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快乐蹦迪,活跃生活

[一期三日]去往锦绣之地·7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07.

 

一期一振这样说着,语气里已经有一些无奈又艰涩的东西从每一个字音中涌了出来。三日月背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那有什么只是他的一期一振,对与一把刀来说,他们会属于任何一个人类,但是永远不会属于彼此。

 

深夜的短暂谈话就这样结束,得到的结果并不让人满意。三日月走回自己房间的时候还在思考,他想一期一振从来都是这样,他用每一句话与笑容认真又严肃的说明每一份感情。三日月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一次的一期一振,不知道他到底是人还是刀,他知道自己暂时来说还是深爱的着他的。

 

以为爱意,所以一切的思考无效。三日月宗近长长的叹了口气,他看见天边流星带火划过寂静黑暗,落在房顶上的时候带起一点点灿烂火红星点。

 

很漂亮的景象,于是三日月停下脚步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一颗又一颗的流星落下。最后的一颗落下的时候天空微微震动了一下,然后有嘈杂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女孩子黄莺一般的声音娇笑着,她们说今天晚上的月亮真漂亮。三日月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几乎是猛然的回了头,刀剑的杀气在这一瞬间喷薄而出,可爱的女孩子被他吓到了,连忙低下了头,恐惧而又谨慎的小声开了口,

 

“唐突您了,三日月大人。”

 

三日月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当时愣在了那里,然后他下意识的用带着薄茧的手指想要去触摸低着头的女孩子。一期一振在这个时候适时的出现,他用自己的手将三日月的手包裹在其中,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眼神示意他不要着急。熟悉的人与眼神让三日月这才镇定了一些,于是他挥挥手示意女孩子们离开。一期一振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带着他走回了刚才他离开的房间,关上门之后才坐下来,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

 

“三日月殿下,我把事情搞砸了。”

 

一期一振说的没头没尾,三日月满头雾水的没有追问。他已经看出了一期一振的不知所措,这样的事情他也没有遇到过,他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回到以前的大阪城中。刚才的女孩子他觉得很眼熟,如今平静下来仔细想想,他才发现那是原来大阪城中侍女的衣装,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服侍北政所夫人的。一期一振在他思索的时候同样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只是在刚刚三日月刚刚离开的时候,脑子里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问他的选择到底是什么。

 

然后在他说了不知道之后,所有的一切就开始扭曲。他不知道外面的流星是什么样子的,而在他的屋子中只是所有的东西都在震动中摔倒了地上。他本来以为是突然发生的地震,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一切却都停止了,屋内的陈设重回原处,脑子里的声音最后给他留下了一句严厉又好似责问的话。

 

“你没有资格拥有所有的一切,你必须做出选择。”

 

一期一振缓缓的说出他所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三日月坐在他的对面深沉的皱起了眉头。他觉得这句话有些过分了,于是三日月美丽的脸上有一点点显而易见的愤怒。然而一期一振倒是平静,他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站起身来在屋子里无谓的走了两步。刀被他的紧紧的攥在手中,过于熟悉一期一振的三日月宗近知道他也在不知所措,然而一期一振将一切的表情都掩藏的很好,他只是如同每一次那样,尽量平淡着露出温和的笑容指向了窗外。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但是既然已经回到了这里,那我已经知道了我的结局。”

 

他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有一点奋不顾身的意味,三日月同样平静的点了点头。然后他站起来,走到一期一振的身边与他并肩看着窗外,外面隐约能看出来是个春夏之交的样子,而他们在城中度过了太多这样的季节,无法凭借着景物来判断任何的时令。

 

“我爱您。”

 

一期一振在三日月宗近还在思考现在到底是那一年的时候忽然开口,他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向身边的人,只是紧紧的盯着窗外。三日月被他忽然的话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但是他忽然不想回应,只是轻轻的笑了起来。一期一振看着他温柔的笑容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们两个就这样笑了很久,一期一振才慢慢的转身,他将三日月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上,然后轻轻的握着他的手腕带着他描画自己的五官,最后那只有些凉的手贴在了他的脸上。一期一振偏过头去亲吻他的掌心,然后在三日月拿开了自己的手之后亲吻也开始慢慢移动,在他手腕凸起的骨节上忽然咬了下去。

 

尖锐的犬齿划破皮肤,三日月有些疼的吸了一口凉气。这不是一期一振一贯会做的事情,他总是温柔有礼的多情着,所以他总是隔了一层东西在爱着所有的人。而如今的一期一振看起来有些鲁莽,还有些一些类似于独占欲的东西。

 

一期一振过了很久才松开了牙齿,手腕上伤口有一点点的血渗了出来,并不是很痛的感觉带着一些细细密密的痒。而一期一振就在这个时候再度将头低了下去,舌尖卷过渗出来的血珠子,然后喉结夸张的滚动着将全部的东西都吞了下去。一期一振在这个时候再度抬头,他的笑容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您会离开,然后在很久很久的时间里我们没有办法见面,所以我想要给您留下一些东西,是我失礼了。”

 

三日月听着他过分坦然的话笑了出来,红尘俗世里走了一遭的一期一振对于他来说简直柔软的太过了。曾经他们都只是简单的作为刀剑的时候一期一振从来不会做这些事情,他好像对于一切的分离与死亡都无法又切身的体会。人类大声哭泣的时候他一直都是最冷静的那个看客,就连选择与这座城在大火中一同死去也只是因为他心里过于强大的来自于炉火的刀剑的觉悟而已。

 

