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在这个缺少爱情的年代我愿意做最后一个浪漫的灵魂。

[黑苏]基本矛盾

预警:放飞狗血

真是基本矛盾了,反正就是,有点丧


苏万第一次跟着瞎子出门,他们两个在队伍后面慢慢跟着人往前走着,小徒弟对于什么都好奇,又什么都不敢碰。

 

于是一切的好奇都转移到了面前的师父身上,苏万问了一路,这是什么那是什么,瞎子一条一条的给他讲。前面的人听着忍不住笑,都是出来刀口上讨生活的,总是带着三份干脆爽利。于是那人直接就回头了,忍不住笑的开口:“瞎子,你这是开托儿所呢?”

 

没有恶意的调侃惹得墓道里一行人顿时就哄堂大笑,苏万自己也跟不住笑,于是瞎子也笑,他慢悠悠的跟前面的人开口,他说这不没出师呢吗?出师就好了,小孩子吗,难免好奇心重了点。

 

那人又摇头,他们都觉得苏万好玩,于是碰见什么新鲜东西都要给苏万看看。苏万看过了之后无一不惊叹,然后在不该多话的时候一言不发,又在可以说话的时候跟瞎子两个絮絮叨叨,他说师父啊,这是啥啊?师父啊,那是什么啊?

 

这一趟走的未免有点过于欢快了,所有人都被这么个好奇心旺盛的半大小子逗的不行,话里话外间已经亲切了不少。苏万就是有这个本事,走出门去能迅速的跟所有人打成一片,让他们就连看瞎子都多了几分人气。

 

他们歇着的时候苏万又问了很多东西,又要拍照又要记下来,瞎子跟他一点点讲,前面人听着也觉得有趣,已经有人过来要跟苏万认个干兄弟。歇过之后继续上路,前方又有精妙机关让人咋舌,老手都是看惯了的,然而苏万还没看过,便有人招呼他,从队伍头到队伍尾巴,遥遥的声音就传开:“小苏,过来……”

 

然而这一句话还没说完,瞎子拽着苏万的胳膊就把他甩到了地上。苏万在还不知所以的时候就听到了惨叫声音,等他站起来的时候才看见前方滚石落下,路上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只有他跟瞎子才好好的站在这里,就连瞎子的胳膊都因为刚才拉他擦破了一大片的皮肉,如今看起来甚是骇人。

 

“师父!怎么办?”苏万彻底慌了神,纵然他再懂事儿才成熟也不过是个半大青瓜蛋子,如今此刻只能问他师父求个定心。然而瞎子倒是很冷静,这种东西他见得多了,只是冷静的从背包里掏出绷带简单给自己缠了几圈,挡住一条血淋淋胳膊之后就点上了烟,半秒钟的思考时间里子弹已经上膛,他就这样不容置疑的开口,说走。

 

说完他就要掉头离开,然而苏万却不干了。少年人的那股轴劲儿在这时候上来,他一把拉住了瞎子的袖子,然后瞪大了一双已经看着地上那个被石头压住了全身胳膊却仍旧在抖动的人,慢慢的,一字一句的开口。

 

他说师父,这个还活着,这个还有口气呢。

 

“知道,救不了了,走!”瞎子点了点头之后冷静的开口,拽着苏万的胳膊就要离开。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在昏暗墓道中展开了一场较量,瞎子要走,苏万要留。两个人开始毫无声息的互相朝着自己要去的方向使力气,瞎子手上更有劲,苏万被他拽的一个趔趄,然后终于还是站定,他就这样看着瞎子,脸上带着三分失望并七分痛苦的开口说话。

 

“这人还活着呢,师父,咱们能救他!”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气急上脸了,整张脸红成了一片。瞎子也不再拉他了,他只是将枪放下之后就示意苏万继续开口。苏万吞了几口唾沫,然后就这样看着那人动的越来越微弱的手,哎呀了一声不肯争辩,刚要走过去就被瞎子一把拽住,然后他就看着滚落的石头又从眼前落下,几乎就要擦破鼻尖。

 

这样的场面太过惊险,苏万忍不住就骂了一声。瞎子这时候才放开他的胳膊,摇了摇头才开口,他说苏万,这里留不得,你再往前还要落石,现在就跟我走,快点!

 

瞎子说到最后俨然已经动了真火,平时万事不慌不忙的笑嘻嘻样子顿时消失不见。他是不在乎别人生死的,想活着都要救的那是张小哥,他姓齐的自认凡人一个,没有那救苦救难救慈悲的大本事。这种事儿他不沾,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不信,也没有那个多余的佛性与好心肠。然而苏万不肯,他又一次甩开了瞎子的手,一字一顿开口的时候脸上已经是失望多过恐惧与愤怒。

 

“他们也有家人啊!还活着呢,能救!”他就这样怒吼开口,年轻一张脸已经狰狞成一副令人惊骇的样子。瞎子点了点头,然后他看着苏万,慢慢的回答他的话:“你说的没错,他们都有家人。可是苏万,你救不活这不么多人,你是我的家人,我不能让你去以身犯险,就为了抢别人这么几条命。”

 

大怒之下反而平静,瞎子也不知道苏万现在还能听进去多少人话,但是他还是在平静而又坦然的说了下去。他说你的命比他们值钱。他说苏万,跟我回去,别废话了。

 

“你他妈是不是人!都他妈是条人命!五条人命!我死了能救五个人,我他妈不亏!”苏万几乎是疯了一样就要开口,他一颗少年热忱心,那受得了这个?沙漠底下之时看上面豺狼虎豹尚且念及家人,如今面前这些与他苏万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待他又都还不错,他苏万怎么可能坐视不管?于是他就在这样一片昏暗之中提气,看着瞎子的时候已经是怒目圆睁,掩盖不住一腔怒火就要继续开口:“你他妈要走自己走,我他妈今天就算救不了他们,我也留下陪他们一起死!”

