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写他妈的型杂食选手,唯一的zzzq就是我高兴

[一期all]亲吻刀锋·END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16.

 

一期一振忽然这么平静的开了口,不大不小的声音很适当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之中。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手中的动作,似是惊讶似是微笑的看着他。

 

“振君,你说什么?”

 

髭切脸上带着拿捏的正好的微笑看向一期一振,于是一期一振同样将微笑着看他。手中的枪被他忽然间奋力扔到了远处。眼睛的深处似乎有一点点的不耐烦,但是笑容一直都是那样的完美无缺着。

 

“我说够了。”

 

一期一振说话的声音轻飘飘的,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之间就觉得一切都索然无趣了。不过他想要退出的念头燃起对所有人来说都应该是一个好消息,于是在众人庆祝之前,一期一振仍旧是一个体面的样子。他轻轻鞠躬,然后抬起头来看着一切沉默着的人,又将目光投在了鸣狐与信浓的身上,紧接着金色的眼睛越过高高的墙,飞到哪里不知道,但是他忽然觉得格外的轻松。于是脸上的笑容也变的更加温柔,一期一振低头思考了一小会,所有人都还是在沉默的等着他,而他也没有辜负别人,只是继续说了下去。

 

“髭切先生,莺先生,小叔叔以后就摆脱您二位了。”

 

他说话的时候又深深鞠躬,将死去的祖父最后一点心意好好的传达。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慢慢的站直了,似乎有些苦恼的看着院子里其余的人,眼睛里最深的地方确实从未有过的轻松。一期一振还是在笑,一边带着轻轻的笑意一边慢悠悠的在肃静中用他那一把最温柔的好嗓子对每一个人道别。

 

“鹤先生,以前的一切都是我错了。”

 

话题忽然被拐到了鹤丸身上,于是本来站在那里看着的鹤丸惊讶的哇了一声,然后他也很快的笑了起来。他们之间有太多太多理不清的事情,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讲都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他们之间发生的的事情,除了爱情还有太多太多其他的东西。

 

“不怪你,一期。”

 

鹤丸胸中积攒了很久的烦躁终于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他摇了摇头笑着开口道一句没关系。一期一振跟他站的很远,远到他们即将分别属于两个世界,于是他们就这样遥遥远远的看着对方。初见的那天已经记不清了,或许很久很久以后可能会迎来的久别重逢他们会把今天当做初见。

 

今天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夏天很好,花开的很好,温暖的风很好,两个人脸上的笑容与金色的眼睛也都很好,所以没有什么是不好的。

 

“青江先生,我说过,您所有的愿望我都会满足。”

 

一期一振在与鹤丸互相对视了很久之后终于将目光转回,然后他看着青江笑过之后脱掉了正装沉重的外套。衣服落地的一刻所有的枷锁都被顿时脱下。药研站在那里,与信浓一样睁大眼睛看着他们的长兄穿着一件长袖的衬衫就要离开,想要开口却又忽然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这个立场了。毕竟他们的约定放在那里,他们已经不再是兄弟了。

 

“一期哥!”

 

信浓藤四郎大喊着在一期一振要离开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过度的手指上挡着子弹擦过皮肉时候留下的血迹,于是已经看不清青白的指关节。他的力气超出想象的大,一期一振甩了两次没有甩开,鸣狐却在这个时候一根一根手指的掰开了信浓的手。

 

然后小叔叔与小侄子在这个夏天里对视,一期一振还是在笑,他一边笑一边说着谢谢。鸣狐摇了摇头,表达了一个不用的意思之后就率先让开了一条路,让一期一振能够更加方便的离开。药研在一期一振的脚踏出门槛的时候忽然觉得心里有些疼,他看着自一期一振之后所有人都开始陆续离开,不过他还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终于没有开口,只是无声的,对着自己开了口。

 

“抱歉。”

 

没有人听到他的忏悔与挣扎,一期一振已经离开了。

 

余下的事情过于乏善可陈,髭切与莺丸将所有的东西一分为二收入囊中。兄弟们各自去寻找自己的生活,这一间房子没有任何人做任何的动作,鸣狐仍旧住在这里,就如同他往前的二十年一样平淡无奇的生活。

 

一期一振没有再回来过,药研倒是经常会回来,他每次来了之后也不会说些什么,就只是跟鸣狐两个人坐在那里,想起冬天的那次逃跑的时候药研没觉得有什么不应该的。但是他还是感觉他可能做错了一些事情,太年轻的心还想不明白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但是他总是觉得,他是应该再叫一期一振一声哥哥的。

 

乱在医院里住了很久,鲶尾与骨喰陪他在白色的房间里度过了这样一个夏天。他们那天提前离开了,知道了最后发生的事情的时候没有人惊讶。只有鲶尾在得知的那天下午一反常态的长久沉默,晚上的时候乱问他发生了什么,他才终于叹了一口气,用一种很疲惫又很轻松的声音笑着开口,

 

“没什么,这是个很好的夏天。”

 

这的确是个很好的夏天,没有人的翅膀仍旧是湿的了。这么长这么长时间以来所有人都太累了,如今他们终于可以愉快的度过一个暑假。

 

小贞也度过了一个漫长的暑假,他在新的学期开始那天换上了一套新的校服,背着自己的书包踩着滑板去学校。现在他在家里过的不能说是不开心,食物很好,床很舒服,新学期的第一天他认识了许多新的朋友,只是不知道过去的朋友们如何了。

 

他在那天放学之后仍旧踩着自己的滑板在大街小巷上乱逛,混乱的人流中他看见了一两个熟悉的粟田口的家的孩子。曾经熟悉的脸已经变的模糊了,整个暑假他都待在家里,很多的东西是他必须要记得的,于是他只能让时间带走那些不重要的记忆。

 

信浓藤四郎跟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也认出了他,不过他没有上前去打招呼。现在的他们已经不在一个世界了,于是他只是转过头去,跟一起参加社团的朋友继续说笑。

 

小贞那天漫无目的的乱逛,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曾经属于光忠的那家店前面。店铺还没有换新的生意,于是沉重的门锁还挂在那里。小贞摇了摇头,他从哥哥那里听来,他们说光忠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他那天在店门口待了很久,旁边小店里的棒冰仍旧是廉价的,他一边吃着一边有小猫过来蹭他的脚踝。小贞看着这只小猫有些眼熟,于是他试探的伸出一只手去跟她搭讪,

 

“玫瑰小姐?”

