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我喜欢把一切无法解释的事情全部称为命运,其中就包括我们为什么相逢

[一期三日]去往锦绣之地·3

预警:放飞狗血

我,还是喜欢,狗血


03.

 

一期皱着眉头听三日月说出了过于让人无法接受的话,不管是一期一振这个作为人来说奇怪的名字还是丰臣家的人这个过于浮夸的称号都让人短暂的无法接受。然而三日月没有着急,他只是站在那里,慢慢的等着一期消化刚刚听来的足够震惊的话。

 

他想事情的时候还是以前的样子。

 

三日月在一期沉思的时候同样在想一些东西,他想一期没有主意的样子跟以前完全没有任何的变化。因为心中的不知所措所以脸上格外坦然的温柔丝毫没有变化,就连眉头皱起的角度与最早的时候一模一样。

 

“您是说,我是丰臣家的人,我叫做一期一振?”

 

一期思索了很久之后终于将问题又抛回给三日月宗近,一句话让三日月恍然间几乎要落下泪来。他跟他太像了,多少人光阴便白发,一次一次有人告诉他另一个人的死亡与生存,但是他始终都在等,等的恐怕就是这一个瞬间。这还是千年前的关白大人御太刀迟疑时候的样子,一期一振是一把不会将所有情绪流露出来的刀,面对不明白的事情,他还是下意识的将问题问给问题。

 

“是的,就是你所说的样子。”

 

三日月宗近强忍流泪的冲动,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温和优雅。一期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一样笑了起来。他还是觉得对面这个过分漂亮的男人是个美丽又高洁的神经病,然而天性使然,面对这张脸,他无法问出丰臣氏不是早已绝户的问题。

 

没法问出的问题就没有解答,一期脸上的表情让人坚信他已经相信了三日月所说过的话。风尘仆仆的行人还站在那里,三日月看着他身上简陋的衣装叹了口气。他听说了一期的在人间的每一次轮回都有着最极端的人生,然后他忽然想起了七百年前髭切在他耳边说过的话,他说他只要在等一天就可以了。

 

流泪的冲动再次涌上来,但是千年前的御前大人拒绝任何意义上的怜悯与心疼,或者面前的这个一期一振也是那样。于是三日月只是慢慢的弯下了腰,肆意的在他的背包中翻着,在翻出一包美丽的糖果之后终于忍住了眼泪,然后拿着那包糖支起身子。

 

“这个好吃吗?”

 

“很好吃,您要尝尝吗?”

 

一期接过他的手中的糖,撕开包装之后有几颗滚落到了地上,他也没有弯腰去捡,只是仔细的在袋子中挑出了自己最喜欢的味道,剥开糖纸之后递到三日月嘴边。三日月点了点头,就轻轻的用舌头卷走了他手中的糖果,舌尖擦过一点点的手指,一期的理智让他觉得这样的亲昵不应该发生第一次见面的两个人身上,不过他并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恰恰相反,他觉得这样很好,很理所应当。

 

甜甜的糖果在由舌尖顶着在口腔中打转,三日月并不觉得这是多么美味的食物。劣质的糖精与色素染红了他的嘴唇,草莓味的糖果甜的毫无草莓酸酸的味道。然而他还是在笑着,用带着新月的眼睛告诉一期,这是一颗很好的糖。

 

“冒昧的问您一句,我以前是不是与您见过?”

 

一期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呼之欲出,但是思绪太杂他抓不住那个念头,于是他干脆开口发问对面这个带给了他过分熟悉感的陌生人。三日月听他这么说,转动糖果的舌头停了一下,然后牙齿轻轻的咬碎了硬糖,又小小的一声传了出来。一期的只觉告诉他面前的人有些难过,但是三日月的脸上并不能看出任何难过的样子,他只是将糖果咽了下去,分外确凿的对他开了口。

 

“是的,我们见过。”

 

咬碎的糖果尖锐锋利,划过嗓子的时候三日月觉得他是和着血将这些东西咽下去的。他们当然见过,比见过的程度深了太多的交情。不过三日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知道一期现在是个人,他可能无法理解那种上千年的缘分,如果贸贸然说出,会不会将他吓跑?

 

所幸一期没有多问,他只是点了点头就将糖果塞回了包里,然后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刀,另一只手将包从地上提了起来,用那种从他当刀的时候就已经演练熟悉的微笑,飞快的又一次转换了话题。

 

“我可以借住几天吗?”

 

一期现在不打算出城了,过于漂亮的三日月在他的感知里是熟悉且安全的,而他的旅程还有那么长,有地方可住当然比什么都要好。于是他不客气的开口发问,面对着人类眼中不该有的新月一期没有任何的奇怪,他只是觉得那双眼睛十分漂亮。

 

“当然可以,请跟我来。”

 

三日月干脆的答应了一期的请求,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可以住在这里。丰臣家的人们已经化成一捧黄土吹散天涯,一期一振就应该回到这里,不管他离开了多久,所有的付丧神都始终认为,他是这座城的主人。

 

于是他们两个穿过漫长回廊安静的走着,所有的声音只剩下脚步落在木板上的声音。一期看着他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他没来由的有些伤感,说不好在为什么伤感,但是他总是感觉面前的这个人身上有着浓重的东西,浓到他作为一个普通人没有办法挥散。

 

兜兜转转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处院子里,一期站在门口忽然睁大了眼睛,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飞快的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

 

他觉得这应该是故乡。

 

于是他没有向三日月询问任何的东西,就怔怔的拨开他走进了屋子。手中的刀被放在刀架之上,背包被他扔在了一边,打开柜子之后里面是许多的衣服。一期好像被梦魇住了一般随手拿出一套,过分复杂的衣服是他以前所没有见过的,然而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也利索的好好的穿上了。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下意识的拨弄了一下头发,触及到空气的时候才忽然想起,他是短发。

 

“三日月先生,我们可以谈谈吗?”

