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快乐蹦迪,活跃生活

[赫海]一颗跳跳糖的跨海旅行

预警:放飞狗血

青少年剧场一样的巨甜

奶海使我快乐

我也不知道tali南韩吃不吃跳跳糖,但是我管他的呢,反正我小时候总吃

一个赫海群:745265325



李东海那年十三岁,经常在海边吃着跳跳糖,幻想海那边的世界。

 

大海之外是一个太宽广的世界,轮廓还是柔和的小孩子不太知道海的那一头是什么。李东海在小小的城市里出生,长大,有所有这个年龄的男孩子喜欢的爱好,有很多很多同龄的朋友跟温柔的家人,于是他也很少会想要离开这片故地。

 

不过李东海在他十四岁的时候,还是离开了海边。

 

去首尔的路上他一直在吃一包跳跳糖,酸酸甜甜的糖果粉末包在棒棒糖的外面,在接触到舌尖的时候忽然炸开,让这个口腔中都忽然充满了酸酸甜甜的草莓味道。李东海记得那一天他第一次去首尔的时候,最懊悔的事情就是那一包跳跳糖没有吃完,心心念念买下的纪念着第一次旅程的糖果在睡梦中撒了,成为了很久很久的遗憾。

 

那个时候他一个人离开家乡与大海,迟来的发育让他比年龄差不多的朋友们看起来都要更小一些,于是李东海总是很孤独,曾经小小的故乡与钢筋水泥搭建起的繁华城市不太一样,而还没有长大的他在里面看起来就更加渺小。

 

而李赫宰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毫无预告的,猝不及防的闯进了他的生命之中。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在公司以前的办公大楼中,李赫宰跟他的朋友们走过李东海的时候互相看了几眼,然后嬉笑打闹着将李赫宰推出去与李东海搭话。于是他们交换了名字和电话号码,规规矩矩的说了请多多指教这样不痛不痒的话。本来说完也就完了,不过在此之前李东海对于首尔的印象都只有那包被他弄撒了的跳跳糖,而李赫宰的忽然出现,就像跳跳糖中最重要的棒棒糖,将李东海年轻的血管里开始流动跳动着的甜蜜血液。

 

然后他们开始经常在一起,更多的时候不止他们两个人。李赫宰有很多很多的朋友,李东海很快也在首尔有了很多很多的朋友。然而李东海还是固执的想要跟李赫宰一起玩,他自己也说不出什么,大概是少年人太容易动心了,而动心也是要讲先来后到的。李赫宰倒是没有什么太多特殊的感觉,他曾经觉得李东海很好玩,一逗就要哭,哭完还要继续跟他一起玩。有哪个年轻人不想成为别人的大英雄呢?李东海看着他的眼睛里总是充满了崇拜与爱情,而那样一双的眼睛既是不带任何的情绪就已经足够漂亮了。

 

后来他们的朋友来来回回,停停走走。曾经很多人在练习室里一起痛下决心要一起出道,然而有些人放弃了,有些人去了别处,有些人出道了,但是不是跟他一起。

 

于是那段前途未定的日子里,身边慢慢剩下的人已经没有很多了,所以留下的人整日凑在一起,想着同样的梦想跟同样的未来。李东海一如既往的用他比别人更缓慢的速度慢慢长大,年长的哥哥们已经很有男人的样子了,同龄的李赫宰也已经慢慢的脱出了小孩子的轮廓,只有李东海,他脸上的轮廓还是模糊着,说话的时候会带上一点小孩子的声调,好像始终没有长大。

 

他们在那个时候玩的总是很疯,成天混在一起的男孩们用各种方式去跟世界拥抱。一伙年轻人整天想尽办法偷偷的在黎明或者黄昏凑钱去破旧的便利店中买烟或者酒,然后大家一切跟更广阔的的世界交往。有一天李赫宰打赌输了,然后他带着大家凑起来的钱试图在路上拦住一个陌生的成年人去帮他买一包烟,李东海就站在他身边,眼睛眨呀眨,眨呀眨的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却已经将整条街道用喜欢包裹起来。

