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少年组]风生水起·02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02.写在一切开始之前

 

年轻女人看着黎簇,哦了一声之后就退进了院子里。吴邪的传说人尽皆知,连带着黎簇的大名不能算是家喻户晓也总该是有那么一号人。

 

所以女人并没有多想,她转身就回头要去问小沧浪的打算。黎簇站在墙根底下,忍不住的就笑出了声,独自一个人扶着墙的时候还是腿疼,但是眼泪已经从过度的笑容的中被逼了出来。他觉得有意思,吴邪一场千年局,好死不死把他捧了起来。如今他站在戏台上仍旧痛恨给他搭台子的人,但是他也知道,如果不是吴邪,他始终都是籍籍无名小辈罢了。

 

有人来叫他进去,进去之前黎簇抹了一把眼角笑出来的泪水,很快又恢复到了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小沧浪坐在主位上,看着他的时候脸上表情似笑非笑,过了半晌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杯子放下的时候清脆一声。黎簇还站在那里,没有人让他坐,他就没有坐。

 

“黎簇?”年长的男人悠悠的开口,将信将疑。黎簇点了点头,他说对,我就是黎簇,吴邪的那个黎簇。

 

他用自己最不想要的方式自报家门,听得小沧浪脸上忍不住就露出了一点调侃般的笑容,然后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近黎簇面前的时候笑容仍旧收不回去。黎簇的眼神阴冷冷的看着地上,不多开口也不多说话,就只是定定的看着地砖的纹路。

 

这孩子的眼神不像十九岁。小沧浪这么想着,然后飞快的变脸,拉着黎簇的手就让他坐下。黎簇坐下之后仍旧一言不发,吴邪教过他应该怎么掌握主动权,目前主动权就在他这里,而他火候尚青,多说多错,莫不如不说不错。

 

“黎小爷来这一趟,是想要做点什么?”小沧浪在他坐下之后又盘旋回了自己的座位上,茶杯端起的时候他借着杯盖的掩饰仍旧平缓的开口。黎簇听他这么说,摇了摇头,用他那双阴冷冷的眼睛看过去,然后他对小沧浪慢慢开口。

 

他说我只是想混出个人样来,我可以帮你,你应该相信我。

 

小沧浪听他这么说就笑了,然后又一次将茶杯放下。黎簇盯着他,他也盯着黎簇,眼神沉默的打机锋,过了很久才终于拼出个输赢。小沧浪看着他,慢慢的开口,他说你是想踩着我往上爬?黎簇点了点头,他格外的坦诚,开口的时候已然是悍不畏死。

 

“对,我就是想借你的力。”黎簇点了点头,说话的时候挤出来了一点笑出来。小沧浪看着他,手指在桌子上有意无意的敲,乱七八糟的鼓点连不上旋律,他就这样平白敲了半天,然后终于再度开口:“那我为什么要给你当这个踏板?”

 

黎簇摇头,他说他不知道,他说如果是他的话他不会。这样的举动似乎是逗笑了小沧浪,他笑的几乎就要把茶盏掀翻,然后袖子略过桌面,小沧浪站了起来。黎簇跟着他的动作一块站起来,两个人在空荡荡的堂屋里站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拔刀相向。伙计已经将手按倒了武器之上,黎簇抽冷子的看了他们一眼,阴森森的东西让人胆寒。

 

小沧浪到底没杀他,他说好,黎簇,那你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从今天开始,咱就单干了。各位都是霍家的老伙计,愿意走的我相信大家都能找着比我强的东家,如果愿意跟我的,有杨好一口饭吃,各位绝对不能吃粥。”

 

杨好站在那儿,铿锵有力的把每一个吐到最清楚,然而在柜台后面已经出了汗。伙计们在他说完话之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沉默到一个气氛最凝重的时候终于有人站出来。中年男人看起来老实厚道,然而这一行哪有什么老实人?他只是平和的笑了笑,然后便急促的开口:“小东家,我跟你干。”

 

第一个人说起话来之后场面一下打开,杨好看着刚才那个说话的男人,他想如果我爸还活着应该也跟他差不多岁数了。不过这时候显然不是这种悲春伤秋的点,杨好点开本子一个一个的问过去,有人要走有人要留下,他都不强求。

 

胡同串子走江湖讲个道义,杨好知道自己这儿真没什么能留下他们的东西。曾经他们衣食无忧是因为这里是霍家的堂口,霍家早就盛名在外,值得人替他们卖命发笔横财。然而如今姓霍的改姓杨,姓杨的什么都没有,他不能强留人家,这样不道义。

 

堂口里伙计挂名五十七人,一番询问之后三十大几都不打算留下,余下二十来人一半仍旧在犹豫。杨好一一记下了,然后让人打开了门,要走的都走之后热热闹闹变成一片冷冷清清。他看着满屋子值钱的不值钱的,坐在门槛上看着外面忽然叹气。

 

“小东家,你叹什么气呢?”最开始说话的男人在杨好叹气的时候走到了他身后,忽然这么开口说了一句。杨好背对着他,头都没回就摇了摇头,然后烟从口袋里被掏出来点燃,打火机火苗窜气的时候几乎要燎了眉毛。他慢慢的开口,他说你为什么留下?

