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我喜欢把一切无法解释的事情全部称为命运,其中就包括我们为什么相逢

[赫海]他来看我的演唱会

预警:放飞狗血rps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个意义不明的故事

而且是在我从来没有写过rps的情况下

反正我就是写了,因为我想写



李东海曾经在他三十二岁那年的演唱会开始之前,坐在舞台上最遥远的角落,看舞台灯光调试时候的样子。

 

他穿着漂亮又干净的演出服,非常不讲究的坐在地上,全场的灯光在一瞬间骤然亮起。然后他就站了起来,从舞台上往下望,还没有观众的座位上黑漆漆一篇,跟平时在剧烈灯光中看到的黑暗并没有差上很多。

 

于是他手撑着舞台的边缘跳了下去,灯光还没有熄灭,于是他在一切的明亮中路过漫长走到,一步一步的走到距离舞台最远的座位坐下,看着空无一人的舞台上明亮的炙热。然后他发现,在这个位置,很多舞台上的东西,他看不清。

 

突如其来的感性将他在这一瞬间裹挟其中,过了三十岁的男人或许都喜欢怀旧,总是自觉不自觉的想起的曾经的人生。很多往事记不清了,但是他突然就是很想怀旧,于是以前的日子自觉不自觉的被想了起来。

 

就在他怀旧的时候,老朋友们已经都走上了舞台,他们拿着麦克喊他的名字。于是陷入回忆的头脑被很快的拽回了现实,他走上舞台之后同样接过了工作人员递来的麦克,然后他们开始在所有的效果中进行彩排。

 

回忆与现实交替,李东海在很多的歌曲中都站在了李赫宰的旁边,他看着那个人唱歌,跳舞,大笑,忽然也笑了起来。在这个瞬间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最爱他的人了,比所有其他爱他的人加在一起都要更加浓烈的爱着他。

 

可是,罗密欧啊罗密欧,你为什么是罗密欧。*

 

他们身高相仿,年龄形同。很久很久的曾经,在DON’T DON的舞台上,他们戴过相同的面具站在舞台两边,那个时候的舞台没有现在大,也没有现在空。于是他们的距离是那么近,两个人在动作之中伸出手或许就能触碰对方。

 

后来那个面具早就被放到了不知道何处,或许上面已经积满了厚厚的灰尘,可能已经看不见原本的颜色了。然而李东海在这一刻忽然想起了那个面具,粉丝说他们就像双生子一样,或许那样也很好。如果是作为双生子的他们不会错过对方人生中任何一点点最微小的地方,用另一种方式血骨交融。家人是很难分开的,不论怎么说,都比他们的现在更难分开。

 

这是他们作为Super Junior的第十三年,也是他作为银赫的第十三年,也是他作为东海的第十三年。

 

曾经一期一会的命运现在说起来已经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李东海已经忘记了很多关于那些时候的小细节。但是他总是记得,他那个时候总是不安的。他曾经害怕失去了组合这个契约他们会如何,害怕以后有一天他们会分散人海两端,继续做偶像或者是成为普通人都有可能,而他不知道贫穷又年轻的傻小子们之间的爱情在那个时候还能否延续。

 

李东海对于现在眼下的一切都是很满意的,如今他虽然已经不是二十岁了,但是他不贫穷也没有与爱人分离。如果可以的话,他想继续站在这个舞台上,再度过五十年仍旧能跟上每一个节拍舞步是缥缈的壮志雄心,但是再在一起度过舞台上的二十年,总是现实而又可以触及的梦想了吧。

 

做人要珍惜缘分,感谢上苍。这两点李东海一直做得很好,于是他在李赫宰转过头对他笑的时候也笑了起来,很开心的那种。

 

彩排结束了,正是的演出已经慢慢的开始了。李赫宰出现在大屏幕的时候粉丝们开始尖叫,震耳欲聋的几乎要掀翻屋子的棚顶。然后他们走上舞台,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伴奏之中,每一个动作都是记忆中的游刃有余。

 

粉丝们的尖叫一浪高过一浪,站在台上看台下总是一片渺渺茫茫黑暗,只有应援色荧光在每一个地方亮过灯光。李东海还是觉得他很爱李赫宰,比世界上所有其他爱他的人加起来都更加爱他。

 

这是银赫的第十三年,也是李赫宰的第三十二年。

 

于是李东海在这样的舞台上眼睛里都是藏不住的喜欢,他忽然很想要亲吻他的爱人,就好像他们再没有人能看到的地方的那样亲吻。但是最终他没有这么做,他知道他大可以放手去做,但是他总觉得他们之间的爱情是伟大而隐秘的,是只有李赫宰与李东海的时候才能做的事情,是银赫与东海不能做的事情。

 

所以你瞧,这件事情很滑稽。贩卖梦想的偶像在聚集了梦想与灯光的舞台上没有办法完成他们心里那一点点的小小梦想,只能等到灯光熄灭走下舞台的时候才能毫无保留的给对方更盛大的爱情。

 

不过他们还是在舞台上牵起了手,这种程度的事情是可以做的。藏不住的喜欢让两个人在触碰到彼此干燥的手心的时候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欣喜的笑容,然后分开之后他们各自走过舞台上应该走过的角落,在一首歌的时间里与他们的小姑娘谈一场前尘后事无忧的恋爱。

 

最后谢幕的时候灯光熄灭,李东海在台下看过,他知道一篇黑暗之中没有办法看到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于是他们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慢慢的走下舞台之后是后台的灯光明亮。队友们快步走过身边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的放满了脚步,然后在某一个黑暗的拐角处心照不宣的暂时与队友分道扬镳。

 

狭小的黑暗很快被爱意包围,他们始于舞台的爱情在走下舞台的时候浓烈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短暂的亲吻并没有太多其他的东西,没有分开的手将彼此的体温慢慢的沾染到另一个人身上。过分的热里面他们汗津津的拥抱,再次接吻。

 

莎士比亚写了很多的悲剧与戏剧,李东海最喜欢的故事却一直都是哪一个。他想他们与罗密欧与朱丽叶是那么相似,作为银赫的李赫宰与作为东海的李东海没有办法昭告天下他们的爱情,但是他们始终相爱着,不管是作为偶像还是作为两个男人。

 

没有人有过分的勇气将这份隐秘的爱情说与大众倾听,生活在闪光灯之下的人总是这样。不过他们始终爱着对方,就好像你听说过的重逢与快乐。

 

只要你愿意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愿意抛弃我本来的姓名。*



*:《罗密欧与朱丽叶》

原句:

哦,罗密欧,你为什么是罗密欧。

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

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姓凯普莱特了。


评论(15)
热度(58)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