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花秀]耳环

预警:放飞狗血

反正就是,这大概是低魔世界观


解雨臣已经失踪很久了。

 

霍秀秀从汪家离开之后仍旧有很长一段时间处在一种没有地方可去的状态,吴邪跟解雨臣双双失踪让她多少有点没了主心骨。胖子在某一个下午踏着黄昏而来,他给霍秀秀带来了一个消息,说是吴邪之前留下的。

 

消息是短短的一张信纸,上面只写了几个字,他说没有地方可去的话就去古潼京吧,那里安全。

 

虽然古潼京和安全两个字是绝对连不到一起的,但是吴邪这么说,霍秀秀也就信了。她从暂住的地方带上了少少的行李之后就离开了,胖子送她到火车站。他们两个分别的时候她看见胖子手里也拿着车票,于是就多问了一句,她问他你去做什么?胖子只是笑,他说你想你的情郎,我也有想去再看一眼的人。

 

彼时吴邪的总攻迫在眉睫,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命交给他之后心里难免忐忑。于是霍秀秀没有点破,她只是施施然的走进了检票口,绿色的火车停在站台上,胖子给她弄了一张红色的车票。于是霍秀秀就坐在硬座上,看着火车飞快行驶,很多很多东西从身后略过,漂亮的姑娘伸手支着下巴,她想,我有点想他。

 

火车到站之后霍秀秀从车站走了出来,在茫茫黄沙之中有吴邪留下的人给了她一辆车和一把钥匙,还有一些钱。那个人离开之前对她说,说霍小姐,您一路保重。

 

像是一场无声的告别,太多人都以为解雨臣死了,而作为解雨臣的遗孀,霍秀秀此时似乎干什么都带着一种悲剧浓厚的色彩。但是她是知道内情的,就算不知道,霍秀秀也不相信他的小花哥哥会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小花哥哥多厉害啊,简直就是他这个女孩子心里的大英雄,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呢?

 

于是她一边说着我没事儿,一边潇洒的就跟等她的人告别离开。车开在公路上的时候都是黄沙漫天,这是霍秀秀第一次来这里,她看着的远处的山近处的沙,忍不住就要感慨这种过分壮丽的漂亮景色。

 

她想她的婚礼或许可以在这里,等到一切都平静之后换上漂亮的婚纱,然后跟穿着笔挺西装的解雨臣一起过来,拍上一些漂亮的照片。他们可以带上一些玫瑰再带上一些百合,这里没有花,但是她的小花哥哥一定可以让这里百花盛开。

 

霍秀秀就这么想着,一路就到了古潼京所在的那片白沙漠。昔日的黑色的帐篷还留在那里,生活用品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都还好好的放在哪里。这里没有人,手机也没有信号,然而霍秀秀觉得心情还不错。她找到了海子,脱掉了自己一身衣服,洗干净之后挂了起来。

 

这里像一片死域,然而霍秀秀并不在意,她甚至觉得这里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就像一个天堂。

 

没有人能联系上她,她有漫长的时间去思念去游荡。每天随着太阳升起的时候起床,离开帐篷在周围闲逛,然后逛累了就回去,梳妆打扮之后维持自己的漂亮。她不知道解雨臣什么时候会回来,但是她想解雨臣一定会回来的,她总要漂亮一些,才能迎接他们的久别重逢,才能让她的小花哥哥还能认出来她。

 

就在这样的闲逛之中,霍秀秀已经快要走完了这篇白沙。她在某一天的午后继续闲逛,却在看到面前景色的时候惊呆了。

 

那是一座巨大的财宝山,堆满了数不清的宝藏,无人看管也无人发现,不知道到底是从何而来。按理说之前那群人声势浩荡的来这里,定然是掘地三尺之后才肯离开,但是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了这里。霍秀秀惊呆了,她掐了自己的手臂内侧一下,在刺痛之中才确认真实。然后她揉了揉眼睛走过去,才看见宝藏前面有一块牌子,上面写,世间全部珍宝,有缘者见,有缘者得。

 

没有人说得清这些东西到底是从何而来的了,总之霍秀秀在呆立了很久之后忽然想起了一些什么。她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大概有十年了,解雨臣拗不过还很小的她,带着她去街上打了一对耳洞。打耳洞的时候顺便给她买了一副耳环,而那对耳环已经丢了很久了。

