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我喜欢把一切无法解释的事情全部称为命运,其中就包括我们为什么相逢

[赫海]盛夏暴雨冲凉

预警:放飞狗血rps

这是我第二次写rps,估计也是最后一次

怎么说呢,你写过的故事一定是假,但是只要你相信,你爱过的爱情就不会是假

赫海女孩们请不要关注我LOFTER,毕竟我这是,憋得,不可能再有后续了

补一个广告,一个赫海的群:【我说赫海你说甜 745265325


===============================


喜欢一个人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了,只要胆子够大。

 

李东海是跟大海一起长大的,以至于他第一次看到当年还不叫银赫时候的李赫宰忽然觉得他很可怜。觉得他好像被混凝土困住的小动物,用钢筋给自己做了一副坚不可摧的防护服,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是沙土的颜色。

 

他们第一次牵手的时候年纪都还很小,出道之后的一切都让李东海觉得惴惴不安。他喜欢舞台却恐惧着镜头,在他还茫然着害怕的时候作为银赫的李赫宰已经能完美的切换镜头前后的他了。

 

灯光从头顶铺洒下来的时候李东海有些想哭,面前喜欢他的小姑娘们声音很远又很近,很近的哪一些让他更加紧张,而很远的哪一些却让他自己好像曾经见过的大海中孤零零一艘渡船。远离陆地,远离家人,一个人不知所措的跟着灯塔的方向在看不到边际的地方独自飘零。他觉得自己比大船还要无措,漂亮的舞台对与年少的他比大海还要大,而他又远远没有船那么大,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灯塔在那里。

 

于是李东海在个时候选择去像李赫宰寻求帮助,他曾经想要剥掉他一身不属于他的外衣,如今才觉得这一身外衣是如此的恰当好处。而作为银赫的李赫宰并没有拒绝他,不是每个人都像李东海一样只有一腔孤勇就敢闯入这个世界,他比他清醒的多。

 

他们第一次牵手的时候并不是在舞台上,走过后台的时候刚出道的新人对每一个前辈鞠躬问候,大家笑着说一些客套的话。李东海这个时候站在他的旁边一言不发,漂亮的眼睛里就那样亮晶晶的看着他,然后手局促不安的在打歌服廉价的布料上蹭来蹭去。李赫宰结束了一场短暂的寒暄,回头去看他的时候直视了他的眼睛,有些人的眼睛就是这样,看什么都是一副多情的样子,不管是不安还是恐惧,都带着一汪最动人春水,仿佛是一片写着爱情的海洋。于是灯塔第一次成为灯塔,李赫宰站在他的身边与他一起走灯光明亮通路,在更黑暗一些的地方将他的手紧紧握住。

 

不是那么明亮的灯光之下李东海看不到李赫宰的眼睛,不过他在那一瞬间是真的坠落进了爱情。茫然渡船在这这一秒找到了灯塔,李东海觉得自己喜欢他,很喜欢他,大概是世界上最喜欢他的人了,比其他所有喜欢他的人加在一起还要多的那种程度。

 

于是他们开始经常凑在一起,年轻的时候人总是分不清爱情与友情的界限。李东海是敏感的,他敏感又藏不住秘密,所有的事情都恨不得昭告天下让世界来分担他的喜怒哀乐。但是作为偶像的他不能对任何一个他的小姑娘说他的不安,而其余在他年轻的心里无所不能的哥哥弟弟们也都有各自的不安,所以他选择将自己的一切都说给李赫宰听。

 

在李赫宰与他牵手的那一天,李东海就已经将他划入了与其他人的不同的分类。无法与世界诉说没关系,他已经将另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当成了自己的全部世界。于是全部的属于李东海的快乐与悲伤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李东海与李赫宰的快乐悲伤,他愿意跟他共享自己所有的一切。

 

然而李赫宰还是不会跟他坦露心迹,李东海比刚刚认识他的时候长大了一些,但是他还是觉得李赫宰很可怜,他觉得没有人能分担他的情绪,他的皮肤还是沙土的颜色。

 

第一次亲吻也是在后台。

 

那时候的李东海已经没有那么不安了,虽然经历了痛苦也正在经历痛苦但是一切都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他们在舞台上做着漂亮又张扬的发型唱歌,他与李赫宰带着一模一样却又相反的面具站在成员的身后跳舞。两个人的距离那么近,近到他能看见舞台上的银赫一切的光芒四射。

 

