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我喜欢把一切无法解释的事情全部称为命运,其中就包括我们为什么相逢

[一期三日]去往锦绣之地·4

预警:放飞狗血

这个连载,剧情特别好玩


04.

 

明月啊,你的明月或者我的明月,总归万古一轮月。

 

于是亘古明月在阳光下散发出熠熠光辉,三日月在听到了一期的道歉之后笑了出来。然后他伸出手牵住了带着白手套的手,两个人就这样并肩坐在廊下。一期看出来三日月似乎有想说的话,但是他并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是隐隐的觉得,这可能是一场迟到了很久的长谈。

 

“一期啊……”

 

三日月轻飘飘的开口,说出的话轻的好像马上就要散在风里。他觉得一期一振有权利知道以前的事情,但是那些事情让人无从开口。一期一振听到了他叹息一般的叫自己的名字,然后在最后的尾音飘散在空旷之后三日月又沉默了下去。然而他并没有着急,只是握着他的手轻轻捏了一下,然后百无聊赖的用指尖沿着掌纹慢慢行走。

 

无意识的过度亲昵,三日月宗近同样无意识的回握住了一期的手。隔着一层薄薄布料感受不到掌心温度,但是身体都记得,记得这一双手的温暖,已经春天冬天里的冰凉,或者是夏天夜晚的冰冷。

 

“一期啊,你想知道以前的事情吗?”

 

一期听着他说的话,轻轻笑了一下。然后他转过头去分外认真的看着那一轮新月,脸上的笑容很快的垮了下来,然后他分外认真的摇了摇头,用一本正经的语气来回答已经亲热了许多的问题。

 

“我不知道。”

 

他回答的有些毫不迟疑的为难,三日月用眼睛询问他。于是一期看着他的眼睛重新笑了起来,然后低头看他手掌中错综复杂的掌纹,每一条都看不懂代表着什么。一期看了一会儿,才终于抬起头来,一边轻轻摇着头,一边慢慢的继续说了下去。

 

“我想知道,但是我不想让您难过。您这么美丽,不应该难过。”

 

一期说的十足真诚,好像已经开始不可自知的替三日月宗近而难过。三日月听他这么说,足足愣了半分钟,然后脸上才露出了笑容。他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一期一振在大阪城中也是这么说的。那时候是他问他要一起走吗,而一期一振那时候给他的回答也是不知道,他说他不想离开,可是也不想看到他难过。

 

于是三日月忽然觉得没什么话是难以开口的了,不管过了多少年,一期一振都是一期一振,他骨血里的东西不会因为红尘轮转而改变,不管这是他第多少次人间的旅行,一期一振就是一期一振。

 

“您应该是一把刀,一把名为一期一振的刀。”

 

漫长的叙述从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开场白而开始,一期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听着,他始终在淡淡的微笑,一直是那样的金色眸子伸出是樱花与风,好像只是在听别人的故事。

 

三日月讲的也像是个别人的故事,他用一种悲悯而又冷静的与将他们从大阪城以来所有所有的事情,包括战争,包括爱情,亦包括死亡。

 

一期听到死亡的时候不经意的皱了皱眉眉头,三日月没有与他说后来的事情,只说到他成为人之前的事情。一期安安静静的听完了,一个下午的时光里他听了一个太荒唐的故事。如果不是这里一切的熟悉让他如此熟悉,他可能早就要跳起来大叫这不可能了。

 

不过在这一刻他是愿意相信这些的,三日月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带有让人足以相信的力量。这让一期不由自主的相信了,更何况他现在身上的这套衣服格外的合身。

 

“我知道了。”

 

一期看着太阳慢慢落下去,然后起身不需要任何人帮忙的点上一盏灯,接着他在幽幽暗暗灯光中在三日月面前蹲下,笑着开口告诉他自己已经消化这个故事。三日月听他这么说,也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带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然后他将手覆在了一期搭在自己膝盖上的手上,略微思索了一下,小声的开口,

 

“有一句话或许很久之前我就该对您说,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我没有对您说过。”

 

“您想说什么?”

 

发出的疑问是真正的好奇,一期作为人的人生太短了,所以他在这次重逢里经常会露出一些可爱的神情来。三日月忽然觉得他去人间走这么一遭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以前的一期一振习惯性的将所有的情绪藏在温柔笑容之下,对所有人都一副无懈可击的样子去温柔。而如今的一期仍旧会说笑,会将刻骨缠绵悱恻的话,但是此时的他,已经是用自己真正的心去爱别人,不再像往昔一样只是沉迷于爱情本身之中。

 

“我爱你。”

 

三日月笑着说出直白的情话,一期似乎有些被惊到的站了起来,在他温柔又平淡的声音里迅速的红了耳朵。然而手还是放在三日月的膝盖上,他单膝跪在三日月的面前,似乎有些局促的低下了头,过了很久才重新抬起来,脸红的几乎要滴血。

 

“虽然这是我这一生里第一次见到您,但是听到这句话,我很开心。”

 

一期还是在局促,本应该流畅说出的话被他说得磕磕绊绊,然后他飞快的抽回了手,拿上了自己的被子回房间去。背影的脚步很急促,就好像一个大男孩被人表白时候的样子。三日月觉得这样的一期很有趣,他看惯了能将所有人的情绪都控制的很好的一期一振,于是这样的一期让他觉得分外鲜活可爱。

 

