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亡命奔逃

预警:放飞狗血

果然,最让人开心的还是炸车



胖子曾经说过,北京城拍不了追车戏。

 

瞎子用实际行动又一次验证了这句话,他跟苏万被赌在了车水马龙街道上,前面的车不动,后面的车不动,他们的车不动,追他们的车一样不动。所有人都陷入了相同的状况之中,苏万有些烦躁的探过头去按喇叭,声音刚响起来,就有人摇开车窗骂他。

 

所有人都怒气冲冲,男人对着他们一样敞开的车窗大喊,说你赶着投胎啊?苏万短暂的思索,然后就这样对着车窗回嘴,他说对,我真赶着送人去投胎,关你什么事?

 

瞎子听着就忍不住笑,他知道苏万是真的没瞎掰。苏万现在发迹了,带着他的全部希望去找到了治病的方子之后一举成名,也算是年轻一代数得上的一号人物。然而总是会有东西伴随着名声一起涌上来,豺狼鹰犬闻着味就过来了。苏万不光带回来了希望,还给攒局的吴邪带回来了不少财富,若是按照市井之间口口相传的那样,他还带回来一张地图,一张通往无尽金钱的地图。

 

他们两个在一个小时之前接到了杨好的电话,这已经是最后一个告诉他们有人盯上了他们的人。再往前一会儿功夫里,已经有无数的电话打了进来,吴邪的电话卡在当不当正不正地方,他给瞎子打电话,也没个正经的,开口只说你们弄到了发财的东西?不讲究啊,也不告诉我一声。

 

最后一个电话挂断的时候瞎子和苏万对视了一眼,就算是傻子也应该知道这事儿不对了。于是简单的行李打包收拾好,他们两个上了车之后就离开了家里。从后视镜看看过去有人再追,数量不少。

 

然而多少人追有什么用?北京这个点就是堵车,就算是一万个人盯上了他们,也仍旧都是寸步难行。

 

就这样,拥挤的车流里过了半天,终于才是熬过了晚高峰。瞎子一脚油门踩下去之后直奔城外就去了,身后的追兵一路紧跟。他们早就知道自己暴露了,干脆也就不再隐藏。出城之后车速飙到一百八,苏万紧紧的抓着车门上的把手,一万年没有抽出来过的安全带把他牢牢绑在上面。他还是觉得车速太快了,他已经二十岁了,瞎子从他十七岁开始就是这辆车,怎么想现在也不应该还用这个速度在这样的国道上狂奔。

 

“车要散架了!”苏万感受着风掠过车时候顶了当啷的声音,终于是没忍住大喊。瞎子摇了摇头,他换了个档之后又一脚油门踩下去。窗户都开着,两边风声呼呼的往里灌,现在他已经听不见苏万在说什么了。

 

只是逃命的过程中高雅爱好也不能忘记,车载音响打开之后整个车开始跟着音乐的节奏一起摇摆。苏万啊了一声之后就看到速度表已经踩到了底,里程表上显示的数字让人震惊这样的车还能否跑的这么快。

 

“来个热闹的。”瞎子咬着牙,这样自言自语一般的开口,风声里谁也听不清谁在说什么。苏万只能看他的手势,这么长时间以来朝夕相处让他们对于彼此一举一动中带着的意义都分外熟悉。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瞎子还带着墨镜,他们不能眼神沟通。

 

于是在苏万又一次紧紧抓住了把手开始大喊大叫的时候,瞎子骤然将车甩尾,公路两边的桩子被他撞倒一排,然后车就这样打横听了下来。瞎子听着苏万在停车之后仍旧持续着的喊叫笑了,然后他凑过去拍了拍小徒弟的脸,亲昵而又宠爱的开了口。

 

他说小先生,都是见过风浪的人了,还喊什么?

 

苏万到底还是有了大出息,虽然这种出息估计是任何一个人都不想看到的,但是不管愿意不愿意,他还是出名了。他出头出的早,又是瞎子的徒弟,于是那群人随着齐先生的叫法叫他小苏先生,叫着叫着没人知道他姓什么,不管多大岁数都喊他一声小先生。如今瞎子这么暧昧缱绻的叫他,只让他从头皮一路麻到脚尖,浑身犹如电打。

 

“惯性,没刹住车。”苏万同样这么笑着回他,追兵紧急刹车在耳边想起滋拉的声音之后万籁俱寂。瞎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站在柏油路上的时候他打开后门,抽出一把刀来之后甩了两下,刀鞘扔在地上之后他往前走去。苏万坐在副驾驶上手上飞快的拼抢,嘴里还要骂上一句。他说败家,好好的刀都让你用成一次性的了。

 

然而没人听见他这充满爱意的抱怨,追兵齐刷刷的站到了路上。瞎子手里半条手臂长的刀转了半圈,刃尖斜斜指着公路的时候最后的夕阳出场,将人和刀的影子都拉的格外的长。他就这样乐呵呵的开口:“诸位,求财之前掏掏耳朵,我们爷俩啥也没有,不好意思,让你们白跑一趟。”

 