舞台之下已经有了一些很少的后辈会对他们进行问候,李东海觉得很开心,他知道他可能已经跟这样一群少年度过了最苦涩的日子。一切的感情都在这一天涌了上来,他们以前是带着宿命一期一会,每一个人曾经只是路上的风景。而到今天为止,他们与他们的小姑娘终于用一种浪漫的方式很难再分开,所有的激动与雀跃都在这一天凝聚成一个漂亮的形状,而他还是站在李赫宰的身边,两个人的指尖在隐秘的时候偶尔会相碰。

 

这一切都让年轻的李东海觉得十分快乐,于是他在结束了寒暄之后拉着李赫宰不顾一切的闯入只有一盏昏暗灯光照明的安全通道里,轻手轻脚的摘下他们脸上面具的时候李赫宰按住了他的手腕,同样年轻的人带着不解看着他,眼睛里有千言万语没有说出来。于是李东海面对这样无声的询问忽然有些不太会组织语言了,他停下了摘面具的手,能感觉到对面也很紧张,手心一层薄薄的汗已经沾染了他的手腕。

 

“我想……我想……”

 

李东海习惯性的不知道如何开口,一个简单的念头被他断断续续的说了半天没有说出来。而过度的亲密已经让李赫宰明白了他在想些什么,于是他同样小心翼翼的继续着刚才李东海没有做完的小心翼翼,两个人的面具被他摘下之后拿在了手中,赤裸裸的脸与目光在这一瞬间平静的相对。

 

李赫宰想,完了,我想亲他。

 

那一双眼睛还是带着最多情的眼神,平静的而又紧张的目光里是很多很多藏不住的喜欢。李赫宰觉得自己应该问问他,但是李东海似乎并不需要他的询问。他只是很快的探身,在他嘴角轻轻落下一个小孩子表达喜欢一样的亲吻。然后他李东海捂着脸蹲下去,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欣喜的大小。

 

安全通道外有人来来去去,嘈杂的声音湮灭了他们这一点点隐秘的事情。李东海笑了很久才终于站起身来,一贯喜欢将自己整个人展露在李赫宰面前的人忽然不肯说话了,他只是用眼睛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喜欢,一遍又一遍,每一遍李赫宰都听到了。

 

“东海,我……”

 

李赫宰少见的不知道如何开口,他在叫了他的名字时候忽然忘记了要怎么用自己的母语表达自己的心情。不过身体的动作倒是比想说的话来得快,李赫宰拉着他转了半个圈,于是李东海靠在墙上,眼睛里仍旧害羞着就已经得到了一个他想要的亲吻。

 

不是刚才那种小孩子示好一样的可爱,而是缠绵又热烈的。在最初两个人短暂的惊愕之后这个亲吻开始毫无障碍的进行,唇舌之间一点点水声安安静静的传了很远,李东海知道自己的嘴角被咬破了。年轻的朋友还没有太多亲吻别人的经验,所以他有一点点的痛。不过这一点点痛还在忍受范围之内,唯一要担心的就是伤口千万不要太明显,偶像不能落下这样明显的痕迹去昭告天下他们的之间隐秘又混乱的关系。

 

亲吻持续了很久才结束,两个面具被叠着扔到了脚边。李东海眼睛有一点点红,李赫宰也有一点点。气血方刚的男孩子在这个时候没有人可以平静,于是他们两个静静的站了很久才平复了那种过分激动的大声呼吸。李赫宰用手指碰了碰他的嘴唇,他感觉自己吃到了口红与唇膏的味道。

 

嘴角上的伤口一点点,看不出来但是被触碰的时候还是会疼。生生被尖利牙齿撕开的地方没有办法这么快的就愈合到完美如初,他们两个的嘴角都破了,于是李东海吃痛之后玩闹的报复。他将自己的手指也碰到李赫宰的嘴角,于是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凉气。紧接着李东海大笑起来,他蹲在地上莫名其妙的快乐让李赫宰有些摸不着头脑。然后他还没有来得及发问的时候李东海已经站了起来,水汪汪的眼睛那样看着他,不知道是笑的还是哭了。紧接着李东海就充满爱意的伸出手去将自己的掌心贴在李赫宰的脸上,他什么也没有说,但是他觉得李赫宰已经没有他们刚认识的那样可怜了。

 

就像现在这一刻,他们的嘴角都破了,混凝土防护服的一角已经被撕开了,他们此时已经分享了彼此的疼痛。

 