 

最后一个姐姐帮他们完成了这样一点小小的使命,回去的时候李东海还是在眨眼睛。他们两个并肩走在路灯已经燃起的路上,李赫宰动作熟练的拆开烟的包装,摸着身上的口袋翻来覆去的找打火机,找了半天一无所获。李东海看着他的疑惑偏了偏头,然后忽然突发奇想的笑了起来,可爱的小虎牙露出来,活脱脱的还是一副孩子样。

 

“我也想试试。”

 

李东海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点鼻音,他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然后李赫宰一边走着路一边回头看他,凝视着他的脸很久之后觉得这个提议不太行,于是他将拆开了的烟又重新放回时下流行的很多口袋的衣服中的某一个口袋,然后真挚的摇了摇头。李东海面对着他的回应觉得有些委屈,还没来得及掉上两滴眼泪以示抗议的时候一包跳跳糖已经递到了他的面前。于是李东海就这样举手投降了,他一边抽着鼻子一边拆开,将棒棒糖沾满了糖粉送进嘴里的时候白色的棍子露在外面,看起来也是一样的很酷。

 

于是李东海又高兴了,他总是很容易满足,不管是一样跟成年了的未成年的朋友们一样还是李赫宰对于他超出别人的温柔都让他很快乐。

 

练习室里的朋友们已经等了很久了,大家三三两两的席地而坐说笑打闹,然后在门被推开的一瞬间里整齐的回头看向外面回来的人。李赫宰在这时候想,出道或许就是这样吧,被万千人在某一刻紧紧的注视着,或者他们不是注视着你,只是在注视着你将要给他们的东西。李东海还是像小尾巴一样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将棒棒糖又蘸了一次糖粉之后骄傲的几乎要将尾巴翘上天去。他好像一直都是很喜欢这样,喜欢那样小心翼翼的炫耀着自己拥有的,李赫宰所给他的整个世界。

 

不过没有人关注他的炫耀,一群半大男孩子们打闹着抢一包烟,李东海有了糖果也就不那么想跟他们争抢整个世界了。所以他默默的退出了战圈在远处坐下,有人叫他他就笑着回应一声,没有人叫他的时候,他就慢慢的让跳跳糖在口腔里爆开,偶尔口腔里脆弱的皮肤会被划开,不过也是甜的。

 

他们抢了很久才结束,然后当做无视发生一样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分享胜利的果实。李赫宰抢到了,又走到李东海的身边坐下。其实他对烟没有什么兴趣,甚至可以说是很讨厌烟雾的味道,但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让他那个年纪的男孩子总是想要窥探大人的世界,迫切的想要长到成年人的样子,然后平等的跟这个世界对话。

 

烟雾顺着指尖升起的时候李东海皱了皱眉眉头,跳跳糖已经没有了,口中只剩下孤单单的棒棒糖在一味的甜着。而李赫宰的样子很帅,李东海觉得他有很多很多长得很好看的哥哥和弟弟,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回想李赫宰这么帅了。

 

他已经是一个会抽烟的男人了,而我还是一个吃糖的小男孩。

 

这样的忽然涌上来的感性认知让李东海觉得很不开心,于是他站起来将最后一点没有意思了的棒棒糖从白色的棍子上咬了下来,咀嚼出了脆脆声响。扔掉垃圾之后李东海还是在嚼着,他就这样一路嚼着又走回李赫宰身边坐下,长长的袖子里弹出细细的手指,勾了勾李赫宰的手指,然后等到人转过头来,就可爱的笑着开了口。

 

“让我试一次好不好?”

