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写他妈的型杂食选手,唯一的zzzq就是我高兴

[一期all]亲吻刀锋·10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



10.

 

长发划过脸颊的时候一期一振就已经醒了,他闭着眼睛安静的等待着青江要做什么。知道青江并不会对他做些什么,但是习惯使然。他习惯于在不清楚别人要做什么的时候暂时观望,所有人都说一期一振好脾气,一期一振也真当得起这么一夸,他沉得住心,耐得住气,笑眯眯的,就只是看。

 

青江来来回回的弄了很久,然后终于觉得无聊了一样重新躺了回去。他知道一期一振已经醒了,于是也就没多耽搁,自己捞起一件衬衫穿上了。穿上之后才发现有点大,并不是他昨晚脱下来的那一件。不过他也没在乎,再一捞又找到了一条裤子,三下五除二的套上之后裤腿又长了一点。

 

于是他就穿着这么一身大了点的衣服慢慢的翻身下床,将自己的电脑珍而重之的好好摆在了地上,自己盘腿坐在了机器面前。按下了开机键之后听着机器开始运转的声音,这种嘈杂的声音让他很有安全感。于是青江随手将自己的头发拨到了脑后,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很是小声的开口,一字一句的说着他想要说的东西。

 

“我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他要说的话太少了,以至于一期一振刚刚睁开眼睛他就已经说完了。然后一期一振仍旧没有起身,他只是躺在床上半闭着眼睛,似梦非梦的嗯了一声。

 

青江回头看了看他,这样的一期一振看起来很年轻,年轻到仿佛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他就像每一个早上要起床的上学的学生那样贪睡,懵懵懂懂的躺着耍赖。青江转头去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这不是一个对于他们来说应该起床的时刻,于是他忽然觉得一期一振很辛苦,这样的一个早上之后,他还有漫长的一整个白天,以及不知道何时才会结束的夜晚。

 

不过也就只是觉得,青江屏息凝气的看着电脑中攒下的许许多多东西。这是他所有能够仰仗的力量,然后他在面对着这股力量的时候深深叹了口气。一个一个打开的时候一期一振已经从他身后的床上起来了,在他肩上轻轻的落下一个亲吻之后就转身离去洗澡。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既然今天还有命睁开眼睛,那他就还要做今天的事情。

 

一排一排的文字,数字在眼睛中滚动,青江做了一个无意义的吞咽动作。其中的东西大部分都已经留在了他的脑子中,还有一小部分太久远的东西记不清了。不过记不记得清楚都无所谓了,浴室里的水声开始响起,青江在对最短的时间内强迫自己记下了其中一些,然后他在水流声停下之前的三秒手指灵活的操作了几下。

 

“Auf Wiedersehen.”

 

闭着眼睛都能做到的事情灵巧的做完了,青江微笑着终于闭上眼睛。然后他轻轻的开口,用他跟莺丸学会的东西跟自己人生的前二十二年告别。再见啦,一切都再见啦,不管是巨大的财富还是无可睥睨的力量,都已经跟他的年华一起与他告别了。

 

青江,出局了。

 

一期一振洗完澡走回来的时候,他看着青江格外满足的微笑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而面前的似乎听到了他的脚步声,也没有任何想要隐瞒的意思。青江只是从地上站了起来,在明媚晨光中他穿着并不合身的衣服,笑着在一期一振脸颊上落下一个亲吻。

 

这不是爱情,哪怕此时他面前是一只小猫或者一直小狗,青江也仍旧会落下这样一个亲吻,他只是迫不及待想要跟人分享他从未如此好过的心情。

 

“您刚才说的那一句,是什么?”