瞎子说话的时候带着点经年不变的笑容,有人骂了一句之后就已经撕破了脸皮。那边的叫骂声起来,说去你妈的,谁信你们两个没发财?苏万呢?让苏万出来说话。瞎子摇了摇头,仍旧笑着开口:“你们这样不合适,我徒弟我都舍不得骂他,你们怎么能这样——”

 

说话的同时刀子甩了出去,躯体应声倒地的时候血在路上满开又渗入缝隙之中。动作太快了,瞎子作为道上出名依旧的传说,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的动作。而在一片倒吸冷气与瞠目结舌之中瞎子还是很平静,刚才没说完的话尾终于落下。

 

“出言不逊。”

 

最后四个字扔在人群之中掀起波浪,所有人痛恨他的用词。瞎子脸上习惯性的笑容收不回去,但是他其实此时根本就不想和气生财。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状态堪比全盛时期,甚至比全盛时期更占任何。如今他心明眼亮,身后有准备好了重火力的年轻爱人,这么几头烂蒜甚至根本不值得人正眼一瞧。

 

“别装逼,苏万呢!让苏万出来说话!”有人大喊着就要举起了手里的刀冲了过来,踩过刚才同伴尸体的时候财富已经迷了眼睛。瞎子摇了摇头,然后转身抬腿,一脚就正中那人脖颈,然后软软的身体倒下,苏万打开天窗探出头来,枪架在车顶的时候他学瞎子那样笑,笑的一模一样。

 

他说苏万在这儿呢,您吃了吗?

 

瞎子听见他这么说,哈了一声之后就笑了起来。然后他反手掐过一人肩膀,刀子脱手的时候矮身去接,接到手里之后又打了一个转,没入另一人胸膛之后抬腿便踹。两人倒地之后他慢慢回头,看着苏万的时候笑了一下,苏万也看他笑,然后扣动扳机时候枪声骤起,又有活人魂归故里。

 

无数次生死关头与无数日月朝夕相处之后他们两个的默契几乎就要让人惊掉脑袋,瞎子一路脚步轻快的持刀走入人群,苏万的子弹无数次擦着他的肩膀或者身体其他部位命中敌人。然而被钱迷了双眼的人已然是悍不畏死,一个人倒下之后之后还有人冲上来,哪怕是瘫在地上倒着最后一口活气,也要在挣扎一番,拽住裤子的布料就不肯撒手。

 

“人太多了,看你的了!”瞎子大喊一声,不知道从谁手里抢来的刀直挺挺的没入地上那人脊梁,然后拔腿便往后跑了过去。苏万看着他的脚步,心里默数着。数到五的时候又一次瞄准,然后扣动扳机,嘴里大喊。

 

他说,那就走着!

 

话音落下的时候第一辆的车的油箱骤然爆炸,夕阳掐着时间落下,便接起了一片火光连天。苏万终于从车上下来,他单手拎着枪站在瞎子身边,火光中曾经少年依然英气逼人。瞎子倒是一贯没个正经样子,弯腰从地上捡了一把刀之后又在手中转了一圈,仍旧是多少年不曾变过的,出手之前习惯性的动作。

 

对于再大财富的迷恋也抵不过此时对于生命的渴望,活人倒退几步之后跌跌撞撞的离开。荒无人烟国道之上火光连天,伴随着小幅度爆炸的声音燎起天边一片应该已经消失火烧云。瞎子看了看苏万,曾经比他矮了很多的小徒弟现在已经与他差不多高了。

 

两个人就这样看了一会儿火烧起来的样子,然后一个拎着枪一个拎着刀就在这样死人之中忽然撕扯着开始接吻,墨镜磕在眉骨之上隐隐作痛,然而仍旧恋恋不舍。

 

分开的时候苏万大口喘气,瞎子也一样胸膛起伏,他们两个对视一眼之后就分开两遍重新上了车。油门踩下的时候远方又有引擎声音传来,刀扔在公路上,火器就放在后座。身后烈火逐渐边远,直到消失不见。

 

迎接他们的还是一场逃亡,他们在逃亡中相识如今又走上逃亡。这一程仍旧是瞎子开车,他敞开车窗让风满满的灌进来,两个人头发乱糟糟的时候苏万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东西,忍不住就笑了起来。瞎子问他怎么了,他只是摇头,摇了半晌之后探身去亲了瞎子一口,然后才慢慢的开口:“师父,你刚才像天上什么将军下凡。”

 

他这句话说的好又不好,最后一点少年倾慕淋漓尽致的时候又一不小心就聊出来一个天人永隔。然而瞎子是不在乎这些的,他只是伸出手去带着苏万的手去抓挡把,然后空出来的手点燃了烟。

 

一根烟在两个人这儿来回盘旋,瞎子抽完最后一口之后将烟扔出窗外,一脚油门轰下去之后又提高了车速。苏万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直接推了五档上去之后迎来瞎子转头看着他哇哦了一声。然后两个人也不看前面的路,跨过一点点距离之后又接吻。带着烟味的吻结束之后苏万又笑了,笑眯眯的学着大人场面上样子开口。

 

他说齐先生,多仰仗你了。


前方城市隐没,荒野出现。汽车在国道上狂奔的时候歌声想起,唱一首八十年代的老歌,车内全是低低小声,一只手握着档把,另一只脚又踩上油门。


评论(54)
热度(158)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