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写他妈的型杂食选手,唯一的zzzq就是我高兴

[烛贞]玫瑰的梦

预警:放飞狗血

《亲吻刀锋》的番外,众所周知我是一般不挂番外的,但是这个番外我就是真的很想写

一句话概括:青春期的少年已经长大了,但是大人们并不认为他们已经成熟到可以正视自己的欲望。


==============================


那是十四岁的夏天。

 

小贞如同往常的每一天一样去上学,然后又如同往常一样,在第二节课结束之后趴在桌上睡着了,他昨天晚上又是一整个夜晚没有睡觉。

 

没有老师叫醒他,在几次因为没有精神而进行的家长谈话之后,不管是老师还是他的监护人都已经无能为力。监护人没有办法让他在晚上安然入眠,而教师也没有办法让他在白天打起精神。所以两方各自做了妥协,只能任由他将卧室搬来课堂中,让他大获全胜。

 

小贞睡了很久,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放学的时间了。午休被他睡了过去,于是他觉得有些饿了,同班的女孩子在他的课桌里塞了精美的便当。小贞独自一个人坐在教室里打开盒盖,已经凉透了的午餐并不美味,他吃了两口做成小猫模样的饭团就重新将便当盒塞了回去,然后背起自己的书包,摇了摇头走出了教室。

 

放学时候的电车上总是有很多人,小贞已经因为人潮错过了三趟。于是他无奈的睁大了眼睛,然后在内心中估算了一下自己的旅程,在得出结论之后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车站,背上自己的书包开始沿着马路慢慢的走了起来。

 

夏天的风很舒服,最近几天并没有太热,于是他好好的穿着学校里的制服。小贞在学校里是从来不肯脱外套的,夏天裸露的胳膊上有一两道不太明显的疤。虽然光忠已经说了很多次,他的同学们不会在意的,但是他还是不肯,他总觉得就是这些伤痕让他与他的同学们分属两个世界。

 

他不想吓到别人,也不想因为别人异样的眼光而吓到自己。

 

不是很长的路,还没有觉出累来他已经走到了光忠的门口。彩色的霓虹招牌还没有打开,营业的时间还没有到,于是他拐进隔壁的小店中买了一只冰棒。红色的凉爽的冰棍被叼在嘴里,然后他推开大门,在室内凉爽的空调中舒爽的叹了一口气,便开始眨着一双金色的大眼睛寻寻觅觅的找他的监护人。

 

光忠正坐在那里和以为漂亮的小姐聊天,他们说的似乎很投缘,是不是的会发出一阵轻巧的小声。小贞站在一边看了很久,他在等背对着自己的光忠何时才能发现自己,然后驱赶温柔端庄的女士,柔和的询问他今天过得怎么样。

 

但是他失算了,没有人背后长了眼睛,光忠很久很久都没有发现他。他只是轻轻的说着令人愉快的话题,手规矩的放在自己的身边,并没有逾越出礼貌的界限,但是小贞还是觉得被冒犯了。

 

青春期的男孩子们有着五彩斑斓的话题,班里的男生会跟他说自己交了多么可爱的女朋友,以及女朋友柔软的手,柔软的脸颊。他不知道女孩子们有什么好的,但是已经开始有人会红着脸交给他撒了香水的情书。小贞是从来都不看的,他觉得那些女孩子们很好,很可爱,但是他总是不会脸红,也不会渴望。作为同学的男孩子们说他还没有成为男人,然后一边感慨着他的人气一边嬉闹着分掉姑娘们送给他的便当。

 

十四岁的小贞已经是个漂亮的男孩子了,但是他比同龄的朋友们都要瘦一点,矮一点,白一点。小小的脸上一双大大的金眼睛让他看起来还没有自己应该有的年龄那样大,也没有长胡子,而他的朋友们中有一些人已经有了坚硬的肉体跟稀稀疏疏的胡子。这让他觉得他被那个世界隔离了,而如今光忠对着漂亮的女士进行有趣的谈话,让他觉得自己也被这一个世界隔离开了。

 

“贞,怎么不进去?”