在分享了痛苦之后他们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多的改变,两个人仍旧打打闹闹,还是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吵到不可开交,恨不得从来没有见过对方。日子也比他们想象的要更好一点点,虽然他们从一开始就坚信自己一定会红,并且靠这个念头支撑着自己与对方度过那样漫长而又不安的岁月,不过当真的红了之后,一切还是都那么像一场梦。

 

第一个一位,第二个一位,第好多好多个一位……

 

李赫宰在第一个一位的时候作为银赫哭了出来,他知道这太不容易了。所有年少时的努力都在这一天得到了应该得到的回报,然而镁光灯下从来都不是你有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的地方,而他们做到了。不好说是运气还是别的什么,二十四岁的李赫宰还很年轻,比队伍里最年长的哥哥刚刚站在舞台上的时候也不过才大了一岁。

 

而二十四岁的男人在这个时候开始不由自主的怀旧,每一滴眼泪都是李赫宰在认真哭泣。李东海站在他不远处早就红了眼眶,他没有怀旧,他只是单纯的放大了的快乐席卷了整个人,然后他就这样看着李赫宰,他知道李赫宰现在已经不再可怜了,厚重的衣服终于彻底脱了下来,他的那片海上多了一艘船。

 

那天下台之后他们去了聚餐,喝了酒之后每个人都发起了疯,他们哭哭笑笑像一群神经病。然而所有人都对此表示了理解,可以作为日后闲谈时笑料的东西有很多,但是无论如何今晚都不会是。

 

李赫宰没有喝酒,但是他一样被这样气息传染的醉了。于是他跟喝了一点点酒的李东海在最隐秘的地方将手垂到坐席下方紧紧握住,隐秘而又炫耀的分享这一刻的快乐。到后来气氛已经乱成了一团,他们两个提前离开,酒席上的兴奋暂时无法传染到这里,但是他们两个还是兴奋着。

 

除了他们以外空无一人的宿舍没有开灯,两个人就这样在黑漆漆的大房子里拥抱接吻,他们有太多的喜悦可以诉说,以至于无处诉说,只能用这样最原始的方向表达最热烈的情绪。在那次以后他们已经无数次的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亲吻,然而只有这一次跟每一次都不一样,彼此的眼睛里都是更加热烈的爱意。

 

李东海在结束了亲吻之后忽然开始哭,他好像承担了人间所有烦恼一样委屈的不行。李赫宰站在他的对面任由他拽着自己的领子将头埋在自己的胸前无声流泪,他以为他是太过欣喜所以激动,然而李东海很快的抬头,对着与他并排形式的船,缓慢而又艰难的开口说话,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没有人记得那一天李东海说了多少个喜欢,李赫宰看着他的眼睛什么都没有说。他把这一切归结给没有罪的酒精,然后安抚着李东海平静了情绪。最后他们两个就这样站在那里,李赫宰将他整个人抱住,身高相仿的男人已经不再是男孩子了,他们不能这样喜欢彼此。

 

那天的最后李东海去睡觉,李赫宰回了楼下自己的房间里却睡不着。远处的酒席还没有结束,而这样安静的气氛让李东海的眼神在他脑海里不可遏制的回荡。于是如何选择变成了理所当然,他重新穿好了衣服,已经很熟练的亲吻让他不需要担忧自己的嘴唇会不会被看出异样,于是他就这么重新回去了,或许热烈的气氛能让他冷静下来。

 

去的路上他觉得自己一样喜欢着李东海,可是就好像他们在黑暗中的接吻一样,他可以再黑暗中有一切的情绪,但是灯光亮起的时候,这一切都不行。他知道李东海喜欢他,是那样的喜欢,可是他无能为力。就好像很久很久之前那样,李东海有一腔孤勇就敢纵马长枪闯遍天下,而李赫宰不是这样的人,他需要思考,需要保持清醒。

 

那天他重回的酒席最后是怎么散的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么多人都是酩酊大醉,喝了酒的大哭大笑,没喝酒的一样波澜万千。

 

李赫宰在醒了根本没有喝醉过的酒之后以为,他与李东海估计一生也就是这样了。舞台上的真真假假跟生活中的假假真真相互交缠,一辈子就是个半真半假的兄弟爱情。但是没有人能算过天,他们第一次做爱,与那次的聚餐并没有隔上很久。

 

熟悉的不安再度席卷而来,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这么多的事情。那天开过会之后所有人都一言不发,回到宿舍之后大家仍旧沉默着聚到了一起。每个人都不想多说些什么,他们摇摇欲坠的曾经好像又悄然回来了,有人强撑着打趣,说我们大概是用所有的运气换了这一首歌。然而没有人回应这个强撑的玩笑,一堆男人坐在沙发上于地上,彼此看着对方,就这样一直坐到深夜。

