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快乐蹦迪,活跃生活

[赫海]广袤沙漠的盐

预警:放飞狗血

以前说过的话就当没说吧,这,真的是最后一次写rps了!

跟这个一起看,大概算是,两种视角

点我看姊妹篇



什么才是爱情呢?

 

李东海总是在想这个问题,然而百般思索之后仍旧一无所获,他想的头疼都没有想出答案。或许他爱的那个人知道,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他不会告诉他的。

 

十八岁的好年纪,看见落叶的时候少年人都会忍不住掉眼泪。李东海就在他的十八岁第一次与他的伟大爱情相遇,然后这一场盛装独角戏在他的整个繁茂青春中昼夜不停的演出。迎来送往的观众看过了,离开或者在下一场开始的时候仍旧留在席间认真观看舞台上所有一切。而在每一天所有的演出结束之后,李东海就那样愣愣的站在巨大灯光之下看着观众立场,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他们的某一次做爱,是在雨天。如果按照李赫宰的记忆来说,那一场忽如其来的爱情根本没有发生在雨天。只是因为李东海喜欢雨天,所以他把一切的让他快乐的让他难受的让他无法忘记的他与李赫宰的隐秘事情全部放在这样的天气里。很久很久以后,他才知道,他那时候是那么的恐惧,恐惧到每一件事情都在记忆中褪色,但是他还是要固执又理所当然的让他们全部发生在雨天。

 

那天所有人都很忙,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个没有行程。于是他们在短暂的休息之中一起在宿舍看一部电影,电视上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带着可笑的韩语配音讲一场爱情故事。所有明亮光源都被厚重窗帘拦在了房间之内,而窗帘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李东海在电影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忽然站了起来,然后他走过沙发用一只手熄灭了所有的灯。李赫宰突然陷入黑暗的时候有些惊讶,于是他茫茫然的抬头去看。没有看到什么,他只是透过宽敞的领口看到了李东海平坦的腰腹,也看不太清。

 

于是李赫宰抬起头去看李东海的脸,那样一张好看的脸上带着一双能与人彻夜长谈的眼睛,而最深处是深深潭水,每一个波浪中都带着让人无法说出的爱与喜欢。

 

“银赫啊……”

 

李东海近似喟叹的喊他的另一个名字,或者说是喊他的另一个身份。李赫宰听到他这么叫自己打了个激灵,很快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然后换了个角度之后他离他的眼睛更近了一些。近到了什么程度?近到他已经能看清每一句隐藏着爱情的波浪伸出都是自己的名字。

 

他知道李东海想要做什么,李东海又难过了。他忽如其来的感性让他在观看了别人的爱情之后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句属于自己的认证,但是李赫宰不会再灯光下以李赫宰的身份对他说这些,所以他关上了灯,自欺欺人的用那个漂亮又灿烂了很多的名字来呼唤他,想让他把这里当成舞台,面对着摄像机,他总是应该给自己一点回应。

 

然而预想之中的回应并没有得到,外面的天黑了,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下班的朋友们会推开厚重的门走进来。李赫宰想,他不能让别人看到这些。他想,他不知道应不应该让别人知道他们之间的隐秘。

 

所有的气氛在漂亮的眼睛之中都暧昧的不像话,李东海感觉自己难过的快要爆炸了,他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一次一次的在蹩脚又尴尬的韩语对白中小声的叫着银赫。而银赫在今天不会出现,因为今天只是没有行程的一个短暂休息日罢了。

 

太久得不到回应让李东海有些着急了,他重新弯腰,抓起了李赫宰放在沙发上的手,贴在自己心口的时候两个人都感觉到了那种过分激烈的心跳。空空荡荡的房间黑漆漆,于是这一点点声音被无限放大,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耳边轻轻爆炸。

 

“我喜欢你。”

 

李东海坦荡荡的说着,心跳的声音几乎压过了他似乎要散在风里的说话声。然而好好关着的门窗没有让风进来,李赫宰全都听见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他只是站了起来,然后在宽敞的客厅中给了李东海一个拥抱。

 

这个拥抱时间很长很长,每一秒的接触都被无限的拉长。身体的热度互相传染,传染到李赫宰觉得自己仿佛同样置身爱情之中。于是他们两个在盛夏迟到的夜晚中急匆匆的闯出了宿舍,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车库里是荒无人烟的冷。

 

车子开动的时候李东海坐在副驾驶上,安全带将他的爱情与狭窄隐秘的空间紧紧绑在了一起。很长很长的路途让他有些想要回去,但是也就是想想罢了,他是最勇敢的李东海,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回去。

 

漫长路途的终点是熟悉的地方,当做共同投资买下的房子无人居住,落了厚厚的一层灰。他们两个打开门走进去的时候不约而同的咳嗽了起来,李赫宰甚至咳嗽到有一点点的眼泪流了下来。于是李东海轻轻的亲吻他的眼睛,用舌尖卷曲并没有什么意义的泪水,然后带着满心的欢喜,用一双亮闪闪的眼睛看着他爱的人。

 

气氛很热又很冷,打开的空调滴的一声不合时宜。卧室的床上李东海躺在那里,他感觉还是有点疼,不是第一次那样猛烈又骤然的疼,那样的疼他忍得住。这一次的疼是那种揉散在时光中的漫长痛苦,浑身上下的每一个关节都在痛,又让人无法说出来那里疼。

 

“东海,东海!”