 

一期一振下意识的揽上了青江的腰,他没有气急败坏的去追溯那些对他有益的或者是无益的东西,只是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一边轻轻询问他一句他听不懂的语言。青江只是快乐的摇了摇头,他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他只知道那是莺丸在他还小的时候经常会说的话,没一次说完之后都是那样的放松与快乐。

 

“不知道,莺先生有一段时间很喜欢说这句话,我猜是告别的意思。”

 

青江给出回答,然后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退后一步站在清晨的阳光里,带着一点孩子气的歪着头去看一期一振。额发顺着动作滑下,露出来的那只红色瞳仁里已经看不太清东西里,但是他依旧知道他面前的是谁,在做什么。

 

“我看不清东西,能帮到你的东西也已经销毁了,你打算对我怎么办?”

 

他说话的时候有恃无恐,看起来并没有比鲶尾藤四郎要大上多少。一期一振听着他的话,在心里默默的算着,他想鲶尾二十岁了,他已经跟面前的这个人打了五年的交道,可是他也不过只是二十二岁。他这么想着,忽然笑了起来,然后一点一点走近青江,手指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碰了一下,同样带着笑容,

 

“怎么对您吗?您只需要好好的活着。”

 

青江不知道他这个动作是刻意的提醒还是只是从多清楚诞生出的动作,也没有时间再去问了。一期一振的短发在夏天很快就已经干了,他飞快的穿好了衣服,然后便已经转身离开。青江一个人站在屋子里,站了很久,久到脸上的笑容凝固,然后他重新一件一件脱掉了衣服,走近浴室中洗了个澡,便重新躺回了床上,继续回到无故醒来的梦中。

 

一期一振一路上慢慢的走着,脑子里在飞快的思考着一些东西。青江将所有的东西的都销毁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那些东西算不上什么,他们本来想要做的也不过是将青江重新扯回这一场闹剧之中。而且对于他来说,青江曾经在这里做了太久太久了,那些东西对于他来说,总是弊大于利。

 

更何况,更何况他想要的,只有青江脑子里的东西。不管他最后是出于自保,还是为了偿还恩情,他都肯定能将局面搅得更乱一些。而一期一振想要的,正是这样。面对莺丸与髭切的师出有名他没有办法正面反抗,不出彻底把所有人的生活都搅乱,然后他再跳入这深不见底的海中,赌一把能不能安全上岸。

 

然后他安逸的度过了一个上午,简单的处理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便已经到了中午。乱从外面走进来,带着一身酷热钻进凉爽的空调之下,连汗都没来及擦就已经将电话塞到了他的手中。一期一振一边接过了电话,听着那边焦急的说着什么,一边腾出一只手来掏出手帕,温柔的将弟弟头上的汗水擦掉。

 

乱藤四郎这时候似乎终于才歇过了酷热,他额头上的汗已经被一期一振擦掉了。于是他舒爽的站在空调旁边,凉爽的风吹得他打了一个激灵。而身后的一期一振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电话,带着一点无奈的开口,

 

“乱,这样会感冒的。”

 

所有人都在中午的时候就已经在办公室中聚齐了,小贞独自裹着薄薄的毯子缩成小小的一团在沙发上打瞌睡,而其他的人则围坐在了一起,他们在说昨晚的事情。

 

长谷部与宗三是赞同的,鹤丸与俱利是赞同的,于是提起话题的光忠自然也是赞同的。六个人投出了五票,小贞那一票已经没有意义了,反正他一定是赞同光忠的。于是众人继续商议,简单的商议之后眼睛里都是亮闪闪的光芒。光忠转过头去叫小贞从梦里起来,睡得迷迷糊糊的人猛然惊醒,然后光忠伏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他就已经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眨着一双金色的眼睛就去拉俱利的手,然后风一般的离开了凉爽的空调。

 

鹤丸在他们走之后仍旧看着门口,看了很久很久才终于笑出来。他对着长谷部长久的凝望与微笑,眼睛里闪烁的光芒不知道是什么。长谷部这时候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他曾经听过的一句话,说话的人在一个冬天与春天之后他已经记不清是谁了,但是他很清楚的记得,那个人说,金眼睛的小孩子都是疯子。

 

疯子笑的他有些发慌,然后在他还没有恐惧的时候忽然开口,轻飘飘的小刀子扎进了柔软的心脏。鹤丸是笑着开口,笑着看看他,又看了看宗三,然后一字一句,慢慢的说,

 

“你们不打算领青江的情了吗?”