 

夜太晚了,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情在等着他们。所以从第一个人开始慢慢散掉,最后只剩下李东海和李赫宰还留在客厅中。没有人嘱咐他们早点去睡,反正不光他们两个,谁也睡不着已经是注定了的。

 

他们两个就这样沉默过了很久,李东海忽然站了起来,他把所有的灯光忽然一下全都关上,然后凑到李赫宰面前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李赫宰有些无奈的苦笑,他不知道情绪从何而来,但是他知道他在这一刻跟李东海有着相同的情绪。于是他们两个用最轻的动作与声音前后走了出去,没睡的人都听到了他们刻意放轻的声音,有人叹了口气,却也没有什么想要拦住他们的意思。

 

车里安静的像是死亡后的世界,黑暗之中李赫宰开着车一言不发的往某个地方驶去,李东海坐在副驾驶上把手展开挡住了整张脸。他知道或许也不那么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离开带给他太大的勇气让他在这一瞬间已经忘掉了所有应该有的思考。李东海想,我是那么喜欢他,如果我们真的完了,我也要在离开之前留下一点什么。

 

然后他们在酒店狭小的房间里亲吻,拥抱,躺在床上交叠的身体疼痛。年轻的男人们太害怕了,他们彼此之间都有太多太多隐秘不可宣扬的东西还需要时间来慢慢诉说,但是这样的现实让他们开始恐惧明天。

 

李东海仰面躺在床上的时候哭了,虽然他一直眼泪很多但是也没有那么爱哭,只不过是这一种末日下狂欢的感觉带给他太多太多的负面情绪。他不知道该如何说,没有人知道该如何说,于是他只能哭,一边哭着,一边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好像也有些湿,偏过头去看,才发现李赫宰正趴在他的肩膀上,与他同样无声的宣泄着情绪。

 

于是他们再共同分担了快乐之后又开始分担痛苦,重叠的身体与紧紧相握的手指撑着疲惫与伤感走过风雨飘摇,只是依旧没有说爱情。

 

那段时间里他们经常会过分的亲密,黑暗之下他们牵手,接吻以及做爱。李赫宰还是没有李东海回应,但是李东海觉得这样就足够了,他们分担痛苦共享快乐,不需要说任何的爱情他们也已经足够相爱。

 

最后一切的一切都还是被他们挺过来了,每个人都有说不出来的改变,他们所有人都有一些害怕,只是不再如同最初的最初的那样不安,反而是多了一种因为莫名的恐惧而让所有人都生出来一些无所畏惧。

 

没有死去,所以他们在灯光之下得到了新生。

 

灯光之下的偶像还是完美的,他们就这样一路走过了很久很久。往后的日子里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师出无名的亲密,李东海太知道为什么了。虽然他们已经告别了死亡,但是他知道李赫宰还是在不安,就如同他知道自己在不安一样。

 

没有回应的日子太长了,李东海整个二十代都在等待一个回应。等到最后,二十岁的光阴已经要结束了,而他们将要面临一场从相识以来就不曾有过的长时间分离。李东海那年已经三十岁了,他们相遇的时间已经长过了没有相遇的时光,他在这个时候觉得他应该拿到一个回应了,不管是拒绝也好应答也罢,他总该需要一个回应。

 

不过所有人都是胆小的,即使是胆量盖过了一切的李东海也不例外。他选择在专辑后的说出自己深藏的一腔爱意,哪怕是舞台上的表演也好,他不想让陪伴了自己所有青春的盛大爱情到最后只是一场盛装独角戏。

 

然而作为银赫的李赫宰这一次没有选择表演,李赫宰茫然无措,而银赫知道应该说一句我也爱你。可是在这场短暂的拉锯战争中李赫宰胜出了,他语焉不详的思考了从来没有思考过的爱情,他看到了李东海的眼泪,可是他李赫宰第一次没有办法重新穿上已经脱掉了的防护服,擦掉了沙土的皮肤没有办法重新回到原来的颜色,如今他也是船,如同最初的李东海那样,没有灯塔。

 

在那段时间里他们见过很多次,他感觉到了李东海的改变,没有人可以永远单纯又幼稚,况且李东海从来都不傻。他只是自己强行让自己不要成熟,少年的一颗心可以让他永远年轻,永远充满勇气。而如今李东海不知道这颗心该如何安放,他将太多的光阴放在喜欢一个身上了,所以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精神为了保护他,已经在无形中让自己长大了。