 

于是霍秀秀接下来的留在古潼京的日子都有了事情可以做,妆不画了,头发也不保养了。每天都只是早早的起床,收拾干净之后就将长发扎成马尾,然后绕过许多沙丘走过来,认认真真的找那副她丢了的耳环。

 

成山的财富被她翻了一个遍,解雨臣还是没有回来。于是霍秀秀有些不开心了,她想那副耳环真的丢了,她竟然丢了小花哥哥送给她的东西,真是太过分了。

 

所以那个傍晚,她守着满山的金银财宝忽然开始大哭,一边哭一边忍不住就要咒骂。她说杀千刀的解雨臣,去哪里了也不知道说一声。她对着一片沙漠大喊,她说解雨臣你这个负心汉,有种再也不要回来了!

 

回音伴随着她大喊的声音回荡,沙漠里满满的都是回来,千千万万个霍秀秀在一同说话,她们说回来,回来,回来。

 

回声里女孩子呜呜呜的哭,哭着哭着就忍不住又要发小脾气。她想解雨臣这个负心汉,到底去了哪里了呢?怎么都不知道回来看看她,就算不能回来也应该留下点消息啊。他是不知道她在想他吗?他可真是坏透了。

 

于是那天她就一边哭着一边往回走,远远看到黑色帐篷的时候眼睛已经肿了。她像往常一样往回走,走着走着却忽然觉得不对,隐隐约约能看到帐篷前面有人影,看动作大概是在抽烟。于是眼泪瞬间止住了,霍秀秀将衣服口袋里的刀拿了出来,捏在手里之后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秀秀。”

 

然而她还没有走进帐篷,那前面的人就开了口,用一副低哑生气略带无奈的开了口。霍秀秀当时就把刀扔到了地上,然后咬着自己的手开始哭泣。什么也顾不上了,她就这样一路狂奔过去,风里面头发被吹乱了也顾不上了。小姑娘像一颗小炮弹一样撞进了胸膛,霍秀秀一巴掌就拍在他的胸口,十分不满的就开了口。

 

她说解雨臣,你负心汉!

 

没有设想中精致漂亮的久别重逢,两个人看起来都脏兮兮的带着一点落魄。解雨臣眼眶下面挂着乌青,然后他抓住了霍秀秀的手。他想他的小姑娘真的生气了,平时她都是叫他哥哥的,从来没有这么生气的大喊他的名字。

 

“好了好了,秀秀,我就是来看看你。”解雨臣紧紧的抱着她,粗糙的胡茬扎在娇嫩的脸上的时候霍秀秀不满意的哼了一声。于是小花哥哥拍了拍他的小姑娘的肩膀,然后低低的开口,他说吴邪说你在这里,我来看看你,我要走了。

 

刚刚重逢就要分开,霍秀秀强忍着眼泪从他怀里抬头,点了点头之后早就明白了身不由己。不过她还是凶巴巴的开口,她说我喜欢这里,我想要这里在我的婚礼上有很多花。解雨臣先是笑,笑着答应她之后又逗她,说那你的新郎是谁啊?哥哥见过吗?

 

“你还是别见了!”霍秀秀还是用有点气愤的声音开口,一边说着一边仍旧抬头看他,看他的时候大眼睛里仍旧是古灵精怪的。然后眼珠转了转,才又笑着开了口:“我的新郎太坏了,我怕你打死他。”

 

这句话说完,他们两个就都笑了。解雨臣低头在她的额头亲吻,然后说了一声走了就拎着自己的行李离开了。霍秀秀站在帐篷门口看他离去的背影,她不知道走出这片沙漠要多久,但是她觉得她也应该离开了。她的小花哥哥都还活着,她应该让事情进展的快一些,不然的话花期要过了,沙漠里没有办法开花。

 

于是第二天,霍秀秀换上了一套漂亮的红裙子,将自己认认真真的打扮好了之后开车去了世间所有财富的所在。曾经的牌子被她拿了下来,用手边的刀刻了一行字之后插好,然后便转了个身。

 

红裙子在沙漠里飞扬,霍秀秀上车离开。牌子上面留下了一句话,刻的浅浅的。

 

——这里没有我的耳环。


评论(31)
热度(82)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