 

“喵!”

 

小猫撒娇一样的叫了一声之后就跑开了,小贞想他还是不想要回家。毕竟这不是他的玫瑰小姐,而正是他的哥哥拆散了他在这个夏天里最旖旎的梦境。

 

一期一振在整个夏天行踪都飘忽不定,乱是唯一见过他的人。那天他在医院里半夜醒来,出去走廊上透气的时候看到了站在楼梯那里的一期一振。不过他们没有说话,那可能也不是一期一振,只是一个长得很像他的哥哥的夜班医生罢了。

 

青江接受了关于眼睛的治疗,然后带着他的姑娘在莺丸的挽留之下再一次搬了出来,重新回到了他自己的家中。长谷部与宗三上门那天是个意外,他没有想到他们两个回来,不过三个人一起度过了很愉快的时光,在得知他们打算不辞而别之后青江笑了起来,他说祝你们一路顺风。

 

长谷部与宗三愉快的接受了他的祝福,然后两个人离开,重新回到他们度过了春天的那个地方。打开门的时候家里有很厚的一层灰,他们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彻底清扫干净。

 

没有了长谷部与宗三的日子仍旧照常运转,俱利仍旧每天喂着小猫,只不过是他不再喂流浪猫,而是开始好好的跟光忠抱回来的玫瑰小姐相处。如今玫瑰小姐的家已经不再在街上了,她搬到了光忠的办公室中生活,每天懒洋洋的,又漂亮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鹤丸每次看到她都会笑着对她说一些有趣的话,然而玫瑰小姐转着金色的猫眼并不能听明白。她只是在想,为什么这群人都在叫她玫瑰小姐,她明明有更加可爱的名字。

 

三日月在海边等人,他等了很久很久那个人才终于翩翩而来。一期一振穿着整洁的衣服从车上走了下来,靠在海边的栏杆上看着笑。于是三日月也跟着他一起笑,他觉得在这段时间的失踪中一期一振似乎胖了一点,曾经瘦的有些过分的人心头少了千千万万的事情仿佛气色更好了一些。

 

“好久不见。”

 

一期一振率先开口笑着打招呼,三日月点了点头,然后他就站在一期一振的对面看着他坐在栏杆上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晃着双腿。一期一振的胆子还是很大,身后是茫茫无边大海,他仍旧松开了双手坐在栏杆上。

 

“一期,我们之间还有一些事情。”

 

三日月笑着开口,一期一振却摇了摇头。他已经看到了三日月手中的枪,他知道三日月要做什么,他们都在担心他何时会春风吹又生,毕竟,他可是一期一振啊。不过他是没有这个想法了,他觉得如今的生活很好,他的生活不贫困,曾经攒下来的东西够他普普通通过一辈子,而他也没有在重新去分一块蛋糕的念头了。

 

“不必谈了,直接做您想做的事情吧。死在您的手中,是我的荣幸。”

 

一期一振说话的时候闭上了眼睛,脸上是很好很好的笑容。三日月见他这样便也没有在多说什么,他在心中默默地道了一声再回,便扣下了扳机。

 

枪声骤起。

 

眼睛在这个时候骤然睁开,眼睛转了一圈之后才发现这还是夜里。没有名字的三花猫轻轻的喵了一声,小猫们狂欢的时间里所有人都还在睡梦之中。于是他奋力在睡着了莺丸耳边轻声叫着,莺丸懵懵懂懂的醒了,看着他还有些不知所措。

 

三花猫的叫声越来越急,莺丸只是以为他想要出去,于是便困倦倦的爬起来替他打开了纸门。小猫还是在叫,他想要诉说自己做了一场很长的梦,但是他的朋友并不能听懂他的话,于是他气的最后尖利的鸣叫一声就跑了出去。

 

院子里还是安静的夜晚,他优雅的走在廊上慢慢穿行,一边回想着自己的梦一边心不在焉。然后不远处忽然有歌声传来,于是三花猫顺着歌声的方向抬头去看。他看见髭切坐在廊下唱一支平安年代的歌,然后一期一振从远处走了过来,坐在他的身边抓起他的手与他说些什么。而三日月宗近正在他看不见的房间里,或者是等待,或者已经睡着了。

 

看客并没有看太久,他奋力的想要跑出城去告诉荒原上他的朋友们他刺激又瑰丽的长梦。然而审神者灵力所凝结的屏障让他没有办法只能留在鸟居之内,于是他大声嚎叫着将朋友们聚集。很快几只小猫凑凑了过来,他们喵喵的小声聊着天,每一位朋友都对于他的探险表现出了恰如其分的惊讶。

 

然而小小的三花猫在讲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他歪着头看一位可爱的小姐。他觉得那位可爱的小姐正是太鼓钟贞宗的玫瑰小姐,不过他也记不清了。朋友们催促着他继续讲下去,于是他忽略掉了这些,继续那个精彩的故事。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梦,猫也一样。

 

喵。


评论(12)
热度(16)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