 

他所说的还是冬天的事情,托青江的福,长谷部与宗三在最寒冷的季节与没有那么酷热的季节都度过了一段悠久漫长的懒散时光。如今听到了这句话,宗三先是笑了起来,然后他随手从桌上的烟盒中拿起一根,也不点燃,就只是在抹着指甲油的漂亮手指中打转,等到玩够了才含入口中,一边点燃打火机,一边带着笑意回答他。

 

“鹤先生,是您几位辜负了青江。”

 

实话,都是实话。

 

于是屋子里在有趣的实话之中爆发出了一阵大笑,接着长谷部起身离开,光忠起身离开,鹤丸最后起身离开。宗三没有要离开的打算,他仍旧好好的坐在那里,鹤丸看着他这样觉得格外有趣,于是在出门之前,转身回头,如同一个好学生一样带着不解的发问,

 

“你们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宗三听他这么说,吐出一口烟雾。过分好看的脸掩藏在欲盖弥彰的烟雾中更加美丽,烟雾散掉之后宗三还是没有开口。鹤丸仿佛拿出了念书时候的毅力,宗三不肯给他一个回答,他便不肯离开。最后宗三还是没有耗过他,只是将烟熄灭的有一点点水的烟灰缸之中,在滋啦一声短促响动之后笑了起来。

 

“是啊,为什么呢?可能是此时这样的身份更像成人电影中的设定吧?”

 

他说起话的时候带着满满的玩笑意思,鹤丸便顺着他的话摇了摇头,同样大笑出声。然后门被骤然关上,宗三在鹤丸离开之后很快的收敛了笑容,从桌面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祈求着这一通电话可以打通。

 

宗三在心里用平时听长谷部祈祷时候学到的言辞默默祈祷,然而临时抱佛脚的诚意还是没有感动天地。电话如同意料之中的那样打不通,机械的声音一遍遍重复提醒他青江已经关机。宗三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放弃了这种毫无意义的举动。

 

青江关上了手机,他躺在柔软的床上睡觉。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疲惫的活动着身上的关节,发现桌上已经多了一套崭新的衣物。不知道是谁什么时候送来的,不过他倒是满不在意的穿上了。如今他有大把的时间,便只是坐在地上,一条一条的,思考着脑子里的东西。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手机游戏叮铃铃的声音。从远到近,然后门被并不突然的敲响。青江在这个时候中断了思考,打开门就看见鲶尾站在那里,将手机上的游戏关掉放回了口袋之中,笑着对他开口。

 

“吃饭了吗?”

 

鲶尾说的如同闲聊,青江也摇了摇头。他从昨晚开始就什么也没吃,饥饿在被人提醒之后忽然涌了上来。然后他同样的笑了出来,鲶尾看了一眼他的眼神,便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房间,拐入院子的更深处。

 

门被拉开了,鲶尾自顾自的坐下之后看着他笑了起来,于是青江也在温柔中入座,开始吃这一顿不知道应该被归为什么的时候的饭。这顿饭的人很少,不是他想象中粟田口家热闹的样子,只有他与鲶尾,以及平素几乎不会露面的鸣狐。

 

乱藤四郎跟药研藤四郎坐在一期一振的书房里,三个人的手机并排放在那里,旁边是鲶尾的手机卡。

 

明白事情的鲶尾将自己卡给了他们,然后便去了鸣狐那边,直到现在也没有再次出现。于是此时只有桌上的三个手机乱糟糟的响着,一期一振偶尔看一眼,然后便任由它们继续像个不停,知道他所等的那一个电话打来,他才终于接了起来,笑着开口,

 

“光忠先生吗?”


评论
热度(7)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