这几百年来三日月曾无数次想过重逢,但是每一次的想象都没有现实中这样的甜蜜。他忽然觉得,去当人真的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一期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辗转反侧,他觉得自己已经陷入了爱情。很久很久以前还在上学的时候经常有漂亮的女孩子红着脸递给他撒了香水的情书,还有更大胆的女孩子会在体育课的时候溜出自己的教室,在树荫底下对他说爱或者喜欢。再后来一些就没有了,他贫穷却英俊,有很多人爱他,却出于种种考量,自认无法与他共同度过这样辛苦的日子。

 

然而不管是情书还是体育课上的表白,一期都已经记不太清了,他只记得廉价香水刺鼻的味道,以及被风吹起的裙摆或者远处的朋友嘈杂玩闹的声音。这是隔了太久的爱意,来势并不凶猛,只是包含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让他想要接受,又不知道拒绝。

 

“一期大人……一期大人……”

 

窗外呜呜风声打断了一期的思维,然后他竖起耳朵去听,才发现风声中有人在小声的呼唤他的名字,似乎是在畏惧着什么。于是他皱着眉头走出了房间,打开门才发现小小的院子里已经悄无声息的站了很多人,他们统一的不肯露出脸,然而一期还是觉得熟悉,他觉得这里面的人,最起码有一半他都是认识的。

 

“一期大人!是一期大人!”

 

在他走出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响起了一小波压低了的惊呼。人群的欣喜与快乐有些感染了他,不过他毕竟只是普通人一期,而不是曾经的一期一振。于是他随便的坐在了台阶上,然后有些发懵的看着院子里的人,院子里的人也在看他,对面规矩的等他开口,而他虽然知道对面的想法,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有什么事情吗?”

 

沉默很久之后刮起了风,一期觉得有些冷了,于是他紧了紧衣服小声发问。对面的人似乎是终于等到他开了口,并不用人继续催促,就有人放轻脚步走到他的耳边,弯下腰来附在他的耳畔,小声的开口。

 

“一期大人,我们一直在等您,在等您带我们拿回应该是我们的东西。”

 

如果是一期一振,听到这里应该已经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然而现在坐在这里的只是一期,于是他只是轻轻的笑了起来,竭力不让自己的表情流露出来丝毫的困惑,他已经看到了那些神带的刀。于是他看起来格外的游刃有余,眼睛抬起来的时候有锐利的光,他慢慢的扫过每一个人的脸,然后仍旧在笑,慢慢的发问,

 

“你们在说什么?”

 

这是他发自心底的疑问,然而院子里的人都主动地给这句话找了别的理由来解释。于是有人带着似乎要哭的声音,格外委屈的爆发。

 

“一期大人!您替人类做了那么久的事情,最后落得一个故土难归。我们曾经在战场上斩杀过那么多的人,最后我们连这座城都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走进来!这一切都不应该,是他们人类太残忍,我们明明可以不用堕落为肮脏的反叛者,请您带我们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一期听他们这么说,仍旧带着笑意摇了摇头。他已经听懂了一些,联系起早些时候三日月与他见过的那场战争,他大概明白了他们想要的是什么。此时作为人,他觉得这些人或者说刀着实有些可怜,但是意识深处的一个声音再告诉他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行。不过他没有什么太多的东西可以说是,就只是让他们回去,让他们明晚再来。

 

于是兴致冲冲赶来的敌刀们垂头丧气的回去了,他们走后院子里的灯还是在亮着。三日月在院子门口看着坐在那里的一期,作为驻守者他知道自己应该去劝一劝,不过几百年的空旷让他有很多闲暇的时间去思考这些东西。比如,他们真的想要维护历史吗?

 

三日月宗近不知道,他似乎觉得这是对的事情就做了,但是他始终不知道一期在想什么。曾经的一期一振好像很无情,不管是关白大人还是拾丸殿下亦或者他自己,他都能毫不留情的解决一切纷乱,重新让一切事情回到正轨。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对三日月说过,说他是否怀恋大阪城,是否深切的怀恋过去。

 

于是三日月没有在走过去,七百年前他就敢给一期一振一个大阪城,如今他仍旧无所畏惧。或者说,他作为神明,本就对人类的战争与理想并没有那么大的兴趣。

 

一期思考了很久,他始终没有思考出一个答案来。过去的事情一点都想不起来,他只觉得熟悉,其他的什么感觉都没有。不过这一世作为人他的五感是灵敏的,他早就察觉到了三日月在院子外面等他,于是他忽然的笑了起来。

 

“我的明月,我想我需要您。”

 

他用白天甜蜜的称呼带着玩笑意味的唤三日月,于是三日月也笑,他作为明月认真的履行自己的责任,没有走近院子里,只是站在院子门口放出一点点的光华。一期看着他,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一团,于是他自己站起身来,走到三日月面前轻轻笑了起来,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开了口,

 

“我应该怎么做?”

 

一期是信任着三日月宗近的,他总觉得这个人能给他无可比拟的熟悉感,这让他觉得很安全。于是他卸下了刚才的伪装,手足无措的急切发问。三日月只是摇了摇头,然后他笑着抬起手展开了一期紧皱的眉头,平缓而又轻柔的回答他的问题。

 

“您现在是人,作为付丧神,我没有资格插手人间。”

 

三日月只是这么说着,然后他看着一期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这样露出苦恼的一期让他有些不忍心继续坐视不理,一期一振总是这样,轻而易举的就能将他拉下神坛。

 

“不过,您以前曾经说过,您说很多东西毁掉您的同时也造就了您。”


评论(2)
热度(30)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