 

少年人说着话的时候就上头的,愤怒在狭窄的空间里顿时传染,瞎子想都不想的一枪托就砸在了过去。苏万摔到地上的时候仍旧要瞪他,眼睛里熊熊燃烧的东西已经多到人看不出来。瞎子单手拎起了他的领子,少见的,如同他印象里的心肝脾肺都喂了狗的亡命之徒那样凶神恶煞的开口。

 

他说闭嘴,跟我上去。

 

疲惫,除了疲惫只有疲惫。瞎子自己都不知道这种忽然涌上来的疲惫是因为点什么,总之他拎起苏万领子的时候感觉到了空前的累。面前的年轻人仍旧在愤怒的看他,瞎子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苏万一直在说着这些都是人命,人命没有贵贱。可是人命怎么可能没有贵贱?瞎子觉得所有人的命都不值钱,甚至包括他自己的,可是在他看来苏万的命是之前的,也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只是因为他是苏万。而苏万又是瞎子的家人,是自己人,是徒弟,是年轻的小爱人,所以才值钱。

 

“我争不过你。”瞎子终于还是松开了他的领子,苏万摔回地上的一刻就听见他飘乎乎的开口说话。他说我争不过你,我一直就争不过你。这句话被他说的过于疲惫,听得苏万这一瞬间又开始对他于心不忍。然而被石头压着的人手又动了,紧接着他用最后一丝力气从喉咙深处发出最后一点叹息。瞎子跟着叹息而叹息,他蹲下来替苏万理好了刚才被他抓乱的领子,然后站起来的时候又笑了,笑过之后才慢悠悠的开口。

 

他说我爱你,我不跟你争。他说你要留就留吧,我走了。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就离开,苏万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蹭的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嘴里骂了一句什么玩应之后就远远的望着他的背影,赌气一样愤怒的开口:“不送!”

 

瞎子背对着他跟招了招手,然后头也不回的就往前走去。前面的路仍旧是昏暗的,然而却能让人更好的看清。瞎子第一次无比痛恨自己之前的人生,如果不是那些过分残酷的生命,他现在可能也会抱着一颗赤子之心跟苏万一块留下,看看有没有能救的,救下来之后再一起走上。

 

然而他知道,这是没有意义的,没有意义到荒谬可笑,只有愣头青才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哪怕是因为爱情,瞎子也不会做这种蠢事情。

 

于是昏暗的墓道里瞎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看到太阳的一刻他停了下来,就这样在盗洞口坐了下来。他想苏万可能不会在爱他了,但是他还是得等等,毕竟是自己的徒弟,不管是死是活,他总要看见个音信才算放心。毕竟苏万还没出师,还没出师的小徒弟,师父总是要多上点心的。

 

苏万在他离开之后尝试着搬开了一块石头,几次躲避危险之后灰头土脸的终于是救出来了一个。那人气若游丝的躺在他地上,苏万蹲在他身边,跟他说再坚持一下,咱们能上去了。然而那人只是摇头,喘气见就咳出来了血,他就这样带着血沫子开了口。

 

他说小苏,别白费力气了,上去吧,我活不了了,我们都活不了了。

 

“别他妈说这丧气话!跟我上去!”苏万一下就被刺激到了,他伸手要拉的时候却是几次都没拉起来。那人笑了笑,竟然是突然来了精神,苏万知道这大概是回光返照了,于是他也不拉了,又一次蹲下去,听他说话。说话的声音顺畅了很多,他又咳出来一口血,然后慢慢的开口:“没办法,命不好。上去吧,你就不了我们,干这一行就是这么回事儿,能有个全尸都算是善终了。”

 

最后一句话说完,眼睛就再也睁不开了。那人死了之后苏万站在哪里站了半天,然后他脱掉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到他的身上,看着剩下的人叹了口气。他心说了一句抱歉,说我顾不了你们那么多人了,然后就连跑带爬的,开始沿着刚才瞎子的路走了上去。

 

盗洞尽头太阳即将落山,瞎子坐在哪儿等着他。苏万出来的一瞬间就看到了,然后也不知道情感突然从何而来,他就这样哭了起来。

 

瞎子见状吓了一条,却也没有多惊讶。这太正常了,第一次下去就看见这么多人死在自己面前,饶是谁都得崩溃。于是他连忙走过去抱住苏万,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安慰他,说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师父,咱们不干这个了行不行?”他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就开了口。瞎子点了点头,他说行。苏万缓了半天才缓过来,然后他从瞎子的怀抱里出来,坐在一边的时候叹了口气,过了半天之后才缓缓开口。

 

他说师父,你说得对,我救不了他们。

 

苏万说话的时候眼神里已经发木了,瞎子走过去把自己的衣服脱给他之后叹气摇头。他想说你别难过了,或者是人已经死了别挂心了。可是说不出来,他不觉得救不了他们有什么不对的,谁也救不了谁,所以他压根就不会救。

 

小徒弟看起来太难过了,师父却只能束手无策。


评论(44)
热度(117)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