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快乐蹦迪,活跃生活

[俱利歌]山神

预警:放飞狗血

山神X祭品人类

 @小萌姬(睡眠不足) 


歌仙坐在四人抬的轿子里,透过一点点小小的窗户看着外面连绵起伏的山脉,身上繁复的衣着让他几乎透不过气来,薄薄的一层布帘外面男人的声音在且行且高唱。

 

“神明啊神明,请宽恕您的子民,平息您的愤怒,我们将最俊美的青年作为祭品送给您,请赐福于我们。”

 

山脉连绵之地贫穷且愚昧,于是人们将所有的信仰寄托于神明之上。歌仙并没有见过传说中的山神,只是在很小的时候听过已经年迈的奶奶用苍老到颤抖的声音对他说,说山神有着金色的眼睛,那是荒原与山中永恒的朝阳。歌仙并不相信这些,他读过很多的说,书中的内容已经冲淡了他对于精怪的相信。可他还是在这样一个雨水连绵的难熬夏天里被选为神明的新娘,这是很久很久的信仰,他无法反抗。

 

轿子外面年轻的朋友试图想要跟他说些什么来打发漫长的旅程,但是很快就被年长的同行人打断了他们这一点小小的交流。歌仙已经成为山神的新娘,他不应该再与凡人进行任何的交谈。

 

就在百无聊赖的行进中,山谷里忽然起了呼啸的大风。所有人跪在原地恐惧神灵威严的时候歌仙仍旧坐在轿子里,他记得出发之前有人对他说过,山神有着黑色的俱利伽罗龙,龙发出咆哮的时候整个山谷中都将是呼啸风声,而在他们听见龙吟的时候送行的人就已经到达了终点,剩下的路只能由他一个人继续走。

 

于是在咆哮声停止的时候,一双粗糙的手撩起了歌仙面前的布帘,恐惧让他们无法与歌仙交谈,只能用眼神示意他,担忧的眼睛里有一点祝愿。山神只是口口相传的山神,谁也不知道歌仙此去前路如何,只是无论生存还是死亡,他的生命都已经停留在了这片连绵起伏山脉之中。

 

歌仙并没有多做犹豫,他只是拢了拢繁复的衣着就走出了狭窄的轿子。外面的风景很好,连日的大雨终于在今天停了下来,旷野里的空气是清新而干净的。歌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面对着雨后新开的花树想要写一首和歌,开口要吟诵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警告的目光。于是歌仙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像是即将进行一场春游那样告别了同乡的人,独自一个人走上了崎岖坎坷的山路。

 

连日的大雨让路并不是很好走,人工雕琢出来的台阶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神明的居所已经年久失修,大多数的路歪歪扭扭的在泥泞之中难以寻觅,于是长长的拖尾上已经沾满了泥水,整齐的头发被低矮的树木枝叶刮的有些散落。

 

厚重的衣服让行动并不是很方便,于是歌仙走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也没有登上山顶。没有食物,没有照明,乡民们认为山神会保佑献给他的青年,所以什么都没有。歌仙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歇脚,他觉得太累了,靠在冷冰冰的树上也懒得再去管是否会用蛇虫虎豹来袭,只有困倦让他已经无法睁开眼睛,所以他就这样干脆的睡了过去。

 

吵醒他的是风的呼啸,夜里的山谷中再度卷起了一阵咆哮般的声音。歌仙猛地睁开眼睛,然后强打着精神寻找起了声音的来源。

 

沉默的年轻人沿着山顶的方向缓缓的走了下来,摆摆手山谷中呼啸的风就已经停了下来,然后硕大黑龙跃上九重云霄又愉快的返回,绕着并不高大的年轻人转了几圈之后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歌仙还在疑惑龙去了哪里,寻觅了半晌才接着月色看到了年轻人手臂上盘桓的一条黑龙。

 

“您是山神?”

 

歌仙谨慎而又莽撞的骤然开口发问,以俱利伽罗龙获得神明力量的大俱利伽罗神还是沉默着,不过他点了点头,然后靠近了歌仙的面前,仔细的端详着他的脸。歌仙感受到温热的鼻息扑在自己的脸上,然后他看着山神同样英俊的脸忽然想起了一些东西,比如年幼的时候曾经听过的传说。

 

他们说神明有着强悍的力量,走过荒原的时候日月星辰都与他的愤怒一起愤怒,山花草木都与他的欢愉一起欢愉。

 

如今的歌仙看不出俊俏的大俱利伽罗是愤怒还是欢愉,只是作为神明的他看起来太年轻了一些,脸上还带着一点少年的轮廓,金色的眼睛在仔细端详的时候发出亮闪闪的光芒。

 

“我会保佑你的同胞。”

 

大俱利伽罗忽然这样没头没尾的开了口,好像只是在说我们等下吃些什么。歌仙疑惑的皱起眉头准备发问,然而他还没有开口,大俱利伽罗忽然露出了一点点的笑容。嘴角牵起的弧度稍纵即逝,但是歌仙清晰的看见了。

 

“因为你会爱我,我也会爱你。”

 

传说中山神会与被献给他的青年结成夫妻,然后在与神明相比太短暂的人类生命期限中竭尽所能的爱着哪一位青年,并给予他的子民莫大的福祉。歌仙听着大俱利伽罗说爱情的时候忽然想起了这个传说,他不知道神明的神明有多漫长,也不知道在他之前大俱利伽罗已经有了多少段短暂的爱情。洞察人心的神明看穿了他的心思,然后大俱利伽罗忽然后退了一边,躁动的龙似乎想要从他的手臂上离开,山谷中再度响起小小的风声呼啸。

 

“你是第一个,他们怕我,不会跟我说话。”

 

有着过分年轻的脸的神明按住了手臂上的龙,大俱利伽罗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自己会与一个凡人说上这么多的话。歌仙静静的听他说完,他只觉得大俱利伽罗很寂寞,就好想他曾在书里看到的那样,寂寞而又英俊的山神独自守着空荡荡的一片山,山川为亲草木为友,到处都是惧怕他崇敬他的人,但是没有人真正的爱他。

 

读了太多书的脑子里忽然涌起一阵莫名其妙的浪漫,歌仙看着眼前的山神忽然觉得他也不过只是个没有人交谈的少年。于是人类从石头上站了起来,带着华美拖尾上山神给予的祝福轻轻探身,亲吻他的宿命。

 

“我会爱你,在我的生命结束之前我都会爱你。”


评论(5)
热度(54)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