可是如今的一期一振会因为分离而动容,三日月在这个时候忽然想替一期一振做个决定,他想让一期一振继续当人。作为人他的余生可能依旧贫穷,往后的许多许多个一辈子可能会爱上别的人,但是这一切都让一期一振看起来更鲜活一些。虽然三日月宗近自己明白,最开始他爱上的只是锋利而又骄傲的刀剑,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漫长光阴中想让他爱着的人不在生活的那么辛苦。

 

一期一振对他一切的思索毫无所知,只是他在做出刚才的举动的时候也同样想好了如何做一个决定。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继续当刀,等待的滋味他比谁都明白,遥遥无期的希望永远都与你若即若离,每一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能够见到,而在每一个夜晚他都觉得自己的希望再度破灭。这样让三日月继续茫然的等下去太不公平了,他总是要回来了的,他不能等到三日月因为这份不公平而失去了对他所有的爱情之后再回来。

 

两个人各怀心事,在他们没有发现的时候他们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而他们甚至对这一份改变都毫无自觉。

 

“三日月殿下……”

 

“一期……”

 

两个人同时开口,于是谁也没有说出接下来想要说的东西。一期一振在这个时候笑了起来,他比了个手势示意三日月先说,而三日月摇了摇头。刚才他少见的冲动了一次,他几乎想要脱口而出劝一期一振继续去人间,而这在他的认知中不是他他应该说的话。或者是这个太过鲜活的一期一振感染了他,让他也不由自主的染上了凡尘的烟火。

 

“三日月殿下,我已经想好了,或者我还是应该作为刀剑。”

 

一期一振见三日月没有开口,便自己笑着开了口。三日月在这个时候长长的叹了口气,作为刀的一期一振要背负着什么他们都是明白的,他不知道曾经见过人间太阳的一期一振为什么还要选择重回这样深沉艰辛的沼泽中。

 

不过三日月宗近始终是三日月宗近,他不会去劝一期一振做出的任何选择。毕竟,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于是这句话说出之后三日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自己想说的东西,他们两个只是陷入了沉默。外面有人大声喊着些什么,有人来来回回的急促奔跑着。一期一振走出房间去查看,刚抓住一个侍女,还没有来得及发问,年轻的女孩子就已经急促的开了口,

 

“一期大人,您去看看吧,太阁大人走了。”

 

女孩子说完,就挣开了一期一振的手跑向了其他的地方。短暂的话如同电流一样将一期一振整个人席卷,他站在那里整个人愣住了。三日月在这个时候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站在他的身后轻声开口发问。

 

“怎么了?”

 

一期一振背对着他摇了摇头,转过头去看他的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三日月看着他的表情明白了一些什么,于是他只能是叹气。没有人想到一期一振回到大阪城面临的便是丰臣秀吉的死讯,他们都以为他们会回到一个意气风发的时候,有足够长的时间看一季又一季的鲜花盛开。而现实直接将他们推到了一切痛苦开始的节点,然后会发生什么经历过的人都没有办法忘掉,三日月很快就会离开,大火很快就要席卷一切。

 

然而他们什么也不能做,他们是守护历史的刀剑,所以他们只能看着这一切按部就班的发生,甚至可能需要他们来推动这一切的发生。

 

三日月宗近用手指擦干了一期一振脸上的眼泪,然后他小声的对他开口,说去吧。一期一振听着他这么说才好像忽然回过了神,承载了更多人类感情的心让他面对这场死别更加悲伤。他并没有为自己的命运落泪,一期一振好像从来都不会为自己而落泪,他只是在愤恨,愤恨很近很近的将来他没有办法守住关白大人的天下。

 

于是他带着眼泪去送那个他尊敬又喜爱的男人最后一程,踏上的丰臣秀吉已经停止了呼吸,北政所夫人在死去的丈夫身边哭成了泪人。一期一振看着那个聪慧的女人,他知道自己应该安慰她一句两句,但是他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在他上一次作为刀剑的人生中,他与三日月宗近学着天下人服气的一举一动,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相亲相爱。他记得那时候他好像根本没有在意北政所夫人的眼泪,只是径自按部就班的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如今他已经明白了眼泪的意义,这只是一个失去了爱人的可怜人,于是一期一振迫切的想要安慰她,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这样的心境让他终于还是做出了与之前一样的选择,他还是忙碌的做自己的事情。只是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他独自留在了已经离世的丰臣秀吉面前。由一把刀来负责太阁大人身后的安全再合适不过,所以当一期一振留下之后所有人都自觉的散去了。于是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期一振坐在他的身边,如同一个人类一样叹气,摇头,替死去的男人整理头发。等到这一切都做完了,他才终于轻轻的开了口,

 

“秀吉大人,一期没有做到答应您的事情。”

 

一期一振有些委屈的说着,他此时忽然觉得过分的抱歉。很久很久以前他没有守住大阪城,然后在没那么久以前他放弃了丰臣氏的气节投入德川氏麾下,那是他想着总要替关白大人看看以后的天下。可是最后的最后,他还是不可控制的选择了死亡,连丰臣秀吉最简单的愿望都没有能够好好的达成。

 

而在更近一些的时候,他甚至开始因为别的刀剑的请求开始动摇,还需要这个男人来告诉他,他曾经答应过他坚守的到底是什么。

 

这一切让一期一振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于是他跪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流泪。三日月宗近站在廊下的阴影里看着这一切,死去的人没有办法起来对一期一振说一句你已经尽力了,而其他人更是连说出这句话的资格都没有。于是他看了很久之后,终于还是离开,临走的时候他深深的叹气,整个走廊里都凝聚起了化不开的哀愁。

 

三日月宗近知道,一期一振已经不再适合当一把刀了。


评论(1)
热度(24)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