的够多了。苏万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翻了个身,然后床头的遥控器被扔出去的时候凌空击中开关,屋子里陷入黑暗的时候苏万闭上了眼睛。他决定什么也不想了,他觉得他的路好走,能不能混出头来,就全看造化吧。

 

第二天一整天都是在车上度过的,晚上的时候开始有人安营扎寨。铁筷子跟人商量着盗洞应该从那边下,苏万不掺言也不靠近,他就在勉强能听到的地方听着。有老手看了他一眼之后颇为赞赏的点了点头,然后说不愧是师父带出来的徒弟,有规矩。

 

这句话苏万听见了,他轻声的道了句谢之后那人又多看了他两眼,最后却也是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很少有人会真的把一起夹喇嘛的人当兄弟,就算夸上两句也改变不了什么。毕竟这种兄弟不好当,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被拉去垫背挡刀子。

 

盗洞开的很快,有人打头跳下去之后苏万也要跟着跳。然而却被铁筷子拦了一下,他说小苏,你等等,你断后。这群货色不行,我相信你师父。

 

苏万点了点头,然后就退到了一边。他人精一样的人物,怎么能不明白他自己身份是什么?他师父在道上算是块金字招牌,多少年风雨之后也摆在那儿跟新的一样。而他是他师父的关门弟子,这身份说到哪儿去都好听,却也说到哪儿去都险。

 

他们相信瞎子,自然就相信苏万。没人管你十八还是十九,就算你是十七,该你开的路断的后也一样都少不了。

 

所以苏万等人全都下去了之后才最后一个跳进去,手电咬在嘴里的时候刀子抽了出来。前面人走的缓慢而又平稳,苏万不敢掉以轻心。他说到底还是年轻,害怕,总觉得身后有什么阴森森东西在跟他后脖子上吹气。

 

然而害怕也得往前走,路是他自己选的,他也不是什么怂包,该走下去的地方硬着头皮也得往下走,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前面的人还在往前走着,一字排开的队伍缓缓向前,苏万在适应了之后终于觉得好了一点,阴森森的感觉褪下去之后他终于把手电吐了出来。牙齿要的发酸,但总好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喊大叫起来。

 

“停一下。”走在最前面的人忽然开口,整个墓道里荡起小小的回音。苏万跟着前一个人站住了脚步,就听见有人问怎么了。那人却只是摇了摇头,过了半晌之后终于坦诚开口,他说他不知道这是什么,看着有点渗人。

 

于是一行人的眼神齐刷刷的传到了苏万哪里,他叹了口气之后终于也还是硬着头皮向前,穿过队伍之后来到了那些人前面。苏万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个机关,也就只知道这是个机关。瞎子教给过他类似的应该怎么开,但是这个他是实打实的不会。这时候不懂装懂总算不上个聪明决定,于是他回头,有些无奈的开口。

 

他说不好意思,学徒第一次下山,我也不认识。

 

这就犯了难了,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办。最后还是有人出了主意,说干脆炸了算了。苏万皱着眉头听他们说的时候在心里点了点头,他记得瞎子说这种机关危险都不大,能开就开,不能开就炸。就是加点小心,别把自己也给一起炸了。

 

他还记得他问瞎子,他说师父啊,要是你碰见了怎么办?瞎子当时笑的挺开心的,他喝了口水之后,就告诉苏万,他说我会开,但是我不开,我肯定炸了它。你要是真出去行走江湖,可别说我教给你这个,丢人。

 

苏万想到这儿,就忍不住有点想笑。瞎子教给他的东西大多数都是这么个路数,简单粗暴而又可行性高,在斗里多待一秒钟就是多一分的危险,能快就快,犯不着跟这儿搞那一套君子如风。

 

炸药在苏万瞎想的时候就已经弄好了,有人喊了句退之后捻子就烧了起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一路过去,然后一声闷响之后机关就开了。打头的那个探进去看了看,确认安全之后朝后挥了挥手,然后就率先走了进去。

 

刀又被拿到了手里,苏万靠在门边等着所有人都进去之后才跟着进去。里面是个耳室,也不知道他们运气好还是不好,进来没到俩小时就碰见了棺材跟明器,好像被按了加速键。有人扑倒东西上就要往里装,苏万站在一边看着,他对这些东西兴趣不大。

 

明器被卷回来之后,就有人开口,问开不开棺。有人笑着骂他,说这些就够了,你他妈疯了给自己找事儿干?被骂的那人哑口无言,过了半晌之后说了一句是这么个道理,然后摸着自己的脑袋就笑了起来。他说兄弟们,那还等什么?撤退啊!

 

所有人都笑,一边说着闲话就一边打道回府。苏万仍旧留在最后,他在踏出耳室的时候感觉自己听到了什么,那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又上来了。于是他就这么站住了,走在他前面那个人看他停下了,就回头问了一句,说小苏,怎么了?

 

前面的人听见这么句话,就都挺了下来,心情不错的众人打趣着问苏万怎么了。然而他却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闭嘴。众人安静之后苏万没有再次听到那个声音,但是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大。他记得他师父教给过他,说要是碰见这种时候,别想太多,相信自己。于是苏万伸手凌空点了点前面,冷静的开了口。他说,快走,出去再说。

 

没有人知道他发现了什么,就连苏万自己都不知道。然而却也开始急匆匆的就要往前走。走了一个小时之后苏万忽然又听见了那种声音,内心的恐惧与毛骨悚然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这一次不光他一个人听见了,走在他前面的几个人都听见了。于是他们齐刷刷的转过头来看向苏万,开始用眼神询问。再往前的人也发现了一样,然后他们撒丫子就跑。后面的几个人跑不掉,有人小声的问了句怎么办。苏万咽了口唾沫,刀在手上转了一圈之后同样轻声开口。

 

他说还能怎么办,先抄家伙吧。



评论(5)
热度(27)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