 

就在他若有所思的难过的时候,俱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小贞抬头去看他的朋友,他发现俱利脸上已经有了坚硬的轮廓,个子也比他要高很多,看起来已经是一个成年男人了。最亲密的朋友背叛了他独自生长,如同一棵竹子一样在每一个昼夜偷偷拔节。这让他有些烦躁,于是他将口中的冰棍拿了出来,随手扔在了一个垃圾桶中,然后他摇了摇头,用一种过分亲密的似是去拥抱俱利,埋在他胸膛里的声音闷闷的,似乎不是很快乐的样子。

 

“伽罗,你亲亲我。”

 

俱利听到了他的声音带了许多的转折,于是他以为小男孩只是在撒娇。便不假思索的微微弯腰,在他的柔软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小贞却只是埋在他的怀里摇了摇头,忽然有些垂头丧气。他觉得自己可能还是太小了,他不知道光忠什么时候会爱上他,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长大到一个足够成熟的样子让光忠去爱上他。

 

这时候光忠的谈话也结束了,他礼貌的路过拥抱在一起的男孩子们,打开门将那位女士送出去,然后站在她的车边说了两句之后才转身回来。回来之后他也以为小贞只是在撒娇,于是他站在一边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今天过得好吗?”

 

俱利点了点头,他被小贞抱着无法动弹。小贞却在这个时候松开了对他的禁锢,转身又埋进了光忠的胸膛之中。俱利在重获自由之后放下了自己的包,然后走出门去,他的口袋还装着一些猫粮,而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很快就会有他熟悉的孩子过来在他的小腿上蹭一蹭,他可以在这个时候给他们一些食物,然后跟他毛绒绒的朋友进行一场愉快的下午茶。

 

小贞将头埋在光忠的怀里不肯出声,光忠以为他今天并不是很愉快。于是他抱起了小贞走到一边坐下,轻飘飘的身体坐在他的身上,闷闷不乐的垂着一颗脑袋。小贞最近在长个子,于是他整个人都变得很瘦,对于光忠来说并没有什么份量。

 

“小光,你亲亲我。”

 

垂着头的人忽然说出这么一句,光忠想要去拿杯子的手顿了一下,然后胸腔里发出了一点点笑声。他觉得他的小男孩不开心了,需要被人哄一哄。所以他当仁不让的承担了这份责任,低下头在他的脸上落下一个亲吻,跟刚才俱利落下的位置一样。

 

这本来是很好的,但是小贞忽然开始发脾气。他从光忠的腿上跳了下来,顺手拿起了那一个装满水的杯子砸在地上。于是两个人的裤脚都湿了一片,小贞似乎还是不解恨,他漫无目的又拿起了一个杯子,那一只杯子的玻璃上挂着一点口红的印子。他先是对着口红印愣了一下,然才忽然想起,这是刚才的那位用过的。

 

于是他不知从何而来的愤怒变得更加浓烈了一些,他高高举起那个杯子伴随着怒吼砸到了地上。俱利隔着玻璃看到了这一幕,冲进来看看的时候却只看到光忠温柔的对着他笑了笑,示意他没有事情。然而他还是没有离开,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两个人的衣服都湿了很大一片,接着光忠拉起小贞的手,带着他走到了后面的休息室。

 

门打开又合上,俱利仍旧站在那里。睥睨天下青春期少年觉得他的两位朋友都很傻,傻到令人发指,甚至还没有他毛绒绒的朋友们聪明。

 

小贞坐在沙发上,光忠拿了纸巾帮他擦脸上溅到的水,一边擦一边无可奈何的笑着。等到脸上都处理完了,他才帮着小贞脱掉了外套,随手扔在了地上之后蹲在了小贞的面前,一边温柔的抚摸着他毛绒绒的脑袋,一边轻声的哄劝着开口,

 

“小贞,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

 

他说话的声音是那样的柔软,让小贞不由得想到了五彩斑斓的柔软。然后他感到了过分的绝望,他想光忠可能永远不会爱上他了。这样悲伤的想法让他忍不住想要痛苦,于是他忽然捂着脸靠在了沙发背上,开始大声嚎啕。

 

“小贞,怎么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可以吗?”

 

光忠有些慌了神,他急急忙忙的坐到了小贞身边,将他整个肩膀都拥抱到了自己怀中。手一下一下的顺着背,他有些着急的开了口。然而小贞不肯说,他只是哭,哭了很久之后他灵巧的翻身,面对面的坐到了光忠的腿上,想要证实什么的扯着光忠的领带急切的开口。

 

“小光,亲亲我,求求你亲亲我。”

 

大大的金眼睛里还蓄满了眼泪,说话的声音里都是哭过的声音。光忠很少听见小贞用这样的语气求他,然而他还是不知道小贞要做什么,只是又在他另一边的脸颊上落下一个亲吻。小贞却只是摇了摇头,伸出自己的手指着自己的嘴角,示意他来亲这里。

 

刚刚吃过冰棍没多久的嘴唇上还沾着廉价的色素,染上了一种不自然的殷红。光忠只是皱了皱眉眉头,他觉得小贞还不懂事儿,但是他已经懂事儿了,他知道自己不能对一个孩子做这种事情。小贞的心思他何尝不明白,只是他不能对小贞做这些,或许等到他们都在长大一些之后可以,但是现在不可以。