 

一根手指竖起来,漂亮清澈的眼睛里一般是喜欢一般是崇拜,剩下的一点点东西是小孩子一般可怜兮兮的想要。李赫宰不太能受得了这样的眼神,于是他轻轻转过头去将手中的烟递给了李东海。

 

李东海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开心的将头凑过去狠狠的吸了一大口。紧接着烟雾在口腔中爆炸,跟平时爆炸的跳跳糖不太一样,又苦又涩的味道让他整个人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咳嗽,李赫宰被他忽然爆发出来的惊天声响吓了一跳,连忙扔掉手中的烟紧忙帮李东海顺着这一口气。而李东海咳嗽着咳嗽着,忽然哭了起来。

 

不是平时那种流两滴眼泪就算了的哭法,他似乎是突然把什么情绪在心底爆发了,整个人张着嘴哀嚎的时候是一副过分委屈的样子。李赫宰有些慌了神,其他闲聊的更弟弟们也被这边忽然的声响吸引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李东海怎么了。

 

然而李东海什么都不说,他只是专心致志的哭着,哭着哭着忽然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就走出了练习室的大门。李赫宰看着他夺门而去的身影挠了挠头,他一直在李东海的身边,同样的年纪让他不太懂李东海到底在难过些什么,而更懂一些的哥哥们在低声交换了几句话之后就让他出去看看。手粗无措的年轻男孩子慌了神,他不知道这一场突然爆发的哭泣跟他有什么关系,只是听话的茫然追了出去。

 

最后他在楼梯间里找到了还在大哭的李东海,漂亮的眼睛哭得已经发红了,李赫宰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于是只能在他面前蹲下来,然后带着满脑袋的疑惑开口发问,

 

“怎么了?”

 

李东海摇了摇头,他一边哭着一边想他要怎么说出我不喜欢你能抽烟而我只能吃糖,我是那么的喜欢你,而在你面前我就像一个小孩子。这样的话题对于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太难开口了,苍天可鉴,十几岁的年纪,谁不想成为心上人面前的大英雄。

 

于是李东海一句话都不说,他只是慢慢的哭着,哭了很久很久之后终于停了下来。然后他一边抽着鼻子一边看着李赫宰,看了很久之后又有些委屈的想要皱起眉头,李赫宰生怕他还要继续哭,于是忙手忙脚的将李东海整个抱进了怀里。

 

他们两个一边大,但是李东海确实整个人都还是一副没有长大的样子,抽抽搭搭的整个人身体与轮廓都带着一种还没有拔节生长之前特有的瘦。于是生长缓慢的李东海就这样将自己的下巴垫在了李赫宰肩膀上,声音里还有一点哽咽的开了口,

 

“我不喜欢你抽烟,真的不喜欢,特别不喜欢。”

 

李东海翻来覆去只说这么一句,无数次的强调里语气是越来越讨厌。李赫宰听出来了,于是他连忙点了点头,然后顺着他说出以后不抽烟了。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这本来就不是他很喜欢的东西,对于他来说只是一种与世界交往的捷径罢了。

 

于是想要得到的保证很容易的就被传到了耳朵里,李东海破涕为笑,很快重归那种特殊又炫耀的小快乐之中。

 

再往后的日子里,李赫宰开始跟李东海一起吃糖,他们会凑钱买同样牌子不同口味的跳跳糖,然后用自己的棒棒糖去蘸对方的糖粉,当跳跃的甜蜜在口腔中炸裂的时候,总是很开心。李东海还是太年轻了,他想大人们总是说爱情那样复杂,但是对于他来说,这样就足够了,对于他的一生来说,这样也已经很足够了。

 

再再往后,他们站在闪光灯只想成为光彩夺目的偶像。每一个曾经迷茫无知的年轻男孩子都找到了更合适的与世界交往的手段,所以慢慢的烟成为了很少被提起的东西。成年人的世界没有那么好走进去,但是他们已经都长大了。

 

再再往后,好的事情与不好的事情接踵而来,每一个当年一起哄抢过一包廉价香烟的男孩子们又一次开始手足无措。已经长大了的男人们偶尔开始思念尼古丁的味道,李赫宰也不例外。他还是很讨厌烟味,但是不得不承认,有些事情就是需要用更加苦涩的味道来压制,才能让所有的一切都显得不那么辛苦。

 