 

猝不及防的成熟让李赫宰无法招架,他当然明白李东海伤心了,而且这一次可能不会是如同之前那样难过了哭上两声骂上两句又继续无所畏惧。每个人的勇气都是有限的,李赫宰知道他没有权利要求李东海一直怀抱着满满的勇气永不回头。况且那么长的时间足够改变很多事情,一切的一切,都足够了。

 

当别人拱手将爱情送到你的面前的时候没有人会觉得这是多么珍惜的东西,但是当这一切面临改变的时候的李赫宰忽然开始恐惧。李东海在最后的留言里对他说爱的那首歌他曾经在每一个作息规律的日子里翻来覆去的听,他自己唱过的他都喜欢,老朋友唱过的品尝过快乐又开始口干舌燥都好像是语言让他坐立不安。

 

无数次他想在见面的时候对李东海说喜欢,可是李赫宰从来就不是李东海,他没有那么多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他很怕在他说喜欢的时候已经成熟的李东海会对他笑笑,然后说我们不是朋友吗。这样的设想连想想都让他无法安眠,所以他只能怀揣着最后的希望与他说日常的琐事,他们依旧接吻拥抱与做爱,这已经是习惯了,没有人多余的去戳破一些不知道如何开口的东西。

 

李赫宰在又一次见面之后送走了李东海,看着那个背影,他想,如果等到他们回来之后,李东海会来接他,他会用自己余下的所有生命来爱他。

 

他在退伍之前哥哥们已经定下来会来接他,说过分思念是骗人的,他们在这段时间里见的次数比粉丝们想象的要多了太多。不过他们还是要来接他,回归的专辑总是需要一个理由来制造浩大声势。

 

李赫宰没有问李东海会不会来,谜题总是要在最后的时刻被揭晓才理所当然。况且当他与兄长们相见的时候他就已经是银赫了,李东海与李赫宰之间的关系,不应该被摆在闪光灯下面,更何况他现在并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资格将这份感情昭告天下。

 

而李东海没有让他失望,因为李东海从来不会让他失望。

 

那是李东海的最后一次休假,在退伍两天之前的最后一次休假。不过他来了,他们在闪光灯下拥抱的时候李赫宰忽然有些想哭,因为他看见了李东海那双从来没有变过的眼睛。不过他没有哭,他们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拥抱了很久很久,久到李赫宰觉得他们已经无法分开。或者他们早就没有办法分开了,只是李赫宰今天才明白。

 

所以李赫宰在两天后去接了李东海回来。出发之前的整个夜晚他都无法入睡,翻来覆去很久最后还是给李东海发了一条短信,他说他有话对他说。通讯网络那边的李东海很明显也无法入眠,回复很快就过来了,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的时候李赫宰正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着。听到熟悉的声音他忽然明白了李东海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李东海说,来短信了,我希望是你发来的。

 

短信上写着什么事情,李赫宰笑了起来,他站在那里亟不可待的给了回复,他说明天我会告诉你的。

 

因为一夜无眠,所以第二天李赫宰很准时的出现在了李东海的面前。拥抱的时候李东海自以为隐秘的在他的肩膀上落下一个亲吻,如果是以前的李赫宰他会拒绝,但是如今他恨不得所有的镜头都能拍下这一幕。

 

你瞧,我们相爱着,你们所感觉到的东西,从来都不是假的,因为喜欢是藏不住的。

 

在回程的车上李东海开了直播,有很多人表达了对他的思念,李赫宰在一旁听着他念念叨叨的读出留言,然后在镜头转到他的时候笑了起来,严肃而又认真的对李东海以及所有人做了最终的宣言。

 

他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李东海的固定同行人了。

 

李赫宰很清楚的自己说出的是什么,他严肃的对所有人许下了一个一生那么久远的誓言。李东海在关掉直播之后笑了,笑着笑着眼泪落了下来。苍天可鉴,时至今日他还是觉得自己那么爱他,比所有爱他的人加在一起都更加爱他。

 

偶像没有办法说出他们的爱情,世人喜爱闪光灯下的他,家人爱作为家人的他,而与银赫或者说是李赫宰一起走过所有荆棘与坦途的李东海知道,自己爱着的是所有的,不管是光芒四射的,还是平淡简单得多。

 

爱上一个人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了,你必须要永远心怀勇气。




评论(24)
热度(168)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