 

李赫宰漫无目的的喊他的名字,与第一次做爱的时候相同的双手用一模一样的姿势交握着。李东海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漂浮在海上,没有爱情,没有生命,没有死亡,只有空荡荡的大海永远的陪伴着他,抓不到岸边,也抓不到任何可以救助自己的东西。所以他没有回应,只是让李赫宰随意的在他的身上留下足以昭告天下的痕迹。

 

如果你们看到这些痕迹,你们会不会觉得我们是相爱的?你们一定会的,因为我是会的。

 

汗水落在眼睛里的时候李东海正在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爱人的水分融入他这片大海的时候他是有些想哭的,可是他忽然觉得自己不能哭。他不知道李赫宰有没有女孩子,不是那些哥哥的小姑娘,而是能够与他做这件事情的女孩子们。因为对根源的一无所知,所以李东海对于余下的所有发展都尽数的不得而知,但是他还是觉得他不能哭,如果那些女孩子也会哭的话,他就不再是那个独一无二的李东海了。

 

“我喜欢你。”

 

李赫宰在这个时候忽然开口,卧室里的灯没有关上,头顶过于明亮的灯光让他觉得自己还是在舞台上,于是银赫在这个时候开口表达薄薄一层爱意。

 

汗湿了的头发为了说话凑到肩膀上,李东海感觉到自己的耳垂被亲吻然后轻轻啃咬,于是强忍着的眼泪忽然喷薄而出。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小声的哼着应该有的配合然后默默的流着眼泪。他忽然明白了舞台之下那些女孩子的心情,李赫宰如果将他认错就认错吧。

 

反正现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其他可能会跟自己爱着的人做这种事的女孩子,隐秘而又伟大的,哥哥的小姑娘。

 

天知道他羡慕那些女孩子已经羡慕的要疯了,哥哥的小姑娘们在闪光灯之下可以跟光彩照人的偶像光明正大的谈一首歌时间的恋爱,拥有一场可以昭告天下的盛大爱情,虽然那些小姑娘都只是哥哥的小姑娘。

 

可是他呢?说来可笑,天下独一无二的李东海,甚至不能在灯光下与喜欢的深入骨髓的人亲吻。

 

李赫宰没有他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性,他没有李东海想的那样很多很多的女孩子。更清醒的人能很好的分清一切事情,他知道自己同样会有一场伟大的爱情等着他盛装出席,但是不会是现在。应该会是在很久很久以后,久到他已经忘了银赫样子的以后,到那个时候,他才会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爱情。

 

他比世界上巨大部分的人更清醒,他也比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更荒唐。

 

那天结束的时候,李东海已经哭得满脸都是眼泪了。他很少与李赫宰做爱的时候这样的放纵自己,对于他来说李赫宰是太好太好的人了,好到他习惯性在他面前坦露所有一切悲欢离合,却又不敢将一点点聚散写在脸上。李东海生怕自己一点点的莫名的情绪会让李赫宰感受到不适,会与他疏远。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没有人会那么好,也没有人会那么脆弱,他坚不可摧的将自己的一颗心拱手送上,于是心已经不值心的价钱了。

 

李赫宰先去洗澡了,李东海躺在穿上,咬过亲过留下过痕迹的地方都在痛,散在骨髓里痛彻心扉。浴室的水声过分喧嚣,让他没有办法听到任何其他的声音,包括他少见放纵的哭泣的声音。

 

所以等到李赫宰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李东海已经不再流眼泪了。年轻的时候他在李赫宰的面前流过太多的眼泪了,汉江里的水或许比不上他的眼泪来的那样多。然而他已经二十七岁了,面对那场注定会到来的分离虽然还有很长时间,但是李东海已经开始没来由的担心。

 

在他们面临分离之前,他更加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情绪,只能用自己的一厢情愿与一腔孤勇,祈求努力着让他们的分离不会改变任何东西。

 

李赫宰将他从床上拉起来,在看出他一样的情绪之后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暂时不会对李东海说爱情,也可能是永远不会对李东海说出他想要听到的东西,但是抛却爱情他们之中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东西,那些东西一样悠久绵长,让他无法看着李东海红透了的眼眶与泪水。

 

“东海,去洗个澡吧。”

 

犹豫了很久说出来的话中带着一种过分的温柔,李东海坐在床边点了点头,然后他义无反顾的走向了浴室。花洒中的水声很大很大,特意为自己会在得到掩护之后放声大哭,但是他没有。李赫宰的温柔永远让他丢盔卸甲,很久很久以前他们更年轻的时候,每当他喜欢的难受了他就会跟李赫宰吵架,吵架的时候他说,如果你不爱我,就不要对我这么温柔。