而在这种时候,李东海总是会陪在他的身边,看着愁眉苦脸的李赫宰轻轻叹气,然后在他身边坐下,抓起李赫宰的一只手在自己的脸上蹭一蹭,或者只是单纯的握住。很长很长的时间过去了,李东海虽然一直动作缓慢,但是也确确实实长大了,如今脸上的轮廓也已经脱掉了很久很久之前的柔和,变成了一个有着刚毅线条的男人。

 

于是成熟的男人李东海对李赫宰说,他说你不要愁,我会保护你的。

 

这像是他们两个之间隐秘的宣言,李赫宰总是以李东海的保护者自居,他还记得大概在他们十六岁的时候李东海因为烟而爆发的眼泪,所以他总觉得李东海还是个小孩子。不过时间过去了,小男孩长成了男人,已经开始保护他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啊东海。”

 

李赫宰笑着开口,舒展了眉头。他从不怀疑李东海能不能保护他,最开始的时候或许会怀疑,但是李东海的每一次行动都将他保护的很好。人负担太多东西总是会累的,李赫宰自认没有那么强大可以承受一切的东西,所以他偶尔也会心安理得赖在李东海的保护之中,与他共同承担一切的事情。

 

李东海听他这么说,也只是笑了,然后他们在房间里轻轻的接吻,糖果的味道在唇舌之间互相传递,对于现在的李东海来说,爱情还是未曾像过曾经他年幼时候大人们对他说的那样错综复杂。

 

曾经关于他们之间暧昧又纠缠的感情,李东海最担心也不过是过分帅气的像一个大人的李赫宰与还像个小孩子的他之间的距离。不过上天保佑,李东海好好的长大了,所以他现在连这一点仅剩的担心都没有了,所以他们之间早就已经是一片坦途。

 

有一个人分担的痛苦与忧愁就已经不再是烦恼,所以他们两个无忧无虑的一路磕磕绊绊走了下来,偶尔会争吵偶尔会抱怨,也不能给对方一个光天化日之下的认证。但是这一切又都很无所谓,毕竟他们一起走过了那么多日子,灵魂早就已经合二为一了。

 

李东海在三十三岁那年在某一次休假之中回了故乡,李赫宰跟他一起坐在他小时候的那片海边。海还是那片海,千年万年走渡船,一成不变的停留在那里。只是海那边的世界他们已经去过了,彼此站在对方的身边走入了对于曾经的李东海来说过分遥远的地方,看过之后才发现是那样的精彩,足以对得起年少时候的好奇。

 

那天他们说了很多的东西,李东海给李赫宰讲年少时候他坐在这里吃糖,看着远处世界好奇又恐惧,给他讲最开始的时候与一包散落糖果联系起来的首尔,给他讲很久很久以前李东海的惊慌与快乐,给他讲灯光闪烁的舞台上隐秘的小心思。

 

李赫宰一直都在听着,然后他将一包早就已经不需要他们凑钱才能买到的跳跳糖递给李东海,看着他撕开袋子将沾满糖粉的棒棒糖塞进嘴里,含混不清的继续讲着有关李东海的小秘密。

 

这样的时候很适合接吻,不管从什么意义上来说,都很适合接吻。

 

李赫宰这样想着,也就这么做了。他将棒棒糖从李东海嘴角抽出的时候跳跳糖还在口腔中弹着,最脆弱的皮肤还是被划破了。不过很快就用温柔的安慰替李东海平缓了伤口,然后跳跳糖开始在两个人的唇舌上跳动,血管里流淌着的都是甜的。

 

手中的糖又一次撒了,接触到苦涩海水的时候发出一点点轻微的爆炸声响。不过现在他们已经不需要想小时候那样很在乎这一点点廉价糖果了。于是糖蹦蹦跳跳的走到了大海里,跳跳糖要结伴进行一场跨海远行,去看看他们曾经看过的繁华与喧嚣。

 

糖果走过的路都是甜的,糖果即将到的远方也是甜的,海边接吻的人腾不出心思多说些什么,只能祝小小的跳跳糖们一路顺风。


评论(14)
热度(148)
  1. glaasssesi鱼丸嘿 转载了此文字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