 

“小光,求求你,求求你。”

 

穿着白色短袖的小孩子不知所措的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苦苦的哀求着。要哭不哭的语气里仿佛在忍耐什么,小贞已经快要爆炸了,他所有的情绪没有一个很好的发泄口,于是他只能这样一遍一遍的重复,希望光忠能明白他的痛苦与渴望。

 

这样僵持了很久,光忠终于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了下来。然后少见的严肃的看着小贞,金眼睛与金眼睛对视,一双眼睛里的痛苦让他无法继续坚持。于是他轻轻拨开了脸上沾着的头发,与小贞额头相抵,用一种少见的正色对他一字一句的开口,

 

“小贞,我可以亲亲你,但是这只是因为你太难过了,你明白吗?”

 

小贞飞快的点了点头,他什么也不明白,他只是太需要一个亲吻了。

 

光忠将一只手按在了他的后颈,然后用一种成人式的方式亲吻小贞。两个人的舌头在小小的口腔里交汇,小贞咬到了他,但是他并没有很在乎,只是继续用柔软的舌尖扫过牙齿。这种亲吻让小贞无法呼吸,于是他有些茫然的睁大了眼睛,他想光忠可能就是这么亲亲别人的,当别人也像他这么难过的时候。

 

亲吻并没有持续很久,光忠敏锐的察觉到了小贞的快乐,于是他骤然结束了这个亲吻。小贞还坐在他的腿上,理智已经不知道何处而去了,他只是用他常用的那种小动物一样的方式扑了上来,漫无目的的隔着布料在光忠的脖颈上,肩膀上肆意啃咬。光忠默不作声的忍受着这一切,没有给他任何回应。他知道这是男孩子必须要经历的时期,他想他的小贞不应该跟他发生这样的关系,又不忍心推开今天已经足够难过的人。于是他只能等待,等待小贞的理智重新回来。

 

“小光,小光……”

 

短短的称呼仿佛成了救命的咒语,小贞拉着他的手顺从着本能压在自己的胯下。隔着两层布料也能感觉到里面热度,光忠叹了口气,他想自己还是失职了,小贞已经长大了,但是他竟然还浑然未知。

 

“小贞,听我说。”

 

光忠一边说话,一边轻而易举的压制住了小贞的手。然后他用自己的另一只手解开了冰凉的拉链,将里面的东西释放出来之后叹了口气,一边将手缓慢的覆在上面替他解决苦恼,一边在他耳边用严肃道近乎冰冷的声音继续说了下去,

 

“你是男孩子,这是每个男孩子都会经历的事情。”

 

手中的东西渐渐的硬了起来,小贞胡乱的应着,嘴里已经开始乱七八糟的叫了起来。光忠仍旧在叹气,他不知道小贞听进去了多少,但是这是他应该说的事情。他不能让小贞就这样跟他搅在一起,就算他喜欢他,小贞也应该在等到自己足够成熟之后,再去与人说爱情或者性欲,而不是这样糊里糊涂的。

 

“俱利,鹤先生以及我,我们都会经历这些。小贞,你只是依赖我,因为是我一直在照顾你,这还不是爱。”

 

光忠说话的时候小贞已经射了出来,他带着眼泪去看光忠,拒绝同意他所说的话。苍天可鉴,他是真的在用全身心去爱着面前的人,而光忠不能只是因为他年幼就擅自将这一切都自顾自的当做是任性。

 

小贞张开了嘴巴,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光忠少见的没有等他,他只是从桌上抽出了纸巾,仔仔细细的擦干净了手指便将他从自己的身上抱开放在一边,一边整理着被扯乱的领带一边准备离去。

 

手碰到门把手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小贞,小贞坐在那里,眼睛里似乎又有泪水。光忠知道自己不能再看他了,他心太软了,受不了眼泪。于是他转过头,在走出门前只留下一句把情绪控制的很好的话。

 

“小贞,去洗个澡,然后换身衣服。”

 

小贞听到了他的话,但是仍旧坐在那里发呆。过了很久他才按照光忠的话去洗澡,洗完澡出来找到了一条冬天时候放在这里的裤子,穿上之后才发现已经短了一些。于是他在这个时候终于露出了笑容,弯下腰去穿鞋的时候盯着自己的脚踝仍旧愉快,然后他站了起来,在屋子里兴奋的原地大笑。

 

他想他已经在长大了,很快就会长大到能被光忠作为一个男人正视的程度了。


评论(5)
热度(26)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