 

然后李赫宰说了什么?李赫宰说了什么他已经忘了,但是他只是记得李赫宰开口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被深深的爱着的,哪怕没有一句应该有的爱情,他也是被人用与自己同样的努力好好深爱着的。

 

所以李东海在花洒的伴奏之中忽然欣喜了起来,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意事的道理他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明白了。所以如今又怎样?以后又怎样?最起码李赫宰对他与对别人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们的爱情是有的,而且是隐秘而伟大的。

 

所以李东海才是了不起的,所以他才是最勇敢的李东海。

 

李东海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他正在看短信,经纪人问他们明天早上的行程需不需要去接他们,李赫宰想了想之后回了个需要。短信刚刚发出去,他就看到屏幕上忽然多了一点点的水珠,抬头去看才发现李东海带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他的身边,带着笑容看他发出去与收到的短信。

 

李赫宰在这个时候皱了皱眉,他想李东海这样湿着头发睡觉是会感冒的,而生病之后的行程也会变的复杂起来。于是他站起来从浴室拿出一块干燥的毛巾,认真的开始帮李东海擦头发,擦得半干了才扯了吹风机过来,开始帮他一点点的彻底吹干。

 

机器巨大的轰鸣声就在耳边响着,李东海还在回想刚才经纪人的短信。有那么多的人都已经半猜半看的知道了他们之间隐秘的感情,这是一件足够令人愉悦的事情。而此时手指触碰到柔软的耳垂,穿过头发的时候格外温柔。

 

他想着或许是爱情,也许有机会的话应该问问他的小姑娘们,什么才是爱情。

 

小姑娘们可能会给他很多很多意想不到的答案,没有准确答案也没有关系,他总有一天会知道答案的。

 

于是最勇敢的李东海就这样一直在寻找答案,并且始终没有找到机会在那场已经预定的分离之前问问他的小姑娘们什么才是爱情。而那时候他已经快逼疯了,就如同他们唱的歌那样,快要被沉重又甜蜜的东西压得喘不过气来。于是他在那首歌之后对银赫说了很多很多,当录音被播放出来的时候李东海却又率先不好意思了。

 

这是他过分期待的回应,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回应,他想自己可能都无法接受。

 

舞台上银赫说的很多很多东西他都听不进去了,粉底之下的眼眶不由自主的红了。李东海知道他的异样会被很多很多的镜头捕捉下来,可是那又怎么样?现在天下第一重要的事情已经不再是维持偶像光芒四射且永远快乐的样子了,当下最重要的事已经困扰了他太久,让他头破血流也无法想出一个答案。

 

那天在舞台上说话的是李赫宰,虽然他们是同一个人,但是李东海就是比别人能更加敏锐的分出李赫宰与银赫的区别。所以他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答,漫长时间中揉碎的疼痛在这一瞬间又回来了,最后他强撑着打断了李赫宰的话,然后走下舞台之后他们在某一个地方分离,面对一场即将到来的,漫长的分离。

 

李东海在陌生的地方长大了很多,唯一没有长大的大概只有他十八岁的爱情。于是他在休假中经常还是会去与李赫宰见面,江原道到首尔的距离没有他想的那么远。李东海每次都在想,他想当年他的一位哥哥就是走了这样漫长的路来的首尔,那么他也可以走,虽然他们的方向相反,但是他就是可以走。

 

见面的时间里他们的相处与以前并没有太多的不同,那一场带着疑问的失态早已经被遗忘了。所以他们再见面的时候很快乐,因为分离,真的有很多东西不一样了。

 

所以当他出现在李赫宰回来的那天的时候,他们两个都没有很惊讶。李东海早就看出了李赫宰想要什么,日子是早就被好好计算过了的,他又从来不会让他失望,因为他从来不会让他失望。于是他们两个在很多很多人面前拥抱,李东海还记得他有问题想要问她们,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现在应不应该问她们这个问题了。

 

但是当李赫宰两天后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惊讶,难以抑制的感情让李东海在他的肩膀上落下一个亲吻,有人拍下了这一切。李东海在回程的车上开直播,他想他们之间隐秘的事情留下过那么多没有办法丢掉的记录,那他们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感情?

 

这个问题太难了,难到让他把镜头转给了李赫宰思考。而李赫宰做了一件让他分外惊讶的事情,他爱着的那个男人对着很多很多的人说,他说他以后会是他的固定同行人。

 

这样的一句话份量太重了,又好像没有那么重。李东海想不出来固定同行人代表着什么,他们早就已经同行了很久很久,他只想要问李赫宰,爱情到底是什么。

 

早已不是十八岁的李东海还是无法向李赫宰问这样一个问题,不过他还记得他曾经想过的要问问他的小姑娘。李东海觉得那些女孩子可能比他要明白一些,也许所有人都比他更明白,因为他们都不是被困住的局中人。

 

所以,哥哥的小姑娘们,爱情到底是什么?


评论(6)
热度(57)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