 

一期自己找了茶具,熟练的煮了一壶茶之后坐下,长叹一口气对着三日月开口。三日月点了点头,他坐到了他的对面,看着他的脸一言不发。一期没有管他没有来由的沉默,只是径自凝神思考了很短的时间,就缓慢而又肯定的开了口。

 

“您给我很熟悉的感觉,这里也是。虽然这么问可能有些为难,但是我想问问您,我是不是曾经在这里生活过?我是指,上辈子。”

 

他用疑问的语气说肯定的话,三日月却忽然迟疑了。他不知道应不应该让一期想起以前的事情,一期一振作为一期一振的那一生太苦了。他不知道如今他身为人心里是不是还那么苦,不过毕竟是他自己要去当的人,那他就没有办法自顾自的将他从哪个世界扯回来。

 

于是又是漫长的沉默,一期没有继续追问,三日月也不肯说。于是他们两个就各怀心事的坐在那里,看着对方熟悉的脸。很久很久之后三日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在空旷的城中一点点声音都被无限放大,一无所知的一期忽然觉得自己可能失言了。

 

“是的,就如您所说的那样,您上辈子确实在这里生活过。”

 

或者是为难的表情太过明显,或者是一期骨子里就比旁的人更能看懂三日月每一个眼神。总之他摆了摆手,中断了三日月没有说下去的话,然后站起来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转了几圈,在转过身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个格外温柔的笑。

 

“您不用勉强自己,三日月殿下,我会慢慢想起来的。如果真的有前生的话,我觉得我前生肯能便不愿意看到您的为难。”

 

一期无将一把温柔的刀子捅在了三日月的胸口却浑然不知。曾经叫惯了的称呼被下意识的叫了出来,他什么都说对了,只有一点不是那么对,他曾经确实不会看三日月的为难,因为曾经他并不在意。

 

三日月听他这么说,也不想再维持过分勉强的微笑了。他只是道了一句好好休息就径自离去,慢慢的走过长廊坐到了自己常常坐着的那个地方,如同孤独的七百年里每一天所做的那样,看着远处青山连绵,胡思乱想。

 

他想一期一振回来了,不是作为刀而是作为人回来了。那么他应不应该留他?曾经的一期一振拼上一死也不想再做一把刀,那么如今自己应该怎么做?他不知道一期会不会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但是在这一刻他忽然一改之前所有的想法,他不再希望一期想起来作为刀的记忆了。那些日子太苦了,有那样漫长人生的一期一振都无法承担,如今这个能活百岁便已算是不易的一期又如何能承担。

 

七百年,七百二十个四季轮转。

 

三日月宗近早就不急切与一期一振何时才能回来了,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徒劳的等待。下这个决心的时候他脑子里只有一期一振对他说爱情时候的样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当时的他明白,一期一振对每一个人都可以完美的说出那些话,但是他还是下定了决心。

 

毕竟一期一振等过他六百多年,如今他等了他七百多年,两个人也算是扯平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期抱着被子走了出来,太就没有被使用过的被褥有些潮,而今天天气不错,一期为了晚上能睡个好觉便走出来打算晒晒被子。素色的被褥被搭在了樱花树上,三日月兀自出神没有看见他,然而他看到了在那边出神的三日月,便笑着随手折下一枝花,走到他的面前弯下腰轻轻开口。

 

“您在想什么?”

 

一期无知无畏,他就这样穿着旧年的衣服带着旧年的笑容折下一枝旧年的花递给回忆旧年的人,三日月被他扯回思绪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在那一瞬间他几乎想要做与一期一振一样的事情,一了百了之后干脆去红尘游走一圈。不过他终究没有这么做,鸟居上走下来的神明很快的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只是接过了一期手中的话,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几不可闻叹息,不知者无罪。

 

“我以前可能爱过您吧?”

 

三日月看着他站在自己的面前笑着开口,还调皮的眨了眨金色的眼睛。他想说是,你曾经爱过我,我也曾经爱过你。然而一期没有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他只是冒昧的牵起了三日月的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手套被他自然的带上了,于是白皙的手落在苍白的手套之中,一期隔着自己的拇指在上面落下一个轻轻的亲吻又放下,只是继续笑着看他。

 

一期就这样温和的笑着开了他很久,手指隔着一点距离细细勾勒三日月脸上的五官。每一个动作里都是骨头深处无法忘记的温柔与多情,嗓子还是那把好嗓子,温柔的说出情话的时候总是能让人义无反顾。

 

“您的眼睛很美,如果真的有前生,我一定会爱上您。”

 

他将疑问变成肯定,三日月闭上眼睛,过了很久之后才轻轻的点了点头。长长的睫毛随着点头的动作晃动了一下,三日月想,他应该送一期离开。如今听到他说出的情话三日月还是会心动,七百多年前他愿意给他一个大阪城,而如今的一期一振显然并不过度眷恋这座城了,但是他还是想给他想要的,比如人间寒暑。一期并不知道他在思考这种事情,他只是再度弯腰,在他的眼睛旁落下一个亲吻,然后在骤然出现的新月中仍旧笑着,谦逊的道一声抱歉,

 

“是我失礼了,抱歉,我的明月。”


评论(14)
热度(37)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