 

那个男人似乎没有杨好会问这样的问题,于是他进入了漫长的思索。杨好的烟烧到了过滤嘴,他甩手扔掉之后仍旧在等,等来等去终于还是有点不耐烦。男人看出来他的不耐烦,于是就在他身后轻轻笑了,笑过之后一样摇头,给出了模棱两可的答案。

 

他说东家,你人性好。

 

算不上回答的回答扔出来的一瞬间杨好就笑了,然后他站起来看着屋子里的东西跟零零星星几个人,摇头之后又点头。老账房留下了,手里仍旧捏着账本在打算盘,全部的背景音乐都只有噼里啪啦的声音。杨好环顾四周叹了口气,他想他也算是苦尽甘来,这么一看他的起点可比大多数人高多了。

 

“各位,别愣着了,东西先归置归置?”年轻的当家的笑着说出了第一句话,伙计们此起彼伏的答应着然后各自忙手头的事情去了。所有人都在穿梭的时候杨好走到了柜台后面,老账房眼睛都不抬一下的还在打算盘,杨好看得懂账,但是他不想看,就这么听着算盘珠子声音有点昏昏欲睡。

 

“东家,精神精神。”账房先生似乎是终于完事儿了,然后他将手里的本子递给杨好,杨好看完之后啊了一声,他没明白这是个什么意思。然而老头扶了扶眼镜,他说全部的账都在这儿了,您心里有个数。

 

苏万在解家的盘口里说话,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开始大声喧哗。主事儿的出来看了一眼,然后就让人安静下来。紧接着他凑近苏万面前,小声的开口,他说苏少爷,您跟我移步去后堂?

 

他说的客气,伸手不打笑脸人,苏万点了点头就跟他走了进去。外面的人仍旧在喧哗,或许是声音太大了,里面也多少还能听到一点。主事儿的看着他,面生脸嫩,怎么看都还是个小孩。然而瞎子徒弟这个名头还是响的,他也不敢怠慢。

 

“这是您师父的意思,还是您自己出来的?”解家伙计都是人精,这个也不例外,他先问苏万是怎么个由来,生怕出事儿时候自己这边也要跟着担责任。苏万听他这么说就明白了,都是人精,他却也没逊色到那里去。有人给上了茶,苏万没喝,他就只是在这时候笑呵呵的,手上捏着一把名片就开了口:“您这话说的,我是没出师的学徒,师父不给发话我哪儿敢出来?我也怕师父回去收拾我。”

 

年轻人说话的时候还有点没谱与乱七八糟,看上去到真是个小徒弟出来看看的天真样子。主事儿的点了点头,问了他电话便让他回去等信。苏万不肯走,他说我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您的把我安排到第一个,不然我可不干啊。

 

“您这话说的,谁信齐先生家里能揭不开锅?”男人跟他来回打太极,苏万哦了一声之后有点垂头丧气,摆出来一副回去就要挨骂的样子。主事儿的最终还是不忍心了,虽然他知道苏万就是在这儿跟他瞎扯,不过还是没了办法,就算他忍心这么把苏万撵走了,他也害怕他后面的师父出来闹场子。

 

就在主事儿的犹豫的时候,苏万却是突然开了口。他将脑袋凑过去一点之后压下了声音,用根刚才似乎不那么相同的样子开了口。他说先生,您应该知道我师父这边近况的。如今我出门,也不是求财,我求个名。我得闯出点名头,才能好好的尽本分。儿子的本分,徒弟的本分,我都得尽。

 

这些话终于还是打动了主事儿的,于是招呼了一声就有人进来,手里攥着夹喇嘛的楔子的时候主事儿的示意苏万自己拿。苏万颇有小孩子样子的抽了两根看起来圆润饱满的出来,然后捏在手里的时候笑开了,千恩万谢之后转身就要走。路过前面门脸的时候有人开口跟他搭茬,苏万一个都不认识,干脆就一个都不理,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他知道这次他肯定接不到什么好活,不过苏万不在意,他知道自己现在需要做的是吧名头给打出去,打出去之后自然大活就会找上门来。更何况他从来没真正的,自己出去干过活,总要先去探探路,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

 

手机在口袋里响起,苏万看了一眼之后就接了起来,电话那边女人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苏万笑呵呵的开口,他说妈,有功夫我就回去了,我这么大人了,你还怕我丢啊?妈妈听他这么说,数落他两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挂断电话之后苏万往回走,北京这点到处都在堵车。

 

苏万在路上慢慢打车,也不着急,他从来都不着急。



评论(1)
热度(44)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